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独往独来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郭文贵:“反贪一号”首长将女模特带上私人飞机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明镜新闻|美国之音重手处理专访郭文贵人员 李肃被押解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春申建康;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广节目
·宪政同盟;公开信二 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公民博客|抓捕胡锡进,刻不容缓!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朱忠康:中国出了个男子汉
·曾节明博客;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伍凡評論第527期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文庙的博客;习王新政和红色曼哈顿计划在爆料中破产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洞朗这事儿,我觉得理在印度这边儿啊
·巴山老狼;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原文;贵在公开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曹长青: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文贵伐赵】回应刘呈杰贯君视频!你们走一步我就要走十步!
·环 球 实 报; 7•17专访郭文贵第四期(6)(文字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作者:路志高
   1946,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我家住在沈阳北大营西南的耶什牛录村。“北大营”是大帅张作霖、少帅张学良屯兵的营盘,“九一八事变”日本人首先攻打的就是这个地方。因此,北大营非常著名。
   

   “耶什牛录”是满语的译音,什么意思我不懂。依稀记得长辈们说过,“牛录”是老祖宗努尔哈赤的牧场和训练骑兵的场地,在辽宁省一共有72处。
   
   我们村是一片一坦平洋的肥沃的黑土地。我的父亲虽然只有初小文化程度,但通过辛苦劳作,勤俭持家,到我读小学时,家里已有50亩土地了。
   
   父亲一个人种这么多地,忙不过来,便雇了一个长工,我们叫他孙叔叔。孙叔叔是个种田能手,非常勤快,待人也很诚恳,我父亲很喜欢他,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兄弟。每年除了一份丰厚的工资,还送他许多粮食、鱼肉、衣物。两家住得很近,孙叔叔家里缺什么,到我家来拿就是,亲密得像一家人一样。
   
   我7岁那年,初夏的一天,父亲叫我到菜园子里拔草。拔完草,我便爬到一棵树上乘凉。过了一会儿,突然看见孙叔叔的两个孩子--五岁的女孩和三岁的男孩,掉到池塘里去了。我吓得大叫:“爹爹,孙叔叔的孩子掉到池塘里去了!”父亲听到喊声,赶忙跑过去,跳进池塘里,把两个孩子捞上来……
   
   这是神的安排,当时孙叔叔和婶婶都不在附近,如果我没看见,父亲不去救,两个孩子肯定会淹死的。
   
   我在耶什牛录村的初级小学读书,1946年读四年级,是这个小学年龄最大的班。记得是刚过年不久,寒假后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来了一位高岗部队的宣传员。高岗当时很著名,是八路军的首领,号称共产党的“东北王”。这位宣传员到课堂里来,声音亲切地对我们说:
   
   “小朋友们,现在日本投降了,中央军就会到来。我们请你们去欢迎中央军,好不好?”
   
   同学们都齐声响亮地回答:“好!”
   
   宣传员听了我们的回答,眉开眼笑,接着说:
   
   “今天星期六,下周星期一,我们请你们免费乘火车,到××(地名忘记了)地方去。我们还准备了好多好吃的,请你们吃。到了那里,吃过午饭,我们会发给每位小朋友两面小旗子。你们排着队,站在铁路旁。火车开过来,中央军下车时,你们就挥舞小旗子,齐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好不好?”
   
   同学们都大声回答:“好!”
   
   “你们要穿上最漂亮的新衣服来啊!”宣传员不忘交代。
   
   “好!”同学们又是齐声回答。
   
   宣传员说完后,跟“级任老师(即班主任)”交代几句,挥挥手就走了。
   
   下课后,同学们都很兴奋。许多同学都没有乘过火车,这回可以实现愿望了。有些同学叽叽喳喳议论,共产党、八路军真好,给我们免费乘火车,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呢……
   
   放学后,我回到家里,正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一看,父亲锁着眉头,心事重重地坐在那里发呆。我吓了一跳,不知什么事,也不知谁惹他生气了。
   
   父亲见我回家,便严肃地叫我:“志高,过来。”
   
   我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心想,我并没有犯什么事呀!
   
