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第三章 怎樣的發家史
   30年代末的上海,從十六鋪碼頭跳下一個後生。後生頭上頂著一個麻袋,肩上扛著一個麻袋,胳膊下挾著一個用麻袋包著的被窩卷。他掏遍口袋,用僅有的十枚銅板批了幾捆蔬菜,背著鋪蓋沿街叫賣。憨厚的鄉音淳樸的臉,打動了主婦。菜很快卖完,十枚銅板變成二十枚。
   捧着二十枚铜板,他看到了这个城市的广度和厚度。短短半天,他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月上樹梢,他扛著鋪蓋尋旅館,可最便宜的客棧也要六個銅板。他一撅屁股鑽進了橋洞。他做了个梦。二十枚铜板变成二十只小鸡,雞生蛋,蛋孵雞,生生不息,财源滚滚。
   星星還在眨眼,他已經鑽出恒豐路橋洞,朝十六鋪進軍。一根麻繩,緊了緊咕咕叫的肚子,也緊了緊铺盖。一盞路燈下,有個將熄不熄的爐子,有個將睡不睡的姑娘。


   “大哥!吃碗水餃吧。”见到他,攤主的瞌睡一掃而光。
   “我不餓……来碗水餃湯。”他掏出一個銅板。
   “喝湯不收錢。”姑娘把銅板推過去。在推来推去时,他發現姑娘是小腳,是个山东逃婚到上海的小脚。
    姑娘给了他一碗汤。他在頭喝湯时,餃子一个接一个地落在他嘴裏。從此,老陳白天賣菜,傍晚擺地攤,深夜則是摊主的夥計。他一毫一厘地攢,半分半毫地省。不抽煙不喝酒,一天吃二餐,每餐吃半飽。小腳女不但是他的老闆,還是紅粉知已。雖頻送秋波,他只以哥妹相稱,發乎情而止於禮。半年後,他在吳淞路上的仁智裏租了個二層閣,把'父母之命媒灼言'的髮妻接到上海。
   老伴來後,他破天荒地上了麵館。他要了一碗面,又要了二碗不要錢的麵湯。面給老伴,自己則把饃泡進湯裏--雖然他沒看過'梁生寶買稻種',但思維方式驚人地一致。
   桌子上出現一隻小手,指甲裏裝滿污垢。手怯怯地挪動,一往情深地朝錢包靠拢。夥計走来,蒲扇大手落在乞丐臉上。
   “别打了。”老陳歎口氣,掏出三個銅板塞在小手里。
   “你有錢,為啥二人只叫一碗面?你有錢,為啥蹭了二碗湯?”夥計一揚下巴。
   “要給……一個就行。”老伴扯著他走出麵館。
   “我知道餓的滋味。”寒風吹過,老伴打個哆嗦。老陳脫下外套罩上去。老伴定定地看著他,眼眼睛红了。
   第二天,老陳在過街樓下支起二塊木板,一塊板上放著剪刀劃粉針頭線腦,另一塊木板上寫著:上扣補洞裁剪縫紉。字端正而遁勁,雖不是瘦金體,卻有瘦金體的框架。
   暮色籠罩了城市,老伴收攤回家。二層閣有20平方,除了中間3平方,其餘全都抬不起头来。廚房免談,衛生間免談,吃喝拉撒全在閨房內。採光口來之板壁上的一扇窗,窗口就在一楼的房间。一楼燒肉上面聞香,一楼拉屎上面嗅臭—此窗的寄生性,是上海石庫門的特色。
   老伴勺了一碗米,想了想又倒了半碗。她點著火油爐擱上鍋。米一滾馬上關火,剩下的事交給餘熱。一把菜皮用鹽漬,雖菜皮能炒能煮,還以'涼拌'為主。因为凉拌,連幽幽的火苗都省略了。
   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老伴這才拉亮電燈。老陳掏出銅板,放在老伴手心。“有65枚。”老伴欢快地嚷着。
   “明天用這钱,買一架美人牌縫紉機。”
   “真的?”老伴驚喜地瞪大眼。
   “用什麼來謝我?”老陳歪著頭問。老伴飛快地啄了他一口。
   “我不要蜻蜓點水,我要你整個的人。”老陳拉滅燈朝床上滾,寄生窗裏透進來的光,把床上動作放大了若干倍。
   自从有了美人牌縫紉機,老伴就是踩风火轮的哪吒。有了風火輪,她就是鴻翔時裝店的紅幫裁縫。
   “哥賣蔬菜嫂裁剪,不出一年能換房。”小腳女一拐一拐走來。她由老陳做媒,嫁給一樓的小山東。樓上樓下,拆了地板就是一家。
   “衣服做好了嘛?”七嫂花枝招展地過來。一個猥瑣的男人湊上去。
   “二流子,吃豆腐也不看人頭。”七嫂柳眉倒豎。
   “不就摸个屁股嗎?”二流子蜒着脸。“叫花子来了。”
   “谁是叫花子?”老陈放下箩筐。
   “连把刀片都不舍得买,难怪鬍子一邊高一邊低,一邊稀一邊旺,活像个叫花子。”
   “二流子,你整天遊手好閒,為啥不找活幹?”
