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灵山-高行健(25)]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何清涟:中国大陆已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妥协?心虚?还是局面失控?文摘并评论:石首事件平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山-高行健(25)

第十八部份:72.他说他也讲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不过有讲完的..
   
     ”这不是一部小说!
   
     ”那是什么呢?”他问。

   
     ”小说必须有个完整的故事。
   
     他说他也讲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不过有讲完的,有没讲完的。
   
     ”全都零散无序,作者还不懂得怎么去组织贯穿的情节。
   
     ”那么请问怎么组织?
   
     ”得先有铺垫,再有发展,有高潮,有结局,这是写小说起码的常识。
   
     他问是不是可以有常识以外的写法?正像故事一样,有从头讲到尾的,有从尾讲到头的,有有头无尾的,有只有结局或只有片断讲不下去的,有讲也讲不完的。没法讲完的,可讲可不讲的,不必多讲的,以及没什么可讲的,也都算是故事。
   
     ”故事不管你怎么讲,总还得有个主人公吧?一个长篇好歹得有几个主要人物,你这——?
   
     ”书中的我,你,她和他,难道不是人物?”他问。
   
     ”不过是不同的人称罢了,变换一下叙述的角度,这代替不了对人物形象的刻画。你这些人称,就算是人物吧,没有一个有鲜明的形象,连描写都谈不上。
   
     他说他不是画肖像画。
   
     ”对,小说不是绘画,是语言的艺术。可你以为你这些人称之间耍耍贫嘴就能代替人物性格的塑造?”
   
     他说他也不想去塑造什么人物性格,他还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性格。
   
     ”你还写什么小说?你连什么是小说都还没懂。”
   
     他便请问阁下是否可以给小说下个定义?
   
     批评家终于露出一副鄙夷的神情,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还什么现代派,学西方也没学像。”
   
     他说那就算东方的。
   
     ”东方更没有你这样搞的!把游记,道听途说,感想,笔记,小品,不成其为理论的议论,寓言也不像寓言,再抄录点民歌民谣,加上些胡编乱造的不像神话的鬼话,七拼八凑,居然也算是小说!”
   
     他说战国的方志,两汉魏晋南朝北朝的志人志怪,唐代的传奇,宋元的话本,明清的章回和笔记,自古以来,地理博物,街头巷语,道听途说,异闻杂录,皆小说也,谁也未曾走下规范。
   
     ”你又成了寻根派?”
   
     他连忙说,这些标签都是阁下贴的,他写小说只是耐不住寂寞,自得其乐,没想到竟落进文学界的圈子里,现正打算爬出来,本不指望写这种书吃饭,小说对他来说实在是挣钱谋生之外的一种奢侈。
   
     ”你是一个虚无主义者!”
   
