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藏人主张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东赛按语:这里“袞頓”为藏语,指的是达赖喇嘛。
   
   ——————
   
   

   嘉央諾布: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台灣懸鉤子:幫忙幫到底,送佛送上天。誰會想到嘉央諾布啦最近如此健筆?然而既然已經起了頭,沒有理由不續完,對自由亞洲電台一事我作為外人沒有任何評語,只翹首期盼其圓滿解決。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PROTECT KUNDUN, FREE RFA
   
   /嘉央諾布
    /12月3日
   
   我為〈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一文搜集材料的時候,找到很多資料,可是沒辦法放進一篇文章裏面。另外,我還看到了一些令人惴惴不安的材料,雖然這些證據更可以佐證我的說法,但我不想放在文章裏。
   
   一位偶爾會閱讀我博客的教授朋友,看了〈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一文,寫e-mail給我,指出我的分析有暇疵(因為我自我審查的緣故)。他認為我的文章引人入勝,「好似偵探小說」,然而,他教訓我:「任何好的偵探故事,都必須解釋『動機』以及『機會』。你的文章雖然對北京的主要動機────利用藏人行政中央,使得自由亞洲電台無法廣播『分裂國土』的訊息到圖伯特────分析得非常好,很有說服力。我卻對於你忽略『機會』這一大塊覺得很訝異。單單只靠藏人行政中央的話,是沒有能力在自由亞洲電台搞出這麼大的人事案的,它還需要機會。有頭腦的人對你們總理洛桑僧格只用「迷倒」Libby Liu(借你的話)的方法,就可以達到讓自由亞洲電台陣前換將的目的,是不會相信的(雖然我肯定她確實在許多方面都被他「迷倒」了。)」
   
   
   
   我的朋友說得沒錯。藏人行政中央用了什麼樣鑰匙,才解開Libby Liu的合作之鎖,把阿沛晉美開除呢?
   
   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的一篇漫長而詳細的政策分析〈中國的全球宣傳戰以及如何削弱美國的反應〉一文中(China’s global propaganda warfare and weakening US response),頂尖的中國軍事與外交政策專家,成斌(Dean Cheng)寫道:「美國對策略通訊機構的支持已經不如過往」,「美國策略通訊頻道減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廣播卻大量增加,兩者加起來,已經引發美國民主與共和兩黨的共同關切。例如加州共和黨眾議員,佐伊‧羅芙格倫(Zoe Lofgren)最近寫信到美國廣播理事會(U.S.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 BBG),質疑為什麼要整合自由亞洲電台、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以及中東廣播網,並重覆提出共和黨眾議員達那‧羅何巴克(Dana Rohrabacher)以及民主黨南西‧佩洛西(Nancy Pelosi)等人曾經表達過的憂慮。」
   
   「整合」並且縮減美國眾多的國際廣播服務,是一個短視近利的決定,主要是為了減少支出,而且情有可原地,使得諸位電台台長害怕飯碗不保。然而,自由亞洲電台的Libby Liu似乎有很大的野心,她想成為美國國際廣播網整合之後的總負責人,所以一直努力地結交權貴,以確保她將來有機會可以晉升大位。
   
   藏人行政中央有辦法吸引Libby Liu,讓她同意遵照他們指示辦事的一大誘鉺,就是覲見達賴喇嘛的機會。Libby可能本來就想要接近尊者,想利用她跟尊者的密切交情,讓美國廣播理事會欽佩不已,因此選她擔任美國國際廣播網整合後的總台長。Libby的問題是,尊者十多年以前雖然曾經到華府拜訪過自由亞洲電台,之後就再也沒來過了,其原因,可能與總理桑東仁波切低調卻有效的抵制行動有部份關係。極為可能,第一個向Libby Liu提出她可以見到達賴喇嘛的人,是司政洛桑僧格。達賴喇嘛再度拜訪自由亞洲電台,只有在洛桑僧格選上總理以後。當時,尊者在洛桑僧格與桑東仁波切的陪伴下抵達自由亞洲電台,後兩位利用這個機會大吐苦水,抱怨自由亞洲電台居然允許反對藏人行政中央的人上節目。
   
