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藏人主张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潘晴: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末日”随笔:假如“明天”不再来临?
   
   今天是公元2012年12月21日,是已喧嚷了多年的“世界末日”来临的日子,据说是神秘的玛雅文明“大历法”中的“终结日”就定在了今天。这些年来,“末日喧嚣”以电影《2012》给人们带来的“视觉震撼”到达了顶峰。而打造拯救人类的“诺亚方舟”计划,也一直以逼真的传闻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连澳洲的总理吉拉德,前不久也公然的在媒体上宣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据说此举广受澳洲选民的欢迎,堂堂的一国政府领导人,就这样恶搞了一下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

   
   与此同时,世界上有很多“名人”,甚至是“大师”都“言之凿凿”的声称,虽然不敢断言“世界末日”是否真得会来临,但却异口同声地说明,2012年的12月21日将是旧世界的“终结日”,地球将由“三度空间”进入“四度空间”,进入科学家所称之为的“光子时代”。人类从而走入了一个“新纪元”。为此人类将付出的代价是,地球会短暂地进入一段“黑暗期”,很多人将会死去(据说是吓死的)。从昨晚我就在想:“假如明天不再来临”,人类又将会怎样面对“世界末日”突然之间的降临呢?假如明天“末日”来临,人类所有对未来的追逐和思考,不都成了毫无意义的笑话了吗?可爱的末日传说,使我对什么是“荒诞”有了新的理解。
   
   针对“末日”传说,美国宇航局在前不久公布了新视频,揭露2012世界末日的传闻是不真实的,然而有许多人依然相信2012年12月21日是玛雅文明历法中的“终结日”。美国宇航局将原定于12月22日才公布的视频提前披露,是有信心认为那一天并不是世界末日。然而,有评论质疑认为美国宇航局既然如此有信心,认为世界末日并不会到来,为什么不把这个视频放在22日公布,其中是否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笔者自认为是一个对“神秘主义”充满好奇心的人,天生地对“人类未来的命运”极为关注。2009年,当好莱坞大片《2012》播放后,在尊者达赖喇嘛访问澳洲期间与华人公众的见面会上,笔者还专门请了一个年轻人提出来这个“末日问题”。尊者的开示使在场的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笔者的好奇心收到了效果,看来这辈子想撞上“末日来临”是没有可能了。其实在这之前,笔者也对玛雅文明的说法做了一凡研究,发现“长历法”中记载的2012年12月21日,是长达五千多年玛雅历法周期的结束,对中美洲玛雅后裔而言是个重要的日子,但对人类来说,却并非世界末日,而是许多研究者声称的“人类大觉醒”时代的来临。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或目的,美国宇航局一直对外宣称,玛雅文明的世界末日说是个荒谬的言行,该机构在2009年上映电影《2012》时,第一次公开谴责各种世界末日传言的,是来自美国宇航局埃姆斯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大卫·莫里森(David
    Morrison)。但人们对宇宙的未知是导致恐惧弥漫的根本原因。在多媒体各种描述世界末日的场景中,有突然出现的行星X与地球相撞、杀手级的太阳耀斑、怪异的“银河十字”天体排列,以及地磁突然变化等情节,而十分畅销的“世界末日”书籍和相关报道,更使得这种传说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应。
   
   在许多人看来,由美国宇航局出面“解释”各种世界末日的传言,反而说明“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从2008年开始,古老的玛雅文化开始展现出它的魅力,显示了人们在面对世界末日传言时的不安心理。即使是生活在中美洲的玛雅文明后裔,也对世界末日的传言感到困惑。随着2012年12月21日——今天的到来,玛雅文明的后代应该会对此进行庆祝,因为在它们的历法中这个时间点意味着重建,而不是害怕、恐惧和不详的时刻。因此对于人类而言,12月21日是旧时代的结束,也是新时代的开始。
   
   在“末日”传言甚嚣尘上的时候,许多人的头脑会迷信一些巧合性的数字,比如2012年12月21日被认为是世界进入“完全黑暗”的一天,也许是因为今天恰好是北半球的冬至日(此时,笔者所处的澳洲,仍然是鸟语花香,白日朗朗)。对于玛雅文明而言,不论是古代的玛雅人还是现代的玛雅人后裔,他们都使用着一种惊人的历法体系,长历法不仅是代表一个巧妙的计时手段,也证明了我们目前才刚刚开始接触的一种古老文明的永恒魅力。今天,2012年12月21日,当“末日”已经来临之际。笔者匆匆地写下这些随笔,度过了一个心灵高度活跃的休息日。而外面鸟鸣正欢,依然是车水马龙,看来人们不用再担心“明天是否依然来临”了。笔者边写边想,愈来愈觉得对人类来说,今天恰是一个重要的回归理性和良知,摆脱梦幻和心灵迷失的日子,一个值得庆幸的日子。
   
   笔者是一个佛教徒,而佛教的信仰告诉我们,生命的永恒和世界的存在是轮回的,而轮回并不是简单的重复。佛陀一直引导着人类的精神生命,从愚昧走向解脱,从今生走向未来。佛陀也指出人身难得,不能虚度,人类决不能因为灵性生命的不死,就放弃今生用正面的态度去度过一段有限的时光,去感悟宇宙生命的终极真理。人类也绝不应该在虚无主义、享乐主义(如无神论者的“断灭”观)的立场上,对自身的未来不负责任。
   