     他说他压根儿没主义,才落得这分虚无,况且虚无似乎不等于就无,正如同书中的我的映像,你,而他又是那你的背影,一个影子的影子,虽没有面目,毕竟还算个人称代词。
   
     批评家拂袖而去。
   
     他倒有些茫然,不明白这所谓小说重要的是在于讲故事呢?还是在于讲述的方式?还是不在于讲述的方式而在于叙述时的态度?还是不在于态度而在于对态度的确定?还是不在于对态度的确定而在于确定态度的出发点?还是不在于这出发点而在于出发点的自我?还是不在于这自我而在于对自我的感知?还是不在于对自我的感知而在于感知的过程?还是不在于这一过程而在于这行为本身?还是不在于这行为本身而在于这行为的可能?还是不在于这种可能而在于对可能的选择?还是不在于这种选择与否而在于有无选择的必要?还是也不在于这种必要而在于语言?还是不在于语言而在于语言之有无趣味?而他又无非迷醉于用语言来讲述这女人与男人与爱情与情爱与性与生命与死亡与灵魂与肉体之躯之快感与疼痛与人与政治对人之关切与人对政治之躲避与躲不开现实与非现实之想象与何者更为真实与功利之目的之否定之否定不等于肯定与逻辑之非逻辑与理性之思辨之远离科学超过内容与形式之争与有意义的形式与无意义的内容与何为意义与对意义之规定与上帝是谁都要当上帝与无神论的偶像之崇拜与崇尚自我封为哲人与自恋与性冷淡而发狂到走火入魔与特异功能与神经分裂与坐禅与坐而不禅与冥想与养身之道非道与道可道与可不道与不可不道与时髦与对俗气之造反乃大板扣杀与一棍子打死之于棒喝与孺子之不可教与受教育者先受教育与喝一肚子墨水与近墨者黑与黑有何不好与好人与坏人非人与人性比狼性更恶与最恶是他人是地狱乃在己心中与自寻烦恼与汉梁与全完了与什么完了什么都不是与什么是是与不是与生成语法之结构之生成与什么也未说不等于不说与说也无益于功能的辩论与男女之间的战争谁也打不赢与下棋只来回走子乃涵养性情乃人性之本与人要吃饭与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不过真理之无法判断与不可知论与经验之不可靠的只有拐杖与该跌跤准跌跤与打倒迷信文学之革命小说与小说革命与革小说的命。这一章可读可木读,而读了只好读了。
   
   第十八部份:73.我来到东海之滨这小城,一位单身独居的中年女人..
   
     我来到东海之滨这小城,一位单身独居的中年女人一定要我上她家去吃饭。她来我留宿的人家请我的时候,说她一早上班之前,已经为我采买了各种海味,不仅有螃蟹,(左女右圣)子,还买到了肥美的海鳗。
   
     ”你远道来,到这海口,哪能不尝尝新鲜?别说内地,这大城市里也不一定都有。”她一脸殷情。
   
     我难以推却,便对我寄宿的这房主人说:”要不,你同我一起去?”
   
     房主人同她是熟人,说:”人专为请你,她一个人怪闷的,有事要同你谈谈。”
   
     他们显然商量好了,我只好随同她出门。她推上自行车,说:
   
     ”还有一程路,要走好一阵子,你坐上车,我带你。”
   
     这人来人往的小街上,我又不残废。
   
     ”还是我带你吧,你说往哪里骑?”我说。
   
     她跨上车后座,车子把手直摇晃,我不断掀铃,招摇过市,在人群中穿行。
   
     有女人单独请吃饭本何乐而不为,可她已经过了女人的好年华,一张憔悴的黄脸,颧骨突出,说话推车跳车的举止都没有一点女性的风韵。我边骑边沮丧,只好同她找点话说。
   
     她说她在一个工厂里当出纳,怪不得,一个管钱的女人。我同这样的女人没少打过交道,可说是个个精明,别想从她们手里多得一分,这自然是职业养成的习惯,而非女人的天性。
   
     她住在一个老旧的院落里,里面好几户人家。她把自行车靠在院里她窗下,这辆自行车破旧得都无法支撑。
   
     门上挂把大锁。她开了房门,只一间小屋,进门就一张占了半间房的大床,边上一张小方桌,已经摆好了酒和菜。地上砖头码起,叠放两口大木箱,女人家的一点梳妆用品都搁在箱子上的一块玻璃板上,只在床头堆了几本旧杂志。
   
     她注意到我在观察,连忙说:
   
     ”真对不起,乱七八糟,不像样子。”
   
     ”生活可不就这样。”
   
     ”也就混日子,我什么都不讲究。”
   
     她开了灯,张罗我在桌前坐下,又到门口墙边打开炉门,坐上一锅汤。然后,给我倒上酒,在我对面坐下,双肘支在桌上,说:
   
     ”我不喜欢男人。”
   
     我点点头。
   
     ”我不是说你,”她解释道,”我是讲一般的男人,你是作家。”
   
     我不知该不该点头。
   
     ”我早就离婚了,一个人过。”
   
     ”不容易呀,”我是说生活不容易,人人如此。
   
     ”我最先有个女朋友,从小学起,一直很要好。”我猜想她可能是同性恋。”她已经死了。”
   