   當然,尊者單單拜訪自由亞洲電台一次,是無法滿足Libby Liu的計畫的:這樣她還是無法向美國廣播理事會展現出她與達賴喇嘛的關係密切。因此,藏人行政中央為了她製造了更多機會,讓她在達蘭薩拉與其他地方都能親近尊者。事實上,有好幾次,不論達賴喇嘛旅行到哪裏,Libby Liu與司政洛桑僧格倆都一直尾隨。
   
   藏人行政中央用這種辦法「酬庸」Libby Liu女士的一個顯著實例,是前幾天一些圖伯特媒體機構所收到的一封信,這封信是由Libby Liu 的副手Kalden Lodoe所寫,可能是一封遭洩露的郵件。根據這封信,Libby現在人在印度,她將在南印度得到極為隆重的接待:她不但會在孟戛德(Mungod)的眾目睽睽之下覲見尊者,她本人還得到對群眾講話的機會。這些安排,似乎都是為了讓她能夠向美國廣播理事會,顯示她與達賴喇嘛的關係非常密切。在這封電子郵件中,Kalden寫道:「我將會向孟戛德的定居點官員要求,請他們為Libby Liu 安排一個機會,讓她能對前來聆聽尊者講授佛法的群眾發表談話。」
   
   Kalden Lodoe究竟在講什麼?他是說Libby這個女人,要在達賴喇嘛說法講經的某個時刻,從台上站起來,然後發表談話嗎?我從沒有聽說比此事對尊者更不敬、更近乎褻瀆的事了。然後,在行程表裏面,我們看到司政將在24日與Libby Liu在德里的凱悅酒店會面。他到底必須跟這個女人見幾次面?有什麼事這麼緊急?
   
   另一件稍早發生過的「酬庸」Libby的事件,似乎發生在10月23日,倫敦列格坦研究所舉辦的「更繁榮世界的道德觀」研討會上,尊者參與了其中的一場討論會。司政洛桑僧格為Libby安排在這個場合覲見尊者。根據在現場的一位目擊證人表示:「Libby Liu總是被安排坐在尊者的旁邊,坐得太近了,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另外,洛桑僧格與Libby Liu似乎還利用此次聚會,順便討論了開除阿沛晉美一事。
   
   尊者早已說得清楚明白,他已經從政治圈中退休,也不再處理官方的事,目前一心一意只想靈修,並從事慈善人道事業。結果,政客以及官僚不但跟著他,事實上幾乎是窮追不捨,全世界到處跟著跑,只為了跟他一起照相,或者騷擾他,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以實現一己之詭計,這樣的情形,應該使所有關心尊者的熱血博巴感到極為憤怒才對。
   
   事實上,Libby Liu以前跟尊者見面的場合裏,她緊坐在尊者旁邊的方式,看起來都非常不恰當。我剛好在美國廣播理事會的網站上看到幾張她這樣做的照片(連結在此)。左起第二張照片看起來讓人很不舒服,甚至到噁心的地步。我不會在此博客轉貼這張照片。我想請求所有的博巴跟美國廣播理事會連絡,讓他們拿下該張照片。
   
   我認為洛桑僧格允許這個女人覲見尊者這麼多次,只為了從她那裏得到一些政治上的好處,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難道他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背景嗎?在當上自由亞洲電台台長之前,她曾是舊金山的副檢查官,與另外一位檢查官捲入性醜聞之中(就在她嫁給另一個男人的前兩天),此事在舊金山的司法界鬧得沸沸揚揚,被稱之為「辦公室尋歡案」(”Office Whoopee Case”),甚至成為「大衛‧萊特曼深夜秀」上被嘲諷奚落的事件。你只要在谷歌搜尋 “Libby Liu San Francisco Chronicle”就可以看到當時的新聞報導。
   
