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兄妹俩╱散文]
王先强著作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兄妹俩╱散文


   碧水蓝天,无边无垠,轻弥漫,一望迷蒙……
   
   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大湖!
   

   这里有一座优美宁静的水乡城市,正在建筑无数别具特色的高楼大厦和小巧别致的花园别墅,错落有序的面对那个大湖。人们特别工于心计,在湖边又修造了条长长的风景廊,曲里拐弯的堤岸伸向远方,垂柳也回回旋旋的随堤而去,柳枝带叶交错摆荡得像一列少女在傍水扭秧歌舞;地上一排排的花卉草地,色彩缤纷,曲径穿插其间,望不尽头;那当中还有石、小亭和假山等等,更将长廊点缀得像人间仙境。所有这一切,又全都融化在大湖的精灵水气之中,与大湖结成一体,美不胜收。
   
   由于这样,就不仅是那很大很大的大湖遐迩驰名,就连这座水乡城市也声名远播;千万人慕名而来,每每挤得城里水泄不通,湖边风景长廊却是游客如鲫……
   
   就在那湖边风景长廊里,每天的晨早和黄昏,都有一对衣服褴褛的小兄妹,沿曲径蹒跚前行,在石、小亭和假山之间寻觅可吃之物。兄叫杨大水,今年七岁;妹叫杨小二,今年五岁;兄妹日夜相依赖,手足情深。他们的父亲在一个堂皇富丽的商场里,摆弄一套名贵的小儿御寒衣物,久久不去,遭人说将衣物弄邋遢了,要其赔偿;他哪里有钱,自是赔不起,何衣物也不是脏,于是便与人论,不想人竟将他捉住,痛打一顿,再污蔑其是偷,扭送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又是讲钱,讲罚多少多少钱,再是交不起,最后他坐了班房去。这个打击既当头又沉重,一下子把他们的母亲打得半死;本就家境贫穷,再遭此劫,他们的母亲忍心的、狠心的弃下他们,舍家而去,一去渺然,全无信息。后来有人说,遥远遥远的湖那边水面飘荡一个妇人尸体,好像是他们的母亲;他们年老的爷爷和奶奶赶去了,却找不到甚么。他们身边的亲人就只剩下爷爷和奶奶了。一对体弱的老人,住在大湖里一艘残破的小艇上,靠捕些小鱼虾为生,已是万般艰难,再遭如此家变,面对一双年幼的孙儿,实在呼天天不理,叫地地不睬,欲哭无泪,不知该如何养育他们成人。他们就在残破的小艇之上,挨爷爷和奶奶,粗饭杂,有一餐没一餐的苦捱日子。在风景长廊这里,有游客带了食物来吃,偶有残渣余汁,遗弃于石之上,小亭之内和假山之中,他们觅得了,便是最上等的充饥物……
   
   杨大水和杨小二在风景长廊里、在脸光颈鲜的游客之中穿行,遭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臭喝,甚至有人向其身上吐痰,拿起棍子驱赶,一概都默默的承受,为的都只是渴望得到那残渣余汁……
   
   小小孩子希望吃饱肚子呀!
   
   这一天黄昏,殷红殷红的夕阳,撒出一片千媚百娇的淡淡的红晕,撒到那很大很大的大湖上,撒到这座优美宁静的城市中,撒到风景长廊里,使得千山万水、花草景物都披上一层轻纱般的红装,倍添优雅凄美……
   
   时近傍晚,鸟儿都归林了,风景长廊里的游人也疏落下来……这时刻,七岁的杨大水和五岁的杨小二,衣服褴褴褛褛的却是又出现了……
   
   他们赤小脚,沿曲径往前走,小的在前,大的镇后,相距三、几步,都环目四顾,视在那石、小亭和假山之间打转;一个胶袋,一个纸盒,一个垃圾桶,他们都不会放过,只要有所发现,便会离开小径,上前去翻转检视一番,盼望发现点恩物,但许多许多时候都令两小失望了;不过,无论怎样,他们都似乎很有耐心,继续的往前走,继续的搜索……
   
   好在风景长廊很长很长,不容易走尽走到头啊;好在万顷湖水伴随左右,还轻轻的以涛声撒欢,使得四周并不空寂!
   
