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中共农村事务史料类编
[主页]->[析世鉴]->[中共农村事务史料类编]->[廖鲁言同志在甘肅省秋季農業工作会議上講話提綱(1958年10月22日)]
中共农村事务史料类编
反共,應先知共。
——閻錫山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道不同,不相爲謀。」
謝絕「中國大饑荒檔案」之類網站轉發
本欄目國際網路首發「大躍進」與「大饑荒」史料!
◆◆◆ 中共暴政史料類編 ◆◆◆
◆◆ 中共農村黑幕 ◆◆
◆ 農民上訪 ◆
·“开除我的农民籍吧!”【1985年】
◆ 内部報告 ◆
·胡耀邦、胡启立、薄一波、乔石同志对《山东聊城地区几个问题的调查报告》的
◆◆◆ 中共「大躍進」與「大饑荒」史料類編 ◆◆◆
◆◆ 中共內部講話 ◆◆
◆ 譚震林 ◆
·譚震林同志在陝西省級、西安市級机关党員干部大会上的报告(1958年10月19日)
◆ 廖鲁言 ◆
·廖鲁言同志在甘肅省秋季農業工作会議上講話提綱(1958年10月22日)
·苏浙皖赣閩滬六省市秋季農業协作会議上廖魯言同志講話【1958年10月27日】
◆◆ 中共內部報告 ◆◆
◆ 湖北省 ◆
·王延春同志关于沔阳县貫彻政策試点情况的报告(1960年9月18日)
◆ 福建省 ◆
·常登榜同志关于城門公社集中劳动力、加强农业生产第一綫工作情况的报告(19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鲁言同志在甘肅省秋季農業工作会議上講話提綱(1958年10月22日)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公 告

◆ 本數位史料屬於「析世鑑·乙編: 中共禍華史料類編」內容。

◆ 因「析世鑑」製作羣人力與時間有限,「析世鑑·乙編」所收數位史料,校對亦難一一盡善,魯魚亥豕或不能免。故我們忠告有任何形式寫作目的的讀者——特別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或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後歸化其他國者,若台端欲直接引用「析世鑑·乙編」數位史料內容,應在使用前審慎核對相關文字的原載體文本;若台端無法核對有關文本的原載體內容,而要直接引用由我們發佈的數位文本,則應列出引用內容來自「析世鑑」或標明採用內容的國際網路位址,以免自誤誤人!

◆ 凡原文字符等內容存在明顯訛誤、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加校對文字方式,隨原文句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要瞭解關於「析世鑑」數位史料的問世與發展、選材與分類等更多背景資訊,可至: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 彰往察來 •顧後瞻前 ◆

   

「析世鑑」制作羣謹按,

    閻伯川先生曾多次強調:「共匪造亂,是集歷史的超歷史的。」

    回顧逾九十年來「自稱『中國共產黨』的中華民國非法政治組織」(以下簡稱「中共」)危害華夏之邦的種種空前罪惡,吾人不難理解稱中共暴行為「集歷史的」,蓋因中共在其造亂過程中,不僅採用了華夏之邦以往歷史中各種叛亂團體所用過的諸多手段與理念,更「集其大成」而「出類拔萃」;謂之「超歷史的」,則因中共在蘇俄的調教下,不但運用了華夏之邦以往歷史中各種叛亂團體所不曾用過的外國異族手段,而且具有與以往各種叛亂團體截然不同的目的,故其荼毒生靈之狠毒亦屬前無古人。

    無視中共作亂的以上特徵,我們將不能更全面和更客觀地理解中共佔領大陸後所導演的「大躍進」與「大饑荒」系列鬧劇與悲劇。

    長期以來,儘管存在背景與視野差異,但以華文為母語的研究者,涉及相繼而起的「大躍進」與「大饑荒」,過度樂於將目光聚焦於「農業」與「食物」相關種種問題方面。雖然亦有研究者論及造成「大饑荒」慘劇的政治方面社會控制因素,如中共厲行禁止饑荒地區人口外流等等,但在分析造成「大饑荒」慘劇的中共決策與施政過程中,對中共權要的反傳統倫理思維如何影響決策與施政的重要性有必要認知者,則鮮有見。

