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徐水良文集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部分相关网帖汇编:
   
   

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徐水良


   

2012-12-20日


   
   
   在上海官方策动下,一个城市的极少数下三烂倾城出动,铺天盖地,蒙面围攻谩骂侮辱迫害一个被我们特有的户籍制度剥夺了居民权、沦为三等、四等公民的可怜的小女孩,骂她和“外地人”是外地蝗虫,极力维护老毛从中世纪学来的、祸害中国的农奴制式户籍制度,以维护这种户籍制度带给这个城市的微小的优待特权,而这个城市的居民,竟然没有人出来制止,这真是一个世界奇迹。
   
   这是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要在民国时期,你居住上海,自己认为是上海人,那你就是上海居民,没有人吃饱了没事做,来否定你的上海居民身分。
   
   即使后来国民党设立了户籍登记制度,你移居上海,也只要到当地派出所登个记,你就是上海居民了。
   
   在那个时候,占家一家移居上海,至多到派出所登个记,就是上海居民。没有人会出来否认他们上海居民的身份。
   
   那个时候,到日本都不要签证,你买张船票迁徙到日本,到日本“异地高考”,也没有人来管你,没有人来禁止你。
   
   可是现在,这个城市的居民,被分成了三六九等。正式户口、蓝印户口,没有户口的外地人,等等等等。
   
   没有户口的外地人,就被剥夺了这个城市的居民权,成为这个城市的贱民。被这个城市的上等臭虫骂作低等蝗虫。因此,作为贱民,占家一家居住这个城市十多年,居然不被承认是这个城市的居民。
   
   全世界,除了我们天朝的城市,没有一个城市,会无耻到如此明目张胆地设立此类等级制度,公然歧视这种等级制度制造出来的低等贱民,拒绝承认自己的一部分居民是本市居民,拒绝承认这些低等贱民的居民地位。
   
   美国没有户籍登记制度,连国民党时期和现在台湾那样的户籍登记制度也没有。你爱居住到哪里,都是你自己的自由。你今天移居纽约,自认为自己成了纽约居民,那你就是纽约居民。不管你是公民,是绿卡,是其他类型的合法居民,还是延期居留或偷渡而来的非法移民,都没有人吃饱了撑的,去否认他们的纽约居民身份。他们的孩子,全部享有纽约市平等的受教育权利。
   
   纽约敞开胸怀,欢迎全世界一百几十个国家的移民。纽约市政府不仅承认所有居民,包括各类非法移民的居民权,每次人口登记,还要花很大力量来宣传,打消非法移民的种种顾虑,要他们接受登记成为记录中的纽约居民人口。市政府努力保护这些非法移民,禁止政府工作人员举报非法移民,禁止将他们市政府非法移民资料提交给联邦移民局。
   
   可是,我们的天朝大城市上海,却是一副小肚鸡肠,千方百计打压和歧视“外地人”,设立种种限制,来阻止、来拒绝承认“外地人”的平等居民地位。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差别,这就是因为,民国时期的中国,和现在的美国,实行迁徙自由,没有我们老毛搞出来的现代农奴制式的户籍制度。而我们天朝,却有这个制度,又有这个制度培养出来的一批自认为高尚的上海滩臭虫,来维护这个农奴式户籍制度,来打压被他们认为外地蝗虫的贱民。
   
   由于这种户籍制度的限制,某些上海朋友,尤其是脏话谩骂连篇的少数上海臭虫的眼界,非常狭隘。只知道上海的户籍歧视制度,却从来不知道过去的和外国的平等制度。他们誓死捍卫这种户籍歧视制度,反对任何人来否定和破坏这种歧视制度的任何规则、规矩。
   
   专制的危害,不仅仅在于其本身,而且在于制造出一大批既得利益的专制维护者。
   
   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认识到,不废除二元分割的现代农奴制式户籍制度,就没有自由民主的中国,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不给别人自由,最后的结果,就是不给自己自由。改革开放以后,很大程度上正是对这个制度的冲击,使这个户籍制度产生很大的松动,经济的发展才有了可能。而现在,该是彻底废除这个户籍制度的时候了。
   
   ========================================
   ========================================
   
   附:2012-12-15日~22日部分相关帖子汇编修改:
   
   ============
   
   异地高考是我朝特有的城乡二元分割户籍制度的产物。
   
   这种户籍制度,实际上是取消了人们的迁徙自由。像欧洲中世纪一样,把人们固定束缚在居住地。
   
   在实行迁徙自由的自由民主国家,没有此类户籍制度,也没有异地高考之类的说法。你愿意住哪里愿意在哪里考试,是你自己的事情。
   
   即使在中国,我朝以前,也没有此类户籍制度和异地高考之类的说法。
   
   ========
   
   由于计划经济和户籍制度,全国大城市,尤其是北京和上海,在全国享有一些小小优待。
   
   这次有极少数上海人坚持他们很微小的这个小小特权,群起攻击污蔑要求取消城乡二元分割造成的不合理制度的人,显然是不对的。
   
   极少数上海人的这种坚持小优惠小特权的自我优越感,把全国其他地方的人都称为乡下人加以歧视的行为,已经引起全国各地反感。从文革初期开始,上海的近邻杭州和浙江,就开始抵制上海人。后期进一步蔓延到南京和江苏。文革后,全国大多数地方都反感上海这类歧视行为。
   
