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熊飞骏的博客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熊飞骏

   1、中国这么大,民主容易闹分裂。

   答:民主是民族和谐的钥匙,专制才会埋下国家分裂的种子。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真民主“国家都没有闹分裂,国家四分五裂的基本都是专制国家。

   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分裂都是专制造成的,而不是民主的恶果。

   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独裁专制国家最终都会激发平民大反叛的暴力革命,先前专制高压下积淀深仇大恨的少数民族很可能乘专制统治崩溃之机脱幅而去宣布独立。反抗专制的暴力革命又多打着“民主旗帜”,不爱思考的国民就容易把“分裂帐”误算在“民主”头上。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中华满清帝国,因为拒绝“戊戌变法”酿成辛亥大革命,外蒙古乘机宣布独立脱离中国。分裂明显是“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专制造成的,可不少中华大国民却把这笔帐算在“辛亥革命”头上。如果满清权贵十年前不把“戊戌变法”扼杀在血泊之中,辛亥革命不但胎死腹中,中国还会很快赶超日俄上升为世界一流强国,外蒙古还有机会闹分裂吗?

   2、印度不是一个玩民主的国家吗,为何今天比我们贫穷啊?

   印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立国,可选择玩民主的印度没有饿死数千万的大饥荒,没有残杀过千万的文化大革命。如果当初印度选择玩专制,人祸大饥荒和文革一样不可避免,这是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无法回避的灾难。印度国土面积只有298万平方公里,人口基数和中国相当,如果发生“人祸大饥荒”,饿死人的数量将远远超过中国。

   今天的印度人均GDP“统计数据”虽然暂落后于中国,但文明程度和国民的幸福指数比我们高得多,未来也比我们光明得多。

   3、专制统治者绝不会主动放权的,谁会“傻”到自己革命自己的命啊?和平转型是与虎谋皮,暴力革命才是唯一出路。

   二战后绝大多数专制国家都实现了民主转型或民主变革,但多数都不是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而是专制统治者“良心觉醒”或迫于“自下而上的压力”主动放权向民众让步的结果。利比亚式暴力革命毕竟不是民主变革的主流。

   民主变革玩得最漂亮的是台湾国民党政权,蒋经国的“良心发现”和“远见卓识”使他成为人类世界历史上可与华盛顿齐名的伟大政治家。南非和南朝鲜专制统治者在“民众压力”下的及时苏醒被迫开启民主大门一样值得称道;前苏联和东欧在历史转折关头成功摆脱“一条道走到黑”的专制魔咒,悬崖勒马告别极权则见证了人类良心和智慧的信心。越南和缅甸“为民主打开一扇窗户”也让民众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通过暴力革命走上民主之路的典型代表是利比亚和罗马尼亚,两国的专制总统都被人民枪决。齐奥塞斯库枪决时还搭上了自己的老婆,伟大领袖原来是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卡扎菲做得更绝,下地狱前居然躲进了下水道?“伟大进了下水道”是所有“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专制统治者躲不开的宿命!

   再说“自己革自己的命”只要是“非暴力”的,就不是“傻”而是卓越出众的“智慧”,是高瞻远瞩的“精明”,是对自己的亲人和家族负责任的表现。

   齐奥塞斯库和卡扎菲之流才是真正的“大傻”!

   你愿意做蒋经国还是做卡扎菲?这是一个连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后者倒在血泊中的妻儿已经给出了答案。

   不要低估统治者的智慧,多数专制统治者也不是卡扎菲式的“傻子”和“疯子”!

   4、我们何时才能像美国俄罗斯一样“一人一票选总统”?

   我国的民主变革应该在阻力最小和官民双方有可能达成共识的地方寻找突破口。

   “一人一票直选中央政府”在现阶段会遇到整个官僚集团的集体对抗,官民双方根本不可能在这一层面上达成共识。

   在一个完全没有言论自由、法治传统和地方自治的国度,少有“成熟的民意”多是“被强奸的民意”,从“强势专制”急煞车转轨到“全民民主”,很容易滑落到“暴民当家作主”的伪民主。多数人打着“民主”和“革命”旗号粗暴侵害少数人的合法权益。善于操纵民意的野心家和阴谋家也会借尸还魂复辟毛式独裁,法国大革命、一战后德国选出希特勒和巴勒斯坦选出哈马斯之类的恐怖分子政权就是前车之鉴。

   我国的主流民意各位懂的:“打倒小日本!”“和美国开战!”表现在外交领域甚至还不如“官意”。

   中华民主的突破口不是阻力巨大且伴随较大风险的“一人一票”直选中央政府,而是争取“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和“县官直选”!

