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江棋生文集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江棋生
      
   


     中共十八大前后,一些对胡温早已或再也不抱希望的体制内外人士,出于对中国未来走向的关注和焦虑,以及出于对习近平李克强的善意期许,或隔山喊话,或坦诚上书,力谏和敦请共产党新的执政高层痛下决心,开启政治体制改革。我特别注意到,他们中的不少人并不理会胡锦涛的“两个不走”,顶风直言自己心目中的政治体制改革,可不是用来巩固和改善共产党一党专政的,而是促成制度变革、导向宪政民主的。
    应当说,这些谏言者面向庙堂发声的良好初衷和良苦用心,我很能理解。但是,我也不想讳言,我与他们的确有所不同。不同的是,我对习近平不抱那样的期待,也因此,我关注的重点依然是: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这里的“不改”,是指不改一党专政的基本政治制度。
    官家就是不改,乃是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主政时期的历史事实。邓小平的就是不改,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邓讲发挥民主党派的参政作用,只是讲讲而已,岂能当真?”(参见赵紫阳《改革历程》第279页,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但是,邓的“四个坚持”可不是说着玩的。为了“四个坚持”,邓不惜动用违章非法手段,搞掉两任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制造惨绝人寰的六四大屠杀。江泽民的就是不改,不仅表现为邓规江随,而且一度走得比邓更左,把反和平演变当作中心任务。胡锦涛的就是不改,则集中体现在他于2008年12月和这次十八大上两度宣示的“两个不走”,即“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再加上去年3月委托吴邦国出面,“理直气壮地”端出来的“五个不搞”。
    现在,权柄到了习近平手里,官家是改,还是不改?十八大上,习近平对以“两个不走”和“三个自信”为灵魂的政治报告由衷地投了赞成票,所谓“三个自信”,就是“全党要坚定这样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十八大后,习近平频频亮相,在他稍具个性化的公开讲话中,虽然没有复述胡锦涛报告中的原话,但其政治立场的鲜明底色,无疑就是“两个不走”和“三个自信”。例如,他所说的“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指“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49年“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我认为,已经可以断言,习近平的立场依旧是:就是不改。
    习近平对“举什么旗,走什么路”,早就拿定了主意,有了主心骨。若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测,面对那些要其改弦易辙、改变制度的建言献策,他所能拿出的最大雅量,当是不回应、不采纳。在我看来,习近平既然一直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认定为命根子,并且将一党专政的蓝图绘到了37年后的2049年,他对上书者提出的“非改不可”的警示、给出的“去除心魔”的规劝和作出的“顺应潮流青史留名”的激励,就不仅不会动什么心,甚至根本就听不进去。在此,我倒是想请上书者听我一句劝:在改旗易帜这件事上,习近平是不会和你们良性互动、达成共识的。远为可能的,是将你们的善意当恶意,是将诤友当敌人。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邓、江、胡、习一脉相承,他们“主张的是在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为了进一步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他们坚决拒绝“任何影响和削弱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改革”。(赵紫阳语,《改革历程》第271页)
    官家就是不改,那么,民间怎么办?我认为,这是一个真问题,回避不了,必须正视。事实上,我也看到了一些人对此给出的回答。有人给出的选项为,民间能做的最多是:说不说在我,听不听由他,说过劝过,就完事了。还有的选项是:民间当定官方的诤友,忠谏不止,直到金石为开。也有人认为,民间被旧制度的守夜人绑架,无可奈何,只能听任中国溃而不崩,或滑向大崩溃。
     显然,上述选项都不怎么样。在官家不改、制度未变之前,民间应有别的选项,民间应该建设性地有所作为。我看到,杜导斌前不久发表的一篇文章,说的正是这档子事。他在文中说:“胡锦涛的十八大报告只不过再次验证了‘自由不能靠施舍,只能靠自己争取’的道理”,“中国的民主和自由,不能寄望于中南海里那帮贪婪怯懦的没出息的东西!必须依靠我们自己,依靠公民自觉自愿的行动!”在我看来,杜文所展示的那种历史的主体意识,那种把握命运的自主行为,那种俯视庙堂的公民视角,那种负责任的建设性态度,是与上世纪70年代东欧的先行者哈维尔、米奇尼克所倡导、所践行的理念高度契合的,也是当下中国尤为需要、应该大力弘的。
     除杜导斌之外,傅国涌在他的“‘堵国’何处去?”一文中,也表达了类似的祈愿和信念:“愿更多的人不再目光朝上,只注视当权者想什么、要做什么,而是更多地转向下,看看我们自己能做什么。相信历史一定会在没路可走的地方开出路来,君不见,任何一个时代的特权阶级都已被翻过去了吗?”今天上午,一位投身维权抗争的陕西朋友来我家,我告诉他自己正在写一篇短文,然后问他:官家就是不改,你说民间该怎么办?这位朋友快人快语,他说:活人岂能被尿憋死?民间有空间,有资源,有办法。他告诉我,他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悟出了一个道理:在许多看似无望的民众维权抗争中,只要减少一些只认上访的臣民意识,只要拿出比360度再多1度的胆识和智慧,就有可能开出路来,事情就可能出现转机,官方就会被迫坐下来和民众谈判,民众的正当权益就有可能失而复得。他认为,别的事情也一样,只要愿意面对良知和承担责任,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就能在没路的地方开出路来,就能促成社会的变革和进化,使依赖谎言、收买和践踏尊严的旧制度愈来愈玩不转。
     杜导斌那篇文章的题目是“他们就是不改,我们怎么办?”,我将自己的这篇短文标题特意取为“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就是要呼应和强化同一个主题,希望在公民精神的烛照下,中国民间有更多的人来做好这篇文章,答好这个问题,并形成宝贵的共识,进行艰难的破局。
      
       2012年12月30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12月31日播出)
      
      
(2012/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