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邱国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一)
·附录:文革十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七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六)
·附录:文革后十四年其它重大事件一览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七)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八九)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十)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九二)
·铁血中共:1921-2008 结束语:中国向何处去?
·铁血中共:1921-2008(后 记)
第三部:巴山老狼杂文集
·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一个令所有中国人倍感沉重的话题
·中国是谁的天堂?
·我爱伟大的大清国
·大清国万亿美元的外汇怎么花?(纯是搞笑)
·中秋佳节的沉思——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科学“乱想”小说?——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
·大清国太监代表大会盛况实录(不完全是搞笑)
·包养二奶?包养奴才?包养文人?——也谈于丹
·红朝太子沉浮录——序言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红朝太子系列之二——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太子刘少奇
·红朝太子系列之三——《党章》指定的太子林彪
·红朝太子系列之四——“伪太子”王洪文
·红朝太子系列之五——毛泽东心中的真正继位人毛远新
·《中国经济学》前言
·《中国经济学》第一讲:中国的基本国策
·《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中国经济学》第三讲: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
·《中国经济学》第四讲:中国经济运作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中国经济学》第六讲:中国有一个吸民血的阶层:公务员
·《中国经济学》第七讲:“中国特色”的股市
·《中国经济学》第八讲:中国房价疯狂上涨的真正原因
·《中国经济学》第九讲: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大动力来自何处?
·《中国经济学》第十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规律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一:青冢吟——游王昭君墓地有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二:成吉思汗墓前的沉思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三:跳进黄河洗不清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四:戈壁滩深处感悟人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五:青藏高原神韵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六:神秘古城拉萨市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巴山老狼发明反腐败惊世绝招(不是搞笑)
·马克思主义者?秦始皇主义者!——一论毛泽东
·毛泽东有没有选定“接班人”?——二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中国共产党多少血债?——三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了中国人民多少血债?——四论毛泽东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一——千古权臣之楷模:周公姬旦辅成王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二——“千金买笑”与“烽火戏诸侯”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三——商鞅变法与今日神州国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四——秦始皇的“万世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一:寻觅黄埔军校旧址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二:质疑孙中山“天下为公”口号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三:美国的公民身份价值几何?
·红朝起源:人类最大邪教教父马克思
·北京有多少公务员?
·铁流先生《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文章的两点荒谬之处
·比较——中国当代历史上两个卓越人物:失败的英才韩信、成功的伟人陈平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中秋感怀: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科学乱想小说?
·中共需要多少机构才能遏制腐败?
·大清国皇帝与日本天皇:面对世界民主大潮,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命运
·巴山老狼惊闻“伯乐相马”选官制度发生重大变革
·中国高校为什么会出现巨额亏空?
·肖志军为什么不在妻子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缺乏现代军事常识的朱成虎将军
·生物学杂交产生优势、政治制度是否也可进行“杂交”?
· 中国在世界上如何定位?
·电脑、软件、硬件及其它
·如何解读汪洋的“腾笼换鸟”?
·“因耕地保护导致房价上涨”?茅于轼又在胡说八道!
·中国“鸡的屁”里面装的什么东东?
·“无商不奸”乎?“无官不奸”!——“官府最奸”!
·青丝胡锦涛PK白发小布什
·为腐败政府说话、为贪官污吏办事的“爱国极品太监”茅于轼教授
·愤怒责问提出“对教育乱收费进行征税”的“税大官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红朝太子系列之一——嫡出太子毛岸英与一碗蛋炒饭

   作者:巴山老狼

   毛岸英是红朝开国高祖皇帝毛泽东与其夫人杨开慧所生的嫡长子。长大成人之时,恰逢毛泽东坐上红朝皇帝的宝座,他理所当然地是毛泽东心目中的不二“太子”人选。

   1922年10月24日,毛岸英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市。毛岸英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可能就是刚出生的几年间有父母的慈爱。

   一九二七年,毛岸英年仅五岁时其父亲毛泽东就抛妻别子去搞“秋收起义”。毛泽东搞“秋收起义”时杨开慧带着三个儿子躲了起来。后来杨开慧又带着三个儿子到湖南长沙定居。毛泽东组织“秋收起义”后上井冈山做了“山大王”。做了“山大王”的毛泽东又找了一位“压寨夫人”贺子珍。从此以后,毛泽东与正牌夫人杨开慧及三个儿子天各一方。整天忙于跟“压寨夫人”贺子珍快活的毛泽东已经没有心情和时间想念杨开慧和儿子们。直到杨开慧死前的几年间,毛泽东只给杨开慧写了一封信。而杨开慧对“山大王”毛泽东与“压寨夫人”贺子珍的事恐怕到死都不知情!而可怜的毛岸英与生父毛泽东就此一别就是十九年!直到一九四六年才与父亲重逢。

