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徐过风(外一篇)]
平中要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过风(外一篇)

徐过风(外一篇)
   
   第一节
   大荒镇,江试与中天教教主秦不知决斗后一个月。此时此刻,在镇上最热闹的酒店中,一群人正围着一名从外地来的客商,聚精会神地听着那早已在江湖上广为人知的消息。
   “要说你们这个小地方,”客商拿起酒杯,“恕我冒犯,真可谓是穷乡僻壤。”有几个听众点点头,有几个摇摇头,这并没有影响客商继续往下讲,“我虽然是个经商的,但也算是半个江湖人,江大侠和秦教主的比武,在我经过的那些地方,简直是妇孺皆知啊!”

   “这两个是什么人啊?”有人问。
   “听你这么问,就知道你是个种田的,孤陋寡闻!”客商语气有些不屑,他饮了一口酒,“英雄榜你总该知道吧?”
   “什么榜?”这句话引得周围一片嘘声。
   “英雄榜就是武林中人排的座次,排名在前面的就是武功最厉害的!这都不懂!”听众中有人解释了一番。
   “虽不尽然,但是这么说也没有错。”客商点点头,“这位江大侠,在英雄榜上排名第四十八位……”
   “才四十八啊!”又有人表现出不合时宜的短见。
   客商哼了一声,“你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唉,”客商摇摇头,“仔细讲解,你们也不会明白,这样吧,你们说一个你们认为武功最厉害的人,我告诉你们他在英雄榜上的排名,这样你们就明白我说的意思了。”
   听众左提一个右提一个,又都被旁边的人反驳下去,直到最后大家终于统一出了一个人选,“关中大侠,吕观!”众口一词说出了他们所能知道的最大的大侠。
   客商却笑了,“吕观……关中大侠……”
   “你笑什么?那关中大侠在我们这里那名头可是威震八方啊!”
   “我笑是因为,你们说的这个吕观,幸亏我还知道,”客商止了笑,“这英雄榜五年排一次,一榜是二百名。你们说的这个关中大侠还真的参加上一次的英雄榜大会,不过,他连大会的擂台都没登上去,就打道回府了。”
   “啊!”在场的人无不惊叹。
   “那是多少名啊?”有人还挺执著。
   “英雄榜分为外围战、入围战、复战、决战。一般来说,会有将近三千人进入外围战。照此看来,你们的吕大侠,说到头也就三千零一名吧。”客商笑得很开心,“不过,据我所知,有许许多多比吕观强的人士,也都未能进入外围战啊!”
   “那这么说来,江试岂不是非常厉害了!”有人有点开窍了。
   “唉,看来还是秦教主厉害呢,不然怎么打败江大侠呢?”有人这么说。
   “这位小哥说得在理!”客商终于表示出首肯。
   “可是这位秦不知又排名第几呢?”有人问。
   “这就不知道了,这中天教也是最近一两年里声名鹊起,而这位秦教主,这两年来已经挑战了二十多名英雄榜上的高手了,从来没有输过,看来再写英雄榜的时候,秦不知应该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那江大侠怎么输给秦教主的呢?”有人问。
   “我这个人不打诳语,究竟两人是怎么比武的,我不知道,不过,确定无疑的事情是……”客商又端起酒杯开始卖关子。
   “快说啊!”有人催他。
   “先把酒给我倒上。”客商有些得意,马上有人就给他斟满了酒杯,“谢谢!”
   “快说啊!”又在催了。
   客商叹了口气,“江试死在了秦不知的剑下。”
   在场的人都说不出话来,客商也显出有些惋惜的颜色,只顾喝酒。
   “多惨啊!”
   “为比武把命丧掉,真是不值当啊!”
   “剩下家中的孤儿寡母,这日子怎么过啊……”众人纷纷表示同情。
