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藏人主张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2012年12月03日

   
   嘉央諾布: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台灣懸鉤子:嘉央諾布啦在本文中詳述了圖伯特世界熱議的自由亞洲電台博語頻道事件的來龍去脈,我很高興能夠替中文讀者翻譯這篇文章。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FREE RADIO FREE ASIA!
   
   /嘉央諾布
    /11月27日
   
   在我上一篇的部落格文章之中,我提到中共如何利用經濟力量在美國散布文宣產品,亦即中共透過購買廣告頁的方式,把《中國日報》(China Daily)偷渡進美國權威專業質報,《紐約時報》的報紙內頁。一個讀者寫e-mail告訴我,中共也用同樣的方式對付《華盛頓郵報》。我於是把《水門事件》(All the President’s Men)的DVD丟進廢紙筒。
   
   中共文宣勢力也已經挺進好萊塢了。《洛杉磯時報》曾用兩篇報導解釋來龍去脈:〈中國是否對好萊塢電影施以不當的壓力?〉(“Is China Exerting an Undue Influence on Hollywood Films?”)以及〈好萊塢受中國壓力箝制〉(“Hollywood Gripped by Pressure System From China”)。這兩篇文章裏面談到了中國運用其經濟影響力,使好萊塢在中國進行電影審查前,先自我設限,以確保「西方看電影的一整代人,只會在電影裏面看到經過消毒,光明又正面的中國形象。」文章中並且提到最近的幾部電影作品:《到葉門釣鮭魚》(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超級戰艦》(Battleship)、《鋼鐵人第3集》(Iron Man 3)、《紅潮入侵:拂曉開戰》(Red Dawn)、《MIB星際戰警3》(Men In Black 3),以及科幻災難片《2012末日預言》。
   
   
   
   南加大東亞研究所主任,史丹利‧羅森教授(Stanley Rosen)對於好萊塢製作人以及電影公司總裁必須因為中國壓力而修改電影內容,有如下評論:「我想一般的美國民眾對於這些小地方的變動應該不太清楚,然而這些加總起來,應該會在心理層次上造成影響。」因為羅森提到了「心理層次」,才使得北京使用這種西方親中媒體喜歡稱之為「軟實力」的方法,得到一種冷戰的氛圍,讓人想到思想控制、洗腦,或者更加精確地說,是「經濟洗腦」,假如我們也不忘記巴甫洛夫「制約刺激」理論的話。
   
   對於博巴來說,這是令人痛苦的改變,特別是不到幾年前,好萊塢與達賴喇嘛與圖伯特曾有段轟轟烈烈卻短暫的羅曼史,當時的名片包括《火線大逃亡》(Seven Years in Tibet)、《袞頓》等等電影。雖然,因為圖伯特的風景具有特殊的戲劇效果,及獨一無二的神秘特質,現在某些電影偶爾還是會出現圖伯特。但是,就像《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 與《2012末日預言》所顯示的,只要不提起「藏區」「西藏」等字眼,也不提上述地區不久之前還不屬於中國的事實、並且僱用中國演員來扮演博巴,好萊塢還是可以有效地討好中國審查官員。
   
   現在,除了好萊塢、《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以外,美國另外一個媒體機構,似乎也受到北京的攻擊,正在經歷一番意識形態的整頓。這個機構雖然小,名氣也不大,然而對於博民族及其自由奮鬥卻具有顯赫的重要性。
   
