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郭国汀律师专栏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郭国汀编译

   

   公元前509年棱伦改革创设的四百人委员会的司法体制实质上已撑控在公民手中,已含有民主成份。雅典民主制产生的领导人的权力,不是来自贵族家族的支持,而是源于他们说服各D,部落大会,及500人委员会和大会的能力。希腊民主有七项观念:首三项是所有善政共有的:和谐,法治和自由;余四项观念则是希腊民主特有的:自然平等,公民智慧,缺乏知识的理性,及一般教育。伯拉图及其信徒反对所有后四项观念。[1]伯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皆生活在该雅典民主时代,他们均不认为民主制是最佳的政府形式。雅典民主由成年自由公民享有,但外国人,女人,奴隶皆排除在公民之外,雅典成年男性公民约有三至五万,总人口约25至30万人,其中奴隶约8至10万,外国人约2.5万人。公民身份只需父亲为雅典人即可,但公元451年通过立法改为须双亲皆为雅典人。结果佩里克勒斯于公元前445年离婚后与一个来自Ionia的妇人同居生子,却无法取得公民身份。

   

   大会与五百人委员会

   

   雅典民主政体由大会和五百人委员会组成。大会由全体20岁以上的公民组成,每季召开四次会议,全年开四十次会议,会所可容纳约6000人,合格公民约三万人。欲当选500人委员会成员,须获得各部落事先同意。

   

   自棱伦改革后,法院由所有的阶级的公民组成,公民得诉执政的决定。案件由大量公民审理。共有十一名执政官,任期一年,其负责监狱,公安,没收财产,执行惩罚,离任须审计并提交报告,由十人组成检查组负责审计所有离任官员。其中六名执政负责审理案件。没有职业法官或律师。被告若不出庭,原告即缺席胜诉。任何公民有权起诉任何官员,或控告其他公民。但控告者得承担败诉的风险,若低于法庭50%支持票,即将被剥夺公民权及罚款1000drachnas (约等于一个熟练工匠的三年工资)。

   

   法庭与法官

   

   每年有6000名30岁以上的公民凭抽签当选陪审员兼法官,雅典城市国家划分为十个部落,每个部落有60个名额。视案件复杂大小与否法庭分别由201名,401名及501名法官组成(审判苏格拉底的法庭,是由501位法官组成,因为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全年200个工作日。就任法官前必须宣誓:“我将依大会和500人委员会颁布制定的法律,对法律未规定的事项,将根据我的最佳判断,不带偏见,只注重指控事项,公正听取控辩双方的主张后判决投票。”6000名法官按十个选区组成十个法庭,分别审理不同类型的案件。在克莱斯圣尼斯时代,500人委员会及出庭法官及陪审员均无报酬。公元前451年以后才由民主激进派佩里克勒斯引进津贴制。

   

   将军制度

   

   将军由十个部落各指派一名,由各部落提名到大会,指任不经抽签,各部落指任最优秀者侯选,由大会最后批准,得连选连任。佩里斯克勒斯自公元前443至429年连任将军15年。

   

   地方治安法官

   

   公元前四世纪始每年指任600名地方治官法官,他们头戴榄叶冠管理10个分委员会。最贫穷的Thetes阶级起初被排除在外,后渐渐向其开放。法官们任职前须通过考试,不得连任。但对在其他年份任其他政府官员则没有限制。一般而言经由选举与抽签方式选任法官,重要职位须有知识与专业要求。

   

   大法官

   

   由大会负责选任九名大法官,从最富有的阶层中选任。主要负责法律问题,处理所有除了由大法庭审理的一切案件。另由150名最富有的雅典人组成元老院。

   

   贝壳流放法

   

   用于流放影响力和权力过大的人士,他们不是刑事罪犯,其财产及地位均不受影响,流放期限为十年。第一位被流放者发生于公元前487年,公元前417年流放了最后一名,此后该制度被取消。

   

   TheDemes

   

