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新世界的第一天]
平中要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世界的第一天

   新世界的第一天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熟透的早晨,或者说已经是上午。我记得入睡前还在思考的事情无声中断于睡眠叩门的时刻,然后就是梦境和随之而来的鸟鸣与阳光。
   世界末日,就这样平静渡过。
   一瞬间——只有一瞬间——我欣喜这世界并未终结,或者说,并非物质上的终结。如果可以说“荣幸”,那么这种被推迟的“世界末日”,我已经经历过两次,昨天是一次;另外一次是1999年。记得上一次“世界末日”的时候,我充满好奇地等待,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终结这个世界,我猜测那一定是非常壮观的景象,虽然,我不能目睹这世界的创造,但是,可以看到世界的终结,也是一种“幸运”,当然,结果可想而知。不过,我倒不怎么失望,毕竟世界平安无事。十多年后,当我再次经历这所谓的“世界末日”时,与当年的心境已经大不相同,是因为对于世界的认知有了大相径庭的结论,世界不再是物质的,更不是精神的,它是一个人造的世界,是一个被规定的世界,一些人给这世界定下规则,更多的人生活在这规则之中,而对于我来说,世界,并非这颗星球,而是一个名为国家的存在,与其说生活在世界中,不如说生活在国家中,两者的区别,不可计之道里。

   世界末日,并非来自汉语的生发和传统,汉语的时间是循环的,空间是无限的,在这种时空坐标中,不可能产生世界末日的概念。世界末日,是异域文化的舶来品,有着自身的精神母体和语境外延。如果用一个简单的方式做出判断,那么,支撑世界末日的概念源于追问:这世界是属于谁的?基督教认为世界是属于上帝的,人类只是暂寄于世,上帝创造了世界,自然也有毁灭世界的能力和时间表。那么,世界末日就只是早晚的事情了。而对于相信“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或者“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人群而言,世界末日?大概和天方夜谭是同一个故事吧?
   不同的历史和文化,造成了汉语和西语对世界不同的理解和态度,即使不比较两者的价值判断,那么,对于汉语而言,谁对世界更有发言权?则迥然于西语,西方观念是:既然世界属于上帝,那么,人之间是平等的——虽然,从制度上实现这种平等也用了千年时光;而汉语认为这世界是属于权力者的,那么,谁有权力,谁可以将权力一直保持下去,谁就拥有了世界,也就拥有了解释世界的天然权力。且不说那些历史上挑战时空的独裁者,从权力者到无权者,人们在对世界的观点上达成默契:世界有生死轮回,但是没有创始与末日。
   百多年前开始的中西文化碰撞,在思维、意识、观念等等精神领域,涤荡数千年的汉语惯性,为思想者和盗火者在禁锢已久的汉语阵列中,寻找突围的光源与路径。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之中,文化,显示出它的吊诡一面,它是最先感到异质侵入汉语肌理的痛楚,它表现出排斥、同化、相持、变异等等反应;但是,文化却是在制度完善后,才可能达成普遍共识。而在此之前,文化必然经历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蜕变。当然,所谓的“痛苦”,也就包含了所有悲剧、喜剧、闹剧种种的因素在其中,而看上去它似乎都是闹剧。
   比如世界末日。
   不知道有谁真的相信世界末日,但是,在世界末日的名义下用各种手段敛财或促销,只能说汉语充分发挥了“世界末日”的边际效用,无师自通了西方解构主义的精髓,只是在两种背道而驰的“人文主义”前提下,我们的终点在哪里呢?在经历一个多世纪的现代化努力后,我们真正向西方学习了什么?除了与西方同步的器物(商品)之外,在制度和精神层面,我们改变了多少,又前进了多少?我们能说比百年前的人们更像一名现代公民吗?我们的观念和意识是否走出了中世纪?我们对这个世界和我们自身是更多的理解、宽容和爱,还是恰恰相反?我们能否寻回或开始我们的信仰?即使我们无法回答那些终极的哲学问题,是否可以对这些问题本身保有一份敬畏?如果昨天就是世界末日,那么,我们能否将自己的愿望和努力,视作浮生中的安慰……
   世界末日没有到来,也仅仅是推迟它的到来。但那些疑问却不因推迟而得到解答。我们继续着昨天的生活和梦,在循环的世界中轮回我们的宿命。对于我们来说,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世界末日,每一天都是新的世界,不变的是我们自己。而当面对这个新世界的时候,我们能否拥有一丝劫后余生的感动?
   
   
   写于2012年12月22日 午后
(2012/1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