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党性”者——魔性也]
匣子说话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党性”者——魔性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共魔党的“党性”,实乃魔性也。人魔不两立。但凡能在毛共体制内立住脚跟者,只能是魔,不可能做人。
    即如:以“红小鬼”入伙毛共魔党,在毛大魔头东魔毛泽东一手制造的“AB团事件”中险些成为“冤小鬼”而却幸免一死,后来并一度意外地爬上毛共魔党之党魁地位的胡耀邦,几乎要成为毛三魔头毛三世了,工作中一个不留神竟说了几句人话,可直到最后被垂帘听政之毛二魔头毛二世邓小平以“清除精神污染”之名义“贬”下台的时候,他才终于恍然大悟地说:“我可以不工作;但是,我还有做人。”——但已悔之晚矣!
    又如:继胡耀邦之后,十三岁便以“童子军”入伙毛共魔党,踏着在毛大魔头东魔毛泽东一手制造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中被虐杀的父辈之尸骸,好不容易才意外地爬上毛共魔党之党魁地位的赵紫阳,几乎要成为毛三魔头毛三世了,而也只不过工作中一个不留神竟说了几句人话,可最后也是被垂帘听政之毛二魔头毛二世邓小平用“8964屠城”的办法“贬”下台的,遭遇也便比胡耀邦更惨了。——但他却似乎至死都无怨无悔耶!
    再又如:想当年,出身书香门第,名列清华学子,且又才貌双全之妙龄天使韦君宜女士,误信毛共魔党红色暴力革命妖言,竟至走火入魔,一举冲破父母亲友的重重阻挠,私奔也似的,直奔那雏形初具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革命的陷阱与“黑洞”,那雏形初具的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现代魔窟延安,“不爱红妆爱武装”去也。
    可她又哪能料到,这“一失足”也终成千古之恨。


    数十年来,她历经几多创痛、几多扭曲、几多煎熬、几多绝境,不过,毕竟还是苟活幸存下来了,且最后官至红色《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及至八十高龄,又癌魔缠身,人之将死,良心发现,久卧病榻,浮想联翩,痛中思痛,转侧不安,乃趁一息尚存,忍痛捉笔,将其在这个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革命的陷阱与“黑洞”中,在这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现代魔窟里,在毛共魔党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活动的过程中,自己既是加害者又是受害者、七分魔鬼三分天使的人生历程概括成《思痛录》一书,以警后世,庶几也为自己留下一点清白于人间,遂瞑目而去也。
    而且留下遗言:《讣告》及《悼词》中,不要再提那“毛共党员”之头衔!
    应该说,正是毛魔即毛共魔党,硬是把一个妙龄天使扭曲为一个害人魔鬼;也正是因为她成了害人魔鬼,才得以幸存苟活下来;而又正是因为她最终还残存着一点点天使的本色,也才有《思痛录》一书留下来矣!
    如此等等。在毛共魔党体制内,诸如此类人魔不两立的例子,简直比比皆是,可以信手拈来。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作为体制的人

   

   
   王丹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中共习李团队上台一个多月,外界评价褒过于贬,中国几十位知名知识分子上书,呼吁当局锐意改革,当年对“胡温新政“的期待似乎再度上演。这样的期待,很多是建立在对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俞正声等新的领导人的个人风格的肯定的基础上的。因为大家看到,习近平等人一反胡锦涛呆板拘谨,语言僵硬的作风,敢于用自己的表达方式,敢于展现个人风格。王岐山推荐大家阅读《旧制度与大革命》就是一例。
   这样的期待,其实还是中国政治传统中对于清明统治,对于开明君主的期待的翻版,还是把国家的命运寄托在某个或者某些当权者的基础上。对人的关注,大于对制度的关注。但是,大家似乎忘记了,所谓强人统治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台面上的这些人物,其实受制于很多因素,其中就包括体制本身。
   
   我举两个例子就可以说明,他们是如何被体制框限住的:胡锦涛在清华大学就学,最好的朋友就是同班同学,后来流亡海外的原四通集团总裁万润南,他们年轻时代曾经结伴到各地旅行,感情之好可见一斑。现在万润南体弱多病,但是胡锦涛执政十年,始终未能被允许回到中国治病。胡锦涛大权独揽之际,人情何在?另一个例子是,现在的解放军上将刘源,1980年在北京念书的时候,曾经参加民主选举活动,在竞选演讲中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致力于推动中国的民主化。那绝对是他有感于“文革”中全家受到的迫害而发出的肺腑之言。然后他进入政坛,从基层做起到现在军权在握,却并没有丝毫的推进政治改革的动作。
   
   我们不能说胡锦涛是一个完全没有人性的人,也不能说刘源当初的宣誓是刻意的欺骗,但是为什么他们最终尽管已经掌握权力,却不能做一些符合基本人性和初衷的事情呢?这是因为,在中共长期的政治斗争形成的环境下,一个人,一旦进入党内,尤其是进入政治运作的机制中,他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人,他就不可以再用私人情感和立场来进行政治决策,因为他已经成了体制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当一个人进入体制,他就不再是一个人,他就是体制或者是作为体制的人。
   
   这个体制,也可以表述为所谓的党性。中共的政治纪律,就是党性一定要高于人性,这是中共能够维持党对国家的统治的重要法宝。中共历史上那些曾经试图把人性放到党性之上的人,都遭到了整肃,下场凄惨。前总书记赵紫阳就是典型的例子。
   
   因此,在我看来,外界对于习近平这一批领导人的期待,很多是出于对于个人因素的探索,例如习仲勋对于儿子的影响,例如过去插队的经历对知青一代领导人的影响等等。这些因素确实存在,但是都无法与体制本身,与党性抗衡。面对中共这一套已经成型的政治机制,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个人身上。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840.html
   
   
   

此文于2013年0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