   终于,杨大水在一个遗弃在地上的纸盒里,发现了别人吃剩的半块蛋糕;这是很不容易找得到的食物,他大喜过望,高声地叫起来:「妹,妹妹,你过来,半块蛋糕,很好吃的蛋糕……」
   
   杨小二在那边正弯腰捡甚么,听见了叫,直起身,急急脚的、摇摇摆摆的走过来;她微微的喘气,一边鼻孔里流出了一条浓浓的、发黄的鼻涕,两只脏兮兮的小手紧紧的抓几粒带壳的花生;站到了哥面前,她就紧张的望纸盒里的那半块蛋糕……
   
   「很好吃的蛋糕……」杨大水又重复的说了一次。
   
   杨小二将手中带壳的花生塞给了哥,然后便伸手要去拿那半块蛋糕……
   
   杨大水把妹喝住了。他得看看四周还有没有人,判断这半块蛋糕还有没有人要;要是人家只是放在这里的,那他和妹就不能要,不然,人家会说他和妹是偷……爸就因为是偷,坐了班房去……他一丝不苟的环顾四周,看得很认真,很远很远,是空无一人,这才宽了心……
   
   停了停,杨大水将那几粒带壳的花生放到石上,拉过妹来,抹去妹鼻孔底下的鼻涕,又抹了抹妹的双手,这才准许妹去拿那半块蛋糕;他要抹干净妹的脸,要抹干净妹的手,然而,他的脸,他的手,又何尝是干净的呢?
   
   杨小二拿起了那半块蛋糕,望哥……
   
   杨大水亲切的说:「吃吧……」
   
   杨小二小小心心的咬下了一口…… 杨大水坐到石上,别过面去,望那波朦胧的大湖;这时,天也灰蒙蒙的,太阳早已下山了……
   
   好一会,杨大水转过面来,看见妹还津津有味的在品那少半块蛋糕;他吞了一下口水,轻声问:「还没吃完,好吃吗?」
   
   「好吃。」杨小二答。
   
   随,杨小二将那少半块蛋糕伸到哥的嘴边,道:「哥,你也咬一口……」
   
   杨大水又是吞了一下口水,说:「我不吃,你快吃吧,吃完了我们再去找……」
   
   杨大水的肚子一样的饿,但他就是不吃!他让妹妹吃。随后,他又剥了那几粒花生,全数的给了妹吃。 他们继续的往前走…… 这时候,四处亮起了橙黄橙黄的灯光,显现夜的色调;夜来到这大地上了……
   
   他们在一个堆满垃圾的垃圾桶翻找,惹了早已歇息的苍蝇蚊虫,四处飞转,嗡嗡作响;他们不受干扰,只专注于目标之上,终又找到了半罐人家饮剩的汽水;杨大水尝了半口,味道还好,便给妹喝;杨小二喝了几口,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便不再喝了,将罐交给哥,要哥也喝几口;杨大水接过来,看了看妹,终于喝了剩下的那几口……
   
   非常幸运地,他们又找到了一个面包。因为夜了,该回去了,杨大水便提议留这个面包带回去给爷爷和奶奶,因为爷爷和奶奶也是饿肚子的;杨小二点头表示同意,但舌头却不断的舔嘴唇,又吞口水;杨大水看,知道妹的肚子还是饿,还是想吃,甚不忍心,终又将面包分成两半,交一半给妹吃了。 兄妹俩带了半个面包回到小湾里的小艇上;爷爷和奶奶备了四小碗稀粥──两碗满点,两碗半点,粥里有些小虾,正等孙儿回来呢!
   
   看到了两个孙儿,爷爷和奶奶没有笑,只是迟缓而又慌忙的将那两满碗的粥,给每人递去一碗,然后两老各拿了只有多半碗粥的份,慢慢的吃起来……
   
   杨大水将胶袋里的那半个面包递给爷爷,要爷爷和奶奶分来吃;两老哪舍得吃,交给小孙女,要小孙女吃;杨小二又哪能吃,复交给哥哥,要哥哥吃;杨大水又交回给爷爷和奶奶……两老昏花的眼睛有点潮湿了……
   
   这样的一餐晚饭,在凄酸之中很快的吃完了;当今的人们,时髦吃海鲜,而湖上人家,吃的是湖鲜吧!
   