   “人活著難道就為了吃苦受累?”二流子一撇嘴。“早晚你会明白,靠手還不如靠嘴。”二流子神气地说。
   “那你是狗掀门帘,全靠一张嘴?”
   “早晚你知道,靠一张嘴能吃香喝辣。”二流子倒背着雙手走了。
   上樓後,老伴把新棉襖递给老陳。“真暖和啊。”老陳摩挲著鬆軟的棉襖说:“我要送你一件禮物。”
   “什麼禮物?”老伴含嗔帶嬌。
   “老闆娘,小生這廂有禮了。“老陳做個揖,老伴笑眯了眼。"有人要轉讓醬油廠,我找了娘家的李哥合夥盘厂。”
    “天呐!我的命咋這麼好?”老伴抱住老陳。
   “我不信命,只信這雙手。”老陳攥起了拳。
   醬油廠盤下來后,李哥熟諳工藝配方,生產流程,所以坐鎮廠長寶座;老陳擅長提藍小賣,沿街推銷,所以做了銷售部長。
   一個陰雨綿綿的早晨,應老伴要求,老陳帶她去廠里拉醬油。從吳淞路穿過新建路來到一所棚戶區。區內陋室擠挨,污水橫流。大人蓬頭,小孩垢面。
   “這是啥地方?”
   “這是著名的虹鎮老街,住著江北来的難民,他們靠剃頭修腳收破爛為生。”老陳領著老伴,七拐八彎,來到一排廢墟前。
   “房子怎麼都塌了?”
   “這是老閘北,房子讓鬼子的飛機炸了,中国人死伤无数。”
   “作孽啊。”老伴長歎一聲。
   “中國人成了亡國奴。我們捐钱給政府買大炮,一定把小日本打出去。”老陳大步流星地走,一甩头,一個汗珠摔八瓣。
   “为了省钱,电车都不坐?”一進廠就碰上李哥。
   “一省錢,二鍛煉,三记地形,四瞭解销售渠道。”
   “賣醬油還賣出了學問。”李哥欣喜地說。“今天下雨,挑二個小缸吧。”
   “不!來二口大缸。”老陳一下蹲,一挺胸,緊攥繩,輕抬脚,腰如松,身如鐘,比卖炊饼的大郎强多了。
   “賣醬油嘍!價廉物美的醬油嘍!一勺子二銅板,二勺子三個銅板!”老陳邊走邊吆喝。
   “這醬油好不?”有個主婦問。
   “大嫂,先買半勺試試。”“半勺也能買?”“買賣不分大小。大媽!買多少?”“沒帶瓶子。”“免费赠送。大嫂買嘛?”“下雨天……我不放心。”“眼见为实。”老陈掀开缸上的油布。老陈卖酱油时動作麻利臉帶微笑,一會功夫醬油賣完。
   “你真行。”老伴崇拜地瞅著丈夫,掏出手帕遞過去。
   “做生意和做人一样,全靠誠實。熱情待客童叟無欺,品質保證買賣公道。”老陳邊走邊說。“能幫人处儘量幫,能讓利时儘量讓。交朋友要交這樣的。”他的手劈向脖子。
   “殺頭的?”“不是殺頭是割頸之交。交朋友要交滴血拜盟的;桃園結義的;臨終托孤的;二肋插刀的。”
   “我不懂這些,我就信你這個人。”老伴依戀地靠着他。
   “前面是燒餅鋪,一人一隻餅,餅上抹醬油,打了嘴巴不松口。”
   “跟你在一起,大餅能吃出月餅味。”夫妻倆說說笑笑走進燒餅鋪。
   “不對啊!一個銅板买二個隔夜餅,可這餅卻是新鮮的。”
   “你是多年主顧,今天讓利一次。“掌櫃笑著說。
   “不!再給你一個銅板。”老陳鄭重地把銅板放在掌櫃手裏。
   雨停了。天灰濛濛的,像要沁出墨汁。馬路上的人多起來。老伴停下腳步,貪婪地瞅著一個孩子。“快走吧,要下雪了。”
   老伴不肯走,眼睛死死地盯住孩子。“……這孩子太可愛了。”
   “现在不行!我們不能養小亡國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基金会说鬼子是秋後的螞蚱。”“基金會?”“我捐了一筆錢給抗日基金會……”
   “捐多少?”老伴著急地問。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將士在賣命,我們难道一毛不拔?”
   “應該是應該……”老伴猶豫著。
   “看見對面的恒豐路橋嗎?橋下面是什麼?”“橋下麵是河水。”“橋和水的中間是什麼?”“是橋洞。”“我剛到上海時就睡橋洞,一睡三个月。”“你沒說過啊。”“男人受苦跟老婆說?我要用汗水,為你和孩子撐起一塊天地。”老陳豪邁地說。
   “下雪了!這不是雪而是綿白糖。”老伴美美地笑了。
   “你先回家,我还要干。”老陳挑著缸消失在大雪中。老伴看著他背影,一絲笑紋蕩漾開了。
(2012/1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