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王藏文集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首页 > 新闻 > 大陆新闻 > 中国人权 > 正文
   
   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北京宋庄藏族艺术家邝老五及追魂高举行为作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遭到当局刑拘。(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2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近期,北京宋庄藏族艺术家邝老五及艺术家追魂在宋庄艺博会上,高举行为作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遭到当局刑拘。另艺术家班学俭在宋庄工作室大门及院墙被推毁。对此,北京艺术家们表示愤慨,呼吁当局尽快释放二名艺术家,关注在宋庄的艺术家的安危。
   
   北京二位行为艺术家遭到当局刑拘
   
   首届中国艺术品产业博览会从9月26日至10月2日在北京举行。9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邝老五和身穿囚衣的追魂高举“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的横幅,进行行为艺术。随后,两人被宋庄派出所带走,现关押在通州区台湖看守所。
   
   追魂的妻子刘立姣因在现场拍照,相机被3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围攻抢走,随后被带到宋庄派出所审讯长达15小时,还遭到胡姓警官的恐吓。9月27日,北京通州公安分局处对她做出取保候审的决定,将她的相机强行扣押。对这样的处理过程及结果,她感到不服和悲愤。
   
   目前,北京律师谢燕益和郭海跃免费为邝老五提供法律援助,北京律师梁小军也免费为追魂提供法律援助。
   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北京宋庄藏族艺术家邝老五及追魂高举行为作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遭到当局刑拘。(网路图片)
   
   北京宋庄诗人王藏表示,当时,邝老五及追魂举着横幅走在街上展示作品的时候,没几分钟,就被宋庄村委会的保安抢走横幅,最后被拉到派出所,当晚被送到看守所刑事拘留。目前,大家正在呼吁和营救他们。
   
   他表示,他们希望用这个行为艺术作品抗议当局的劳教制度,抗议被当局抓捕、劳教的艺术家,表达对劳动教养制度的看法,呼吁当局废除劳教制度和呼唤艺术自由。追魂的刑拘通知书已寄到老家。
   
   北京郭海跃律师表示,今天(10月15日)下午,他到看守所交了相关法律手续,但不让他们会见。至今家属还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手续,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近年来,北京艺术家常常以幽默讽刺的行为艺术作品来表达对时政的不满,其中部份作品很有创意,艺术家以艺术的形式表达对中共统治的不满。今年6月4日,艺术家华涌及摄影师郭珍明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纪念六四的行为艺术时,遭到当局刑拘,最后郭被取保候审,华涌则被劳教。
   
   对于当局屡屡对行为艺术家的打压,王藏表示,这么多年来,当局对行为艺术的压制,一直动用很多手段,警方和国保恐吓艺术家,给他们造成生活中的困扰。另把宋庄商业化,用粉饰太平的作品代替真正的艺术作品,把当代艺术的氛围全部冲淡,也不给它展示的机会,把艺术家不断的撵跑。
   
   对此,北京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愤怒地表示,呼吁废除劳教何罪之有?艺术家以行为艺术表达对良知的坚守、对现实的批判何罪之有!放人!放邝老五回家!放追魂回家!放华涌回家!
   
   艺术家吕上表示,行为艺术是艺术行为,不是犯罪行为!艺术家是社会的良心,何罪之有?强烈要求释放两位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
   
   艺术家一鸿表示,贪腐当道恶法盛行,维稳成首要大计!不整肃朝纲,视艺术家如大敌!难道抓几个良心犯,就可江山永固社稷不倾?要知道,艺术家以超常的行为艺术,担当推动社会进步之壮举,本功德无量,竟身陷囹圄!历史将记载这耻辱的一笔!附艺术家妻子公开信(http://t.cn/zlYvArL)敦促当局尽快放人!
   
   邝老五的爱人赵跃在网上呼吁,释放艺术家,让他们回家。何时归来呢?你们。那个葬于水中的人,他一生飘零的梦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有些努力仰望星空的人,贩卖着虚情假意的梦。在这个日子,我开始怀念那些提刀拿剑的人,怀念烈焰升腾的人。
   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宋庄艺术家班学俭在北寺村的院落被毁,正门及两侧墙被推出大窟窿。(网路图片)
   
   艺术家班学俭房屋被毁
   
   10月11日下午4点左右,宋庄艺术家班学俭在北寺村的院落被毁,正门及两侧墙完全被推倒,侧墙被推出大窟窿。
   
   《今日艺术网》引述知情人的介绍,此次宋庄艺术家房屋被毁事件,事关所有居住在宋庄的艺术家安危,犯罪份子随时暴力威胁着所有生活在宋庄的艺术家安全,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艺术家班学俭在其微博上表示,“前两天博览会两名艺术家被抓,至今下落不明。上周四下午我在宋庄的工作室大门及院墙被不明人士用铲车暴力推毁,宋庄画家生活创作受到严重威胁,是谁在驱赶艺术家?我在宋庄生活了十余年,为画家村做出过微薄贡献,今天受威胁的是我,明天是谁?”
   
   此事曝光后,大陆民众纷纷跟帖声援此事。艺术家刘险峰表示,班学俭可是大力推动宋庄首届艺术节举办的艺术家之一,宋庄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他?
   
   当代艺术家杨青表示,艺术家在宋庄的生活和工作受到严重威胁,整个一土匪行为!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表示,宋庄作为北京艺术品牌,起来不易。毁起来很快。肉食者深思。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说:“哦!这是咱宋庄吗?这么说,我的工作室也危险了。如果有人想强占我的工作室,我一定要当真正的钉子户,各位朋友可要来帮我啊!”
   
   周永阳当代艺术表示,这是黑社会痞子做出的行为。我也被赶出宋庄小堡了,他们提出的艺术品产业化口号,是不懂艺术与工艺品区别的技术官僚外行人的可笑提法。
   
   (责任编辑:李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15/n3706428.htm
(2012/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