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家庭教会
·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12名基督徒被以非法集会游行罪刑事拘留
·緊急關注: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聚會遭公安沖擊,十幾名基督徒扔被關押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十多人被扣 警方指涉嫌非法聚会面临取缔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十多人被扣 警方指涉嫌非法聚会面临取缔
·北京小型家庭教會遭衝擊 被指「非法集會」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组图
·圣爱团契教会13人遭刑拘 家属律师要求会见被拒
·星期三梁小军律师首次会见被控非法集会罪的徐永海长老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徐永海: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蒙难者徐永海的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居小玲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徐彩虹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吕动力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1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2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3
·教案蒙难者杨秋雨释放证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2)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3)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1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2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3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4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照片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12月25日圣诞节
     
   1、欧美日政府、领导人曾呼吁人们,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
     
     1989年美国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脑的十年”法案,并呼吁美国公众、各种科学组织和各级政府支持“脑的十年”(1990—2000)计划。在美国“脑的十年”计划影响下,欧共体(现欧盟)在1991年推出了“EC脑十年计划”。日本先在1987年推出了“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后在1997年推出了“脑科学时代(为期20年)”。
     
     在脑中,关于大脑前额叶(我们这里可称为“前脑”)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前脑”)的功能将会是一个重大科学发现。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我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发现:“精神分裂症应当是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疫病,是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疫病。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
     
     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前脑)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而通过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如,我们崇拜、效法民族英雄、人民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这些英雄那样的心,就会对本民族的人、本阶级的人(“好人”)具有强烈的爱,就会对敌民族的人、敌阶级的人(“坏人”)具有强烈的恨。
     
   2、希望通过欧美日各国政府,来使更多的科学工作者进行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作为基督徒,我作为北京一家庭教会的带领人(长老),我曾因为基督信仰,我曾先后两次坐牢(共4年),这十字架道路使我更加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基督信仰能使人们心中充满爱,拿去恨,所有的人都应当来具有这基督信仰。
     
     面对一个科学的时代,面对越来越多只相信科学的人们;为了从科学角度来告诉人们,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在经过20多年对大脑前额叶(“前脑”)的研究后,我终于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并已经完成了部分论文,如《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等(见后)。
     
     在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上,还需要在医学以及人类学、宗教学、心理学等等学科上做进一步的研究。欧美日各国政府曾制订支持脑科学研究的各种计划,如“脑的十年、EC脑十年计划、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脑科学时代”等等,为此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希望通过你们,来使各国的科学工作者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3、希望通过欧美日各国政府,来使科学工作者们支持帮助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研究
     
     我作为一个家庭教会的长老(家庭教会带领人),一个失业的精神科医生,多年来看到,基督信仰能使人充满爱心,来使人消除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体验;基督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借着研究这基督信仰是如何使人具有爱心的,也可以了解大脑前额叶的功能;为此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希望通过你们,来使各国的科学工作者参加我们的家庭教会,来参加我们、支持我们、帮助我们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当然做为中国普通的基督徒、良心犯,我们不敢奢求在我们的基督信仰上得到你们更多的支持、帮助,因为我们知道,这很不容易,你们很难做到。如,在2010年6月,流亡在美国的中国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曾邀请我们,在一个月后的7月26日到美国去参加由他牵头召集的一个基督教研讨会(徐文立在国内时,我们也曾在他家传讲过福音,那时也是由他来牵头召集,只是那时我们基督徒和一些民运朋友是去他的家里)。虽然我事先找过美国使馆政治处的工作人员(在我们因信仰而坐牢期间,2004年至2007年的《人权报告》和《宗教自由报告》多次提到我们的名字和我们的事情),但是我办签证的时间,依旧被美国大使馆安排到三个月后(9月9日),此时这个基督教研讨会早就开完了,我自然也没有能去参加这个基督教研讨会。
     
     我们不敢奢望在我们的基督信仰上得到你们更多的支持、帮助。但是,如果能在我们的科研工作上得到你们一定的支持、帮助,我们同样会感到万分的高兴;而且我们也确实需要在这科研工作上的支持、帮助。在2012年12月8日开始一直到现在,我突然出现右眼不适,看东西模糊。可是我不敢到医院去看病,更怕妻子知道着急。在我坐牢时,因我坐牢妻子失去了原来的护士工作,多年来她一直靠打零工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我出狱后,因我一直受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直失业在家,我没有钱去看病。现在,我只希望,我20多年的科研工作,能够被人延续下去,因为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为此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
     