   雅典市共有139个Demes,每个Demes每年选举抽签产生一位首领,叫做Demarkhos;每个Demes有一个全体公民大会;由该首领任主席,每年至少召开一次大会。

   

   民主体制后期改革

   

   元老院

   

   自棱伦改革以来,每年退休的九名大法官组成元老院,公元前487年始由500名各部落提名的侯选名单中抽签产生九名大法官。Areopagos作为法律的守护者,改由Demes法官,公元前453年由30名人民法官取代。公元前451年由佩里克勒斯引入工资制,支付陪审员,法官和500人委员会委员。最初每天两个Obols,后增加至每天三个Obols;旨在鼓励最穷的人任陪审员。

   

   公元前410年伯罗奔尼撒战争后,立法改革由6000名登记法官中抽签产生一个立法委员会,对所有的立法建议进行辩论后投票决定。

   

   马拉松战役后,贵族Themistocles提议创建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公元前483在雅典发现新银矿,采矿收入皆用于建造和营运军舰的开支,而未平分给公民,正是此举使得人民的权力大增;因为200艘战舰的主要人员皆来自最穷的Thetes阶级,他们成为城市国家的主要军事力量。Aristoides是指挥马拉松战役的将军,因担忧穷人因此坐大反对建造舰队而被流放,但公元前480年被召回率领希腊军队进行了一系列战斗。

   

   在萨拉密战役中雅典军队击败波斯军队,证实Themistocles的政策正确,也证明Aristoides的担忧属实;Themistocles于公元前471年亦被流放,后任波斯一个省的总督。主要由富家子弟组成的陆军在马拉松战役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亲斯巴达的Kimon当政20年,公元前461年被流放十年,于公元前462应斯巴达请求,率4000名军队帮助镇压奴隶起义,同时进行激进民主改革,权力大都落入大会手中。公元前460至429年

   组建D抵抗波斯同盟,雅典成为盟主,成为雅典帝国,各成员须向雅典支付防务费。同盟承担全部防御抵抗波斯的战争费用,港口征收2%的进出口关税,同盟之间的共同市场使雅典获益最大因她是商业和技术中心。

   

   

   佩里克勒斯是一名激进民主派,其原则是将权力集中于所有的官员,每年向500人委员会负责。他主导了公元前461至429年的激进民主改革。海军的强大,民众的权力亦随之增大,故得到下层民众的支持,雅典因此扩张了许多殖民地,公元前448年佩里克勒斯提议用雅典同盟战费进贡重建Acropolis神寺,得到大会支持。因为大规模重建计划,既能荣耀雅典,又能加强其在希腊的领导地位,提供就业机会。贵族首领Thucydides出于道义反对该大规模重建计划,因为雅典无权挪用同盟防御波斯的经费。佩里克勒斯提议经辩论后投票决定,结果Thucydides被流放。

   

   公元前430 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随后瘟疫漫延雅典,次年佩里克勒斯死于瘟疫。公元前411年由于雅典军队远征西西里战败,400寡头趁机夺权,他们认为少数优秀的人能更高效地管理政府;事实上,该四百寡头迅速分裂成许多派别,他们没有共同的目标,结果公元前410年民主制恢复。但公元前404年雅典被斯巴达击败,雅典民主体制由斯巴达指任的一个30人委员会取代,雅典成为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成员。公元前403年被流放的民主派起义,他们占领港口,击溃30委员会暴政的军队,斯巴达因不想扶持腐败无能的30人暴政,故允许雅典恢复民主制。举措之一是支付一个Obol给每位出席大会者(约6000人)。很快增至每日三个Obol,雅典民主制持续至公元前322年,因马其顿征服雅典后,修改宪法,设立公民身份财产门栏,使公民人数减少了一半,随即雅典民主政体终结。

   

   [1] PaulWoodruff, First Democracy The Challengeof an Ancient Idea, Oxford UniversityPress. 2005 p.30

(2012/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