   佛陀的教诲是伟大的,如果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也抱有这样的信念,人类的未来就一定是美好的。世界的现实表明,其实“世界末日”的传言,并不需要离开人类自身的活动,去找什么“神秘外力”来恐吓自己,人类自身就是制造“末日”的始作俑者。笔者认为:如果真得有一天,所谓“世界末日”来临,十有八九也是因为人类自身的无知和贪欲对地球生态环境的破坏,从而遭到大自然的报复,或疯狂地用战争等方式来进行自我毁灭。
   
   人类之所以看重历史文化,将历史作为经验和借鉴,目的是为了追求一个理想的未来。当古人走出丛林的那一天起,就形成了不同的族群,从此便有了人类社会和文明。但一部人类史表明,由于人类种族的分化,语言习俗的不同,人们思维观念的差异,以及人类作为高级生物的复杂特性,在如何看待世界未来时,出现了不仅是五花八门、甚至是严重对立的说法,我们不妨借此机会,来作一个简单的探讨。
   
   近年来世界末日论的强势,似乎将人们的思维引入了恐怖和混乱的境地。不过读者细心地分析就会发现,世界末日论中有相当多的观点,并非是预言这个世界一定会被毁灭。而是鉴于当今人类对自然环境的肆意破坏;对地球资源的肆意掠夺;对地球不同物种的疯狂毁灭;对人类不同族裔的野蛮摧残,加上人心道德的普遍堕落和在追逐物欲享乐中的恶意竞争,从而引发了“世界末日”危机的另一种警示,“既如此走下去,人类不用等到末日来临,就将自我走向毁灭”!
   
   从这样的观点来看,“末日”警告无疑是具有积极和正面意义的。与一些先进国家的忧患意识不同,在如今号称“盛世”的中国,那些宣称:“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GDP才是硬道理,阔谈“中国世纪”和人类未来美好理想的所谓大国领导人,却往往是“表里不一、华而不实”的虚伪政客。在漂亮的政治“口号”下,掩藏的却是祸国殃民、断子孙活路、夺天下之财、毁民族生存命脉,“男盗女娼”的窃国勾当。
   
   笔者认为,人类对世界的感受,无非是“心”意识的投射,今天,虽然玛雅文明“大历法”中的“终结日”并没有带来世界末日。但那些仍然在生活在专制奴役下的人们;那些在现代社会里仍然要用自焚来争取自由的西藏人;那些为了坚持信仰而惨遭“活体器官摘除”的法轮功学员;那些在“暴力拆迁”中的拼死反抗的平民百姓;以及那些在“校园枪击案”中丧失儿女的父母们。对他们来说,难道不是正生活在“末日”中吗?而那些施暴者,那些以杀人为生存方式的独裁者们,那些党国权贵们,他们作为人的道德不也荡然无存,早已堕入地狱,与魔鬼共舞。那不是一种更彻底地,没有灵魂未来的“末日”吗?
   
   其实人们所关注的未来,无论是持“末日论”还是持“发展论”,都不过是一种人类的自我预言,它建立在对人类的宗教、哲学、科学等各种观念的依赖上,产生出对今后世界的展望。粗略地看,人类社会大致有三个方面,对此表现出比较集中的观点和见解,他们分别是哲学(思想)、科学和宗教。
   
   思想界的看法是,承认现实人类社会存在的种种弊端,相信通过人类自身慢慢地改造和进步,最终会达到一个人人平等、互尊互爱的高级文明社会,从理论上来说,除了有“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理想,以及最终证明是导致人类悲剧的“共产主义”实践之外。这类宣称最终理想目标的理论模式,在人类史上从来没有成功的范例。而最早进入“物质文明”的发达国家,注重的是经济和现代化,最多是基于普世价值来谈谈人权,最关心的却是国家利益,当代已经物质化的人类,不喜好谈论“未来的主义”,甚至认为最终的理想都是“乌托邦”,是人类不可能完成的“空想”。
   
   科学界的观点,则建立在人类有限的科学知识立场上,由一些专家来论断人类的未来将如何如何。笔者认为,目前的科学手段,也许预言人类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还有可能,但要全面预言几百年、几千年、乃至几万、几百万、几亿年后的未来世界,却是完全做不到的一种“科学病态”。反倒是有一部分清醒地、现实主义的观察者们,留意到了,恰恰是人类盲目发展的经济模式,纵欲消费的生活方式,和毁灭人类生存的核子武器、生化武器。加上人类的狂妄和贪婪、残暴和愚蠢,却时时威胁着世界的未来。给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赖以的生存环境,带来彻底地灾难和毁灭。
   
   不过人们也许会问,在科学进步日新月异的高科技时代,人类真得无法战胜生存危机,自然灾害,找到一条出路吗?科学界就真的无法预言人类的未来吗?笔者的观点不一定对,也许是不了解最新科技讯息所导致的知识结构缺陷,还用很久以前落伍的观点来看人类的进步。
   
   而笔者作为一个对“人类未来命运”有特别关注兴趣的人,当然不会忽视对科学发展前沿的了解。笔者发现,现代物理学家迫于天文观察手段的局限性,已改用量子力学从微观的粒子运动规律中,来寻找宇宙奥秘的答案,并在2011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发现了所谓的“上帝粒子”。可是新的发现,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喜悦,反而带来一种莫名的悲观,为何如此?请读者慢慢往下看。
   
   量子场论奠基者,诺贝尔奖得主温伯格说:“我们对宇宙的认识越深入,宇宙就越索然无味,宇宙越是看来可以理解,就越显得毫无意义。科技越发达,人类的悲剧性就越重,最终走向文明的自我毁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