   杨大水坐到艇头来,看苍茫的水,看苍茫的天,水上偶尔有点渔光,天上星星眨眼睛……
   
   杨小二也挨到哥哥身边来,望哥哥的脸,问:「哥,你看甚么?」
   
   良久,杨大水才轻声的答:「我看见了远处的爸爸和妈妈……」
   
   杨小二彷佛一下子的呆了,缓缓的把眼光移向水天夜空,声音似乎颤抖了:「在哪里……我也想见爸爸和妈妈呀……」
   
   杨大水搂了妹抹,不再说话了。爸爸和妈妈去了哪里,在哪里呀?两个小孩子怎么看得见,怎么说得清啊!
   
   过了好久好久,杨大水突然的问:「妹,你肚子饱不饱?」
   
   问罢,杨大水望妹妹;他怕妹的肚子饿,他希望妹的肚子是饱的。他疼惜他的妹妹!
   
   杨小二答:「我想再吃半碗粥……」
   
   唉,不问倒好,问来更伤感!谁的肚子饱啊?小艇上四个人的肚子都没有饱,长时间来都没有饱!小小年纪的杨大水,听来心里更难受。
   
   拍了拍妹的肩膀,杨大水惟有这样说:「忍一忍吧,明天,我们再去翻垃圾桶,再去找面包……」
   
   不知甚么时候,杨小二枕杨大水的大腿,睡了,脸上留下了两条泪痕。
   
   杨大水低下头来,轻轻的抚摸妹的瘦瘦的脸,轻轻的抹去那两条未干透的泪痕……然而,在他的脸上,却又静悄悄的流下了泪……
   
   苍茫的水上偶尔有点渔光,苍茫的天上星星眨眼睛……
   
   日子就在这种艰辛之中一天天的打发,遥遥无期,不知哪里是尽头……
   
   一天中午,兄妹俩在艇头钓鱼,盼钓上条大鱼,给爷爷和奶奶加餐,吃饱大家的肚子。湖虽博大,但人们却是竭泽而渔,哪里还有大鱼?不过,兄妹仍是耐心的钓;期盼呀,永不休止的期盼!
   
   一个浪,拍过来,艇身晃一晃;樸一聲,楊小二掉下水去;杨大水弃下钓具,惊慌的站起来……
   
   水里杨小二挥动两只小手挣扎露出头来,哀叫道:「哥,哥哥救我……」
   
   杨大水一纵身,要跳下水去;他还谙点水性,在水中可以浮起来,可以游几下;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彷佛突然的想到了甚么,彷佛突然的想通了甚么,毅然的、决然的终止了身躯的跳水的动作,只稳稳地站在艇头;他紧皱眉,咬嘴唇,瞪大泪眼,看他亲爱的妹妹逐渐地、逐渐地沉下水底去……
   
   在艇尾的爷爷感觉到了异常,匆匆的钻过艇篷,来到艇头,问:「甚么事,出了甚么事……妹呢,妹妹呢……她跌进湖里了?」
   
   杨大水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呀……」年老的爷爷立即跳进湖里去摸,这里那里的摸。
   
   奶奶也来到了艇头,紧张的望潜下去、浮上来、又潜下去、又浮上来的、一无所获的爷爷……
   
   杨大水说:「活得这么苦,救她干甚么,让她死去吧……她或许会找到妈妈……」
   
   在水中的爷爷听了,心如刀割般的痛,呜呜的哭了起来……
   
   艇上的奶奶也哭了……
   
   杨大水却没有哭。
   
   第三天,那个很大很大的大湖湖面上,有一个像蚂蚁般的黑点在漂浮,那便是那个只活了五年、只知道在风景长廊里寻觅食物的女孩的尸首……
   
   这里的优美宁静的城市,不可谓不富裕不繁荣;这里的湖边风景长廊,不可谓贵客不多游人不多;千千万万的人仰慕、观赏那个碧波无垠的、很大很大的大湖;然而,有谁知道大湖边泊一只残破的小艇,有谁知道而今大湖里竟漂漂荡荡的有一付小尸,有谁知道啊,有谁知道那当中有一个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也许是沉重深邃的故事……有谁知道那一切的一切啊…… 天地悠悠,山水悠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