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藏人主张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东赛按语:标题为本主持人所加,希望得到原文作者的谅解。
   
   ——————
   

   尼爾‧海伍德生與死:MI6間諜還是政爭犠牲品?
   
   /台灣懸鉤子
   
   英國第四頻道於11月12日晚上播出《海外特別報導:中國謀殺案之謎》(Chinese Murder Mystery, A Dispatches Special),記者史考特‧克拉克(Cathy Scott-Clark)與李維(Adrian Levy)花了一年時間,針對英國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的命案,走訪認識他的朋友、同事、英國使館人員,並採訪到薄家的親信。除了揭露海伍德其人其事,對海伍德英國間諜說加以闢謠之外,也指出此案的疑點,質疑中國人民法院所呈現的版本與判決。
   
   尼爾‧海伍德1970年10月20日出生於倫敦,父親是股票仲介人,母親從事電視直銷業,底下還有一個妺妹。他父親上哈洛公校(Harrow Public School),因此他在十三歲時也進入該校讀書。他的舍監大衛‧培瑞(David Parry)注意到海伍德並不是一個很勤奮的學生,「他以為哈洛將來會成為他的晉身階」,所以得過且過。在初級會考之後,培瑞老師特別警告海伍德,假如他再不用功的話,可能進不了大學。然而海伍德依然我行我素,因此在高級會考中表現不佳,勉強及格,進入沃里克大學(Warwick University)念國際政治。
   
   本節目的記者連絡了海伍德在哈洛公校的三十位同學,他們只記得他喜歡Talking Heads樂團,運動不怎麼在行,其他就沒有什麼印象。而沃里克大學之中似乎更沒有什麼人記得他。他的舍監培瑞老師說,海伍德似乎是一個很難讓人留下印象的人。而海伍德似乎也很清楚他給人這樣的印象,並以其神秘的形象為榮。
   
   
   
   1992年他畢業的時候,得到了一筆獎學金,前往北京學習中文,修畢三年的中文課程後,1995年他前往大連。當時的大連市市長就是薄熙來,他想把大連建設成「北方明珠」,因此對西方招商引資;而許多大連市的生意人則想讓自己小孩學英文,因此海伍德很輕鬆地就在大連的小學找到了教英文的工作。
   
   到了九零年代末尾,他顯然已經在大連市落地生根,不但跟當地的女孩子交往,後來也跟她結婚,生了兩個小孩。他當時對同事說,他想要自己開設語言學校,然而此計畫從來沒有實現。公元2000年,他到北京的英國大使館作結婚登記,英國使館人員注意這號人物。當時北京英國大使館的第一秘書,凱瑞‧布朗(Kerry Brown)對他覺得很好奇,「那時候,很少英國人住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尼爾‧海伍德人很隨和,是道地英國人的樣子。」幾個月後,布朗到大連市去找他,發現他漫無目的地穿著毛衣牛仔褲晃來晃去,不像當時許多在中國的英國人汲汲營營地想要發大財。
   
   2001年,海伍德開始覺得缺錢,教師的工作不但辛苦而且薪水也低。他想模仿他的英國朋友們,進入顧問一行大賺一筆。他不但懂中文,又有中國老婆,所以進入此行似乎並不困難。然而萬事具備,只欠東風,那就是他沒有「關係」,不認識什麼中國政界人物。他讀報知道薄熙來的兒子到英格蘭留學,上的是哈洛公校,他認為這是他的大好機會。
   
   2003年,海伍德終於靠著他從前在哈洛的舊識,跟薄瓜瓜與谷開來搭上了線,他們見面的地點是在倫敦貝克街「皇朝會」餐館。海伍德曾經告訴朋友,薄瓜瓜是靠他才進入哈洛公校讀書的,在他死後,媒體把此說法當成事實報導,但這是謊言。1999年12月,十歲的薄瓜瓜在谷開來的陪伴下,來到英格蘭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上短期的語言學校,並在公元2000年進入哈洛公校,靠的是一位「皇家英國軍團」(Royal British Legion,這是一個為英國現役與退役軍人募款的慈善機構)的義工,范多‧維維安梅(Fido Vivien-May)的幫忙。這位義工向記者證實他確實曾幫忙薄瓜瓜申請哈洛,但「那孩子得以入學,完全是因為成績優異緣故」。
   
