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郭国汀 发表于 12/14/2012 15:42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黑匣子主义认为,应该说,毛共匪党“红色政权”始终是一个匪帮,一个建立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基础上的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集团,犯有诸如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等一系列滔天罪行,罪大恶极,罪不容诛。——何啻“非法”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刘路在《风物长宜放眼量》文中言及:“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中共建立了统治秩序,中共的统治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即便从自然法的角度讲,我们有革命的权利,我们也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中国只能出现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的局面。”随后刘又在为贺卫方教授的《西山会议发言》辩护时重申: “如果当初夺取政权的手段不合法,但是经过多
   少年,你取得了人民的同意,人民已经认同你的统治,你这个政权就不能说是非法。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会维持三十年。我不像有的“大腕”,五年之内就想让人家交
   出政权。还有个更可笑的自由派法学家,跑到海外扬言3年内整合海外民运,干掉中共。我认为他们不过是痴人说梦。”
   
    读到该论我深感吃惊,因为如此谬论竟出自一位[著名维权律师]之口问题相当严重。归纳言之刘路论点有:中共是合法的领导力量,依逻辑推论中共政权则是合法的政权;至于为什么合法其理由是:(1)中共建立了统治秩序,中共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2)我们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若中共跨台)中国只能军阀混战。(3)中共取得政权时虽不合法,但经专制暴政长期强制洗脑、欺骗、恐赫,人民既不敢怒更不敢言或敢怒不敢言,即应视为同意因而专制暴政得以合法。
   
   我认为刘路兄关于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及进一步推论得出的中共政权是合法的论点根本不能成立错误至为明显;一则刘路兄未论证中共为何是合法的领导力量,其合法性来源根据何在?二则刘路兄列举的两项论据与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毫不相干。此外刘之所谓同意是在长期愚民政策洗脑结合欺骗暴力恐怖强制下的麻木不仁明哲保身,根本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有效同意。兹辩析如下:
   
   1.中共政权依国际法和普世公认的法律原则属不合法的政权
   
   
   如果依中共独裁制定的“法律”,中共政权有可能是合法的;因为世上决没有当权者自已制定自已的政权不合法之理。一个政权是否合法应当有国际公认的标准,其唯一的标准只能是:主权在民。凡符合该标准的政权即是合法的,反之,则不合法。
   《世界人权公约》规定:“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標程序進行。”[1]据此一个政权的合法性的唯一依据乃是人民的自由意志。凡是充分体现该国人民意志的政权即是合法的,反之,凡是违背国民意志的政权即非法,这应属不争之论。而证明国民意志的途径和程序必须是:“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选举”证实,“选举应依据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权以不记名投票或相当的自由投票程序进行”。质言之,只有经过全体国民在公平公开自由的基础上定期投票选举产生的政权才具有国际法意义上的合法性。国际法的效力高于内国法,中国是该公约的缔约国,其法律效力高于内国法;中共自1949年通过暴力和欺骗手段窃取国家政权以来,迄今从未举行过任何符合上述法定要求的全民公投选举。因此,在此意义上中共政权肯定不合法!上述国际法原则实际上源于《美国独立宣言》《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公约》及西方人文思想家的思想。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庄严宣告:“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2]该宣言强调了政府权力源于人民的同意。一旦政府或政权违背国民意志,人民即有权废除或推翻该窃权的政府;人民有权力也有义务推翻专制政权。
   1789年《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亦明文:“整个主权的本原根本上乃寄托于国民。任何团体或任何个人皆不得行使国民所未明白授与的权力”。[3]这里再次强调的主权在民的思想。任何违背国民意志的政权肯定非法。
   其实即便按完全反映中共独裁意志的法律,中共专制暴政也不合法!《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4]亦即,中共自已制定的宪法亦不得不承认:中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问题是在中共一党专制独裁下,这一切仅成为口头上的权利而没有任何实质及程序上的保障。使得中共得以虚伪至极的人大及完全虚假的选举轻易的窃国盗政,全体国民被欺骗愚弄却在暴力恐怖和谎言欺骗下要么一无所知,要么忍气吞声,要么麻木不仁甘愿做奴隶。
   2.依古今中外思想家的思想中共专制暴政绝对非法
   