   當然,尊者在此事上的作為是純潔而白璧無暇的。我們都知道他是一個非常親切的人,他總是極為自然、又有同理心地跟他見到的每個人拉手。然而誤會是有可能產生的。我們以前就曾經發生過問題:九零年代,宗教文化事務部(chodon leykhung)不顧圖伯特駐日代表處的忠告,安排麻原彰晃跟尊者見面,還讓他們一起拍照。後來這張照片被放到極大,就擺在麻原的真理教大堂正中央。後來他因為東京地鐵的沙林毒氣攻擊事件而被逮捕,日本警方以及媒體記者接著在他的廟裏發現他跟達賴喇嘛一起拍的照片,結果,梅克勞甘濟湧入大量日本記者、電視台人員、還有幾個看起來像是警察或者情報幹員的人物。我當時就在那裏。
   
   謝天謝地,流亡政府官員、我自己還有其他人,用了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反覆解釋,終於說服了日本媒體,讓他們相信尊者與麻原彰晃沒有任何關係,而那次尊者在達蘭薩拉接見他,只不過是例行接見信眾而已,不具任何特殊意義。然而即使到現在,尊者與麻原有關係的大謊言,還是被中共文宣部拿到西方去大作文章,還被雄登信徒拿來反批藏人行政中央。即使你知道你自己行得穩坐得正,還是不夠的,而且醜聞一旦爆發,幾乎是無法完全消除的。
   
   在麻原事件發生之前一兩年,時尚雜誌《浮華世界》刊出了一篇語帶嘲諷的報導,主要是說尊者出現在一個專為好萊塢名星所舉辦的宴會。兩位阿尼瑪卿研究所的同事,Tashing Tsering la, Lhasang Tsering la,再加上我自己,求見尊者秘書處的一位官員,並向他說明為什麼秘書處以及流亡政府必須過濾達賴喇嘛接見的每一個人,確保每個人的衣著都得體,還要告訴他們什麼才是覲見的合宜的舉止,避免造成任何誤解。我們也告訴他,西方媒體對於尊者的熱忱並不可靠,我們永遠必須小心謹慎。我想我當時甚至在《民主報》寫了一篇社論。我記得當時有一隊婦女衝進我們在梅克勞甘濟的辦公室,大叫說我們散播關於達賴喇嘛的謊言。
   
   對博巴來說,最重要的事,是要想辦法讓這次自由亞洲電台醜聞案儘快而且公正地得到解決。目前所有的討論還是局限在圖伯特世界以及我們的支持者之中,我們應該讓它儘量保持這樣。邊巴次仁議長寫給眾議員羅何巴克的信,除冷嘲熱諷之外,還傲慢又愚昧地把副本傳給歐巴馬總統。這個政客難道不知道寄給美國總統的怪信(特別是從國外寄來的),一律都由情報部門以及聯邦調查局予以調查嗎?而最近聯邦調查局調查的各種案子,不幸地,很容易洩露給媒體。
   
   我認為我們目前可以做的最佳損害控制策略,就是像我前一篇文章所提到的,由議會(排除邊巴次仁)進行徹底的調查,不但可以讓各方都感到滿意,我們也可以制止糟糕的事態繼續擴大。而這個調查委員會當然必須完全超越黨派,還要作出一份誠實而且詳盡的調查報告。每一個跟Libby Liu有關係的人、跟阿沛晉美被開除有關係的人,都必須被傳喚到聽證會上作證:包括幾個主事者,如司政洛桑僧格、Dhonchoe Lobsang Nyendak以及自由亞洲電台的職員Kalden Lodoe,即使是一些次要的人物,如ICT主席與前特使Lodi Gyari,議長邊巴次仁,以及自稱為司政「諮商顧問」的Kalsang “Kaydor” Aukatsang。
   
   就在我們之中許多人被此事鬧得雞飛狗跳、浪費寶貴時間的這幾週裏,圖伯特境內好幾位大智大勇的仁人志士,為了「讓贊」,為了讓尊者達賴喇嘛回到自由的圖伯特,放棄了自己的生命。我們必得扛起這神聖的任務,不但要接續他們的自由奮鬥,更要保證尊者達賴喇嘛在國際上崇高的令譽、他作為圖伯特民族精神領袖與國家元首的偉大地位,不能被政客、投機者為一己之私欲而操縱與破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