   1990年中共政府修缮杨开慧的卧室时,在室外屋檐下霍然露出杨开慧于1930年1月28日写的亲笔信手迹。写此信时离杨开慧去世还有十个月。今天来看杨开慧的这封信,可谓字字血、声声泪:

   “几天睡不着,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有信,天天等。

   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

   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他的尸体。一个月一个月,半年一年以至三年。

   他丢弃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丢弃我了。

   他是很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他的哟。不至于丢弃我,他不来信一定有他的道理!

   父爱是一个谜,他难道不思念他的孩子吗?我搞不懂他。

   我要吻他一百遍,他的眼睛,他的嘴,他的脸颊,他的额,他的头,他是我的人,他是属于我的,只有母爱是靠得住的。

   人的感情真是奇怪,王春和那样爱我,我连理也不想理他。我真爱他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只要每月能够赚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他,不要他做事了,那样随他的势,他的聪敏或许还会给他一个不朽的成功呢!”

   其实毛泽东丢弃的岂止正房夫人杨开慧一人?他可是连三个儿子都全部丢弃了!

   随后不久,毛泽东又带红军第二次攻打长沙市。这一次导致了当时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逮捕“匪首”毛泽东在长沙的妻子杨开慧。在逼杨开慧与毛泽东断绝关系不果后处死了杨开慧。从此毛岸英三弟兄又失去了母亲的慈爱。

   母亲处死后,毛岸英三弟兄被保释出狱,翌年被外祖母、舅妈带到上海交给了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毛泽民把三弟兄送到地下党开办的大同幼稚园。毛岸英兄弟三人进大同幼稚园后不久,小弟毛岸龙去世(还有突然失踪一说)。此后不久,中共地下党组织因顾顺章叛变而在上海不能立足,幼稚园停办,里面的孩子们被迫疏散。毛岸英和弟弟毛岸青被称为“红色牧师”的董健吾领回家中,因1933年中共中央迁往江西瑞金,中共党的经济资助中断。董的原配妻子对毛岸英两兄弟的态度变坏。据毛岸英讲,兄弟俩曾一度过着流浪生活。后来,董健吾将他们找回,与地下党接上关系,于1936年托东北军将领李杜将两兄弟送往欧洲,随后到莫斯科入国际儿童院。

   在苏联期间,长大了的毛岸英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据说又曾到红军中担任过坦克连的党代表,参加过进军白俄罗斯、波兰和捷克的战斗。但这一说法被毛岸英自己否定:1950年毛岸英感叹:“卫国战争时期,我几度要求参战,斯大林不同意,最后只是到前线走了走,没有和敌人面对面地作战,实在是一大憾事。”可笑的是毛岸英自己否定的事过了五十多年后又被红朝世宗皇帝胡锦涛肯定。2005年5月8日,胡锦涛在莫斯科会见参加中国抗战的俄罗斯老战士代表的讲话中说:“在那场人类历史上空前惨烈的战争中,中苏两国人民并肩作战,结下了生死与共的友谊。当时,中华民族的许多热血儿女,包括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毅然投身苏联红军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作战。”还有毛泽东“嫡出”的“孙子”毛新宇在《解放军报》发表的《毛岸英曾带兵打到柏林》则更为离谱:“伯父(毛岸英)被授予苏军中尉军衔,参加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在坦克部队任连指导员。这时苏军正在对德国法西斯展开猛烈反攻。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毛岸英不怕牺牲,英勇顽强,哪里有负隅顽抗的德国鬼子,他的坦克连就冲上去,炮轰碾压,一路战斗,一直随大部队攻克柏林。”真实的情况是二战时期,战时的苏联政府丝毫没有放松保护在苏联的各国共产党领袖后代们的生命安全。斯大林曾经亲自签署过一份文件,规定凡是国际儿童院的孩子,一律不得应征入伍。由于毛岸英一再坚决要求到前线去,苏联方面就派了一位大校军官,陪着(实际上是担任保护)毛岸英到前线苏军战场上转了转,没有让他参加作战。

   1946年1月,毛岸英回到延安。临行前,据说斯大林专门接见了他,并赠送了一支手枪。

   毛泽东为了历练这位未来的太子,专门把他派到农村去体验生活。在此期间,毛岸英认识了刘思齐。1949年十月两人结婚。两人从结婚到毛岸英赴朝鲜,总共也有一年多的时间在一起。可居然没有为毛家人传下一个后代?冥冥之中这也算是天意吧?

