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家庭教会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焦国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先生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
·何德普个人简历(本人所写)
·何德普: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
·何德普:写给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朋友
·何德普:民主墙精神永不倒 无私奉献的墙下人
·何德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订草案》致人大法工委的公开信
·何德普: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
·何德普: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
·何德普:关注“六、四”后的组党人士——胡石根、康玉春等人的处境
·何德普: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何德普:查建国先生,高洪明先生的组党案即将开庭
·何德普:法轮功学员也享有公民权中共不应用专政手段对待法轮功
·何德普:抗议中共当局对京津党部副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判处重刑,强烈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
·何德普:关于授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查建国、高洪明优秀民主党人称号的决定
·何德普:公心至上的民主党人——查建国、高洪明兼谈民主党与共产党的主要区别
·何德普:公开感谢信
·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现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其家属在探视上受到狱方的刁难
·何德普:《新世纪宣言》代表了民主党集体的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我叫万物生活在上帝面前”(提前6:13)
   
   因此,我们基督徒应当爱:我们的自然环境,爱我们的地球;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中:
   
   6、我们是在为我们的地球、人类祈祷,在为我们的国家、人民祈祷,请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12年11月8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位代表:
     
   1、我是一个因为“十八大”而被警察软禁在家中的基督徒
     
     (1)、10月18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2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要开十八大了。
     
     (2)、10月24日,因为十八大,德外派出所的片警来到我家中,对我说,从今天开始,他们警察就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上岗了,让我少出门,我出门他们就要跟着。
     
     (3)、10月26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2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是来看我的,给我送来点水果。
     
     (4)、10月30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加上片警3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让我少出门,让我心疼心疼他们片警(德外派出所警察),因为我出门,片警还要跟着我。
     
     (5)、11月5日,因为十八大,公安北京市局和西城分局的国保警察2人来到我家中,对我说,是来看我的。
     
     总之,因为十八大,警察5次(10人次)来到过我家中。
     
     总之,因为十八大,我被软禁了,不能出家门了;出家门,警察就跟着。即使是去买菜,警察也跟着。前天(11月6日)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上岗的片警(德外派出所警察)还对我说:“你都50多岁了,懂点事,别给我们找麻烦”。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应当是让我连门都不要出了,菜也不要去买了。这样的软禁,使我无法正常的生活。
     
   2、我仅反映了鞍山基督徒被警察马毅酷刑,就被抓去坐牢2年,一直受到监视(软禁)
     
     我仅仅是一个基督徒,仅仅出于主内弟兄姊妹的肢体之爱,仅仅出于一个公民的义务、责任、权利,而反映了鞍山基督徒李宝芝等被警察马毅酷刑的事情;我就被抓去坐牢2年,出狱后我又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2006年1月在我出狱后,有关部门还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盖了一个房子(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是协警(联防队员)在这里上班。2006年1月至今年6月前,一直是8个协警在这里上班,每班2个协警。今年6月后改为4个协警在这里上班,每班1个协警。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一到要软禁我的日子,警察(一般白天一个,晚上一个)也要前来,到这里上班。
     
     如此的监视、软禁,至今已经6年多了,这要花去国家(纳税人)多少钱。其实,目的应当只有一个,就是怕我到有关部门去上访、告状。难道,如此的冤假错案,我不应当去上访吗,去告状吗,去申诉吗。
     
     事情是这样的:
     
     2000年中国辽宁省鞍山市一些基督徒因为信仰耶稣,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而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等人的毒打(酷刑)。如,警察马毅强迫侯荣山弟兄蹲在电炉子(电烤灯)的前面,并在后面不停地用竹竿敲打侯荣山弟兄的脑袋,来纠正姿势,使得侯荣山弟兄双膝被烤出了四、五个大水泡。并且,这些基督徒还被关、被罚款、被劳动教养。
     
     为此我写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当年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并附上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写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后来,刘凤钢弟兄的这篇文章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此文在发表时被杂志改名为《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因为此事,在3年后我被秋后算账,在2003年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出狱后又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实在是太欺负我们基督徒了;被打了,不能说;我说出来,我就要被抓去坐牢,出狱后还要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
     
   3、由于如此的被监视、被软禁,一直使我无法正常生活、工作,而使我生活十分困难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如此的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正常地生活、工作,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难。不怕被人笑话,现在我家里连电视机,微波炉都没有。现在北京哪一家还没有电视机、微波炉,这些应当都是生活必须品了。
     
     今年6月我的眼镜丢失后,我一直买不起眼镜。白天好办,晚上走路,自己都要小心了,别摔着,别撞到车上。监视、软禁我的警察还让我少出门;晚上让我出门,没事我都不出去,怕摔着,怕撞到车上。几天前,我妻子对我说:“过几天(本月26日)你过生日了,给你买生日礼物,是给你买个眼镜呢,还是买个微波炉呢”。
     