     我没有话。
   
     ”我请你来,是想讲讲她的事。她长得很漂亮,你要见了她的照片,肯定喜欢,谁见了谁都会爱上。她不是一般的漂亮,美得那个出众,瓜子脸,樱桃小口,柳叶眉,水灵灵一双杏仁大眼,那身腰更不用说了,就像过去的小说里描写的古典美人。我为什么对你讲这些?就因为可惜的是她的照片我一张也没能留下,我当时没防备,她死后她妈来一下全收走了。你喝酒呀。”
   
     她自己也喝,喝酒那老练的样子一看便是老手。她房里四壁没一张照片,也没有画,更没有女人通常喜爱的花和小动物。她在惩罚她自己,钱大概都化作杯中物下肚了。
   
     ”我是想让你把她的身世写成小说,她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你又有的是文笔,小说嘛——”
   
     ”就是无中生有,”我笑着说。
   
     ”我不要你编,你那怕用她的真名实姓。我请不起作家,付不起稿费,我要有钱,还真舍得出。我这找你是帮个忙,请你把她写出来。”
   
     ”这就——”我欠身,表示感谢她招待。
   
     ”我不是收买你,你要觉得这姑娘冤枉、可怜,你就写,只可惜你看不到她的照片。
   
     她目光有些茫然。这死去的姑娘在她心中显然是个沉重负担。”我从小长得丑,所以特别羡慕长得漂亮的女娃,想同她们交朋友。我同她不在一个学校,总是上学放学路上迎面碰到,一晃也就过去了。她那副长相,不光男的,女人也动心,我就想同她接近。我见她总独来独往,有一天,守在她放学的路上,跟上去说我特别想同她说个话,希望她不要见怪。她说好,我陪她就走了一路。以后上学,我总到她家门附近等她,就这样认识了。你别客气,吃酒呀!”
   
     她端上清炖的海鳗,汤是很鲜美的。
   
     我喝着汤,听她急速讲述她怎么成了她家的人,她母亲待她如同女儿一般。她经常不回自己家,就同她睡在一个被窝里。
   
     ”你不要以为有那种事,我懂得男女间的事也是在她关进牢里判了十年徒刑又同我闹翻了不要我去探监之后我才随便找了个男人结的婚。我同她是女孩子间那种最纯洁的感情,这你们男人不一定都懂,男人爱女人就像头畜牲,我不是说你,你是作家,吃螃蟹呀!”她掰开生腌的带腥味的螃蟹,堆到我碗里。还有煮的(左女右圣)子,沾作料吃。又是男女之间的战争,灵魂同肉体之战。
   
     ”她父亲是个国民党军官。解放军南下,她妈当时怀着她,得到她父亲带到的口信赶到码头,兵舰已经跑了。”
   
     又是个这种陈旧的故事,我对这女孩已失去兴趣,只用功吃着螃蟹。
   
     ”有一天夜里,她在被窝里搂住我哭起来,我吓了一跳,问她什么事?她说她想她爸爸。”
   
     ”她不是没有见过他?”
   
     ”他那些穿军装的照片她妈都烧了,可她家里还有她妈穿着白纱裙同她父亲的结婚照,她父亲穿的西装,人很潇洒,她也给我看过。我使劲安慰她,心疼她,后来搂紧她,同她一起哭了。”
   
     ”这可以理解。”
   
     ”要都像你这样想就好了,可人并不理解,把她当做反革命,说她想变天、企图逃到台湾去。”
   
     ”那年月的政策不像如今,这回不是又变过来鼓励回大陆探亲?”我能说什么呢?
   
     ”她一个年轻女孩,虽说那时候已经上了高中,哪懂这些?她把她想她父亲的话都写在日记本里!”
   
     ”这要被人看到告发了,那时候是能判她刑的,”我说。我想知道的是这恋父情结和同性恋之间是不是有某种转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