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
孙宝强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谁是真正的黄世仁?
·強烈抗議中共暴行,請求世權組織介入調查處理
·你 來 了!---獻給郭飛雄和所有的政治犯
·一百和一百万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給加拿大新闻网站IPolitics女記者的一封信
·端午节遐想 孙宝强
·洞房花燭夜
·你是誰?
·摧毀心中的那所監獄
·我的第一張選票
·萬惡的雙軌制
· 萬惡的雙軌制
·致上海企業退休工人的一封信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抗議中共酷刑灌食郭飛熊
·亢奮的人啊!
· 贈北京二高律師事務所主任戴智勇一素描
·強烈抗議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
·“天色将晚,抱妻上床,世间破事,管它个娘”续集
·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下)
·中国的父老鄉親,你們太幸福了 !
·你究竟是谁?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赠澳洲毛粉的一幅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2012年11月10日,澳洲维洲政府宣布,决定取消维州道路管理局总额为200万元的罚单。维洲政府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墨尔本的Gordon bishop车主打赢了一场官司。他在接到罚单后,对黄灯的时间表示怀疑,并就此提出诉讼。Bishop计算了十字路口的黄灯,发现它比规定的时间短了半秒。经查实,维州境内共有8处十字路口的黄灯,比规定的时间缩短半秒。维州管理局于9月份确认了这一失误。仅仅是半秒,仅仅是半秒之差,一个澳洲普通的公民,竟和维州管理局然打了一场官司,并且打赢了这场官司。赢了官司后,不但让数千份罚单作废,让被误罚的车族获得自动退款,还把车族被扣去的积分恢复。这场官司,不仅仅纠正了半秒之差;这场官司,不仅仅让数千人受益。这场官司,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是一个公民和政府之间的官司。他赢了,他赢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他赢在‘天赋人权’上;他赢在澳洲的民主理念上;他赢在澳洲公民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上。他赢了,这是澳洲法律的胜利;这是澳洲立国之本的胜利;这是民主精髓的胜利;这是普世价值的胜利。短短的半秒,再一次昭示了人类的文明,是怎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短短的半秒,应该是人类文明的里程碑。正如美国前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中所说的:“八十七年前,我们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它孕育于自由之中,奉行一切人生来平等的原则……我们要使国家在上帝的福佑下自由的新生,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我为着这场振聋发聩的官司而祈祷,我为这场震撼人心的官司而祝福;我为‘民有,民治,民享’的澳洲政府而祈祷;我为‘自由的新生’的澳洲政府而祝福;我为国泰民安的澳大利亚而祈祷,我为上帝福佑的澳大利亚而祝福。我饱含热泪默念入籍公民之宣誓:“我宣誓,忠于澳大利亚和它的人民,我认同他们的民主信念,尊重他们的权利和自由,支持和遵守他们的法律。”这,永远是我的誓言。

   与此同时,在北半球的中国首都,正召开一个最恐怖,诡谲,阴鸷,奢糜,血腥,鬼魅横行魍魉肆虐的大会。说恐怖,怎不恐怖?政府调动了230万兵种,160万干警,120万武警计510万外,又出动了140万的小脚缉私队来保卫18大。也就是说,一个‘人民代表’却要3000个人来保护,这不是开天辟地,上下五千年,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大会吗?说诡谲,怎不诡谲?除鸽子禁飞,航模禁售,游船禁航,菜刀禁卖,连《死了都要爱》都禁唱。坐车人不许开窗,出租车不能走长安街。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却视人民为敌,这不是开天辟地,上下五千年,人类历史上最诡谲的大会吗?说阴鸷,怎不阴鸷?一场大会,成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全国进入战时状态,警察进入备战状态,怀绕北京的护城河成了一级战壕;公车上有警察押送;街上有军车巡逻,就连殡仪馆都有武警进驻。用探测器在尸体上扫描,上上下下来来回回。这不是开天辟地,上下五千年,人类历史上最阴鸷的大会吗?说奢糜,怎不奢糜?一场大会,竟耗资几十亿美元。这些钱,足够200个国家和地区,举行一次大选。这些钱,能让希望小学漫山遍野;这些钱,能让免费医院造福于民;这些钱,是土地沙漠化的代价;这些钱,是绿色山村蜕变成癌症村的代价。这些钱,是孤老寡鳏的活命钱,是15亿工蜂的剩余价值。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却成了烧人民钱的大会。这不是开天辟地,上下五千年,人类历史上最奢糜的大会吗?说血腥,怎不血腥?全体代表起立,向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魔头默哀。毛魔头,杀戮人民八千万;周魔头,协助杀戮八千万;邓魔头,血洗北京大开杀戒。18大主席团常委会上,江魔头,出卖国土残杀忠良当仁不让;李魔头,六四屠夫龙脉建坝垄断电力;周魔头,活摘器官镇压维权心狠手辣;曾魔头,侵吞国资澳洲置业贼心贼胆;贾魔头,走私天下荼毒众生傲然世界。一个‘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却是卖国贼,杀戮者,腐败官,走私犯以及他们子子孙孙,孙孙辈辈的利益。一群正等待接受审判的撒旦,一群必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人犯,却神气活现地坐在主席台上参政议政,并发出‘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叫嚣,这不是鬼魅横行魍魉肆虐的大会是什么?面对开天辟地,上下五千年,人类历史上最恐怖,诡谲,阴鸷,奢糜,血腥,鬼魅横行魍魉肆虐的大会,我为中华民族的劫难而痛心疾首,我为中国人民的苦难而怒发冲冠。于是,我发出了我的呐喊!

(2012/1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