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上访维权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二: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之前言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为此我要筹办“北京徐永海脑科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因基督信仰,我们曾坐牢,时常
*********
·徐永海自荐
*********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民生问题研讨会
·第二次民生问题研讨会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何德普先生: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刘凤刚:西部开发爱先行
·马强:民族与宗教问题
·钱玉民: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为反对拆毁北京古都,为反对强行拆除住房,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的维权文章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杨子立:母亲
·请为冤民鼓与呼!
·唐柏桥:杨佳是千年一出起义英雄
·0.4%的人占有70%的财富 贫富分化急遽加大的危险
·老北京拆没了
·叶国柱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
·中国弱势群体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2011徐永海维权
终极论
·终极论——前言: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终极论——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终极论——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12月25日圣诞节
     
   1、欧美日政府、领导人曾呼吁人们,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
     
     1989年美国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脑的十年”法案,并呼吁美国公众、各种科学组织和各级政府支持“脑的十年”(1990—2000)计划。在美国“脑的十年”计划影响下,欧共体(现欧盟)在1991年推出了“EC脑十年计划”。日本先在1987年推出了“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后在1997年推出了“脑科学时代(为期20年)”。
     
     在脑中,关于大脑前额叶(我们这里可称为“前脑”)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前脑”)的功能将会是一个重大科学发现。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我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发现:“精神分裂症应当是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疫病,是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疫病。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
     
     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前脑)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而通过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如,我们崇拜、效法民族英雄、人民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这些英雄那样的心,就会对本民族的人、本阶级的人(“好人”)具有强烈的爱,就会对敌民族的人、敌阶级的人(“坏人”)具有强烈的恨。
     
   2、希望通过欧美日各国政府,来使更多的科学工作者进行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作为基督徒,我作为北京一家庭教会的带领人(长老),我曾因为基督信仰,我曾先后两次坐牢(共4年),这十字架道路使我更加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基督信仰能使人们心中充满爱,拿去恨,所有的人都应当来具有这基督信仰。
     
     面对一个科学的时代,面对越来越多只相信科学的人们;为了从科学角度来告诉人们,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在经过20多年对大脑前额叶(“前脑”)的研究后,我终于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并已经完成了部分论文,如《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等(见后)。
     
     在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上,还需要在医学以及人类学、宗教学、心理学等等学科上做进一步的研究。欧美日各国政府曾制订支持脑科学研究的各种计划,如“脑的十年、EC脑十年计划、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脑科学时代”等等,为此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希望通过你们,来使各国的科学工作者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3、希望通过欧美日各国政府,来使科学工作者们支持帮助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研究
     
     我作为一个家庭教会的长老(家庭教会带领人),一个失业的精神科医生,多年来看到,基督信仰能使人充满爱心,来使人消除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体验;基督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借着研究这基督信仰是如何使人具有爱心的,也可以了解大脑前额叶的功能;为此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希望通过你们,来使各国的科学工作者参加我们的家庭教会,来参加我们、支持我们、帮助我们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当然做为中国普通的基督徒、良心犯,我们不敢奢求在我们的基督信仰上得到你们更多的支持、帮助,因为我们知道,这很不容易,你们很难做到。如,在2010年6月,流亡在美国的中国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曾邀请我们,在一个月后的7月26日到美国去参加由他牵头召集的一个基督教研讨会(徐文立在国内时,我们也曾在他家传讲过福音,那时也是由他来牵头召集,只是那时我们基督徒和一些民运朋友是去他的家里)。虽然我事先找过美国使馆政治处的工作人员(在我们因信仰而坐牢期间,2004年至2007年的《人权报告》和《宗教自由报告》多次提到我们的名字和我们的事情),但是我办签证的时间,依旧被美国大使馆安排到三个月后(9月9日),此时这个基督教研讨会早就开完了,我自然也没有能去参加这个基督教研讨会。
     
     我们不敢奢望在我们的基督信仰上得到你们更多的支持、帮助。但是,如果能在我们的科研工作上得到你们一定的支持、帮助,我们同样会感到万分的高兴;而且我们也确实需要在这科研工作上的支持、帮助。在2012年12月8日开始一直到现在,我突然出现右眼不适,看东西模糊。可是我不敢到医院去看病,更怕妻子知道着急。在我坐牢时,因我坐牢妻子失去了原来的护士工作,多年来她一直靠打零工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我出狱后,因我一直受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直失业在家,我没有钱去看病。现在,我只希望,我20多年的科研工作,能够被人延续下去,因为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为此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
     
