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散记五]
平中要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散记五

   澳洲散记五
   
   去marco的店
   周日的时候,决定去marco工作的地方看看。他的面包店在市中心,需要乘坐轻轨。在墨尔本,假日乘坐交通工具,要比工作日便宜。比如周日全天乘坐交通工具——包括轻轨、巴士;只要3.5元就足够了,而工作日就要5元多。
   我曾经问过marco,为什么墨尔本的公共交通价格比较高(当然,这是结合来自故乡的经验)?他告诉我,因为这里的公共交通是私人运营,故此价格可能会高一些。

   我对他说,在故乡老年人凭借老年证乘公交可以免费。他说,澳洲也有对老年人的交通优惠政策,像澳洲对65岁以上的人群推出年票服务,一张年票可以无限乘坐火车、轻轨、地铁、巴士,而一张年票的价格是2元。我觉得2元一张的年票类似于免费乘坐,2元只是象征性的缴费。
   除此之外,就是各种时间、路线、次数等等条件的排列组合,为那些有着不同交通需求的乘客提供各种选择的方案。比如,marco就使用100元四周内任意乘车的车票,因为他每天都要上下班,对于他来说,这个选择是最优的。
   我们在“铃铛木”站乘上轻轨,我看了一眼从市中心放射状排列的轻轨线路,原来“铃铛木”在城市的东边,距离市中心大约40多分钟的车程。相比故乡的轻轨,墨尔本的轻轨速度较慢,40分钟的路估计没有故乡40分钟的路程长。
   一路轻轨下来,我才发现,如果有什么是澳洲文化的代表,那么,涂鸦,一定是通俗文化的代表。我目力所及的地方,无论是房屋、墙壁还是电线杆上,都有各式各样的涂鸦。从审美的角度来看,有些涂鸦绝对堪称艺术作品。之前往往见到外国电影中,在那些穷街陋巷中布满各种涂鸦,到了墨尔本,才发现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有的涂鸦极具立体感,有的颜色鲜艳奔放,有的不局限在文字的表达上……
   这让我不禁想起故乡见到的涂鸦——我是说真正的涂鸦,不是那种意见表达;必须得承认,故乡的涂鸦还处在入门阶段,较之这里的涂鸦还有大段的距离。
   当然,这是从审美角度来说,我想当地政府对涂鸦不仅仅,甚至首先不是艺术考量。涂鸦的存在是对一座城市风貌的干扰,因为绝大多数涂鸦都出现在它不应该出现的地方。比如说,我乘坐的轻轨里,就有明文规定“不许涂鸦”,不过,我看到车厢中也有涂鸦。更何况,那些明显不能涂鸦的地方。
   我想,对于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涂鸦,也可以算是自由表达的一种方式,即使在它不应该出现的地方,也不能因为涂鸦扰乱市容,因此禁止涂鸦。在审美的意义上,我宁可生活在一座布满涂鸦的城市,也不愿生活在一个被政治标语装潢过的城市。
   我们在弗林德斯街站(Flinders Street Station)下车,这是墨尔本轻轨的中心站,marco的面包店在科林斯街260号地下一层。我们到的时候,他正在为顾客点餐。
   不同于我对故乡周末商场的印象,这里看起来顾客稀少。Marco后来告诉我,当地人在假日大多待在家里,我看到的市中心的人群很多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当然,我对于外国的面孔没有什么国家地区的分别,但是,那些对着街景照相的人们,大概不会是本地人吧?
   我给marco的店照相,也给他照相,就像他说的,今天的客人不多,大厅中的座位都是空荡荡的。Marco给我拿了一块他制作的点心,很甜,我估计外国人会喜欢。我们与marco小坐了一会儿,就动身离开了。
   
   
   写于2012年11月5日 午后
(2012/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