   台湾的民主就是从“开放报禁”、“司法独立”开始的。

   至于建立在“县官直选”基础上的“地方自治”,台湾很早就开始了。

   “县官直选”能有效培养国民的民主运作能力。

   建立在言论、司法和地方自治基础上的民主变革,虽然一样会遇到来自特权阶层的极大阻力,但比“一人一票直选中央政府”遇到的阻力无疑要小得多。当特权集团在自下而上的民众压力和全社会崩溃的危机面前回归“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智慧时,就有可能在此变革层面上达成共识。

   当“新闻自由”回归历史真相时,“被强奸的民意”就会逐步让位于“成熟的民意”。当伟大领袖巨贪滥杀的真相大白于中华大地时,打着领袖旗帜高呼口号的唱红野心家们就会完全丧失操纵民意的市场,希特勒和哈马斯也就不可能在中华大地借尸还魂了。

   5、民主不就是“一人一票直选”吗?

   成熟的民主宪政体制不是简单的“一人一票直选”。

   民主宪政体制有四个层面:

   1、一人一票直选;

   2、三权分立;

   3、地方自治;

   4、人权保障。

   “一人一票”只是民主政治的“台面”,后三项则是民主政治走向理性成熟的制度保障。

   民主的精髓就是“权力制衡”、“遏制腐败”和“保护人民的合法权益”。

   “三权分立”和“地方自治”能有效防止滥权和集权,斩断买官卖官的贪腐链条;“人权保障”则能防范多数人暴政,保护少数人的合法权益。

   中国人对“三权分立”很容易理解,但对“地方自治”的必要性则缺乏广泛的认同。

   只有能成功“遏制腐败”的民主才是真民主!如果没有“地方自治”,地方官由中央政府任免,就算中央政府是全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一样会利用手中权力任人唯亲买官卖官,权力腐败一样会广泛存在。俄罗斯就是典型!

   如果只有“一人一票直选”,没有“权力制衡”和“人权保障”,人民投票选举出来的官员一样会腐败弄权,并利用掌控的公共资源操纵下届选举,确保连选连任或“自己人接班”。

   6、民主就是“贿选”,“村官直选”最能说明问题。

   民主初期确然有一定程度的“贿选”现象,但不是“主流”,随着民主政治的逐步成熟将很快消失。当今世界上成熟的民主国家基本都“消灭”了贿选。

   台湾在民主直选早期也有“黑金”现象,十年后的今天“贿选”已成为不可思议的往事。

   在民主政治的初期阶段,“贿选”也只限于层面很低的基层政权。

   贿选通常只限于选民在一千人左右的村级政权;选民在一万人以上的乡镇级政权“贿选”就很难操作;选民在10万人以上的县级政权贿选成功的概率就微乎其微;就更不用说省级和国家级政权了。

   所以民主初级阶段的“贿选”只有在村级政权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

   我国的“村官直选”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直选”,上级政权对村级政权的“直选”有很大的操控性,“官意”的能量远远大于“民意”,只有符合上意的候选人才有可能当选。村官只要迎合上意,乡官就有办法让他无限期连选连任。

   所以“当选”村官只知迎合“上意”;“民意”在村官眼里不过是大选时施舍的几包烟和一桌廉价酒席而已。

   我国绝大多数农村素质较高能意识到“选票”重要性的青壮年都进城务工去了,选举期间不可能放弃手头的工作且花费一笔昂贵的交通费回乡参加投票,只好委托家乡的留守人员代为投票。农村留守人员多数是不在意“选票”的老弱病残,投票那一天也常常委托别人代为投票,结果真正参加选举的投票人只占农村选民很少一部分,少则几十多则几百,有的村只有区区十几号投票人?上面中意的候选村官用廉价烟酒搞定几十上百号选民太容易了。

   所以“村官贿选”现象在全国性的民主选举过程中不具普遍性,通常只限于层级很低的基层政权。一旦国家“认真”搞民主,“村官贿选”也会很快成为不可思议的往事。

   二0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2012/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