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2)
   
   (注明:本文是笔者“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们自己”系列文章的第三部分)
   
   文/潘晴

   
   逝者已去,无论人们对此有多少困惑和对此有什幺样的价值评判,都请我们先站在基本人道的立场上,双手合十,为这些英灵祈祷吧!愿他们的灵魂能够早日得到佛光的指引踏上彼岸,阿弥陀佛!因为根据佛法教义,我们每一个生命来来一趟人世都是极不容易的,生命无价,大爱无疆,世人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只有在面对死亡时,才使我们每一个人真正在哲学意义上懂得了众生的平等。生命的尊严,也只有在死亡面前,才获得了永恒的意义!请各位扪心自问的想一想,90多位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既然能够在最后的刹那间决然地舍弃生命,其内心世界一定是经历了大波大澜之后,才能如此从容和坚定地去拥抱死亡的。那些殉道者的精神世界,绝不是俗世中的人应该去妄加猜测和贬损的,能以生命为代价的动机和行为,总有一种精神的力量在其中。面对死亡,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灵魂救赎,不管你是否理解自焚者的愿望,尊重死者都是生者应有的道德操守。这一点,也许是我们继续讨论下去的一个共识。那幺,是什幺样的信仰价值和精神榜样,成为了这些献身者的力量来源呢?这是本文第二部分将与各位讨论的内容。在本文第一部分发表之后,美国的一位张健先生慧眼独具,指出:“自杀还是舍身,这句话说道点子上了”。那幺,究竟佛法大义对此是如何表述的呢?请看本文的第二部分:
   
   二、利他舍身式的自杀——大乘佛教的自杀观
   
   大乘菩萨的利他精神是伟大的,能为众生舍弃所有的一切。不仅布施财物,还要布施自己的“头目脑髓”,并认为这才是真正的上等布施。其实从早期佛教开始,就有很多佛陀舍身于众生的本生故事流传了下来,内容主要是强调慈悲、强调舍的功德,例如大家都很熟悉的“舍身饲虎,割肉喂鹰”的记载,或者强调为求正法,不惜身命。佛陀在往昔修行菩萨道时,曾做过种种舍身供养及救生供养。比如他曾经为了向罗刹恶鬼求得一偈,而不惜投身相喂;又曾在雪地见到饿虎,因缺食物,几只幼虎也将饿死,所以投身饲虎。这是佛陀基于“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慈悲精神而倡导的布施。佛陀在因地修行时的种种布施行为,激励着后世无数修行者舍身布施。这是真佛法的精神,这种利他舍身,完全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自杀。
   
   像世界上其他宗教一样,殉教也是大乘佛教里常见的一种舍身自杀动机。大乘经典中常常提到为了维护佛法或某一种教义,佛教徒应有殉教的精神。例如「央掘摩罗经」中就说:「我当于尔时任荷正法,一切阎浮提及诸洲间不惜身命,演说如来常恒不变如来之藏。」《胜鬘夫人经》里有三大愿也说到「舍身命财,护持正法于所生身不惜驱命。」北周最有名的僧崖,「以布裹左右五指烧之,以日继夜,并烧二手,眉目不动,后又烧身,身面焦坼,尚在火中礼拜」。另外,《比丘尼传》的昙简和净珪亦「舍生死身供养三宝」。
   
   在《央掘摩罗经》和《胜鬘经》等经典中,一再强调护法的必要性,强调不惜身命来护持正法。从历史记载中可以看到,在佛教受到迫害时。从道积的绝食身死以抗议北周武帝(西元574-78)的灭佛,一直到近代1949年在东北抗议中共逼迫而自焚的果舜和尚,1966年文革初期,西安法门寺主持良卿法师为保全佛舍利自焚身亡,以身殉教。以及为抗议南越吴廷琰政权对佛教的迫害,释广德等七位僧侣的护教自焚,佛门中殉教自杀的例子屡见不鲜。而依大乘教义,这类殉道式的自杀是受到赞许的。因为殉教的目的主要是护持佛法,以对抗外来的教难。
   