   孟子云:“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 ‘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5]孟子之论可谓至论。暴君甚至不能视为君王,那么依理推论暴政当然不能称做合法政权。推翻暴政天经地义,实乃天赋人权。而中共政权纯属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陈泱潮先生认为:国家主权只有来源于「主权在民」的原则,经过无暴力威胁之政党竞选公民普选而产生的国家政权,才是国家主权的合法代表者。建立在暴力与欺骗基础之上的政权,镇压人民奴役人民,剥夺异已公民的政治权利,因而实质上是否定和反对人权的国家机器,根本不具有代表国家主权的合法性!中共政权实质上不合法。[6]陈先生精辟地指出:中共从根子上说是苏共扶持豢养出来祸害中国的汉奸卖国土匪党,其卖身投靠苏共祸乱中华,建立苏维埃军阀土匪红色政权,分裂国家,趁日本侵华之机,假抗日,真坐大,紧紧抱住"苏联老大哥"的粗腿,依靠出卖国家利益(包括承认外蒙古独立)令人极其恶心地投苏媚苏(包括为了讨得斯大林的欢心出兵朝鲜),而取得了政权,50多年来玩弄整个国家机器于股掌之上,而又从来没有经过全体公民的选举——因此,中共政权,在全国人民面前,在[主权在民]的普世价值和原则面前,根本毫无道义力量、毫无合法性的政权! [7]。
   
   袁红冰先生指出:人民意志是政治权力的基础,人民意志必须通过定期的、自由而真实的选举产生──这是现代人类社会公认的关于政治权力合法性的理念。靠国家恐怖主义维持极权统治的中共政治是没有任何合法性的。中国不再容忍未经人民同意的极权统治;未经人民选举的中共政治统治权,是非法的权力。在中国向来是暴政审判良知,兽性审判人性,罪恶审判真理。以联邦中国议会为法源产生的联邦中国大法官,将对中共暴政犯下的屠杀人民罪、奴役人民罪、剥夺公民人权罪、
   信仰灭绝罪、酷刑罪、掠夺社会财富罪等罪行,实施公正审判。这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人民主导的司法权,对专制进行审判。这次大审判在法律意义上所蕴含的正义性,定将会转化为政治范畴内的巨大能量。世界已进入21世纪,通过真实而自由的选举,建立政治权力的合法性基础,已经成为人类的共识。[8]
   
   倪育贤先生认为:中共统治的合法性问题,当然不是指这个政权对其自行拟定的某一具体的法律如“宪法”、“刑法”、“人民团体登记法”等等是否具有适合性的问题,而是指其在政治范畴内是否符合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政治规范,具体而言,就是指其是否符合“主权在民”这一现代国家组织的根本法理基础的问题。也就指其是否具有在无恐惧状态下真实的民意认同的问题。共和国就是从内容到形式完全以“主权在民”的原则建立起来的国家。一个国家政权是否具有“主权在民”的性质,有两个公认的必要条件:第一、这个政权的产生必须具有无强制状态下多数民意的认同; 第二、这个政权的存续必须经由无恐惧状态下人民定期的自由选举的同意;只有二者俱备的政权才是一个真正具有合法性的政府,才有资格称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共和国。[9]他进一步指出:中共政权完全不合法。什么是共产党政权? 共产党政权就是残杀人民的政权,是剥夺人民基本权利的政权,共产党就是左翼法西斯,法西斯即是右翼共产党。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就是用暴力来夺取和维持其政治寡头的特权地位,共产党政权的最大特征就是他的彻底的不合法性。
   有人认为:对于没有选举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只能从民众的支持程度来衡量。五十年代的政府应该说得到民众的很大支持:到了1990年代,一般老百姓对这个意义的合法性不太注意了。就是赚钱,就是经济。”实质上中国百姓五十年代初及七十年代未的所谓支持中共,完全是受中共欺骗愚民政策导致,并非发自内心的真正支持。若中国人知道事实真相,绝对不会支持杀人如麻,欺骗成癖、流氓成性的中共。而靠欺骗取得的民事合同自始无效,那么靠欺骗获得的支持当然也自始无效。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汉学家林培瑞教授认为,“合法性这个概念严格地讲,是被统治的人民承认所统治他们的力量是合法的。意思是,我不一定同意你的任何行动,但我承认你采取措施是合法的。”[10]林教授仍然强调人民的承认和授权是政权合法性的标准。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东亚政策研究所所长季北慈(Bates Gill)教授认为,“北京政权合法性的真正依据,跟共产主义没什么关系,而是迄今为止,它比较成功地推进了中国的社会经济转型。他们维持了社会的稳定。其次,中国确实也别无选择,没有可以替代现任掌权者的人。但是,这跟他们是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因为中国就是一党执政,而这个执政党相对来说比较成功而已。” [11]南郭以为季教授的所谓成功推进社会经济转型之说并不成立,中国社会实质上、已演变成四不象的官僚特权缺德资本家与无行文人垄断专制法西斯社会;中共维持的所谓稳定是暴力高压专制特务恐怖统治下的暂时稳定,潜伏着巨大的社会政治危机;至于没有可以替代现任掌权者之说更属混淆视听的歪理;民运志士及民间德才兼备比中共官员能力强得多,品德高尚得多者大有人在;中共执政水准之差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外,所谓中共执政比较成功之说也不能成立,中共执政58年带给中国人民的是无穷无尽的巨大灾难,给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和中华道德造成了毁灭性破坏,根本谈不上任何成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