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徐水良文集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再评18大兼谈习近平南巡


   

徐水良


   

2012-12-10日


   
   
   18大的核心思想:“坚定不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代表了中共特权官僚权贵们的思想、主张和利益。
   
   中共建政60多年,实际上,分成两个阶段。这两个阶段,概括起来说,就是:前三十年,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建立极权专制,搞公有化大抢劫大掠夺,在20世纪左倾大倒退中大踏步向后倒退;后三十多年,鉴于过去大倒退恶果,改弦更张,但又不愿放弃特权官僚的特权和利益,于是提出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即维护特权官僚特权的所谓“社会主义”体制,拒绝全世界普遍的自由民主的正道和通衢大道,走邓式改革的邪路。最后,以自由主义为指导,搞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特大规模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
   
   中共轻描淡写地说“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而不是明确指明那条旧路,是20世纪左倾历史大倒退的极端反动的道路,反映了中共对这条旧路的反动本质没有根本的了解。相反,中共仍然在各种场合,大赞特赞他们反动的共产革命及其历史大倒退的伟大功绩,表现了对这条反动旧路的正式肯定和赞扬的立场。整个中共,从来不敢否定这条大倒退的反动道路,相反,表现出来的是正规得肯定和恋恋不舍的态度。尤其是毛左,时时不忘复辟这条反动道路。
   
   本来,全世界自由民主的正路是明明白白的通衢大道。这在全世界都是明摆着的。否定了这条反动旧路,自然就应该回到这条通衢大道上。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现在都已经走上这条道路。东欧苏联在社会主义崩溃以后,走的也是这条道路。只有中国例外,以邓小平为代表的特权官僚权贵们,不甘心放弃他们的特权,念念不忘坚持他们的极权专制体制,即所谓的社会主义体制赋予他们的官僚特权。于是,他们就打出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旗帜。正路不走走邪路,通衢大道不走却要下河去“摸石头”,搞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特大规模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经过三十年,他们匆匆忙忙、不顾一切地培养出一个抢劫掠夺既得利益的权贵集团。这个权贵集团,成了维护权贵统治、阻碍中国前进的巨大阻力。
   
   而这种国家特色的社会主义,即国家社会主义,也即纳粹的一种,而且是最最腐败的纳粹道路的一种,比希特勒德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腐败多少倍的纳粹社会主义。这种国家特色的社会主义,与马列和老毛一起,成为后三十年邓式邪路改革的邪恶旗帜。
   
   这条邓式改革的邪路,和它的国家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以及它的大抢劫大掠夺,造成中国的大量问题,搞得天怒人怨。
   
   笔者从改革一开始,就一再强调,改革必须首先从政治改革开始,走自由民主道路。在这同时,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带动经济、科技、文化、教育和其他改革,否则,不搞政治改革,改革就会变成特权官僚的抢劫掠夺。1988年和1997年,本人又再三强调这个观点。
   
   但邓小平的邪路改革,却颠倒改革程序,不搞政治改革,只搞经济改革,结果,邓式改革,变成了完全的邪路改革、和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
   
   中共所谓“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实际上就是把与他们马列毛旗帜和国家特色社会主义的纳粹旗帜完全对立的自由民主正路,也就是自由民主的通衢大道,说成邪路,加以坚决拒绝。
   
   中共继续坚持邓式改革的邪路,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有人把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当作解决腐败问题的灵丹妙药。但时际上,情况恰恰完全相反。中国三十年前就是国家特色的社会主义了,可是腐败恰恰也正在这三十年大发展。因此,事实恰恰是完全相反,腐败正是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造成的。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仅不能治贪治腐,相反只能造成腐败,并且越来越腐败。
   
   18大以前及以后,很多人寄希望于温家宝、习近平,希望他们能够改变这条邪路,走全世界共同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正路、正道、通衢大道。但是,现在这个幻想,可以说是基本破产了。
   
   温家宝很快要下台了。对他的幻想,我们不说他。这里只说习近平。
   
   最近几天,习近平刚上台,马上就学邓小平南巡,虔诚地向邓小平像献花,表明他坚持邓小平邪路的态度和决心。
   
   习近平,本来应该可以和其他权贵太子党完全不同。他不像薄熙来,有一个魔鬼屠夫做父亲,使得他一开始就遭到全国有正义感的人们的警惕和严防。相反,习近平有一个与胡耀邦一起,以中共党内最开明的领导知名的虎父。而虎父虎母又给他一张天生憨厚的面孔。习近平之所以能够走上主席位置,应该与大家敬佩他的虎父很有关系。
   
   但可惜,习近平在中共体制下长期厮混,既受过其迫害,深感恐惧,不敢再与体制对抗;又长期进入官场,使自己的脑袋变得与其他官僚一样平庸。并且染上的无处不在的官场病,包括服从党的一切荒唐决议和利益,官话、套话、空话、废话、大话、假话连篇,等等等等。
   
   大概习近平长期被官僚太子党既得利益集团包围,这个集团由邓小平邪路改革制造出来,当然对邓小平是一片赞扬之声。习大概不知道社会的真实情况,以为邓小平深得人心。事实上,在广大工农民众中,邓小平及其大抢劫大掠夺,早已臭不可闻,早已经搞得民怨鼎沸。以至于一部分工农民众,出于对邓小平及其邪路改革的厌恶,反而倾向毛左和薄左。因为毛过去早就否定和批判邓小平。这也是重庆模式吸引一部分工农民众的假象,得以产生的原因。
   
   事实上,工农民众倾向压迫、迫害和饿死几千万工农民众的毛泽东,完全是假像。其原因,不过是他们出于对邓小平及其邪路改革的厌恶。
   
   习近平南巡,重走邓小平的路,完全是一步臭棋。他去重走他父亲和胡耀邦的路,也要比这步臭棋高明一百倍。
   
   习近平的官僚习惯、思想、魄力和能力,都无法胜任领导未来中国的转型。但是,开放党禁报禁,使中国最终走上和平革命、和平转型、中共和平下台的道路,只要有决心有魄力,还是有可能做的。请习近平好自为之!

此文于2012年12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