   “从现在起,你就呆在家里,不准出二门。如果听到有客人来,马上睡到床上,把被子蒙着,装病。”
   
   我心里想,真是奇怪,怎么没病叫我装病呢?但父命难违,只好乖乖地答应。
   
   我放下书包,走到厨房里,母亲悄悄对我说:“刚才孙叔叔来过,与你爹唠了半天,大约是为你的事。你一定要听话,这不是好玩的。”
   
   看到父母这样严肃认真的态度,我知道发生了“很重要”的大事。我向来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父母都很疼爱我。从家里紧张的气氛来看,我更应该听话。于是,我就呆在房间里,连前院都不去。
   
   吃晚饭时,父亲对母亲说:“我刚才去丁医师那里拣了两副中药,开了病假证明,明天再送到级任老师那里去。”
   
   母亲问:“你拣的中药呢?”
   
   “扔到粪坑里去了,又不是真病。”父亲回答。
   
   就这样,我二门不出,在家里呆了三天。一个人呆在家里,没有小伙伴玩,真闷。我好羡慕我的同学,他们乘火车、又有好吃的,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真好玩……
   
   到第三天(星期二)晚上,吃过晚饭,父母关上房门,才轻言细语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原来,孙叔叔是共产党员。他们游击队和八路军在一起开会,决定利用小学生组成欢迎队伍,去××地方欢迎从葫芦岛乘火车过来的国军(52军从缅甸乘海轮到福州,再从福州乘海轮到葫芦岛,登陆后各师、团乘火车去各自的目的地),八路军就埋伏在铁路旁的山坡上,趁国军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
   
   孙叔叔听到“首长”这样说,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么多孩子,你们事前不交代,枪炮子弹打过来,孩子们怎么办?但孙叔叔不敢吱声,因为这是“首长”的“妙计”和“决定”,谁反对,谁遭殃!
   
   开完会回家,孙叔叔急得一宿没睡着。刚闭上眼睛,路志高父子俩就站在眼前。三年前,不是这两个救命恩人,我家两个孩子早已淹死了……但是,一旦泄密,自己要掉脑袋啊……孙叔叔翻来覆去想了整整一宿,最后,“人性”战胜了“党性”,决定将真实情况告诉我父亲,并给我们出了个主意:装病!
   
   父亲脸色凝重地说:“星期一晚上,你们班的同学和老师,一个都没有回来。今天星期二,孙叔叔告诉我,已经传来消息,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全部被打死了。”
   
   我听了,想到我活蹦乱跳的小伙伴、好朋友,急忙问父亲:
   
   “铁蛋呢,锁柱呢,嘎子呢?”
   
   父亲含着眼泪,叹口气,摇摇头说:“唉!一个也没有回来。”
   
   当天晚上,母亲给我捆好一包衣物,父亲骑着单车,趁着朦胧的月色映照着残雪,载着我到十里路之外的火车站,然后乘火车,把我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亲戚家。就是那个清冷的夜晚,十岁的我,永别了故乡,那一片肥沃的、醉人的黑土地。
   
   据后来父亲告诉我,传来的消息说:小学生列队站在铁路旁,每人手里拿着两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看见国军的列车开过来,他们便载歌载舞,摇旗呐喊,欢迎国军。看到天真烂漫、“祖国的花朵”热烈欢迎,国军非常感动,便放松了警惕,下车来与小朋友握手……这时,埋伏在铁路旁山坡上的八路军便开枪射击,机关枪、步枪、手榴弹纷纷从天而降……国军虽然损失惨重,但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军人,马上卧倒,利用车厢作掩护,进行还击……小朋友们和老师毫无思想准备,第一阵枪林弹雨横扫过来时,已打死了许多;没有打死的,也不知卧倒,乱哄哄地到处跑,结果,全部被不长眼睛的枪炮子弹打死了……
   
   八路军是“打了胜仗”。这次战役的指挥员,向上级报捷请功时,他们会写上“歼灭国军多少多少”;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报告,“同时歼灭了多少小学师生”。
   