   希望上海朋友反省。反省你们那种地方主义和自我优越感,以及对被你们称为乡下人的全国其他地方的人的歧视。如果你们一定要歧视和排挤全国各地的人,那么全国各地的人,就会一起反对你们。
   
   我再一次希望上海朋友,还是认真反省为好。
   
   ========
   
   有网友主张:全国联考,同卷同分,取消保送,全部按分数和志愿录取,少数民族和特困地区可以按现有大学生数目,酌情加分,
   
   我的看法:教育制度和高考制度,都需要改革。如果实行现行高考制度。这个说法,应该是当然之理。大城市包括北京和上海享有优待特权的制度,是不对的。
   
   =========
   
   有网友认为:那样会造成偏远地区的孩子根本考不上任何一所学校!
   因为偏远地区的教学水平极低。
   
   本人认为:
   
   这不属高考制度的范围,而是教育和社会问题。
   
   高考制度需要保证考试及录取的公正,其基本规则就是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教育和社会不公的问题,需要通过教育和社会改革,来加以解决。
   
   适当照顾偏远地区,降低一点录取分数当然也是应该的。
   
   不过,解决这个问题,主要还是靠取消二元户籍制度,消除城乡差别,以及大大增加对穷困地区的教育投入。
   
   ==========
   
   把贪官贪污的钱,包括他们送到海外的几万亿美元的财产,追回百分之一给贫穷地区搞教育,就能解决问题。
   
   光是美国,据美国前几年掌握并公开的资料,贪官们就洗钱洗出来两万多亿美元到美国。这些年应该更多。
   
   ========
   
   在自由民主社会,在哪里高考,是每个人的自由。无可指责。
   
   制度不合理,是政府的事情。应该受到批评。
   
   不批评政府及其规定的制度,却批评别人本来应该有的选择自由,搞错了方向。
   
   ==========
   
   一些上海朋友指责占海特争异地考试权不道德,不对。
   
   任何人,争取自己应该有的权利,都不违背道德。把争取异地高考的权利说成违背道德,是专制思维。
   
   至于是否批准其现在就获得异地高考的权利,那是政府的事情。政府综合考虑,认为现行不合理制度下难以批准,那就应该坦白承认现行制度不合理,无法立即满足争取者获得异地高考的权利,道个歉,并承诺改革现行不合理制度,才是正确态度。
   
   即使现在暂时无法满足异地高考权利,但是,争取异地高靠权利的争取者,把一个重大问题提到政府和公众面前,不仅不应该受到指责,还应该受到表扬。在自由民主国家,就会得到政府和媒体的肯定。
   
   像现在上海朋友这样,不指责制度,却指责争取权利者,绝对是维护歧视和特权的专制思维。
   
   把特权制度当做天经地义的规则加以维护,谁要挑战它,谁就是没有道德,这就是这一次某些上海朋友维护歧视及特权制度的专制思维。
   
   ==========
   
   美国有SAT等几种考试,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自由参加,可以自由决定参加多次考试,争取最好成绩。根本没有什么异地考试之类说法。
   
   美国各州、各学校质量和待遇差别很大,学生有自由选择权,学校有根据自己标准规定的录取权。因此,很多学生,报名多所学校,被多所学校录取,有的学生被十几所学校录取,学生从中选择最合适的学校上学。中国未来,应该学习这种制度。
   
   当然,实行这种制度的前提是先实现自由民主。
   
   ==========
   
   有网友说: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就是最大的不平等!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就是让富二代与穷孩子平等竞争。人生下来条件就不可能平等,东部的孩子从小就能接触电脑电视、跟着父母到处旅行、学习音乐科学等等,西部的孩子哪有这些条件?
   
   这当然有一定道理。本人认为:那是社会不公的问题,不是高考本身的问题。
   
   高考考的就是分数,不搞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包括适当照顾在内),难道像文革,搞工农兵推荐?
   
   凡考试,就是设立分数标准,按分数作判断,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
   
   上海的人文环境并不好。十里洋场,自私自利、斤斤计较、势利商人的商业气息太浓。远不如北京和其他许多地方。因此,文革前,上海高校数量并不多,远不如北京,甚至比南京还少。过去真正想办学办教育的,往往不选择上海。
   
   有的网友思维,认为乡下不能办学,充分表现了封闭环境下的狭隘眼界。美国许多大学,包括优秀大学,办在乡下,便于学生集中精力学习,有什么不好?
   
   =========
   
   上海朋友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上海朋友特别出名的插队买火车票习惯做例子,来围攻要求取消户籍歧视制度的人士是要插队。上海朋友的著名的插队行为,常常招致全国很多地方的人愤恨反感,卷袖子要动手,插队后还很凶强词夺理与人吵架的一些上海人,一看别人要动手,马上灰溜溜走开。
   
   但是,这与要求取消户籍歧视,争取异地高考的权利,是两回事。他们争取自己本来应该享有的人权、是要求合理权利,不是强抢强夺不应该享有的特权。他们没有强行进入考场吧?他们是争取自己本来应该有的权利,要政府批准;你们上海朋友插队,是抢夺不合理特权,并且是直接行动,不管别人是否批准同意,强行插入,占便易损害他人。这完全是两回事。
   
   ==========
   
   某势力把文革变成了标签,谁反对他们,谁就是文革;要恐吓民众,就拿出标签说,这是文革,别参与。
   
   =========
   
   一个从小生活在上海,4岁半随父母移居上海的女孩,在上海完成9年义务教育的女孩,却仍然不算上海人,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只有我朝才有的在全世界都是令人惊奇的伟大制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