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王藏文集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王藏:《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7日 转载)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7月28日(周六),江苏启东,一名示威者站在防爆警察面前。(图片:美联社)
   
   
   
    《春天,是野合的季节》

   
    春天,是梦想墙倒的季节
    夏天,是将热血冰泪泼洒黑幕的季节
    秋天,是收获断骨和绝望的季节
    冬天,是埋葬耻辱和尘封旧事的季节
   
    该死的冬天不死
    不该死的春天又来了
   
    龟头紧缩,淫水白白流淌
    精虫前仆后继,没等长翅
    又被枯死晾晒在密闭的太阳子宫
   
    春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季节
    屁股上的锋芒是否还有残留的性趣
   
    马勒戈壁,草泥马
    竖起中指的森林依然像孤独的纪念碑
   
    一年四季轮番攻击
    被操的伤口还得朝着天空大放响屁
   
    春天来了,春天他妈的又身心疲惫赤身裸体的来了
    满腔子弹又按耐不住地发春了
   
    管它夏天秋天冬天什么鬼样
    我得抓紧好时光扛着阴茎走向大街,走向刺出血花的天地
    再放肆一把,即便过把瘾就残,放肆玩就死
   
    我还要边做边唱,用力做高声唱——
   
    啦啦啦,啦啦啦
    春天是野合的季节
    春天是打炮的季节
    春天是开枪的季节
    春天是潮涨的季节
   
    至于春天是不是新生的季节
    要看精兵们能不能冲破卵子的铜墙铁壁了
   
    2012 开春
   
   
    《过完愚人节过清明节》

   
    1949后
    中国人民
    其实只有两个
    节日
   
    一个愚人节
    一个清明节
   
    大脑先被愚了
    心灵再被埋葬了
   
    然后世界就
    末日了
   
    (这首诗也可这样写
   
    1949后
    中国人民
    有两个节日
   
    一个愚人节
    一个清明节
   
    其实只是一个节日
    僵尸节
   
    没有大脑没有心灵的日子
    已经很久了
   
    我们每天都在过节)
   
   
    2012 愚人节前一天
   
   
   
    《我还在面对》

   
    我还在面对,黎明的闹钟
    将每一晚的疲惫和空虚提前打醒
    面对药片,酒精,暂住证,房租,水电费,煤气
    扳手,齿轮,公交车,推土机,下水道,地摊,摄像头
    霓虹灯,广告牌,搅拌机,美容院,洗头房,排气管,垃圾场,火葬场
    针头的刺痛,挖掘机扬起的灰,钢精混凝土,累积的烟头
    铁与铁的撞击,厂房机器的轰鸣,蔬菜和粮食的尸体
    娱乐八卦,招工广告,语言垃圾,流行泡沫,荒诞影像
    面对公检法司同穿着的一条旧裤,武警军队依然威风的枪口棍棒
    面对嘴唇咬破的血和强忍住的泪
    一口一口吞咽进经脉和大肠,化作每天日常生活的汗水
    面对夜半和白昼的孤独,与那胃里的呕吐物一起
    持久在沾满粉尘和污渍的肉体里便秘
   
    面对渗透食道和细胞的
    三聚氰胺,地沟油,皮革奶,瘦肉精,注水肉,毒胶囊,苏丹红,孔雀绿,吊白块,福尔马林,一滴香,染色粉,膨胀剂,催红剂,催长剂,催熟剂,催肥剂,敌敌畏,坏可乐,碘雀巢,抛光米,镉大米,氟化茶,铝馒头,硫银耳,胶面条,甲醇酒,砷酱油,药火腿,纸腐竹,硫磺椒,糖精枣,罂粟汤,箱子馅,变异翅,陈化粮,增稠蜜,石蜡锅,牛鸭血,牛肉膏,红心蛋,人造蛋,农药菜,避孕鳝,激素花,毒米线,霉饼干,甲醛鱼,草酸蟹,假豆腐,兽药豆芽,香精奶茶,双氧水海鲜,大便臭豆腐……
   
    面对七彩缤纷的癌症,艾滋病,渐冻人症,白血病,类风湿,脑溢血,心脏病,痴呆症,自身免疫失调症,慢性疲劳综合症,精神分裂症,疯牛病,狂犬病,急性心肌梗塞,脑中风后遗症,重大器官移植术或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冠状动脉搭桥术,终末期肾病,多个肢体缺失,急性或亚急性重症肝炎,脑肿瘤,慢性肝功能衰竭失代偿期,脑炎后遗症或脑膜炎后遗症,双耳失聪,双目失明,瘫痪,心脏瓣膜手术,严重阿尔茨海默病,严重脑损伤,严重帕金森病,严重Ⅲ度烧伤,严重原发性肺动脉高压,严重运动神经元病,语言能力丧失,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主动脉手术,严重多发性硬化,脊髓灰质炎瘫痪型,急性坏死型胰腺炎,肌营养不良症系统性红斑狼疮性肾炎,终末期肺病,严重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厌食症,失忆症,软骨病,自宫后遗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面对这具具五毒俱全千锤百炼的残躯
    那棵棵中弹中毒低埋头颅忍气吞声的向日葵
   
    一朵又一朵一片复一片的向日葵残躯
    已少有人关心,它们相互怜惜竭力伸出挥舞的手掌
    活像失去舞台的滑稽小丑,被物欲的洪流不断拉近五浊泥塘
   
    面对着压过广场的
    车轮
    压过众生的道德底线
    压过手无寸铁的村长
    压过干净柔弱的女童
    面对着面对苦难的那些轻浮的字句,那些贫困的抒情
    将琐屑无聊的氛围拔高抬举
    试图遮蔽住还在清醒的痛苦中鼓睁着的疲惫双眼
   
    面对泛着油光的避孕套,升腾秽气的时空
    生命与生命的碰撞交流,似乎只剩格式化的程序
    那在病毒的洗礼中强守着内心的一方家园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态纷纷塌陷
   
    面对不断被流产的婴孩,祖国的花朵满身血污投身垃圾桶
    失去哭叫的权利,也失去呼喊爸爸妈妈的权利
    面对满脸煤渣的民工,拉着木板车的背影
    小小年纪就算折断躯干也要背负起活命的期冀
   
    面对不是新闻的新闻,不是沉默的沉默
    被严肃检视的言论只余被省略掉的愤怒
    再一条求助的微博淹没在名利的炒作之海
    跳动的良知正义的诉求不断被逼转世
   
    我还在面对
    没有新意的春天
    春暖花开的假象
   
    一阵阵轻风拂不尽求生的哀怨之气
    一朵朵鲜花开不出年少的斑斓梦想
   
    我还在面对持续涨价的蜗居,墓地
    生不起也死不起的人生
   
    我还在面对,一直咬牙面对着随时可能戛然而止的凌乱诗意
   
    2012.5.10
   
   
   
    《被死时代》

   
    被无产死/被批斗死/被整风死/被跃进死/被酷刑死/被牛棚死/被冤狱死/被陷害死/被凌辱死/被打黑死/被履带死/被精神病死/被圈地死/被强拆死/被强奸死/被抢夺死/被失踪死/被上访死/被中毒死/被污染死/被医疗死/被跳楼死/被跳河死/被上吊死/被豆腐渣死/被事故死/被计划生育死/被执法死……/当屁民正当防卫时/又被刑法死
   
    2012.9
   

此文于2014年02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