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时代周刊不分善恶 顾晓军思想有公正]
石三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代周刊不分善恶 顾晓军思想有公正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八十七
   
   大人们果然都小心眼儿,报复来得也太快当:顾先生才说“我劝刘大人:赶紧去打个招呼,叫人不要再攻击石三生、无民主等的电脑了(别再风扇呼呼乱响),叫人不要再堵塞波心投影、森林之子的网路了(别再十几分钟打不开一网页)。”不知他人如何,我这里干脆是一联网、风扇就开始狂转了。
   

   你说你们缺德不缺德?石三生我还不至于神经衰弱到在乎风扇那点噪声。只是如今寄人篱下,斗室之内、夜深人静之时,怕打扰了家人的休息啊!我知道你们在钓鱼。可好歹别做绝户事儿不是?别以为顾先生说了别再骂,你们就得意。惹得俺兴起,照样把师傅的话当耳旁风!
   
   我又不是没说过,你们当真喜欢看石三生作文,只需送我一台电脑(二手的俺也不嫌弃)、再把宽带费给交了。我保证24小时在线、让你们全程监控到每一行、每一字。如何?尔等再目无法纪、再缺心眼儿,也该知道有个公、私界限吧?当年的中宣部刘大人已高升,难道新的刘大人还萧规曹随、把石三生当通缉犯?小心我忙完了自己的官司,再起诉中宣部,要求消了我的案底、赔偿我的精神损失!抓了良民,至少应该有个公开道歉吧?真到那时,两位刘大人不会学潍坊市政府耍赖皮吧?
   
   好,废话少说,言归正题:
   
   此时,《时代周刊》的投票应该已经截止。伎俩已经被石三生点破,不知鬼子们这两天会权衡出个怎样的名单来搪塞世人?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公开名单纯属自己脑残造成。你把习近平总书记、薄熙来收录其中,也无可厚非。毕竟有time原本就“不分善恶”的评选标准做借口。可那ai weiwei 算什么风云人物呢?去年,好歹还有个伪失踪做幌子!可今年,他做了什么风云之事?是山寨网民的“草泥马之歌”?还是山寨了鸟叔的“草泥马style”?《时代周刊》如此遴选全球风云人物,这不是自己犯贱、自降身价吗?
   
   你就是想犯贱,想捧艾未未也不要紧,不是还有一份没有公开的秘密候选人名单吗?就由选举委员会的几个鬼子偷着商量一下、到时突然公开也就是了。怎么还能公开投票呢?这不分明是在指鹿为马、让那些投票的支持者公开承认自己也脑残了吗?这就好比你们《时代周刊》搞了个“鸭蛋大赛”。你们不但硬塞进去一只鸡,而且还是塞了一只公鸡参赛。你说你们以及那些投票支持公鸡下鸭蛋的人们该有多脑残?
   
   荒唐啊!不分善恶也就算了。怎么可以还弄虚作假、指鹿为马呢!时代周刊不但是在羞辱自己,更是在羞辱那些投支持票的人们。
   
   在《时代周刊正难产 诺贝尔奖已沉寂》中,石三生我为time指出了一条明路----习、艾谁都别选,就选顾晓军先生。那怕让顾晓军先生与薄熙来并列都无妨。一正、一邪;一善、一恶。不但完全符合time风云人物创始人的初衷,更可籍此取得中国所有热爱公正的人们与薄势力的双方皆大欢喜。可谓一举数得!
   
   当然了,time应该看到:“向美国外交政策、时代周刊的推荐活动”搞到现在,不过是月余的时间。顾晓军思想已经显示出其势不可挡的威力。外交政策的top100思想家已经惨到连李开复之流的得主,都不好意思以其为荣了!除了《外交政策》以及半文盲的陈瞎子还在意淫,大陆谁还把那top100思想家当根葱?
   
   还有那诺贝尔和平奖。挪威吓得临时把和平奖硬塞给欧盟,除了徒惹希腊等国的一番嘲笑,于世界和平有何益处?
   
   文学奖就更不用说了,不但荒唐到文学奖评委会的前、现任主席都不知道莫言是为什么获奖?就连“精通”中国文化的马悦然,也要靠造谣(山东文化干部行贿)为自己招揽眼球了!而莫言一伙就更是好笑,一面假扮“橙子”向顾晓军先生许诺贿赂;一面回避质疑,与一个什么鸟诗人谈论起了翻译学的是是非非。不但想借机“莫言获奖”大捞一笔的诺评委前、现任主席的中国行被弄得灰头灰脸。就连莫言获奖的当日,在百度也只是昙花一现,就被石三生大师我一篇《莫言获奖---中共喜成人类最阴暗面》弄得不但专题泡汤、连新闻搜索热词都不见踪影了。
   
   若非顾晓军思想真得人心?何至于连大陆政府都不得不在封杀顾晓军先生的同时,挥刀自宫---封杀外交政策、封杀“莫言获奖”,甚至连time风云人物候选人都统统封杀呢。
   
   说这些是啥意思?不过是想告诉time:与公正为敌,都不会有好下场!更希望time别会错了意,无论石三生还是顾门其他弟子、顾粉团、顾友,乃至所有热爱公正的人们,我们向你们推荐,多半是为名不为利(虽然都知道利是好东西)。你们最终选择了公正、选择了顾晓军思想,那是你们的荣耀,也是我们的骄傲;你们拒绝了。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因为通过一次次的“进攻”(顾晓军《论民主与进攻》),通过一次次的公正战胜邪恶,我们已经达到了“推荐”的目的。
   
   【石三生 2012年12月13日星期四 06:22 中国】
(2012/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