    以事實論,中共是一個所謂「以理論為指導」的蘇共類型政治組織,中共任何行為都是以其有關思維為起點。在導致「大饑荒」惡果的直接原因「大躍進」中,中共大辦「公共食堂」、「托兒所」、「幼兒園」、「幸福院」等等諸多舉措,絕非僅是毛澤東一人的「怪想和亂想」(左舜生先生評「毛澤東思想」語;參閱http://blog.boxun.com/hero/xsj1/345_1.shtml),而是可上溯至中共「開山祖」陳獨秀、李大釗輩中共權要的共同「怪想和亂想」——是在承襲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等外來異端政治理念衣缽的基礎上,又帶有華夏之邦古代某些異端政治理念裝飾的「集歷史」與「超歷史」「怪想和亂想」。

    相關研究者,極少有重視推行「大躍進」暴政前後中共的種種「馬列『原教旨』」叫囂與其舉措之間的關係,從而無法恰如其分地認識中共權要——政治局成員乃至省部級高幹的反傳統倫理思維對策動「大躍進」與出現「大饑荒」的決定性影響。而「大躍進」時期具有很大影響,由中共高幹廖魯言傳達的所謂主席與中央指示精神的有關講話內容,正屬中共權要反傳統倫理對「大躍進」策動具有關鍵影響的必讀史料之列。

    例如《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副部長廖魯言同志在甘肅省秋季農業工作會議上講話提綱(1958年10月22日)》,在鼓吹中共中央決議將由「人民公社」代替家庭成為「未來共產主義社會的基層單位」的時稱【1】:

   「家庭不僅不再是生產單位,也將不再是經濟單位、生活單位和教育單位,徹底打破了家長制的殘餘。家庭是與私有制密切聯繫著的(恩格斯家族私有財產的起源)」

    此類言論不僅反華夏之邦傳統倫理道德與行為,更屬反人類諸族普世倫理道德與行為的「怪想和亂想」,實是中共權要們的「共同理想」,毛澤東不過因其位總其事而為眾矢之的、受詈最多者。溯其源流,亦不過是中共權要們將渠輩未奪取大陸前的「怪想和亂想」變本加厲地付諸實行而已!

    早在中共未佔領大陸而尚未能實施反倫常、逆天理、旨在消滅家庭的「大躍進」暴政之前,閻伯川先生對中共在其有限佔領區內小規模實施的此類悖謬舉措,就曾一針見血指出:

   「按人情老不能自餐,少不能自長,這是一個人類的缺憾。自己只要是個勞動者,上有應報恩的父母,下有應養育的兒女,因此不願把勞動的收穫交給蘇維埃的村政府。於是共匪就想到,有夫婦纔有父母兒女,假定把夫婦打亂了,那個孩子的父親是誰,人就不知道了。所以社會上有一度說共產黨是共產共妻。但是這一個作法,只能使人不知道父親是誰,尚不能使人不知道母親是誰。所以近年來上黨薄一波的作法是很明快的,把生下的小孩,三天以內就送到五十裏以外的地方,並不許問來歷。再過半年就又轉一個地方,也不許問來歷。如此兩轉之下,無論那一個小孩也不知道他的母親是誰,那一個母親也不知道他的兒女是誰了,這是他最高明的作法。所以我說,他必須如此,他纔能把勞動的東西交與公家,誰用多少,誰取多少;也纔能作到一人生十人之產,一人的勞動收獲分配其餘九個人享受。他認爲非如此不能救了科學發達機器生產的病。他又使人不要父母;不要直系的親屬,纔易將老的送到養老院。把小的送到育幼院,使人上無父母,下無兒女。他這是強人作聖賢強人作禽獸的作法。怎樣說他是強人作聖賢?他這強人作聖賢是把人勞動下的收獲,叫人全交公家,這等於孔子所說大同篇上的『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爲己』。這是所謂不計較你我的聖賢行爲。但儒家勉人作聖賢,不是強人作聖賢。聖賢是超於常人的,勉人作聖賢人能更好,人不能也可以任之作常人。共匪今天是強人作聖賢,要強人作聖賢能的很好,不能的就要殺,這是超常人意識的錯誤。怎樣說他是強人作禽獸?人之強於禽獸,就是有豎的血統,有個人倫,尤其人類竪的血統的人倫,是人類之特具。今天共匪因爲要實行按需分配,叫人易把父母兒女送到養老院、育幼院,需要把父母子女的堅的血統關係打倒。這可以說因爲實行按需分配就不得不把人類當禽獸,實行強人作禽獸。但人畢竟是人而不是禽獸,強人作禽獸,人不肯,就要殺,這是低常人意識的錯誤。」(《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元月對山西省集訓小學教育幹部訓詞》,參見http://blog.boxun.com/hero/xsj5/15_1.shtml )

