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人魔不两立]
匣子说话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人魔不两立


GT:人魔不两立


   
    黑匣子主义认为,当下,藏区藏人自焚频仍,说是“西藏之痛”、“中國之恥”、“文明之殤”……说来说去,似乎并没有什么错,但无论如何,归根结底,乃毛共魔党之罪也!
    毛共魔党首领东魔毛泽东,出于其独霸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之罪恶目的,数十年来,凭借着其从西魔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而进一步演绎、杜撰和发明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或曰群体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或曰“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不仅牢牢地劫持着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还紧紧地绑架着其中向为世界第一多的n亿大陆中国人,还统统地霸占着、掌控着、独裁着这里一切一切的资源,进而成功地构筑了一个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公、检、法、警、特、社、经、财、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少、幼……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体制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从而将中国大陆亿万民众为人性所必需的人权、物权、主权、自由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一扫而光,使之全都成为现代亡国奴,乃至于将偌大的一个中国大陆整个儿地变成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密不透风的、无法无天的、漆黑一团的巨大的大监狱,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现代魔窟,直接间接地导致近两亿无罪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且其中至少八千万人被虐杀致死,而被活埋、被失踪、被逃亡、被自杀、被自缢、被自焚、被坠楼、被跳水、被车祸、被卧轨、被猝死、被精神病、被活摘器官、被打死挖个坑埋了……则不计其数,苟活(或曰幸存)下来的n亿现代亡国奴顶多或顶好也只不过是毛共魔党首领毛泽东者流豕交兽畜的对象即马牛羊鸡犬豕之类的动物罢了。

    试问:
    ——这怎么不是痛呢?!
    ——这怎么不是耻呢?!
    ——这怎么不是殇呢?!
    ——这怎么不是血呢?!
    … …
    那么,这痛、这耻、这殇、这血……又怎么不是毛共魔党首领东魔毛泽东者流之罪呢?!
    但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藏区乃是一个独特的地区,藏人乃是一个独特的民族,藏区藏人拥有其独特的信仰、独特的宗教、独特的精神、独特的文化和独特的历史等。
    可是,在不同民族之间的关系问题上,西魔马克思的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魔咒乃为:在阶级社会里,民族问题产生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私有制,是其共产魔教主义革命即其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总问题的一部分,并且民族差别只有其共产魔教主义革命即其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在全世界胜利实现,随着阶级、国家的消亡而消亡,世界各民族才能逐渐形成一个共同的整体,亦即民族融合,同归于尽,直至整个人类灭亡也。
    而奉“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为圭臬者之混世魔王东魔毛泽东则更直截了当地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换言之,他毛魔正是要用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来与少数民族进行民族斗争,以最后消灭少数民族,实现民族融合,亦即各民族同归于尽也。
    因此,数十年来,毛共魔党首领东魔毛泽东者流,凭借着从西魔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而进一步演绎、杜撰和发明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之于拥有独特的信仰、独特的宗教、独特的精神、独特的文化和独特的历史等的藏区藏人,便也就更加凸显其特别的荒谬、特别的邪魔、特别的野蛮、特别的残忍和特别的血腥(注:诸如1949年底毛共匪军大举入侵藏区实行军事占领,1950年毛共匪军绑架阿沛•阿旺晋美在“和平解放协议”上被签字,1959年毛共匪军镇压藏区藏人起义导致达赖喇嘛被逃亡,1989年3月毛共匪党首领胡锦涛头戴钢盔手持自动步枪在拉萨街头直接指挥军警血腥平息藏区藏人骚乱,1995年毛共魔党插手用魔教干预第十世班禅转世灵童金瓶掣签认定,2008年毛共魔党策动“三·一四事件”,等等等等,无不是明证,以致汉族与藏族之间的民族矛盾加深,甚至有些藏人误将“汉人”统称为“汉魔”也),而这也就意味着给藏区藏人酿造了特别的痛、特别的耻、特别的殇、特多的血、特别的苦、特别的冤、特别的怨、特别的仇、特别的恨……当然,与此同时,也不免引发了藏区藏人特别的反抗也。
    以至于,当前而今眼目下,在这里,在大陆中国即红色中国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偌大的大监狱里,在这样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现代魔窟里,在这种特别荒谬、特别邪魔、特别野蛮、特别残忍和特别血腥的铁血统治下的藏区,一个个有痛不能言,有耻不能雪,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有仇无法报,有恨无法消……乃至忍无可忍走投无路绝望之极的热血藏人,则惟有以燃烧自己生命这样一种特别的方式,来实现自我解脱,同时也是向毛共魔党进行公开的控诉、公开的抗议和公开的示威,而且也是向整个人类世界进行公开的昭告:不自由,无尊严,毋宁死!
    ——这是血的控诉!
    ——这是火的战斗!
    ——这是自由与尊严的呼唤!
    然而,现如今正在垂死挣扎的没毛之毛共魔党首领即如胡锦涛习近平者流,却依然冥顽不灵,依然魔性不改,依然加紧迫害,依然加紧严控,依然倒打一耙,依然寻找阶级斗争新动向,依然追查幕后煽动者操纵者指挥者即阶级敌人,依然栽赃被逃亡者达赖喇嘛,依然坚持贯彻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依然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
    总而言之,不难看出,藏区藏人连环自焚事件,决不是孤立的偶发的无足轻重和无关紧要的事件,而是数十年来,毛共魔党首领东魔毛泽东者流在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体制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下,顽固坚持贯彻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疯狂进行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对抗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和世界潮流的一个必然结果。
    而人魔不两立,则正是藏区藏人连环自焚事件向整个人类世界所昭示的一个颠扑不破的绝对真理。
    1848年,西魔马克思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反革命宣战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笼而一手挑起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当时方兴未艾的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这场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经苏俄新沙皇列宁、斯大林引入中国,再经由集中华民族“红色内奸”与第三国际“红色间谍”于一身的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天字第一号混世魔王毛共魔党首领东魔毛泽东推向了高潮,推到了顶峰,因此也凸显其最为荒谬、最为邪魔、最为野蛮、最为残忍和最为血腥,而当下藏区藏人被迫连环自焚事件,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罢也。
    是时候了!
    ——是讨伐、揭露、清算和终结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以及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的时候了!
    ——是夺取百余年来由西魔马克思一手挑起并由东魔毛泽东推到顶峰了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的最后决战的最后胜利的时候了!
    ——是洲际国际海内海外无分东西南北种族民族阶级阶层党派团体宗教信仰上上下下男男女女凡有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趋向者推诚布公通力合作并用筹策悉索敝赋积极行动起来的时候了!
    自由主义万岁!
    人类尊严永存!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盛 雪