   對於住在被佔領的圖伯特各地的人而言,自由亞洲電台博語部(Tibetan Language Section, Radio Free Asia, RFA)一直是可靠的新聞與資訊來源,不但可以知道世界的消息,也可以聽到本國所發生的重大事件,也是中共的國家軍警機器以及宣傳機構不想告訴他們的。對於一般的圖伯特百姓而言,不論是拉薩、格爾登、熱貢、海南等地示威活動、康區群眾與中國採礦公司所發生的劇烈衝突、還是一連串的自焚事件(目前已達八十位),自由亞洲電台的報導都是平衡、客觀與專業的。與之強烈對比的,是拉薩電台、西藏拉薩電視台、甘孜、青海人民電台(及電視台),那些講博語帶著中國腔調的主播不是厲聲地發出譴責,就是播報不實的假消息,一般的老百姓(特別是鄉下地方)雖然聽不太懂這種怪異的口音,此政策卻經中共當局刻意地強化,可能是為了達成漢化博語的最終目的。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達賴喇嘛的談話、佛法開示與旅行行程的報導,很受一般圖伯特民眾的歡迎,他們也愛聽流亡行政當局的消息(不管正面還是負面)、海外博巴在做的事情,特別是紐約、倫敦、德里所發生的抗議與遊行等活動。(在電台的扣應節目上)曾經有一位民眾從拉薩打電話進來,說這些消息給了像他這樣的普通人一絲希望,讓他在絕望與壓迫之中不再覺得那麼孤單無助。
   
   中共費盡心血想要屏蔽自由亞洲電台的廣播,然而圖伯特高原的面積與地形,使得屏蔽的效果並不一致。所以,如同納綷佔領歐洲時期,聆聽BBC為違法行為一樣,佔領圖伯特的中共當局規定,任何人聆聽自由亞洲電台博語頻道屬於違法。因為在人口眾多的地方,中共的手機監聽裝置以及線人的監聽非常猖厥,有人告訴我,游牧民要到山上去放牧時,會偷偷把收音設備夾帶於牲口之中,公安或線民不會來檢查他們。而當牧民回到村子裏時,他們會把聽到的消息,告訴他們所信賴的家人或朋友。
   
   自由亞洲電台的成立,是因為天安門屠殺發生以後,為了讓生活在專制政權之下的亞洲人民得到各種資訊,於是在美國大眾的支持下,1994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國際廣播法》(the 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Act),自由亞洲電台因此在1996年成立:這是一個私有而非營利的組織。它的經費來自於美國政府的年度聯邦預算。然而讓此計畫得以影響深遠、充滿動力的特點是:自由亞洲電台不必廣播美國政府所提供的資訊。自由亞洲電台只有20%的內容必須以美語播放,其他80%的內容由每一種不同的語言頻道自行決定,而每一個語言頻道都僱用能流利說寫該種語言的記者與編輯,編輯台並享有極大的獨立自主權力。
   
   一位美國的資深官員告訴我,自由亞洲電台的主要任務,是它必須為沒有自己國家廣播服務的民族提供「代理」廣播服務。自由亞洲電台的台長、播報員以及記者的主要任務,就是提供該民族所專屬的、獨立而即時的新聞服務,並由美國人民出錢支持。
   
   當年,這對於圖伯特事業而言,是喜出望外的好消息。然而大家一開始的歡欣鼓舞,很快就洩了氣,因為大家聽說博語頻道的主任,將由阿沛晉美所出任,也就是阿沛阿旺晉美之子,這位的父親是在1959年唯一與中共佔領政權合作的噶廈大臣。
   
   我必須承認,我跟其他人一樣感到憂慮,然而經年累月之後,阿沛晉美證明了他是擔任此重要職位的理想人選。因為他曾經在圖伯特與中國都上過學、做過事,後來還在維吉尼亞大學讀書,所以,他不但三種語言都很流利,而且能夠與上述三地的機構以及個人搭上線,使得自由亞洲電台有了獨一無二,其他新聞機構欠缺的資訊與消息來源。他還想辦法說服圖伯特與中國兩地有名的博巴作者們,如茨仁唯色,經常為自由亞洲電台提供評論與作品。達賴喇嘛對阿沛晉美也是全力支持。又因他自己很少參與流亡政治,做人處世也溫和客氣,因此剛開始的時候,流亡政治的各種逆流對他沒有影響。
   
