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非梦非烟[121——140]]
罗列
·拥抱
·母亲节那晚的梦
·逃跑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梦非烟[121——140]

    121,杨佳事件中的艾未未!

    艾未未对目前大陆的司法很不满意,——他痛斥中国司法对杨佳的不公——我先前知道他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奥运工程鸟巢设计的参与者。

    ——11月16日08年

    122,《炎黄春秋》发表一篇纪念赵紫阳的文章。

    据说中国高层十分恼怒——欲强使一主编退休!

    ——这是一个敏感时期,明年八九六四二十年了。

    ——11月17日08年

    123,杜导斌受审——监外执行改为监内执行,两次失去自由。

    国保来到其孩子所在学校,其孩子成绩下滑,其妻夏春荣感到困难,说她孩子一月在校需一千元,杜导斌在狱中需三百元。

    警察将手伸长到孩子,对孩子施加压力并不是新鲜事,先前高智晟的孩子、郭飞熊的孩子都遭到过此等待遇!将成人的责任压在孩子身上,未免太卑鄙了!

    124,李登辉公开抨击马英九出卖2300万台湾人民。

    ——11月19日08年

    125,彭定康说,中国对西方危害最大的不是廉价商品,而是输送政治上的独裁经济上资本主义这一理念!

    聪明如彭定康者,对中国事情一目了然,这引起了中国自由主义学者如陈永苗等大加赞赏!活在中国,对有思想者是一种悲哀!可我呢?我为我自己的无能与无力感到懊丧!

    ——11月24日08年

    126,据说,深圳有市民上街宣传民主。

    ——这事肯定不受官方喜欢,在中国,民主只在中小学课堂里讲,那“民主”一词的含义,是一家之言。

    中国的民主越来越虚伪!

    我真佩服这个民族的隐忍力!

    ——11月25日08年

    127,据说杨佳死刑高院核准,七日内将予执行,也据说被杨佳杀害的六警察每家获三百万元!

    杨佳事件会被后人写入历史的!有知识分子天真地期望胡锦涛特赦杨佳,我想,如果能这样,胡锦涛就不是胡锦涛,共产党也不是共产党了!

    128,周曙光是德国之声博客大赛评委,但他家乡的省却禁止他出国!周曙光是公民记者,民众从何处能得到公民记者的信息?

    ——11月26日08年

    129,达兰萨拉!

    ——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藏人600多人在此开会,讨论西藏的前途!

    达赖喇嘛老了?西藏的前途又将如何?

    民族问题一直是一个难事!

    ——11月26日08年

    130,重庆教师为争取与公务员同等待遇的工资而罢课。

    ——教师法上不是说教师工资不低于同级公务员的工资吗?

    ——11月30日08年

    131,胡迪被限制自由——当他出来时,他说当局让他承认他是中国新民党的秘书长!

    “这肯定是想给郭泉罗织罪名——”胡说。

    郭泉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去还未判——江苏真实个奇异的地方,先前有个杨天水,现在又出来个郭泉!

    自04年杨天水失去自由,转眼几年又过去了,也不知杨先生现在在狱中情况如何?中国最优秀的人物就是这样被摧残!

    132,杨佳被处死是11月26日!

    他的无畏令人同情——因此,有很多人称他为个人抗暴!

    后世写历史的怎么也应该给杨佳写上一笔,毕竟杨佳不同于崔英杰,也不同于王斌余——杨佳的挥刀怒向而对的是国家的专政机关!

    杨佳不杀女警,令人感到杀手的温情!

    ——12月1日08年

    133,何清涟追问张丹红。

    ——何似乎说张在撒谎!这是一场难缠的官司!

    134,《南方都市报》江艺平被调离!

    ——这又是对媒体灵魂的改变!

    人们想自由,想获得新信息,想对不同的制度进行比较——但党就是不让你那样,党垄断话语权!

    你有本事你走啊?!可大多数人走不了!好吧?那就选择闭口或者进监狱,要么自杀好了

   ——你别无选择!

    135,吴伟汉因间谍罪被大陆处死,海内外媒体哗然,“在大陆,领导人的健康也是秘密。”但中国说,他泄露了军事秘密给台湾!

    ——12月8日08年

    136,刘晓波和张祖桦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这是我昨天得到的消息!评论者说,这是为明年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清场!自1989年以来,——统治者对敏感知识分子坐卧不安,我忽然想到那些所谓的“六四”黑手,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2009年又是一个敏感的年份,不平凡的2008年将要过去了!2008年产生几个有意思的成语:林貌杨音、兆山羡鬼、秋雨含泪等。

    ——12月10日08年

    137,今天是世界人权日——我还没读过《世界人权与公民权国际公约》哪!

    ——12月10日08年

    138,我发现前几日张祖桦被刑事传讯,刘晓波被刑事拘留——这与08宪章有关——我在国内的一家网站上看到了这篇文字,通篇显露普世价值,这应该是政治史上的经典文字!

    但是签字有用吗?

    佛祖曾经义无返顾地以身饲虎——谁能愿意将牢底坐穿?哈维尔是愿意这么做的人!

    ——12月16日08年

    139,欧洲尤其是德国对刘晓波被刑拘异常关注——能怪欧洲干涉中国内政吗?

    连捷克总统哈维尔都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知识分子的《08宪章》与捷克的《七七宪章》有相类之处!

    如果没有大的经济危机,中国是很难自行民主的。是的,我卑污吗?我胆怯吗?

——12月20日08年

    140,胡佳是黑夜的火,然而这火被中国政府妖魔化了!

    中国的主流网站是不会转载知识分子的《08宪章》的,即使个别网站转载,也难免不遭受删帖的命运!

    国外抗议抓刘晓波的声音此起彼伏,国内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敢怒不敢言——在国外的著名知识分子中,我知道支持刘晓波的有余英时、哈金,还有前捷克总统哈维尔等人!

    阅读《08宪章》而不发表意见的人,是昧于良知的,而签字在中国则带有很大的危险!

   跳进去还是躲开?

    ——12月21日08年

    (2012年12月29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获悉彭博新闻社披露中共八老的后代成了权贵资本主义的论述,美国之音的卫视不错)

(2012/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