    當接連有五十多位(到2012年9月18日)藏人為了尊嚴、信仰、自由,呼喚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不得不用人類行為中最慘痛,而又最不傷害他人的方式,燃燒自己的生命,向這個世界發出最後的呼喊的时候,中共暴虐指責,並加緊迫害;而整個世界無言以對,無計可施。
    西藏就這樣燃燒著,就這樣任由一個個僧人、尼姑、學生、牧民、農人等藏民燃燒生命,點亮一處處的火光,然後一次次歸於沉寂。美國一邊在經濟泥潭中艱難地跋涉,在中東武裝衝突的爆炸聲中狼狽地穿行,一邊仰賴中國的萬億元美金外匯儲備幫助救市;歐洲的領袖們一遍遍聚龍在會議桌前,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絞盡腦汁,期待中國購買歐債,協助度過難關;而東亞的和平穩定,受制於金家專制王朝一個接班憤青的情商指數;南亞幾個國家在中共強大的經濟壓力之下,也越來越審時度勢,盡量迎合中共的趣味;非洲離西藏無論是地理距離還是焦點距離都是遙遠的,而且貧困和疾病始終都讓其自顧不暇。
    西藏就這樣燃燒著。當有一位、兩位、三位藏人自焚的消息傳出時,世人為之震撼。當有十幾位、二十幾位藏人接連自焚的消息傳出時,媒體廣為關注。今天,當有超過五十位藏人自焚時,世界已經沒有了迴響。人類文明在藏人自焚火焰的逼視下,受著前所未有拷問。
    自去年以來,雖然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捷克、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波蘭、南非、美國及歐盟的議會都先後表達了對西藏局勢的關切。然而,卻沒有任何具體可行的措施,甚至迄今未能促成聯合國派出真相調查團。
    西藏流亡政府於8月30日發表聲明說,儘管流亡政府呼籲藏人不要採取激烈行動,但是到目前為止至少51個藏人為抗議中國政府的壓迫政策而自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