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薛明德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 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
    ---薛明德 (美)
   我脱离了"五、七''干校的监督,批斗,改造的出路被时代规定,我必须去到一个叫石渠的地方,翻开中国地图在四川省境内,最顶上北端的,标高海拨4200m,在巴颜格拉山与青海的玉树为邻的雅砻江边.校方为了防止我拒绝前往,把我的户口用挂号邮寄去了甘孜藏族自治州组织部,更把我的车马费扣发一半,要我到了康定后再发放另一半车马费去石渠.
   我终于上路了,这是我人生的起步,过去在学生时期的磨练遭遇的种种,我都全部打包随着列车轰鸣的汽笛声一齐随风朝后飘去.在成都南门汽车站乘上去康定的长途汽车,第一晚停住雅安,第二晚是在翻过二郎山后停住大渡河边上的泸定,最后一段路程,是沿着折多河,穿山越岭抵达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的康定城,时间是1970年9月中旬.
   康定去石渠的客车相隔10天,我有好几天逗留在这个海拨2800m的地方,游览了跑马山,山上长着几棵小树象秃头上的几根毛发,堆满了乱石,这些石头曾经也有过辉煌,山上的寺庙就是因它们建造起来的,而今它们还原了本来的模样.


   在通往二道桥的途中,我看见了被称为金鸭池的水塘,水碧绿,透着青、透着兰,湛兰发紫,也叫五色湖,有着一个十分动人的浪漫爱情故事.二道桥温泉是当年刘文辉主政西康省修建的建筑群,写着保卫世界和平,各族人民大团结,每一个字一个房间,男女可共用一室.
   公主桥传闻当年文成公主,跨桥而去与成吉思汗联姻.一座雄伟的郭达山,山腰上有一根锈迹斑斑的大铁柱,传说三国时,蜀国诸国亮用计谋退藏兵进犯时留下的遗迹.拆多河咆哮着穿过康定小城,一边是新城,一边是老城,四周围着丛山峻岭,终年雪峰的折多山就挺立在折多河的上游.
   有一天上午,我站在河边听振天响的波涛声,突然,我看见河边的人群在燥动,我定睛望去,湍急的水流中,一个年轻的姑娘.平躺在河水中,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呼救,十分平静的顺水而下,河水的力量捆绑了她.
   我时时在想,为何我不可以跳下河去救她.但我没有忘记有一首德国民歌叫罗累莱.那无比的伤痛在折磨我,后来我了解到,这位姑娘在家做卫生,站在河边洗拖布,一失脚掉进水里被折多河无情吞没了.
   我带上了康定留下的这一切在我的记忆里,乘上了去石渠的巴士,那时叫长途客车.翻越了海拔4000m的拆多山,就去到了塞外,一望无尽的茫茫大草原,途中还经过了超过海拨5000m以上的海子山,雀儿山.
   第一晚停住在卢霍,第二晚停住在甘孜,这里有一座仅次于布达拉宫辉煌的大金寺,在我眼前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驻有一个陆军团和一个骑兵团.第三晚停住在石渠境内的四连(驻军雷达站),第四天上午太阳升起的时候抵达终点,我走下客车,举目一望,一片土黄色,没有一点绿,我产生了一个我曾经看见过的云母矿,啊!真是云母,闪亮的高原小城,石渠,我来了,我属于你.
   去县革命委员会报到后,我住进了招待所的一个房间,吃饭去食堂有临时工为我一个人煮一日三攴,牛肉为主食,米饭在高压锅里,没有蔬菜.
   9月27日早晨打开房门,外边一片银色的世界,石渠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我兴奋不已踏着雪朝着雅砻江边荡过去,我看见那儿坐着两个藏族姑娘,她们望着我笑,她们用汉语向我问好,我把群英牌香烟递在她们手上,用打火机为她们点上烟,她们那一幅高兴的模样,高亢的藏语歌唱,唱得我心花怒放.
   严寒的冬天来临了,除了我这个冒失鬼,其他人都进入冬眠期,我却要求下乡,这是项光荣的任务,得到了批准.
   路途留下了一大堆换洗的脏衣服,我认识了洗衣工张姑娘,她嘲笑我傻,没有谁在冬天顶风冒雪下乡.
   第一次见张姑姑是请她为我洗衣裳,我陪着去了雅砻江在冰层上打开一个洞,就着冰凉的水用木锤敲打衣服,被单,双手被冻得发红,不由我产生了一丝怜爱之情.