   四、附上三篇我写的,我因信仰而坐牢的文章和有关大脑前额叶研究的文章
     
   1、《九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uyonghai/8_1.shtml
     
   2、《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0/xuyonghai/10_1.shtml
     
   3、《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1/xuyonghai/6_1.shtml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1、《九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2、《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
   3、《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九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11月
     
     9年前的今天,也就是2003年的11月,我正在遭受酷刑。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里,北京市公安局市局的警察(我不知道他的姓名),向我棉衣里浇凉水。像今年一样,2003年的11月份,北京的天气也已经很冷,也下了一场大雪,很多人都穿棉衣了。看守所(监狱)很冷,几乎见不到阳光,我的棉衣也干不了,我只能一直湿穿着。
     
     被抓5天后,我从北京被押解到浙江杭州。在火车上,浙江杭州来的警察把我的双手铐在一起,再铐在火车上小桌子的腿上。在小桌子下,我是站不起来,坐不直,也躺不直(车厢里没有那么大的地方),我只能窝在那里,像狗一样。到了杭州,警察把我关在杭州萧山看守所里,连着10来天,天天的提审我,不让我睡觉,我都出现了幻觉。
     
     警察为什么如此对待我,因为我曾致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其中所附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
     
     太欺负我们基督徒了。仅仅因为我们信仰耶稣,我们鞍山的主内肢体就被警察马毅酷刑,如强迫侯荣山弟兄蹲在电炉子(电烤灯)的前面,不停地用竹竿敲打侯荣山弟兄的脑袋,来纠正姿势,使得侯荣山弟兄双膝被烤出了四、五个大水泡。并且,这些基督徒还被关、被罚款、被劳动教养。仅仅因为我说出来这些事情,我也被酷刑,并被抓去坐牢2年。
     
     我出狱后,有关部门还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盖了一个房子(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是协警(联防队员)在这里上班,来监视我。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还要到这里上班,来软禁我,不许我出家门,或者我出家门警察跟着。如现在的“十八大”期间,我就被软禁在家中。这样情况,从2006年1月30日到现在,已经6年多了,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如此的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正常地生活、工作,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难。不怕被人笑话,现在我家里连电视机,微波炉都没有。现在北京哪一个家庭还没有电视机、微波炉呀,这些应当都是生活必须品了。不论是坐牢时的酷刑,还是出狱后的艰难,这都是十字架道路。
     
     感谢主,借着这十字架道路,我完成了我的部分科研工作(见后),这十字架道路里有主的美意。而且,借着这十字架道路,也使我的生命得到长进,使我更加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时常为那些逼迫我的祈祷,希望他们也早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与我们一起去天堂。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脑与信仰的研究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徐永海(原北医医学系79-3班)
     
            2012年10月22日
     
     
   1、当年老师曾告诉我们,我们将来不仅要成为好医生,还应当成为医学家
     
     2012年10月26日是北医(北京大学医学部)建校100周年,我从网上也看到一些关于“北医百年庆典”的文章,如《杜军保:我们永远的好榜样》(新华网)。杜军保和我们都是1979年考上北医的,只是我们是医学系79-3班,杜军保是79-2班,因为有一段时期杜军保住在我们班的宿舍里,所以他和我们如同同班同学一样(一段趣事)。当年在北医上学的时候,老师曾告诉我们,我们将来不仅要成为好医生,还应当成为医学家。当个好医生还容易,当个医学家就太不容易;人的身体就这么大,各个器官可以说都已经被知道得够够的,哪有未知的呀?
     
     从北医毕业后,我先当住院医师,那时我还真是很少回家,平时就住在医院里,没事就看书。我还真发现一个器官——大脑的前额叶(我们可称它为“前脑”吧),当今医学对它知道的很少。如,当大脑前额叶被切除时,感觉、知觉、联想、思维等心理活动都不受多大的影响,看来大脑前额叶与这些心理活动关系不大;那么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当今科学(医学)知道的很少。在脑的所有皮质层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看来,大脑前额叶不是不重要,而是非常的重要,只是我们人类对它知道的还很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