   四、附上三篇我写的,我因信仰而坐牢的文章和有关大脑前额叶研究的文章
     
   1、《九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uyonghai/8_1.shtml
     
   2、《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0/xuyonghai/10_1.shtml
     
   3、《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uyonghai/6_1.shtml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1、《九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2、《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
   3、《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九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11月
     
     9年前的今天,也就是2003年的11月,我正在遭受酷刑。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里,北京市公安局市局的警察(我不知道他的姓名),向我棉衣里浇凉水。像今年一样,2003年的11月份,北京的天气也已经很冷,也下了一场大雪,很多人都穿棉衣了。看守所(监狱)很冷,几乎见不到阳光,我的棉衣也干不了,我只能一直湿穿着。
     
     被抓5天后,我从北京被押解到浙江杭州。在火车上,浙江杭州来的警察把我的双手铐在一起,再铐在火车上小桌子的腿上。在小桌子下,我是站不起来,坐不直,也躺不直(车厢里没有那么大的地方),我只能窝在那里,像狗一样。到了杭州,警察把我关在杭州萧山看守所里,连着10来天,天天的提审我,不让我睡觉,我都出现了幻觉。
     
     警察为什么如此对待我,因为我曾致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其中所附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
     
     太欺负我们基督徒了。仅仅因为我们信仰耶稣,我们鞍山的主内肢体就被警察马毅酷刑,如强迫侯荣山弟兄蹲在电炉子(电烤灯)的前面,不停地用竹竿敲打侯荣山弟兄的脑袋,来纠正姿势,使得侯荣山弟兄双膝被烤出了四、五个大水泡。并且,这些基督徒还被关、被罚款、被劳动教养。仅仅因为我说出来这些事情,我也被酷刑,并被抓去坐牢2年。
     
     我出狱后,有关部门还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盖了一个房子(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是协警(联防队员)在这里上班,来监视我。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还要到这里上班,来软禁我,不许我出家门,或者我出家门警察跟着。如现在的“十八大”期间,我就被软禁在家中。这样情况,从2006年1月30日到现在,已经6年多了,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如此的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正常地生活、工作,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难。不怕被人笑话,现在我家里连电视机,微波炉都没有。现在北京哪一个家庭还没有电视机、微波炉呀,这些应当都是生活必须品了。不论是坐牢时的酷刑,还是出狱后的艰难,这都是十字架道路。
     
     感谢主,借着这十字架道路,我完成了我的部分科研工作(见后),这十字架道路里有主的美意。而且,借着这十字架道路,也使我的生命得到长进,使我更加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时常为那些逼迫我的祈祷,希望他们也早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与我们一起去天堂。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徐永海(原北医医学系79-3班)
     
            2012年10月22日
     
     
   1、当年老师曾告诉我们,我们将来不仅要成为好医生,还应当成为医学家
     
     2012年10月26日是北医(北京大学医学部)建校100周年,我从网上也看到一些关于“北医百年庆典”的文章,如《杜军保:我们永远的好榜样》(新华网)。杜军保和我们都是1979年考上北医的,只是我们是医学系79-3班,杜军保是79-2班,因为有一段时期杜军保住在我们班的宿舍里,所以他和我们如同同班同学一样(一段趣事)。当年在北医上学的时候,老师曾告诉我们,我们将来不仅要成为好医生,还应当成为医学家。当个好医生还容易,当个医学家就太不容易;人的身体就这么大,各个器官可以说都已经被知道得够够的,哪有未知的呀?
     
     从北医毕业后,我先当住院医师,那时我还真是很少回家,平时就住在医院里,没事就看书。我还真发现一个器官——大脑的前额叶(我们可称它为“前脑”吧),当今医学对它知道的很少。如,当大脑前额叶被切除时,感觉、知觉、联想、思维等心理活动都不受多大的影响,看来大脑前额叶与这些心理活动关系不大;那么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当今科学(医学)知道的很少。在脑的所有皮质层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看来,大脑前额叶不是不重要,而是非常的重要,只是我们人类对它知道的还很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