    反思中共在佔領大陸後推行的諸多暴政,特別是假「公私合營」、「消滅剝削」而剝奪工作者正當所得,以及歷次「運動」為了「和組織上保持一致」、「與階級敵人劃清界限」而強使父子、夫婦、兄弟姐妹等親屬反目相噬,不正是「強人作聖賢強人作禽獸的作法」嗎?!

    探究「大躍進」與「大饑荒」真相,「明大體」,亦即有必要宏觀認知方是前提,偏執「農業」與「食物」等相關行政問題,而置中共權要們反固有倫常的「怪想和亂想」不顧,此類「識小不識大」的「研究」勢必貽笑後人。

   

   【1】事過境遷,竟有甚者將「大躍進」與「大饑荒」的責任,歸咎於廖魯言輩欺騙「毛主席」,眞不值一噱!若毛澤東輩易欺若此,則中共何以至今不敢公佈與「大躍進」、「大饑荒」相關的毛澤東諸多未刊內部講話、電報、批示等原始文獻以洗刷之?!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副部長廖鲁言同志

在甘肅省秋季農業工作会議上講話提綱

(1958年10月22日)

   

    甘肅省1958年的農業生產很大的躍進,粮會总產量由1957年的85億斤躍進到200到220億斤,單產由175斤躍進到405斤,都增加了一倍以上,已經实現了四十条綱要所規定的粮食畝產指标。从1956年農業合作化高潮起,三年以來,甘肅省年年農業增產的速度都是比較快的,这是很大的成績。不过,据說省內各專区是不平衡的,有先進的,也有比較落后的。希望先進的更先進,落后的赶上去。爭取1959年更大的躍進。

    現在,講兩大問題:(一)農業生產(二)人民公社。

(一)农业生产——1958年的农业生产空前大跃进,全国总产量預計

    粮食——8千億斤以上,單是華北东北九省市就有2771億斤,比去年(1123億斤)增加約一倍半(1648億斤);这九省市并不全是增產最突出的,按此比例,全國粮食產量將达9千億斤。

    棉花——也將达8千万担,華北东北九省市由去年的1881方担,增加到5119万担,增加1.75倍(3258万担)。

    油料——大豆、花生,油菜籽,三大油料,花生預計增長一倍多,油菜籽增長50%,大豆只增長百分之二十几。今年所產的油料,按計划供榨率可產食油380万噸左右,比去年增加一年以上,但是,油料生產还根本沒有过关。也希望甘肅在这方面特別多加努力。

    今年農業这样大的增產,是过去沒有料到的。同志們說:“今年的指标是边走边看,明年的指标是一次提高”。是这样的。这才合乎唯物主义,人們的思想是客观实际的反映。今年有了成倍增長的实际(全國总計,不是小面積,也不僅是部分地区),明年当然应該有高產指标,全國只少翻一番,并且为其实現而千方百計地去努力奋斗。

    恩格斯說:“人类所支配的生產力是无窮无尽的。应用資本、劳动和科学就可以使土地的收穫量无限地提高”。(見政治經济学批判大綱)在大躍進后,滿足現狀,“增產到頂”的思想是不对的。

    实踐証明:为实現明年農業生產更大的躍進,必須:(甲)政治掛帅,(乙)“八字憲法,”(丙)大面积卫星田运动(大面積高额丰產試驗田运动)

    (甲)政治掛帅書記負責(主席指示第一書記兩只手。西安会議提出一般縣的縣委第一書记还应该是農業为主),全党动手,党委領導,政治掛帅。拔白旗插紅旗,樹立共產主义風格。方法是,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报、羣众路綫。徹底解决:

   (1)两条道路的問題——社会主义道路与資本主义道路的問題;

   (2)兩条路綫的問题——“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与“右傾保守、甘居下游、少慢差對”的問题;

   (3)兩种作風的問題——羣众路綫、共產主义風格与官僚主义、三風五气的問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