   “你们是不知道,江试不光丢掉了命,连家当也一并也搭了进去,那是比武之前双方约定好的。不说秦不知胜出赢得的大量财富,就说江家,唉,据我所知,四年前他的妻子病逝,他只有一个女儿,今年应该十五岁了,真是可惜啊!要说我和江大侠也算是有一面之缘。”
   “你见过江大侠?”
   “那是十二年前,当时我还是个伙计,在英雄大会上,负责伺候众位英雄的食宿,当时我见过不少英雄豪杰,江大侠就是其中一位。他真是有大侠风范啊!”
   “张三!你在哪听什么!不用干活儿啊!”酒店掌柜大喝手下的伙计,他们也围着客商听得入神。掌柜这么一喝,流失了不少听众,毕竟发生在遥远地方的一场生死争斗,与他们自己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还有好奇的听众,继续问着:“那英雄榜第一名是谁?”
   “让我告诉你,”听众减少后,客商只好自己斟酒了,“英雄榜没有第一名。”
   “为什么?”
   “为了向一个叫李翼轸的表示敬意,所以第一名是空缺。”
    “那第二名其实也就是现在的天下第一了?”
   “嗯,差不多。”客商肯定。
   “那第二名是谁?”
   “宿太清,不过……”
   这时有人走进酒店,直奔柜台,肩上还扛着一串草鞋。
   “掌柜的,”卖草鞋的向掌柜的打招呼。
   “您来了!”掌柜认识他,“还是打满吗?”
   卖草鞋的一笑,拿出一只酒葫芦,放在了柜台上,那只酒葫芦看样子用了很久了。掌柜叫小伙计将葫芦拿去打酒,自己则倒了杯酒给这位常客。
   “那是怎么了?”卖鞋的看见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
   “咳,一个过路客商,在讲江湖上的故事,别听,都是骗人的!”掌柜对江湖上的事情并不关心。片刻酒葫芦被拿了回来,卖鞋的饮尽杯中酒,付了钱,向掌柜谢了一声,走出去。
   “上菜了。”一个伙计分开听众,端上了一道菜。就在这当口,客商看见卖鞋人走出酒店,突然想起点什么。
   “那个卖草鞋的是谁?”客商问。
   “他啊,我们镇上卖草鞋的,叫……”答者想了想,“尹明,土包子一个,别管他,继续说啊。”
   “尹明……”客商沉吟着,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第二节
   当日下午。
   客商已经准备离开,他刚走出镇子没多远,就看见一个女孩子迎面向他走来。客商打量了一下来人的形容,判断她应该是长途跋涉又饥又渴,而且盘川似乎已经用尽了。不免心生怜意,不过看她走路的样子,应该是习武之人,客商还是警惕地用手摸了一下钱袋。
   这个动作没有逃过女孩儿的眼睛,不过她似乎并没有在意,她上来先给客商行了一礼,然后问:“请问前面是不是大荒镇?”
   “没错,就是大荒镇,我刚从那里来。”
   “终于到了!”女孩儿露出一线喜悦。
   “姑娘到镇上是探亲还是访友啊?”客商不禁问她。
   “都不是,我是去找一个人。”
   “找人啊,那我就帮不上你的忙了,不过,要是投宿的话,我建议你到悦来酒店……”客商说出口有点后悔,他知道,今夜她应该是没有住店的钱了,也许连吃碗面的钱也没有了。
   她还是谢过了客商,向着镇子前去。客商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继续走他的路了。
   尹明的家。
   尹明正在编草鞋,突然有人叫门。他好奇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了许多,而且他几乎是不会从门进来的。他放下手里编到一半的草鞋去应门,当他打开门看见面前的女孩儿不禁脱口而出:“落梦!”
   女孩听他叫出自己母亲的名字,眼泪顿时流了下来,“落梦是我母亲,我是她的女儿,江沉梦,您是尹明先生吗?”
   尹明愣了一下说:“我就是,你这是……”
   “太好了……”女孩儿没有说完,就晕倒过去,尹明接住了她,轻轻重复着她的名字:“江沉梦……”
   
