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诺贝尔奖无阳谋 时代周刊多阴招]
石三生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奖无阳谋 时代周刊多阴招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七十八
   
   今晨,与Google chrome鏖战两个小时,只发了一处海外博客的英文文章,风扇在狂转、硬盘灯在长明。担心我这台老旧的笔记本突发心肌梗塞,只好关掉电脑。再打开,它又宛如处子、静得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了。
   

   只盯住了我的浏览死缠烂打,这显然不是中宣部的作风。而自己又只一心一意向时代周刊推荐顾晓军先生,因为得不到明确的答复(公开全部time年度人物候选者名单)、就无法罢休。与我的浏览过不去的,除了《时代周刊》,还会是谁呢?
   
   不用说,有了习总书记要“解放思想”、要完成民族复兴伟业、要“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昔日学流氓只会打打杀杀、封堵人们言论自由的中宣部,已经不可能再萧规曹随。再说,那主观意识形态的李长春大人,也卸甲归田、“不再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了不是。在其位,谋其政。难道一个在野的老人,也还继续指导着中宣部的意识形态吗?
   
   而除了中宣部,不就只有《时代周刊》这个目前还在反智、反文明、反公正的美国鬼子对石三生以及顾粉团恨之入骨了吗?
   
   再次奉劝时代周刊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悔悟,还来得及。没看到《外交政策》拒绝收录顾晓军先生的下场吗?别说区区一个《外交政策》了,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又如何?
   
   在莫言飞扑瑞典国后,许多中、外媒体仿佛又被打了强心针,重新泛滥起多日不敢炒作的“莫言获奖”的话题。可怜那昏头昏脑的瑞典国王,也不得不装聋作哑,无视中国“质疑学派”的强力质疑,把荣誉赐给这个言而无信、言不由衷的中国作协副主席了。
   
   包括诺贝尔文学评委会前、现任主席以及马悦然装孙子,既不敢回应莫言为什么获奖?又不敢反驳“山东文化干部行贿”是造谣。足可证明瑞典文学院是被秉持公正是第一价值观的“质疑学派”打败了!不但瑞典文学院被打得灰头灰脸。就连莫言自己,也不得不假扮“橙子”,以获奖之后必推荐顾晓军先生为筹码,向“质疑学派”示弱、讨好了。
   
   “莫言获奖”的感言,名为:“讲故事的人”,并以自己“因为讲故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自豪。他还说:“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
   
   以“讲故事”取代“小说”,显然是荒唐的。顾晓军先生在《马悦然其实是个小说的白痴》中,已经说的很明白。仅从字面理解,小说可以“讲故事”;但故事却是绝不可以讲“小说”的。比如顾晓军先生的小说《下场》,是通过一个老人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时代中国人的命运。再缺心眼儿,也不至于说顾先生的《下场》,是通过一个老人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时代中国人的小说。可以吗?人人都有故事,可;人人都有小说,也可吗?马悦然果然是个小说的白痴,瑞典文学院果然是一帮小说的白痴。
   
   而莫言不但不以“讲故事”等同于“小说”为痴,竟然不惜借诺贝尔这个文学平台,向全世界散布白痴谬论,实在是让有识之士笑掉了大牙!
   
   莫言见识的白痴,注定了他的“讲故事”也是谎话连篇,毫无哲理可言。比如,他在演讲稿中,一面说“我母亲不识字,但对识字的人十分敬重。”,一面却不明原因地说自己小学未毕业就“辍学。有傻逼解读为这是文化大革命造成,却不料莫言还说“当我牵着牛羊从学校门前路过,看到昔日的同学在校园里打打闹闹,我心中充满悲凉,深深地体会到一个人,哪怕是一个孩子,离开群体后的痛苦。”
   
   为了渲染自己母亲的伟大,莫言甚至还描述她说:“孩子你放心,尽管我活着没有一点乐趣,但只要阎王爷不叫我,我是不会去的。”同是父母所生,天下的母亲、尤其是中国人的母亲,竟然会到了视自己未成年的儿子都是痛苦,全然没有一点“乐趣”了吗?莫言与他的母亲,何其与人性相悖也!
   
   莫言的虚伪,远不止如此。被中国新闻网等脑残的媒体猛捧臭脚的““莫言诺奖演说:忆母亲为开头 三个哲理故事收尾”中,更可见莫言心理的阴暗在少年时,就已经相当超群了。
   
   莫言的第一个故事,只有那些傻逼到从来不会真哭的人才能读出哲理来。果然他是被感动的大哭,一定没有心思去观察别人是否在哭甚至是假哭。看展览,看到的只会是展品或别人的后背,只有心理阴暗(儿时,或许用调皮也可)、有着特务一般心理的人,才会籍自己假哭之时,偷窥别人的表现。
   
   第二个故事,不过是一般人与狗差不多的条件反射。何来的哲理可言?
   
   第三个故事,不过是想嘲讽那些在他获奖后质疑他的人们。果然他也是个相信有“真理和正义存在”的人,就不会惧怕质疑,更不会假扮“橙子”向顾晓军先生轻言重诺了。
   
   看到外网上,竟然有人说“诺贝尔奖是个阳谋”,这实在是太过脑残。观百年诺贝尔奖,究竟有哪一次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是因为诺贝尔奖引发的。有吗?真的有吗?
   
   只怕进步的作用难以觅踪。而反文明的功劳,倒是可以如同2012年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外交政策的top100思想家、时代周刊的年度候选人物一起,永载于历史。被后世所唾弃、诟病了!
   
   【石三生 2012年12月9日星期日 09:49 中国】
(2012/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