   1949年毛泽东宣布红朝开国并成为红朝高祖皇帝。以毛泽东的天资英明,登上大位后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千辛万苦打下的江山谁来接班的大问题。这接班人肯定不会是那些跟随自己打天下的开国元勋们,而是毛泽东自己的家人。毛岸英自然成了日后承继红朝大统皇位的首选人物。

   1950年夏,毛岸英任北京机器总厂党总支副书记。如果没有什么大的事件,毛岸英将在北京机器总厂不断升迁,最后坐上红朝皇帝大位。

   1950年6月,在苏联和中国的策动下,朝鲜战争爆发。9月美军仁川登陆后,朝鲜战局急转直下。此时中共政治局为是否出兵朝鲜争论激烈。绝大多数高干认为不应该出兵。但毛泽东一意孤行,坚持出兵。

   同年10月,毛泽东正式作出了抗美援朝的决定。毛岸英在家中“巧遇”(之所以打引号,估计是毛泽东的安排)准备出征的彭德怀,便要求入朝参战。毛泽东当即公开表示支持。毛泽东的如意算盘是:让毛岸英在相对安全的志愿军司令部积累军中资历,为其日后执掌军权积攒本钱。有了军权才能坐稳红朝江山。

   毛泽东以为志愿军司令部很安全,完全是以国内战争的经验来看问题,轻视了美军。在与蒋委员长争霸天下时,别说野战军司今部非常的安全,就是下面纵队(军级)司令部、师部都非常安全,没有危险。可惜朝鲜战争不是国内战争,美国军队不是中华民国国军,与拥有世界最强大军队的美国作战,就算是呆在志愿军司令部也有十二万分的危险!还没与美军开战,就轻视美军,送子入虎口,焉能不败?

   为了太子爷的安全计,彭德怀、李克农等人坚决不同意毛岸英入朝参战。但毛泽东既然想借战争历练“太子”,你彭德怀不同意行吗?1950年10月7日,毛泽东为让毛岸英入朝,特设家宴款待即将出征的彭德怀。把毛岸英正式托付给了彭德怀。此时彭德怀的心情肯定久久不能平静:万一“太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老彭如何担待得起?

   可惜的是人算不及天算,一个多月后,红朝嫡太子毛岸英在美军的轰炸中死于非命!

   红朝嫡出太子毛岸英是怎么死的?有人说死于一碗蛋炒饭。但此说被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后改名刘松林)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是在“诬蔑”毛岸英。

   对红朝嫡出“太子”之死,肯定是当时在现场的人最有发言权。下面老狼摘录现场几个人员的回忆,还原毛岸英之死的真相。

   原志愿军总部作战处副处长、后任沈阳军区参谋长的杨迪将军,在其所著《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曾经说到毛岸英:“正当彭总向(第38军)梁兴初军长生气、批评梁后,与会领导同志都处在沉静严肃的气氛中时,随彭总来的那位年轻俄文翻译(我看他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二十七八岁)却毫不胆怯地站起来,指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说起来了。彭总坐着一句话也不说,既不制止他讲话,也不批评他,志司几位副司令也不制止他,各军军长低着头也不吭声。那位年轻的翻译,并不懂军事,我没有听明白他在讲什么,他说了一二分钟后,看没有人理会他,也就不说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怎么一个年轻翻译会在志司党委召开的作战会议上,而且是在彭总生气的严肃气氛中,敢于随便说话呢?还没有人制止他、批评他?真怪!”

   “会议开完后,我对(作战处)丁甘如处长说:‘这个小翻译胆子真大,在彭总生气时,还在那儿说三道四。看来他还不懂党内和军内的规矩,这样重要的高级会议,哪有他讲话、发言的资格。他是谁?他是什么人?’丁甘如同志说:‘老杨,你就不要问,也不要打听了,我不会告诉你,其他的同志也不会告诉你的。’”

   “11月25日,我跑过彭总办公室时,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里面去看看,房里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次帅(朝鲜金日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约10多个)。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那两位同志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么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拂晓后,敌人的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后,绕过圈来就是俯冲扫射,然后就飞走了。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有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我问成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我着急地大声说:‘他们怎么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我就要随来的参谋赶快去叫警卫营派人来救火,叫医护人员来救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