     现在我没有低保、医保、社保,什么都没有,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自己对付着。好在我自己还是医生,知道吃什么药,用什么药。如我患有严重的皮肤病(由于坐牢)和牙周疾病,只能是自己对付着。我一个50多岁的人,一个也曾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个曾工作过20来年的医生,为什么生活得如此艰难,
     
     我生活得如此这样,我认为这不是我个人的原因,而是某些个别人的原因,是某些国家个别部门的原因,为此我写信给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位代表,希望通过你们,或通过给你们写信这个形式,来使我不再受到如此的监视、软禁,来使我能够恢复原有的医生工作,来使我能够正常地生活、工作。
     
   4、基督信仰是人类的福音,请不要再打压基督信仰了,请不要再抓基督徒了
     
     我1960年出生在北京,我曾是在“文革”年代成长起来的人,我也曾经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确实,去建立一个美好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这个理想是崇高的。确实,为了去建立这个美好的社会,为了人民的幸福,大公无私、勇于牺牲,这个追求是高尚的。可是,“文革”那样的“仇恨心理、斗争哲学、整人艺术”,不但实现不了共产主义社会,反而会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接受了耶稣,我开始逐渐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和牺牲精神(出于爱甘愿去钉十字、降阴间)。基督信仰是“爱的心理、爱的哲学、爱的艺术”。当全世界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的时候,自然也就是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只是这美好的社会,基督信仰称它为“千禧年”,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称它为“大同社会”,名字不同罢了。
     
     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说,宇宙的历史(年龄)是100多亿年,在100多亿年前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只要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科学虽然否定过存在“狐仙、鬼怪”等,但是从来没有否认过存在上帝。如果,某些人还坚定地否认存在上帝,以无神论、唯物论为荣,只能说明他实在是愚昧、无知、不懂科学,不懂现代科学。
     
     如果说,以前人们还受“文革”余毒的影响,还受“不了解现代科学”的影响,还在“意识形态”上极端地排斥基督信仰;那么经过了30多年的时间,目前的中国已经开始在“意识形态”上走向了多元化(如,孔子像曾立在天安门前100天,孔子学院已经从中国走向了全世界,儒教思想已经回到了中国当今社会)的时候,如果还在极端地排斥基督信仰,那就实在是没有必要了。
     
     为此,我写信给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位代表,希望通过你们,或通过给你们写信这个形式,来使我们国家的有关部门,不要再打压基督信仰了,不要再抓基督徒了。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与上个世纪90年代相比,这些年来因为基督信仰、家庭教会,而被抓的基督徒,而被强拆的教堂,我们已经很少听到了。但是必定在十年前,因为基督信仰、家庭教会,辽宁鞍山李宝芝等基督徒被抓了,杭州萧山凸渡沙教堂被强拆了,为此我们坐牢了,至今我们得不到平反,还一直被监视、软禁。)
     
   5、为了我们的老年生活,请支持我们的基督信仰,别再来干涉我们的家庭教会了
     
     在我们中国,在1949年后,在前30年,我们高举马列主义,“仇恨心理、斗争哲学、整人艺术”使得我们中国人之间越来越冷漠。在后30年,一些人又把马列主义所批判的东西反过来,高举“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使得我们中国人之间更加走向冷漠、淡漠。
     
     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大的家庭在逐渐解体,依靠子女来养老(家庭养老)正在逐渐走向“破产”。而依靠国家养老,国家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现在,有一些人在给国家出这样的主意,即取消“独生子女政策”。其实,即使你现在开始再生2、3个孩子,等你老了,你的孩子也未必会养你老(不是子女少的问题,而是观念改变了的问题)。而且,现在才开始再多生孩子,等这些孩子二、三十岁大学毕业了,开始工作了,我们也都八、九十了,也都死了或快死了。再说了,这些孩子大了,他们也还要再生2、3个孩子(如果毛泽东时代多生的观念又开始正确了,人们为什么不多生)。他们还要养自己的孩子呢,谁管你呢。
     
     现在,2个大人只养一个孩子,2个大人都上班,劳动力相较充足,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还都几乎没有人愿意去照顾老人。医院的护工,家庭的保姆,几乎都是四、五十岁的人,都是当年“黄山来的姑娘”。将来,取消“独生子女政策”,每个女人都要生2、3个孩子,女人不上班(象旧社会那样,象现在的韩国、日本那样,在家照顾孩子,一个男人要养4、5口人),劳动力就会相对紧张,就会更没有人愿意去照顾老人了。
     
     家庭(子女)养老破产,国家养老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我们这些最普通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们只能是靠自己,靠我们大家,靠我们大家所构成的社会。如果我们一些朋友多年来一直在一起聚会,在一起学圣经,我们彼此之间成为了主内的弟兄姊妹。当我们老了,我们就可以彼此照顾。其实50岁、60岁的人,甚至70多岁的人,身体还很好,照顾自己的主内肢体,应当没有多大问题。照顾主内肢体,总比没事去跳舞、打牌,来的有意义,来的健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