   她本是与她母亲二人相依为命靠为那些象我一样拿薪俸的国家干部洗衣挣钱养家活口.当我第二见到她时,她的母亲因为是逃亡地主,被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查了出来,强制押送回了原藉资阳的乡下,现在留下了她孤身一人在石渠,我把她看成是我的朋友,因为她有一颗善良的心.
   30日大清早,我要离开招待所骑马下乡去了,陪同我的有一位东区小学校的女教师和一位东区邮政局的局长,他曾是骑兵连连长,复员后在石渠东区邮政局任职,就他一人又当局长又当打杂工.
   刚离开城区不远,突然天昏地暗一场暴风雪滚滚而来,我们只好就地团团转而迷路了.我骑着的马背上的马褡子里有四床棉被,外加两个褡裢子,一只油画箱,还有一只装书的箱子.这时,马肚带松了,我连同马背上所有的东西翻了个转,我倒在了雪地上.
   局长下得马来,脱下手套,重新给马背放上垫子,鞍,套上肚带,后湫,再放上马褡子,褡裢子,画箱,书箱.这时,飘飘雪花停了,天又亮开来,已是中午时分,我们又上路骑马上山后,牵着马下山,中途经过一座寺庙,稍事休息,坐在牛粪火炉边喝着藏茶,吃了一点煮牛肉,又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打马奔跑起来,从这一刻我喜欢上了骑马奔跑.天黑了下来,看不见灯火,局长看了看腕上的表告诉我到达阿日扎乡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现在是7点钟.
   黑影出现了,那是阿日扎乡政府所在地.我们停在了一个院子旁,我跟着进了一间点亮腊烛的土坯房里,眼前一片空白,我没有与任何人交谈,累乏了,两胯痛得站立不住,躺在了一张行军床上,很快我发高热在39度c,有人喂了两粒阿斯匹林进我嘴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后来得知当晚住宿在阿日扎乡小学校王老师夫妇家里,他们热心为我们煮了丰盛的晚攴,而我没口福享用.那些骑马善后的事都是局长帮办的,打井水给马饮,还有去藏民家给马买草料,还有把马背上御下的物品全部拿进房间,为我铺好床,盖上被,在这时我真成了一个全傻,软成了一个面团.
   第二天是1970年10月1日,国庆节,这一天我们离开阿日扎,骑马上路向东区前进,太阳当头,天空很明朗,太阳偏西时我们三勇士在经过暴风雪的洗礼后,骑马游过雅砻江,穿越阿日扎草原,终于看见了东区的所在地,温波寺.
   温波寺座落在雅砻江边的山腰上,我看见时是一片废墟.1959年人民解放军平息康巴叛乱时,成都军区的飞机轰炸了甘孜的大金寺,轰炸了石渠的温波寺....
   东区的藏族妇女主任曾去成都西南民族学院学习,毕业后在这里工作,很快我与她结为了好朋友.她随身总是抱着一只波斯猫、雪白的长毛,绿色的眼睛.女主人很爱干净,喜欢穿藏族服装,头饰.耳饰,·项练,玉珠搭配得优雅又高贵.
   她对我讲述温波寺的庄严和华美,酥油灯把庙堂照亮,挂满四壁的唐卡画.梅花鹿成队成双进来寺庙与我们藏民共处,我们从不伤害它们,我们把它们视为吉祥物.
   她还对我讲述了前些年,被批斗,被打被关押,指控她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过着农奴主式的生活.
   来到东区发生的第一件事,我参加集体劳动时,细皮嫩肉的右手受了一点皮毛伤,流了一点血,我去区医院包扎一下,刚准备走出医院,迎面一位藏族老人对我说听不懂的藏语,手头握着好几包药,外包装明显己霉变,我明白老人向我投述的理由后,转身去找到医院院长,姓蔡.内科,外科,五官科,小儿科,妇科,西医,中医,全是他一个人担当,他毕业于雅安专区卫生专科学校,他是这个区医院院长,主治医生,还是造反派头目,区革命委员会委员等官职.
   当蔡院长听了我的投诉后,脸一下沉了下来,破口大骂,说我管闲事太宽,管到他的地盘里来了.为藏民说话,破坏了民族团结,这个结论上报了县革命委员会,记录在案,成为了我分配工作后不受群众欢迎的其中之一条述状.
   全文分10章节,这是(10-1),紧接(10-2)直到(10-10)组合成<<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2012/1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