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新驾规]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新驾规

             说说新驾规

   网上看了一下新驾规实施细则,总的感觉,“严苛”!开过车的都知道,很难完全避免不闯红灯,特别是跟在大货车后面。还有在复杂路段,很难避免轻微违章。除非你天天从单位到家里从家里到单位,完全不走陌生路段。新驾规从管理者的角度,从减少事故的角度是好事。但酱紫如果严格实施,恐怕极少人能逃脱一年扣完12分的命运。我预计,2013年12月31日的关键词一定是“驾勒戈壁”“怨声载道”。

   中国式治理,要么极左要么极右,这已是胡温以来——不,应该是60年来的常态。新驾规治理的必然结果,就是有权的人消分,有钱的人买消分。对于扣分复议的事情也会增多,无形中增加了社会成本,增加了滋生腐败的空间。只是累苦了无权无势的普通上班开车族。本来买个车既是面子也是代步,现在被新驾规触痛,免不了愤愤不平。最后社会积怨又累积了一尺。社会抱怨多,治理者到了2014年就又会放大家一码,马虎一点,如此循环。

   有车族一般都是社会中层,新驾规出台,不出两三月,手脚粗野的驾驶员就会苦不堪言。你要消分我要消分,大家只好比拼社会能量。对于治理者来说,所谓特权,既是炫耀的资本,也是自我毁灭的毒物。大家都去找关系寻后台,寻租的空间越来越大,这样必然加剧社会的腐败堕落。社会的整体堕落就是从一个个小小的寻租开始的。一个人人不能过关的驾规绝对不是好驾规。医改教改房改,直接感受寒冷的还是底层。现在新驾规之类出来,打疼的是中产阶级的屁股。对于底层无产阶级,已经没有可资榨取的价值,接下来唯一可啃的,就是这群中产。当然,中产这群人机灵又聪明,“春江水暖鸭先知”,当政者的算盘,他们岂能没有看穿。可以合谋瓜分的时候穿一条裤子,等到彼此摊牌的时刻,新驾规很可能是一个诱因,接下来,2013中产移民潮一定会加剧,而且我还要撂一句话,随着经济形势的吃紧和恶性事件的加剧,社会治理必然越来越严苛,警察国家的本色会越来越赤裸裸,说不定接下来在一个短时间内移民潮会空前猛增。

   邓政以前,穷吃穷穿;邓政以后,特别是胡温以后,移民潮越来越炽热。人和其他生物群一样,哪里环境适宜就往哪里迁移。东方也好西方也罢,有钱是硬道理。有钱天下通行。中产们大多把老婆孩子移民出去,自己在这里捞钱。一个家庭,两地分居。为什么好吃好穿了,什么都不愁不缺了,反而要闹个妻离子散呢。这就是社会在大溃败。社会大溃败的必然结果是,管理者松懈,一切钱权开道,社会恶性事件增多,奇事怪事层出不穷。最终,宁汉分裂之前谭组安对陈公博说,中国的事情往往到了了不得的时候,终归会了的。

   新驾规的出台,本质上是警察国家强硬治理的体现。强硬治理的恶果是底层、中产、官僚、上层,裂痕越来越深,乃至完全割裂;中产移民,底层挣扎,怨者上访,商人无良,官员无耻,良心者在徒劳呼喊,社会好比大舞台,各种诉求各种嘴脸各种现象在走马灯似的眼花缭乱,唯独没有一个阶层好好的安居乐业。对这块土地爱的深沉的,除了艾青,再无第二人。可是艾青已经死了。如果你把足够的钱给人人,没有一个人不想跑路离开这块土地的。一群对这块土地绝望的人人,一个不能提供安居乐业环境的社会,绝对不是一个好社会。

                              中华民国101年12月26日

(2012/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