   其实,千古艰难唯一死,人无不爱惜自己的身命,若能以身相舍或用火烧身,那是需要很大的决心和牺牲精神的。因此,如果严格的从佛教历史记载上来讲,确实也不能把“舍身自焚”简单的说为自杀,就像不能把佛陀“舍身饲虎”称为自杀一样。历史表明,为了维护自己的佛教信仰,护持正法,佛教徒经常需要献出自己的生命,尤其在“法难”时期,这种殉教的自杀特别多。如前面已经提到的一些例子,在佛教历史上“三武一宗”法难之一的北周武帝废佛时,佛教所有的经像几遭焚毁殆尽,当时静蔼法师以“毁教报应”力谏武帝,但不被采信,后来遁入终南山,因自愧无益于佛法,乃趺坐石上,自割其肉而死。当时许多出家人不愿意还俗,便跳崖而死,或绝食而亡,这种殉道式的自杀是非常令人感动的。
   
   佛教中还有许多为求正法、护持众生的感人故事,如宋朝一位性空禅师坐水而死的事,也很有传奇性。当时有贼人徐明叛乱,使生灵涂炭,杀伐甚惨,性空禅师十分不忍,明知在劫难逃,还是冒死往见徐明,想感化他,就在吃饭的时候做了一首偈自祭:“劫数既遭离乱,我是快活烈汉,如何正好乘时,请便一刀两段。”因此感化盗贼,解救了大众的灾难。又如:唐代玄奘大师为求正法,西行取经,涉八百里荒漠,途中失水,几至丧命。但他宁愿向西方进一步而死,不愿向东方退一步而生。禅宗二祖慧可,参拜达摩祖师,立雪求法,自断一臂供养达摩祖师,而不退初心。世人如果对这些事实稍有了解,谁还能说佛教只是消极避世的宗教呢?谁又能说佛门弟子的修行只是烧香拜佛呢?《高僧传》中记载,昙林以身喂虎救助村人,法进割肉以济饥民。佛教徒在“法难”时期,为维护自身信仰、护持正法而献身,这才是令人感动的佛法精神。
   
   其实不光佛门如此,在儒家文化主导的中国历史上,也有许多“舍身取义、杀生成仁”的故事,如春秋战国时,燕太子丹与田光谋刺秦王,田光推荐荆轲,太子:“此事关系燕国存亡,务请保密。”田光:“是!”回家后立即自杀,用自杀来表示不会泄密,体现了古人的生死气节。
   
   宋朝的文天祥领兵抗元,失败被俘,元军统帅张弘范及将领李恒每日好酒款待,百般劝降,但在文天祥认为,死并不严重,失去名节才是严重,于是写下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过零丁洋〉一诗:“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后,从容就义。
   
   此外,大乘佛教中对“舍身”的布施和供养,有着完全不同于小乘教义的论述。在信仰力量的驱动下,大乘佛教出现了烧身供养佛及舍利者,称为“舍身供养”、“烧身供养”,并认为这是布施行中之最尊、最上者。如《法华经》卷六《药王菩萨本事品》中所说:“我虽以神力供养于佛,不如以身供养,即服诸香、旃檀、熏陆、兜楼婆、毕力迦、沉水、胶香,又饮瞻卜诸华香油,满千二百岁已,香油涂身,于日月净明德佛前,以天宝衣而自缠身,灌诸香油,以神通力愿,而自然(燃)身,光明遍照八十亿恒河沙世界。其中诸佛同时赞言:……善男子,是名第一之施,于诸施中最尊最上。……勤行大精进,舍所爱之身,供养于世尊,为求无上慧。”
   