   所以當海伍德在倫敦見到他倆時,薄瓜瓜已經在哈洛兩年,此時,薄熙來仕途一片大好,谷開來必須花更多時間留在中國。海伍德於是對她提議,他願意代為照顧薄瓜瓜,例如在期末時,到學校去把他接回家。谷開來同意了,並給他一輛二手的賓士車,讓他可以方便接送,還讓他使用位在倫敦西區的公寓。匿名的消息來源(薄家親信)表示,「尼爾偶爾會幫瓜瓜的小忙,主要是跟學校有關的事情,然而薄家並沒有花錢僱用他,他也沒有義務替薄家跑腿。」
   
   然而對於海伍德來說,他雖未受僱於薄家,但他現在有了「關係」。2002年他在哈洛校友錄上寫道,他的工作是:「幫助在中國作生意的英國企業」。他本人也開設了一家公司,駐冊於倫敦的尼爾海伍德有限公司(Neil Haywood & Associates Limited)。然而根據英國商業局的報告顯示,這家公司沒有任何商業活動,也好幾次因為沒有呈繳財報,而被列入警告名單之中。
   
   然而表面上看起來,海伍德好像挖到金礦了。2004年薄熙來成為中國商務部部長的時候,海伍德也搬到北京,他的兩個小孩則進入顯赫的英國德威學校北京分校(Dulwich College)就讀。他本人開始作英國貴族的打扮,加入英僑商務協會,也參加英國使館的各種宴會活動。
   
   此時,他的主要工作是仲介:替英國公司找到能夠廉價製造產品的中國工廠,假如搭上線成交的話,他可以賺取傭金,價值高達合約的15%。這樣的工作買空賣空,並非靠真才實學或本事,也許因為如此,他喜歡故作神秘,此時遇到他的英國人記得海伍德講話刻意含糊,喜歡強調他認識共產黨高層,例如跟薄家很熟,可以輕易把事情搞定。
   
   他本人特別喜歡詹姆士‧龐德,他日後買的銀色Jaguar轎車車牌以及手機號碼,都包含007這三個數字。而這一點似乎是他死後造成外界揣測他是英國MI6間諜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可能是英國大使館在公元兩千年時確實曾經對他感到興趣,想要找他反映大連當地的情況。然而本節目的記者在調查中,找不到任何證據支持他是間諜的說法。英國政府強烈否認此說,也否認他受僱於英國政府。一般說起來,MI6應該不會鼓勵手下的幹員開著車牌號碼是007的車子跑來跑去。
   
   海伍德顯然沒有什麼商業長才,也不是苦幹實幹的類型。所以,當薄家於2007年開始倒楣的時候,海伍德的仲介生意也受到了影響。當年年初中共元老薄一波過世,薄熙來失去靠山,從商務部長一職被貶到重慶去。另一個大危機是谷開來當時被檢查出水銀中毒,在牛津的薄瓜瓜要求休學一年以回家照顧母親。谷氏中毒一案在2007年12月6日向北京的公安局報案,警察的結論是薄熙來的前妻之子指使司機、傭人下毒。當時谷開來病得很重,很少出席正式場合,也停止跟舊識與朋友連絡,她似乎對於以前在大連的舊識有了戒心。當時海伍德跟朋友抱怨,說谷開來變了,變得神經質、似有偏執妄想,卻彷彿不曉得谷氏中毒的事情。
   
   當時海伍德生意走下坡,顯然有點狗急跳牆,向朋友吹牛說他陪伴薄熙來搭飛機從北京飛重慶。然而記者所採訪到的薄家親信說,薄熙來雖然曾經見過海伍德多次,卻根本沒講上一次話,而且中國領導人旅行時,不可能讓外國人陪伴。
   