   第三节
   当晚,尹明家的厨房。
   尹明正盯着火上的药锅出神,突然觉得气氛不对,“谁!”
   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是我啊。”徐过风对他笑着说,“你今天怎么这么迟钝。”
   “你就不能敲门进来吗?”
   “老实说,我敲过了,没人开门,而且我还闻到了药味,我还以为你出了意外,因此……”
   “我没有听见敲门声。”尹明又将注意力放回到药锅上。
   “当我看到你,并且在近处闻到药味的时候,我以为这里应该有一位病人,应该是女病人,她受了惊吓,而且非常虚弱,”徐过风停下来又嗅嗅,“幸好她没有受伤,不过……”徐过风故意停顿了一下说,“她刚刚失去亲人。”
   “这你怎么知道?”尹明不禁好奇。
   “你开始失去从容了,”徐过风看了一眼药锅,“我先去了你的房间,发现有个女孩儿在那里,我当时还以为……”徐过风笑笑。
   “你都听说了。”尹明问。
   “江湖上的故事传得很快。”
   “她让我为江试报仇。”
   “报仇,”徐过风叹息一声,“还是从头说吧。”
   尹明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你看看吧,这是落梦在临终前托女儿沉梦给我的。”
   徐过风接过信来,“的确是她的笔迹。”他迅速浏览了一下,“看来她已经预料到丈夫会出意外,所以将女儿托付给你了。不过,信里面可没提报仇的事情。而且据我所知,江试和秦不知比武前签了生死状,公平比武,谈不上报仇的事情吧?”
   “沉梦一口咬定,江试是被设计陷害的。”
   “有证据吗?”
   “没有。”
   徐过风将信还给他,“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
   “是的,我要挑战秦不知。”
   “你在这里待了二十年,不是为了报仇才更名改姓的,你最好是带着她远走高飞。”
   “我已经四海为家了,难道也让她浪迹天涯吗?”
   “中天教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它崛起的太快了,而且,迄今为止秦不知挑战的对手可以说都是家财万贯,而且没有一个对手能在比武后活下来。如果将比武看作是一场赌局的话,秦不知可是名副其实的不败庄家了。”
   “所以,我相信江试的死,必有原因,我这次去,就是为了了解其中的真相。”
   徐过风看着他将药锅端了下来,“你该不会是想让我……”
   “我正想求你代我照顾她几天,我快去快回。”
   “秦不知会接受你的挑战吗?”
   “秦不知打败了江试,我想他会对我这个原二十九名感兴趣的。”
   徐过风心中掠过一丝不安。
   
   第四节
   翌日下午。
   “你醒了。”徐过风看见沉梦走了进来。
   “先生是?”沉梦看一个陌生男子正在盯着看,有些犹疑。
   “你很像你母亲,难怪他会认错人。”徐过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是谢怀谷的朋友,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弄些吃的来。”
   “谢怀谷?我不是在尹先生的家吗?”
   “尹明是谢怀谷为掩人耳目取的假名。”
   “尹,不,谢先生在哪?”
   “他去挑战秦不知了,今早刚离开,他回来前,我会照顾你的。”徐过风出了屋向厨房走去。
   过了一会儿。
   徐过风看她喝着粥问:“这么说来,你不知道谢怀谷是谁?”
   “不,你可以告诉我吗?”沉梦停下了动作,“我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
   “我姓徐。”
   “徐先生,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母亲让我来投奔这里吗?”
   “你看过那封信吗?”
   “没有。”沉梦摇摇头。
   “这么说来,你双亲都没有向你提起过这个人吗?”
   沉梦想了想说:“从没有说过。”
   “既然如此,还是等他回来你自己问他吧,我不好说明。”徐过风拿起茶杯。
   “谢前辈是母亲曾经的恋人吗?”
   “咳……”徐过风被水呛住了,他赶紧用袖子擦擦嘴,样子有些狼狈,“你怎么知道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