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中共台湾海峡事务史料类编
[主页]->[析世鉴]->[中共台湾海峡事务史料类编]->[何伟钦: 逼上梁山]
中共台湾海峡事务史料类编
反共,應先知共。
——閻錫山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 軍事史料類編 ◆◆◆◆
◆◆◆ 中華民國空軍叛逃史料類編 ◆◆◆
◆◆ 台灣海峽兩岸分治時期 ◆◆
◆ 民國四十四年 ◆
·何伟钦: 逼上梁山
◆ 民國四十五年 ◆
·韦大卫: 智夺“赛斯纳”
·黄纲存: 难忘的别离
◆ 民國五十二年 ◆
·徐廷泽: 牢记周总理的教诲
◆ 推薦閱讀 ◆
民國五十二年徐廷澤駕機叛逃前後史料四種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201212/zwkl/807.shtml
◆ 民國五十八年 ◆
·黄天明: 从冈山飞回祖国大陆
◆ 民國七十年 ◆
·黄植诚: 为了祖国的统一
◆ 民國七十二年 ◆
·李大维: 为祖国腾飞
◆◆◆ 台海衝突 ◆◆◆
◆◆ 金門暗戰 ◆◆
◆ 渡海捕俘 ◆
·陆军第31军司令部: 陆军第91师侦察分队夜袭金门岛捕俘战斗(1954年8月23
◆◆ 金門炮戰 ◆◆
◆ 中共炮兵經驗总結 ◆
·对敌炮兵斗爭初步經驗总結(1958年10月)
·对能观察目标行破坏射击的問題(1958年10月28日)
·关于封鎖金門敌机場的几点体会(外一種)
·地面炮兵打击敌运输飞机和对空投地区实施封鎖的几个問題(1958年10月19日)
◆ 炮戰期間共干講話選 ◆
·中共空軍副司令員成鈞在龙田福州軍區空炮协同現場会議上的讲話(1958年10月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伟钦: 逼上梁山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公 告

◆ 本數位史料屬於「析世鑑·乙編: 中共禍華史料類編」內容。

◆ 因「析世鑑」製作羣人力與時間有限,「析世鑑·乙編」所收數位史料,校對亦難一一盡善,魯魚亥豕或不能免。故我們忠告有任何形式寫作目的的讀者——特別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或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後歸化其他國者,若台端欲直接引用「析世鑑·乙編」數位史料內容,應在使用前審慎核對相關文字的原載體文本;若台端無法核對有關文本的原載體內容,而要直接引用由我們發佈的數位文本,則應列出引用內容來自「析世鑑」或標明採用內容的國際網路位址,以免自誤誤人!

◆ 凡原文字符等內容存在明顯訛誤、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加校對文字方式,隨原文句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要瞭解關於「析世鑑」數位史料的問世與發展、選材與分類等更多背景資訊,可至: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析世鑑」製作羣按,

   

    「人無我有」與「人有(節選內容)我全」,是「析世鑑」選材的考量標準之一。而中華民國空軍叛逃親歷史料,久屬國際網路稀缺內容,為彌補此不足,我們於茲製作並首發一批駕機叛逃投向中共的原中華民國空軍軍人回憶文章,並依叛逃時期不同——以民國三十九年中華民國政府軍從海南島及舟山羣島次第撤守爲界,在「析世鑑」乙編内編成「中華民國空軍叛逃史料類編·戡亂戰爭時期」與「中華民國空軍叛逃史料類編·台灣海峽兩岸分治時期」兩個專題,前者列入「中共武裝叛亂史料類編」欄目,後者歸於「中共台灣海峽事務史料類編」欄目。

    此批選自西元1980年代中共空軍內部史料彙編的當事人回憶文章,撰述時間各異,或為親著,或為代筆,從措辭與政見研判,文字均經過中共有關人員最後「把關」必屬無疑。是故,諸人文章盡顯中共秉承蘇俄的「以偏蓋全」、「揚惡隱善」、「歪曲事實」等等不一而足的慣用宣傳與教育伎倆。不過,「謠言止於智者」。我们相信「析世鑑」讀者中必存有識之士,自可辨别此類文章內容良莠,棄其糟粕,取其可用,因此吾人不擬逐一盡述各文内容之弊,謹藏拙以待高明。

   

◆ 析世鑑 SINCE 2004 ◆

   

逼 上 梁 山

何伟钦

   

    一九五五年五月十八日清晨,海风习习,岛上晴空。国民党空军三大队四架F—47从屏东起飞,例行海峡侦巡任务。一号领队长机是少校飞行员侯新民,二号僚机是中尉飞行员麦润明,三号长机号僚机是少尉飞行员朱定酉。当时,我是三大队国民党区党部委员,台北空军总司令部第二署(情报署)的防逃军官,三大队七中队的保防军官,台湾蒋军第五届“克难英雄”,可以说是当局信得过“红人”。

    飞机经过台南、嘉义、台中,新竹,然后从海上超低空编队飞向福建平潭岛,转向厦门。到广东虎头山时,我利用浓厚云层,突然脱离了编队,直往大陆飞去。因没有找到机场,只好在广东海丰县的一块田野上迫降。起义成功,我受到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何伟钦:  逼上梁山

   