   谷開來可能同情海伍德,還是幫他介紹一個要在重慶郊區蓋大批英式住宅的建商。然而到了2008年,重慶建商因為海伍德未能引入英國資金,把他趕走。當年夏天,德威學校寄來他小孩的註冊繳費單時,他寫了一封e-mail給瓜瓜,獅子大開口地要求一筆錢,希望谷開來賠償他被建商趕走、以及報答他多年前曾經照顧薄瓜瓜的功勞。薄家非常訝異。2008年北京奧運舉行的時候,薄瓜瓜安排海伍德與他母親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的茶館見面。結果,海伍德向每個人道歉,說他並不是真想要薄家給他那麼多錢,只是希望薄家幫他一把。
   
   海伍德沒有堅持薄家給錢的理由,可能是他已經可以自行找到「關係」。這個時期,海伍德當上北京阿斯頓‧馬丁跑車(Aston Martin)的非執行經理(non-executive director),他也自稱是英國前任首相邱吉爾的一個遠房親戚,杭莉葉塔‧史賓賽‧邱吉爾(Lady Henrietta Spencer-Churchill)女士的駐中國代表,後者當時想要把室內裝潢的生意擴展到中國。杭莉葉塔女士向記者證實,她跟尼爾很熟,但他們的合作沒有任何結果。
   
   2010年4月,海伍德回到英國,他的公司因為沒有呈繳財報,而被商業局除名,他不得不付出一筆高昂的法律費用,請求高等法院暫停該判決,使他不被銀行列入黑名單,能夠貸款還債。然而他的債務情況沒有好轉,2011年年初,他再度e-mail給薄瓜瓜,再度向薄家要錢,這封信的口氣比前一封更加急迫,還詳細列出他當年如何幫忙瓜瓜辦舞會,甚至如何在瓜瓜參加高等會考時,擔任哈洛公校與瓜瓜父母的中間人。
   
   谷開來聽說海伍德又寄e-mail來,評論說海伍德這次真的瘋了。在重慶公安局局長王力軍的慫恿下,谷開來向重慶的公安局備案,報告海伍德的行徑。薄家還是拒絕給錢,海伍德跟前次一樣也沒有再堅持,而雙方似乎還是維持友好關係。2011年夏天時,海伍德跟薄瓜瓜在北京的五星級旅館裏見面,一起喝酒,海伍德還詢問谷開來的身體情況,表示想去探病,瓜瓜說谷氏不想見客。
   
   事實上,2011年春天,海伍德的生意似乎有了起色,他搬到北京北郊,一個月房租高達四千英鎊(五千人民幣)、門口有警衛看守的高級社區,還買了那輛車牌有007的銀色Jaguar 轎車,以及一艘遊憩艇。最後一位跟海伍德聊天的朋友,是英國財經記者湯姆‧瑞德(Tom Reed),他們在北京順義區的一家義大利餐館吃飯。這是11月9日,他被謀殺的4天前。瑞德說,當天海伍德看起來心情不錯,他談起他在一家情報諮詢公司哈克路特(Hakluyt)的新工作,還說他想搬回英國去,沒有提起薄家。
   
   兩天後,11月11日,海伍德參加了北京工人體育館所舉行的「跑車俱樂部」成立餐會,當天很多中國有錢人都在現場。11月12日早上,他接到了一通電話,要他到重慶去。
   
   11月13日晚上,他住進重慶的麗景渡假酒店。11月15日旅館清潔人員發現了他的屍體。三天後,11月18日,他的遺體就被火化了,死因據說是「飲酒過量」。他的追悼式不久後在英國舉行,海伍德的遺孀以及小孩特別從中國飛到英國參加。許多朋友聽說海伍德過世,死因是心臟病,他們雖然感到難過,卻未懷疑他的死因。
   
   然而耶誕節時,謠言流傳說海伍德是被謀殺的。2012年2月初,王力軍與美國的李錩鈺聯絡,說有一名外國商人在旅館裏死亡,需要他的專業知識進行法醫學鑑定,他會派兩個人專程送血液樣本到美國去。然而李錩鈺在美國等嘸人。王力軍的手下在二月初被逮捕,而王力軍本人在2月6日跑到美國領事館去請求政治庇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