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郭国汀律师专栏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郭国汀编译

   

   公元前509年棱伦改革创设的四百人委员会的司法体制实质上已撑控在公民手中,已含有民主成份。雅典民主制产生的领导人的权力,不是来自贵族家族的支持,而是源于他们说服各D,部落大会,及500人委员会和大会的能力。希腊民主有七项观念:首三项是所有善政共有的:和谐,法治和自由;余四项观念则是希腊民主特有的:自然平等,公民智慧,缺乏知识的理性,及一般教育。伯拉图及其信徒反对所有后四项观念。[1]伯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皆生活在该雅典民主时代,他们均不认为民主制是最佳的政府形式。雅典民主由成年自由公民享有,但外国人,女人,奴隶皆排除在公民之外,雅典成年男性公民约有三至五万,总人口约25至30万人,其中奴隶约8至10万,外国人约2.5万人。公民身份只需父亲为雅典人即可,但公元451年通过立法改为须双亲皆为雅典人。结果佩里克勒斯于公元前445年离婚后与一个来自Ionia的妇人同居生子,却无法取得公民身份。

   

   大会与五百人委员会

   

   雅典民主政体由大会和五百人委员会组成。大会由全体20岁以上的公民组成,每季召开四次会议,全年开四十次会议,会所可容纳约6000人,合格公民约三万人。欲当选500人委员会成员,须获得各部落事先同意。

   

   自棱伦改革后,法院由所有的阶级的公民组成,公民得诉执政的决定。案件由大量公民审理。共有十一名执政官,任期一年,其负责监狱,公安,没收财产,执行惩罚,离任须审计并提交报告,由十人组成检查组负责审计所有离任官员。其中六名执政负责审理案件。没有职业法官或律师。被告若不出庭,原告即缺席胜诉。任何公民有权起诉任何官员,或控告其他公民。但控告者得承担败诉的风险,若低于法庭50%支持票,即将被剥夺公民权及罚款1000drachnas (约等于一个熟练工匠的三年工资)。

   

   法庭与法官

   

   每年有6000名30岁以上的公民凭抽签当选陪审员兼法官,雅典城市国家划分为十个部落,每个部落有60个名额。视案件复杂大小与否法庭分别由201名,401名及501名法官组成(审判苏格拉底的法庭,是由501位法官组成,因为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全年200个工作日。就任法官前必须宣誓:“我将依大会和500人委员会颁布制定的法律,对法律未规定的事项,将根据我的最佳判断,不带偏见,只注重指控事项,公正听取控辩双方的主张后判决投票。”6000名法官按十个选区组成十个法庭,分别审理不同类型的案件。在克莱斯圣尼斯时代,500人委员会及出庭法官及陪审员均无报酬。公元前451年以后才由民主激进派佩里克勒斯引进津贴制。

   

   将军制度

   

   将军由十个部落各指派一名,由各部落提名到大会,指任不经抽签,各部落指任最优秀者侯选,由大会最后批准,得连选连任。佩里斯克勒斯自公元前443至429年连任将军15年。

   

   地方治安法官

   

   公元前四世纪始每年指任600名地方治官法官,他们头戴榄叶冠管理10个分委员会。最贫穷的Thetes阶级起初被排除在外,后渐渐向其开放。法官们任职前须通过考试,不得连任。但对在其他年份任其他政府官员则没有限制。一般而言经由选举与抽签方式选任法官,重要职位须有知识与专业要求。

   

   大法官

   

   由大会负责选任九名大法官,从最富有的阶层中选任。主要负责法律问题,处理所有除了由大法庭审理的一切案件。另由150名最富有的雅典人组成元老院。

   

   贝壳流放法

   

   用于流放影响力和权力过大的人士,他们不是刑事罪犯,其财产及地位均不受影响,流放期限为十年。第一位被流放者发生于公元前487年,公元前417年流放了最后一名,此后该制度被取消。

   

   TheDemes

   

