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藏人主张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中国民间狂传的段子集
·《薄熙来案与毛派》
·哪位应该是下一个薄熙来?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
·温家宝家人隐秘的财产
·薄熙来扔出的白手套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共暴政进入倒数
·温家宝女儿咨询公司
·汉人维人在实践反抗暴政的权利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对去年一年新疆“恐怖袭击”的剖析
·《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的意义
·天价“维稳”经费的背后
·英航、澳航抛棄式耳機乃由獄奴製造
·狼行天下吃肉 狗行天下吃屎
·谁有权回忆文革?
·埃及经验
·近平开枪祝贺令尊老友的生日
·胡耀邦六进藏区揭秘
·藏官披露中共对藏所犯下的罪行
·中国模式遇上了大麻烦
·习叔叔逼薄瓜瓜站离爆料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二十周年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许志永 2012年12月22日
   
   


   
   北京
   
   2012年2月19日中午时分,一个名叫朗卓的18岁藏人在安康藏区(即四川阿坝)壤塘县中壤塘乡大寺前自焚。他在遗书中说:“为恩惠无量的藏人,我将点燃躯体。”他把占人口多数的汉族人称为“汉魔”,并写道,“无法在其恶法下续留,无法容忍没有伤痕的折磨。”
   
   
   三年来已有近100位藏人僧侣和普通藏人自焚;仅仅在11月4日至12月3日之间,就有30人自焚。中国政府正在通过拘押那些他们所指控的煽动者,来制止持续发生的自焚事件。而与此同时,没有伤痕的折磨仍在继续。
   
   21年前,我和大学同学一起第一次走进了中国西部的这片高原。当时这个地区至少看上去还算祥和,可是如今,每天都在传来不幸的消息。10月份,当我再度来到这里时,我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喇嘛,他欢迎我去他们寺庙玩。公共汽车路过一个检查站,上方横着红色条幅“维稳处突一马当先”。年轻的喇嘛说,他最讨厌看到拿枪的军人。
   
   因为修路,到了晚上我才搭上一辆车,前往朗卓生前居住的地方,大约100里地之外的中壤塘乡。我是车上的第三个乘客;车上还有两个年轻的藏人。
   
   “你们信仰藏传佛教吗?”我问他们。其中一个藏人拿出挂在胸前的达赖喇嘛画像,说道,“他是我们真正的尊者。”
   
   “你们知道有自焚的事吗,就是——把自己点燃?”我试探性地问,终于提出了这个话题。他们都知道。
   
   “对不起,你们恨汉人吗?”我这样问他们,这是因为那个叫朗卓的年轻人在遗言中用了一个词——汉魔。他们听说过朗卓的事。当我告诉他们我来这儿是想见见朗卓的父母,表达我的难过时,他们跟我说了更多的事。
   
   他们说去过那个地方,很多藏人都去过。那些天,人们在他死去的路口搭起了白色的帐篷。“他是我们的英雄,”其中一位说。
   
   到了中壤塘,天已经完全黑了。在一处路灯下,同行的索南下车询问路边的中年男子,但那人摆了摆手,让他走。在一个路口,索南向两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询问,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争吵。一个路过的喇嘛走近来,隔着车窗审视我。
   
   索南回到车上,说,“对不起,他们骂我不该带你到这里来。”这时过来一辆小面包车,从上面跳下来两个男子,愤怒地指责索南。恐惧和敌意像夜幕一样笼罩这片土地。
   
   我们一路沉默,离开了中壤塘。索南忽然说,“你知道吗?我们是藏人,信佛教,可是我们没有许可就不能去拉萨。”很多年前在格尔木你可以看到许多去拉萨朝圣的藏人,如今没有了。
   
   第二天,我又回到了中壤塘,我向一个去打水的年轻喇嘛询问朗卓的事。他认真地把我带到旁边殿堂里的角落去问一个在那里盘腿而坐的中年喇嘛。由于我没有朗卓的照片,他说他没办法帮我。
   
   一个十几岁的喇嘛问了几个他的同伴,也没问出来什么。问路人,他们摇头表示不知道。到一个建筑工地问,那儿的人也说没有听说过朗卓。来到中壤塘小学,我问一个端着枪守门的军人。网上说朗卓是学生。那位军人建议我去旁边挂国旗的院子看看。我又问了路人,确认这里没有中学。
   
   白天通往县城的道路只有中午十二点到一点间通行。我得走了,小河边一排白杨涂满金色,一片年少的红衣喇嘛在野地里练习。我不情愿地上了车。这些年里我去过很多地方,但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失落。
   
   走出几百米路过一个民居聚集的小山坡,我央求司机再等我一会 。经过我多次恳求,路边小卖部的店主终于为我指了朗卓家的方向。山坡上,一对老年夫妇指向不远处一户人家。
   
   这是一个房屋和院子的墙壁都是泥土包裹的小院子,院子的铁门紧锁,一边墙外树立着五个高大的经幡 。
   
   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个小男孩路过这里,这位中年妇女说,她见过朗卓。他的父母住在远方的牛场。她告诉我说,那一天,他穿着新衣服,全身都是新的,洗了澡,干干净净,还新理了发。他问别人,我帅不帅?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悲哀。我拿出500元钱给这位妇女,请她转给朗卓父母,告诉他们一个汉族人来过,他很难过。
   
   对不起,在朗卓和他的藏人同胞们为自由而死的时刻,我们一直没有说话。我们汉族人一样是受害者,相互隔膜、内耗、仇恨和厮杀。这是我们共有的土地,这是我们共有的家园,我们共同的担当,共同的梦想——它也将成为我们共同的救赎。
   
   
   许志永是人权人士、律师,公盟组织的创始人。本文由曹雅学译成英文,中文版译文经作者审定。
   
   翻译:谷菁璐
   
   摘自纽约时报中文版
(2012/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