    我驾机起义,经历了长期曲折的思想斗争。

    一九四二年,我年方十七岁,日寇入侵,家乡沦陷,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我辗转到江西赣州,考入了国民党空军军士学校。一九四四年一月去卡拉奇接受三个月的射击训练,后被分派到国民党远征军空军第一大队三中队,直接参加对日作战。曾多次出击,轰炸侵缅日军。同年十月,随该部队调回国内,在抗日战场上,转战于平汉、粤汉、湘桂、黔桂等铁路沿线,予敌以重创。日本投降后,一九四五年九月,再考入国民党空军官校二十七期,学习飞行,累遭官长,教官的讽刺,挖苦,凌辱,折磨,深感不满。一九四八年秋,我秘密阅读了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使我开始懂得只有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才能建立新中国。一九四九年三月,国民党空军官校逃台时,我曾想借请假外出与亲友告别为名,去解放区,但被学生队队长段狄生的一席花言巧语打消了。他说:“你现在到共产党那里去,可不会象当年刘善本那样吃香了。现在共产党节节胜利,国民党节节败退,许多抗日名将都已成了共产党的阶下囚。败兵之将尚且如此,你我还能算得什么?李延森、周梦龙(均是同期同学,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七日驾机起义)是埋伏的共产党,他们回去是势在必行。你过去认识谁呀?谁又认识你?”欺人之谈,竟使我上当。我无可奈何,只好跟他们去了台湾。

    到台湾冈山后,我想,要让共产党看得起我这样的人,必需学习理论知识,学好飞行技术,取得军官学校的毕业文凭,这才有做革命工作的资本。于是,我学习很自觉,还到台南、高雄等地的书店寻找革命理论书籍,曾用两钱金戒子购得一本《宗教、哲学、科学社会主义》,学习共产主义的理论。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七日,我的同期好友魏昌蜀驾机起义回到了大陆。他是我当年参加对日作战的战友,十分要好。由于他与学校葛教官不和,被飞行淘汰,他十分气愤。起义前,我们在高雄一家咖啡馆里,推心置腹,讲了许多知心话,我坦率地说:“东方不亮西方亮,此路不通找毛泽东,考不及格找朱德。毕业后就立即回去”。几天后,他在既无保险伞,又未放过单飞的情况下,机智果断地驾驶AT—6飞机,勇敢地冲出军警森严、特务如麻的敌人营垒,参加了革命。他使我十分佩服,为我做出了榜样,我打算毕业后即起义归来,但又被国民党的反动宣传打消了。一九五○年六月一日,空军官校举行二十七期飞行军官毕业典礼。蒋介石前来参加,还带来了叛徒、反共老手叶青。由于官校教官、学生连连不断地驾机起义,叶青就在这次毕业典礼上大肆攻击、污蔑共产党,欺骗、吓唬我们这些飞行生。他说:“我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共产党是搞阶级斗争的,搞得人人自危。解放区实行配给制的婚姻,老干部配年轻的,新干部配年老的,互相监督。象你们去了就配些老太婆,你不要也不行……”当时,我很幼稚,以为官衔就是阶级,搞阶级斗争就是官衔大的斗官衔小的。象我刚刚毕业,官衔最小,如果斗起来,准要倒霉。再想到婚姻问题,更感到可怕极了。于是,只好“悬崖勒马”,裹足不前了。一九五三年,在台北松山机场驻防时,一次由于主官的偏心批评,使我火上心头,曾经在单独试飞P—5l飞机时,想趁机起义,面向大陆飞了半个小时。但突然想到那些反动宣传,大陆穷苦,于是,又掉转机头返回台北,我是想把自己多年积存的东西卖掉,换成金子,好一旦回来后用。

    我就是这样在当局欺骗宣传下,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犹犹豫豫,缺乏真正的勇气和决心。特别是一九五四年我当选为蒋军“克难英雄”、区党部委员和防逃、保防军官后,自认为罪恶昭著,起义回来必是自投罗网,因而企图苟且偷生,等台湾解放后再说。

    把我最后逼上梁山的是这样一件事:

    七中队少尉飞行员郭圣先一次开车不慎,撞断了中尉飞行员彭超群的大腿骨。郭是空军总部一位少将署长的亲戚,而彭却无后台靠山。中队长处理此事时,不追究郭圣先的错,反而要彭超群出钱赔借骑的自行车,否则,即使接好了断骨也不让飞行。真是岂有此理!当时飞行员都议论纷纷,感到太欺侮人。这件事情使我明白,与其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军队里忍气吞声,任人摆布,苟且偷生,干那些违心的事,倒不如迈开步子,走向共产党,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共产党处理,抽筋也好,剥皮也好,我都罪有应得,毫无怨言。我只要能够看到大陆真情,能为祖国的兴旺发达,牛马终生,也就死而无憾了。

    我终于战胜了意志上的薄弱,思想上的盲从,恶势力的阻挠和个人的苦恼,循着刘善本、俞渤、周梦龙、李延森、魏昌蜀……的航迹,展开双翅,腾飞,向新生的祖国腾飞!

   

◆ 全文完 ◆

    以上《逼上梁山》,原文簡體中文,製作底本爲西元1986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部」編印之「內部發行」非賣品空軍史料彙編同名内容,是由「析世鑑」製作羣完成數位化處理,網際網路首發「析世鑑」:

http://blog.boxun.com/hero/xsj.shtml

◆ 析世鑑 SINCE 2004 ◆

讀者若要發表對◆析世鑑◆收錄內容或相關時段史事的觀感、心得乃至對製作疏失等方面的指正等,◆析世鑑◆製作羣建議您使用◆ 彰往察來 ◆討論區: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 /forum/bbs.pl?id=zwkl

(2012/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