   后来,许多村庄死了孩子的家长会面,互相谈论,才发现这次“选拔”去欢迎国军的,全是各个“牛录”的小学生,因为,“牛录”村住的全是满族人,比较分散,联系较少。八路军“首长”设计时,已周密地算计这批小学生有去无回,如果其中有汉人,家长就会告诉外地的亲戚朋友。汉人有在南京做官的,有在海外的……这个惨无人道的消息传开,就会“败坏”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声誉。满族人到底封闭一些,很少有外地的亲戚朋友,走漏消息的机会少得多……从这一设计要素来看,“利用可爱的小天使引诱敌军”这个卑鄙、残忍的阴谋和骗局,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同学们全打死了,我在家乡无法安身。因为,村民们发现我之后,会惊奇地问:“怎么路志高没有去?他怎么活下来了?”……疑问很快会集中在孙叔叔身上。共产党规定,“泄密”就是“叛徒”,那么,孙叔叔一家和我家,都会遭到灭门之祸。杀人不眨眼的共产党和八路军,为保守机密,是不会放过我们两家的……
   
   于是,父亲便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把我带出村庄,送到远方的亲戚家。从此,“路志高这个孩子,和他那班40个同学一样,在耶什牛录村永远销声匿迹了”。十岁的我,就这样凄凄惨惨被迫背井离乡,开始浪迹天涯。
   
   习近平:〝全部都哭啊 就我在笑〞
   
   【新唐人2012年12月22日讯】(新唐人记者剑彤综合报导)随着十八大落幕,中共正式进入〝知青一代〞掌权时代。尤其是中共最高领袖习近平,其7年的知青插队生活点滴被媒体不断挖掘、曝光。当年,在困境中去插队的习近平还是不满16岁的孩子……
   
   习近平:〝不走在这儿有命没命我都不知道〞
   
   现年58岁的习近平,极少在公开场合谈论过自己家庭的历史。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1969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在父亲习仲勋被打倒后,习近平也随着上山下乡的浪潮被派到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他在陕西梁家河一呆就是七年。
   
   据说当年习近平插队到此,最难过的一关就是跳蚤,每晚〝喂蚤〞。为杀蚤习近平曾在炕席下洒一层剧毒〝六六粉〞。某年习弟习远平去探他,住了一晚周身被蚤咬到起疹,临走时习交代弟弟,〝回家后千万不要告诉妈妈〞。
   
   《洛杉矶时代周刊》在一篇命名为《从另一角度研究中国政坛新星习近平》的文章中还对习在年轻时期的艰苦条件详细描述为:〝炕上只有一张很薄的棉被,只有一个木桶当做厕所,晚餐基本只有小米粥和粗粮〞。
   
   不过,即使知青生活极为悲惨痛苦,习近平还是为自己当时能离开北京而〝庆幸〞。
   
   2O04年接受延安电视台采访时,习近平回忆道,自己清楚地记得当初那趟由北京发出的列车,〝全部都哭啊,就是我在笑。〞1969年的1月,习近平还不满16岁。此时的北京,〝文革〞正滑向恐怖暴力的方向,当时习近平算是出身〝黑五类〞,父亲被打倒了,〝我不走才得哭啊,我不走在这儿有命没命我都不知道了。〞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中共陕北根据地主要创建人,中共建政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
   
   习仲勋在60年代因别人描写陕北根据地前领导人的小说《刘志丹》,被打成〝叛徒〞,文革中受残酷迫害,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文革后复出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八九天安门事件〞时他强烈反对出兵镇压学生,同情反对出兵的时任总书记赵紫阳;2002年5月24日习仲勋在北京病逝,终年89岁。
   
   曾遭母亲举报 绝望痛哭
   
   香港《成报》此前刊登了习仲勋〝忘年之交〞杨屏的长文。文中披露,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习近平刚13岁,那时习仲勋还在洛阳矿山机器厂接受〝改造〞。当时还是中学生的习近平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了起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