   晉美給博語頻道帶來的最大貢獻────我推測,可能因為他來自一個沒有真相的地方的緣故────就是他堅持,客觀的事實與真理,超越任何政府與政治人物(即使是你所支持的那一方)所提供的版本。晉美認為他的工作不只是對抗中國的文宣機器,也是呈現圖伯特世界中各種不同意見與觀點,而這一點是其他與圖伯特有關的媒體機構不太能夠做到的。
   
   因為我在Tibetan Review 與Phayul.com所寫的政治評論,以及我在圖伯特表演藝術機構過去曾經創作與製作的幾齣戲劇的關係,我長期以來都不受流亡政治圈的歡迎(包括與之有關的外國機構以及相關人士)。我也因為曾經擔任出版量最大、受到流亡博巴大眾歡迎的獨立博文報紙,《民主報》的編輯之一,得罪了達蘭薩拉的當權者。2001年該份報紙在達賴喇嘛公開表示對其報導不悅之後,不得不在壓力之下關門。所以,假如我的記憶無誤的話,兩三年之後,自由亞洲電台邀請我當顧問,我覺得滿驚訝的。
   
   我為多個不同的節目寫稿,然而主要的節目是「週日政治評論」,這個節目由資深記者Karma Zurkhang所主持,他曾是流亡議會的議員,對於達蘭薩拉的情況也非常瞭解。晉美與他的員工,從來不曾審查我的節目,也不曾要求我改變或調整談話的內容。這一點,也讓我感到驚訝。當然,在這些討論的節目中,我並不像「藏人行政中央」的官員(不論在職或退休的)一樣,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其他來上節目的專家也常常挑戰我的觀點。博巴聽眾也常常從尼泊爾、印度以及西方國家打電話進來,抒發他們的評語與批評。在2008年左右,從圖伯特與中國本土打電話進來的人更多了,他們對流亡人士所舉行的抗議與示威活動特別表示支持。這種對於政策的真誠討論,很少發生在圖伯特世界的其他論壇裏面。
   
   自由亞洲電台給我這個機會,我很感激。報酬並不多,然而圖伯特境內有機會聽到我的觀點,那裏的人也可以了解到,在流亡地,雖然「藏人行政中央」已經放棄獨立的理念很久了,卻還是有人在提倡與堅持,而且多年始終如一。我還必須說,我參與這些節目,完全是靠電話。很多年以後,我才拜訪了位在華府的自由亞洲電台辦公室,停留的時間也很短,當時阿沛晉美送給我一個紀念的杯子。
   
   當然,各種抱怨開始從達蘭薩拉傳來,主要是抱怨自由亞洲電台上發表談話的人政治不正確。八年前,「藏人行政中央」的兩位大官,到自由亞洲電台的辦公室進行正式的拜訪,並且對晉美與博巴員工發表講話。這兩位大官批評自由亞洲電台的放任政策,說不該讓反對達賴喇嘛、反對流亡行政當局的人上節目,還說這些人的批評讓圖伯特境內的人民感到氣餒與沮喪。
   
   之後,自由亞洲電台的獨立編輯台依然讓流亡政府非常不悅,桑東仁波切擔任總理的任期裏,一概拒絕自由亞洲電台的採訪,也不跟記者見面,還指示部長與秘書也必須謝絕一切接觸。他雖然低調,卻從不罷休地,想讓「反對」流亡政府的人,不能上節目表達他們的意見。
   
   去年,自由亞洲電台台長Libby Liu與她的副手,也是博巴員工之一,Kalden Lodoe到達蘭薩拉及其他地方進行了多次正式訪問,不但與幾位流亡官員,也跟總理洛桑僧格見面。有人告訴我,他們見面所談的內容,直接點名了一些不贊成達賴喇嘛中道政策的人士,例如,圖伯特青年議會(TYC)的領袖以及我這個讓贊支持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