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曾节明文集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捧胡的人和团体,不是把胡的一切罪恶推给江泽民、就是把其罪恶推给“体制”,他们七歪八邪地说:胡锦涛只是个生命,谁在那个位置上不都一样?那么如何解释在哪个位置上的胡耀邦、赵紫阳、戈尔巴乔夫、蒋经国现象?难道胡耀邦、赵紫阳所处的体制不是这个体制?他们就顾左右而言地扯什么“另层空间”的来历了。
     其实,象张鹤慈那样把中共的一切罪恶推给毛泽东,和象法轮功及其附庸那样把胡锦涛的一切罪恶推给“体制”,都是错误的。这些,都是党文化的余毒,因为,党文化的一个很大毒害就是唯物论、绝对化。因为马克思荒谬地过份强调时势决定人,而完全忽视人对时势的影响,以致于《延安日记》的作者,苏共党员彼德.弗拉基米洛夫都惊呼:“天啦,个人对历史的作用往往被我们低估了!(暗讽斯大林暴政)。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该清楚:具体的国家领导人(尤其专制独裁国家的领导人)并非完全是体制的被动受影响者,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命运有着重要的个人影响。因此,中共国一把手(总书记(党主席))和二把手(总理)并非完全是体制的被动受影响者,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命运有着重要的个人影响。


     细究中共国一、二把手的搭配,可以发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其一是:一把手开明务虚而二把手实干的时期,是相对好的时期;一把手贪残无道而二把手作秀巧伪务虚的时期,就必定是中共国非常黑暗的时期;归纳起来就是说,凡是总理巧伪务虚的时期,老百姓的日子就特别难过。
     中共国最黑暗的时期,非杀“反革命”如刈草的毛泽东时代莫属。一把手毛泽东禀性贪残无道、无法无天,但毛泽东也有过人之处,就是抓权打天下的战略远见和法术,故非毛泽东领导,中共不足以胜利;但光有毛泽东领导不够,没有周恩来这剂超级润滑剂,毛共的成功,最多以哈尔滨为国都创立后后金黄俄汉奸国,割据北方。周恩来举世无双地招摇撞骗“统战”术,轻而易举地麻翻了包括张东荪、张学良、张治中、卫立煌、马歇尔在内的大批重要人士,帮毛共骗得了夺天下的一切有利条件,同时还从西方左派那里赚来了“东方道德家楷模”的赞誉。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周恩来,就是温家宝的指导老师,其不愧为共产党国家政客中巧伪、奸猾、阴毒、务虚、钓誉的顶级宗师。
     靠巧伪、奸猾、务虚...打江山可以,却是治不好国家的。因此“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在位逾二十载,唯一的政绩就是逢君之恶、以万能润滑剂般的作用,让毛共这台无比残暴的绞肉机,极有“人情味”的高效运转。从民众权利角度看,周恩来是中共国最务虚的总理、最无能的总理、最太监的总理,在他的国务院治下,中国是饿殍万里、数千万人头在毛共运动中落地,对此,张鹤慈等人不要一味推给毛泽东,试问:作为总理,周恩来要不要承担总理的责任——至少是失职的罪责!?
     