   雅典市共有139个Demes,每个Demes每年选举抽签产生一位首领,叫做Demarkhos;每个Demes有一个全体公民大会;由该首领任主席,每年至少召开一次大会。

   

   民主体制后期改革

   

   元老院

   

   自棱伦改革以来,每年退休的九名大法官组成元老院,公元前487年始由500名各部落提名的侯选名单中抽签产生九名大法官。Areopagos作为法律的守护者,改由Demes法官,公元前453年由30名人民法官取代。公元前451年由佩里克勒斯引入工资制,支付陪审员,法官和500人委员会委员。最初每天两个Obols,后增加至每天三个Obols;旨在鼓励最穷的人任陪审员。

   

   公元前410年伯罗奔尼撒战争后,立法改革由6000名登记法官中抽签产生一个立法委员会,对所有的立法建议进行辩论后投票决定。

   

   马拉松战役后,贵族Themistocles提议创建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公元前483在雅典发现新银矿,采矿收入皆用于建造和营运军舰的开支,而未平分给公民,正是此举使得人民的权力大增;因为200艘战舰的主要人员皆来自最穷的Thetes阶级,他们成为城市国家的主要军事力量。Aristoides是指挥马拉松战役的将军,因担忧穷人因此坐大反对建造舰队而被流放,但公元前480年被召回率领希腊军队进行了一系列战斗。

   

   在萨拉密战役中雅典军队击败波斯军队,证实Themistocles的政策正确,也证明Aristoides的担忧属实;Themistocles于公元前471年亦被流放,后任波斯一个省的总督。主要由富家子弟组成的陆军在马拉松战役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亲斯巴达的Kimon当政20年,公元前461年被流放十年,于公元前462应斯巴达请求,率4000名军队帮助镇压奴隶起义,同时进行激进民主改革,权力大都落入大会手中。公元前460至429年

   组建D抵抗波斯同盟,雅典成为盟主,成为雅典帝国,各成员须向雅典支付防务费。同盟承担全部防御抵抗波斯的战争费用,港口征收2%的进出口关税,同盟之间的共同市场使雅典获益最大因她是商业和技术中心。

   

   

   佩里克勒斯是一名激进民主派,其原则是将权力集中于所有的官员,每年向500人委员会负责。他主导了公元前461至429年的激进民主改革。海军的强大,民众的权力亦随之增大,故得到下层民众的支持,雅典因此扩张了许多殖民地,公元前448年佩里克勒斯提议用雅典同盟战费进贡重建Acropolis神寺,得到大会支持。因为大规模重建计划,既能荣耀雅典,又能加强其在希腊的领导地位,提供就业机会。贵族首领Thucydides出于道义反对该大规模重建计划,因为雅典无权挪用同盟防御波斯的经费。佩里克勒斯提议经辩论后投票决定,结果Thucydides被流放。

   

   公元前430 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随后瘟疫漫延雅典,次年佩里克勒斯死于瘟疫。公元前411年由于雅典军队远征西西里战败,400寡头趁机夺权,他们认为少数优秀的人能更高效地管理政府;事实上,该四百寡头迅速分裂成许多派别,他们没有共同的目标,结果公元前410年民主制恢复。但公元前404年雅典被斯巴达击败,雅典民主体制由斯巴达指任的一个30人委员会取代,雅典成为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成员。公元前403年被流放的民主派起义,他们占领港口,击溃30委员会暴政的军队,斯巴达因不想扶持腐败无能的30人暴政,故允许雅典恢复民主制。举措之一是支付一个Obol给每位出席大会者(约6000人)。很快增至每日三个Obol,雅典民主制持续至公元前322年,因马其顿征服雅典后,修改宪法,设立公民身份财产门栏,使公民人数减少了一半,随即雅典民主政体终结。

   

   [1] PaulWoodruff, First Democracy The Challengeof an Ancient Idea, Oxford UniversityPress. 2005 p.30

(2012/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