   除了《法华经》药王菩萨的事迹成为燃身供养的依据之外,大乘菩萨戒中也有明言,鼓励这种做法。《梵网经》曰:“若佛子,应好心先学大乘威仪经律,广开解义味,见新学菩萨有从百里千里来求大乘经论,应如法说一切苦行,若烧身烧臂烧指。若不烧身臂指供养诸佛,非出家菩萨。乃至饥虎狼师子一切饥鬼,悉应舍身手足而供养之....若不如是,犯轻垢罪。”《梵网菩萨戒经》第廿六条独受利养戒曰:“若无物,应卖自身及男女身,割自身肉卖,供给所须,悉以与之”,第四十四条不供养经典戒曰:“剥皮为纸,剌血为墨,以髓为水,析骨为笔,书写佛戒”。(按:此即‘刺血写经’的由来)
   
   又如《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六.四种决定清净明诲》中释迦牟尼佛曰:“若我灭后,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提,能于如来形像之前,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熟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揖世间,永脱诸漏。虽未即明无上觉路,是人于法已决定心。若不为此舍身微因,纵成无为,必还生人,酬其宿债。如我马麦,正等无异。”
   
   有经律二方面典籍的根据,自然地烧身燃指等种种表现宗教热诚和信仰的行为,成为了中国佛教的一大特征。古往今来也有不少高僧效法经典,纷纷舍身、燃指以表诚心。中国自东晋末年后即曾流传舍身之事迹,其初多为慈悲行而舍身命。及鸠摩罗什所译《法华经》盛行之后,仿效药王菩萨行舍身供养者屡有其人。《高僧传》(梁释慧皎)和《续高僧传》(唐释道宣)中列有“亡身”篇或“遗身”篇,专门收集牺牲自己,割肉以啖饥民;或奉献一躯,燃臂烧身供养佛陀的僧人。如隋慧斌法师隐居匡山之时,诵《法华经》,初诵经竟,即燃左手第四指,以为供养。后晋息尘法师阅《大藏经》,“匝设斋,然一指伸其报庆”,后“复炼一指。前后计然五指”。一日闻风翔府法门寺有佛指舍利真身,前往瞻礼,又燃一指供养。最后,“息尘之双手唯存二指耳”。类似息尘大师这样燃指供佛的高僧,在古代有很多,如隋代的僧亮、刘宋的僧庆、南齐的法凝、北周的僧崔、唐代的无染等。《高僧传·亡身篇》便记载多位舍身者。如僧富,精苦修习头陀,常常仰慕修习药王烧身供养,便以布及香屑缠身,诵《法华经》至《药王菩萨本事品》时点火烧身。慧绍也是诵《药王本事品》而自焚,且有种种神异感应。《高僧传·亡身篇》有十二人,《续高僧传·遗身篇》有十四人,《宋高僧传·遗身篇》有二十四人,可见这种烧身供养十分盛行。
   
   在近代高僧中,虔诚燃指供佛者也不乏其人,如近代高僧虚云老和尚就曾在宁波阿育王寺拜佛舍利,曾经燃指供佛,大病不药而愈。近代寄禅敬安法师曾剜臂肉如钱大者数块,注油中燃之供佛,复燃去左手两指供佛,他有《自笑诗》记述此事:“割肉燃灯供佛劳,了知身是水中泡,只今十指唯余八,似学天龙吃两刀。”因此自号“八指头陀”。历史有名的八指头陀的别号就是这样来的。当代亦不乏一些出家人燃指供佛。从中国历代高僧来看,很多人都曾燃指、燃臂甚至燃身,其实以前和尚的戒疤(汉传),就是在头顶燃香而产生的。再如:近代有释弘一法师刺血写经,当代有释本焕燃臂供佛并刺血写经、释明乘燃指供佛并刺血写经等等。
   
   在大乘佛教中,舍身燃指,是修行者舍身或燃烧手指以供养诸佛菩萨,用来表达信仰的虔诚,以及布施供养之心,达到增上道业的目的。大乘佛教认为:为佛弟子,应以舍身、燃指、燃臂、燃顶的方式,来供养诸佛以及佛塔,依靠这种供养功德,可以消除宿世的罪业,将来能够得到无上的福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