     周恩来罪恶弥天,不逊老毛,遗憾的是:至今仍有那么多华人(甚至精英)在痛恨毛泽东的时候,竟然深切怀念周总理的伪善“功德”,以致于在毛泽东神坛倒塌多年后的今天,周恩来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大牌坊。
     毛周时期,作为一把手的毛泽东,在建国后忽然务起实来,毛泽东打碎醋坛子地切齿道:“就只有陈云能领导经济,我就不能领导经济?”毛领导经济的结果是“三年饥荒”——四千万以上人饿死,创下了中国历史上和平时期饿死人最多的纪录。由此可见,中共国一把手“务实”是不行的。
     胡耀邦、赵紫阳时期,胡耀邦长期担任总书记,赵紫阳担任总理。胡耀邦心地善良、为人宽容、两袖清风,作风务虚,而总理赵紫阳则开明务实,所以1979年到1987年,是中共国发展最为健康的时期;但胡耀邦、赵紫阳的头上还有太上皇邓小平,以邓小平老红军首长的权威,他根本无须象江泽民那样拼老命抢镜头,就能远比江泽民更强有力地干政。胡耀邦的善良挡不住邓老猫“计生”、“严打”杀人的狠辣。
     1987年底到1989年春夏之交,赵紫阳取代胡耀邦当了一年半总书记,陈云系的李鹏当上了总理。赵紫阳虽无胡耀邦之清廉,但政改意识更加强烈,因此1987年底到1989年春夏之交,是中共国最接近和平演变的时期,在赵紫阳政改派集团的实干推动下,全国党代会、人代会差额选举风行,党政分开和新闻自由均呼之欲出,陈云、李鹏一伙抵挡不住,但赵紫阳的问题也出在“实干”上,他连“价格闯关”这样的事也去负责,作为总书记,本该务虚,管理经济是总理的责任,“价格闯关”的硬骨头,大可以丢给李鹏去啃,出了问题由李鹏负责。赵紫阳总理积习不改,当了总书记还去挑“价格闯关”的担子,反倒让顽固派抓到把柄猛烈反扑,最终在“六四”中落败。
     赵紫阳的例子,是党首务实而失败的又一教训。
     赵紫阳下去了,李鹏乐得作报告都激动成日本腔,上来一个假党员戏子江泽民与李鹏搭档。江泽民生性虚浮圆滑骄奢、好大喜功、坐在总书记的位置上,那是憋足了劲地务虚。江泽民看到“六四”如此血腥,吓得误以为中国的天又变回了毛左派的天,慌忙跟在陈云、李先念的屁股后头,唱红兴左了年余,后来发现陈云一伙比邓南巡差远了,急忙摇身一变,变得比邓走资还要“思想解放”,从此一门心思务虚——闷声大发财。客观而论,从1992年到2002年,江泽民务虚的这十年,是中共国经济最具活力、物价房价最稳定最平实、老百姓最得实惠的十年。
     李鹏固然保守,但作风低调务实,外加“六四”中形象太差,急于修补形象,鹏某人不懂经济,就搞一些形式上与国际接轨的小动作,如:周末双休制、“五一黄金周”、“十一黄金周”等等,老百姓确实得了不小的实惠。李鹏虽然不懂,但也不乱折腾,他没有改变胡耀邦、赵紫阳留下的“地方、中央分灶吃饭”的经济联邦制割据,因此,一直到朱镕基上台之前,中共国地方政府掠夺并不狠暴、社会矛盾并不激化、民营经济充满活力,九十年代的那些年,是公务员都想下海的年月。
     李鹏的继任者朱镕基,比李鹏更加务实,而且懂得半吊子市场经济,他以打破“地方、中央分灶吃饭”的经济联邦制割据,大搞税收中央集权,抢走地方政府三分之二的收入,象满清雍正帝一样疯狂增加国库,朱镕基的本意是逼迫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加快发展,但也埋下了日后各地强拆强征的伏笔,因为强征强拆来钱更快。
     朱镕基又以“经济沙皇”的专制铁腕手段推进市场化,大搞“一股就灵”、“减员增效”、“下岗分流”,解体国企、鼓励民企、外企,把包括教育、医疗在内的领域统统市场化——简直比美国还彻底...结果导致以工人阶级为首的弱势群体相当痛苦,但无可否认的是:朱疯子在位的五年,中共国的制造业、教育、医疗全面飞速发展,这一时期也是中国民企全面大发展的黄金时期,为胡温坐吃山空提供了老本。
     胡锦涛、温家宝的上台,就好象毛泽东、周恩来的借尸还魂。胡锦涛整一个不说人话的政治僵尸,其思观念甚至脸上的肌肉都停留上世纪五十年代,他除了没有毛泽东的天才外,其阴谋诡计、装蒜厚黑、六亲不认、冷血嗜杀...样样都像极了毛始皇。
     而温家宝的圆滑巧伪、长袖善舞,诸多演技秀功,竟深得周恩来真传。
   胡锦涛一上台就定下了政治上强化一党专政、“管理社会学朝鲜”,经济上“国进民退”、扶持国企压制私企的极权倒退路线,温家宝对此照单全收、默契配合,为了更高效地掠富温家宝还大力推动中共国走上“土地财政”房地产泡沫经济的邪路。
     温家宝不愧周恩来得意门生,一面对胡锦涛暴政助纣为虐、对民众权益事物虚与委蛇,一面变着花腔大唱特唱“政改”、“普世价值”、如影帝般地遍洒“英雄泪”...一时间如当年周恩来一般,麻翻海内外一大片异议独知独评精神,老资格反毛拥邓亲共右派人士张鹤慈老先生,更是无数次被温总的讲话激动得老泪纵横,浮想联翩地感叹道:粉碎四人帮的历史又在重现,政改的转折春风就要吹来了......
     但大陆的老百姓和知识分子心里都有数:物价涨幅是工资涨幅的五倍、房价增幅是工资涨幅的七倍!绝大多数人生活水平不升反降,十年过去,人权和言论自由不仅毫无进展,甚至倒退至江泽民时代都大不如的境地!胡温时期之黑暗专制,仅次于毛泽东时代也!
     “十八大”的闭幕,彻底戳破了一切热切期盼幻想的肥皂泡,还没有丧失正常意识的人睁开眼睛,终于怒不可遏地发现:余杰所言不虚也,温家宝真的就是“温影帝”;袁红兵所言不谬也,温家宝真的就是“政治二奶”!
     苦心营造的“婊子牌坊”终于彻底穿帮,温恩来见势不妙,急忙在曼谷作谢幕大秀,说什么““为了追求真理,即使我死九次也不后悔,为了自己的清白,即使死也要死得诚实和正直。”温影帝还说“我为国家献身已经四十多年。我希望人们把我忘记──包括华人、华侨──把我忘记。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几千万华侨华人。”温影帝说的比唱得还好听,连金正恩都笑到喷饭。温恩来企图最后一搏名誉上起死回生,但受够欺骗的人们终于忍不住大骂:
     “家宝请你嘴下留情”、“做你妈的秀,卖你妈的骚,该死的瘟神,赶快滚吧!”......
     “十八”大后,习近平、李克强上台了。因为胡温比之江朱丑恶十倍的表演,人们已经没有多少期待了,但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没有期待的时候,台上反而有戏。
     吾观乎习近平、李克强之相貌举止,两人都不是冷血心狠巧伪之辈:总书记习近平自信、坦率而务虚;总理李克强虽则出身胡团派,但决非胡锦涛类冷血嗜杀辈,李克强为人低调务实、开明厚道,曾于2007年向当时骚秀“政改”的温影帝谏言:先补偿,后拆迁,熟料热脸到温恩来冷屁股上。
     由是断之,习李上台后,中国人虽不至于摆脱一党专制,也比“胡温新政”十年有福也。
   
   曾节明 写于2012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寒夜于纽约州家中
     
(2012/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