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主页]->[大家]->[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李大伟先生2001年颠覆案始末及有关司法文书]
戴着镣铐散步——姜力钧文集
·生查子 《秦城诗稿》
·铁窗漫笔(之3) 狱中随想录
·〔鹊桥仙〕四平街怀古 读《林彪全传》有感
·断肠总在正三更 《秦城诗稿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 4)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王森们!!!
·黑暗深处是黎明 《秦城诗稿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5)
·短歌行 笑傲江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6)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七)
·
·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8
·辽宁民运朋友欢迎杨建利博士出狱
·哀林公(七律)
·咏谭嗣同(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 之九
·秦城绝句二首
·忆秦城 绝句二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一
·多行不义必自戗(外一首)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十
·赠许良英先生与德丰
·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一七令
·人在高墙电网中(外一首
·五月的草地
·为母亲生日作(七律)
·“违法上访”被“依法严查”--来自我家乡辽宁的报道
·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十二笔勾
·寻找李万姬(笑话一则)
·窗外
·力的方式
·秦城204-216
·满途泥泞自鞭身(外一首)
·柿子红了
· 胸藏丘壑天地宽(外一首      
·铁窗漫笔(之12)
·陈子明:中国的民主:从说到做
·吾与群贼不共天(外一首
·十了八年
·卜算子.忆屠城
·咏李白、杜甫
·无人与我共良宵(狱中诗存)
·天黑了
·如果
·军事基础:中国国防概况
·军报:信息网成敌人进行思想渗透政治策反媒介
·石雨哲:到处是生活——读姜力钧先生《柿子红了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冷眼
·天净沙 (狱中诗存)
·抗议中共当局枉判郭飞雄!!!
·苟利国家不避死(外一首)
·天河感怀二首
·敦促辽宁省委、省政府严肃理性处理蚁力门事件的公开信
·自题小像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4)
·给父亲 (狱中诗存)
·给父亲 (狱中诗存)
·题《心灵鸡汤》(狱中诗存)
·一重花 中秋望月
·窗外 阳光一片黑暗
·任畹町:威武金刚,悲凉之美——记姜力钧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2)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13)
·怀念春光
·秦城绝句二首
·卜算子 忆秦城
·卜算子 忆秦城
·黑暗来临
·欲览奇峰高处行 狱中绝句
·屠宰场(诗歌)
·月光之下——赠宁先华
·未经冰雪难坚劲(外一首)
·印象——卡斯特罗的古巴
·   独驾扁舟过险滩 (外一首)
·独坐牢中向壁吟(外一首)
·狂澜险处心不惊(外一首)
·寸光过后又凄凉(外一首)
·秦城四季不吹风(二首
·咏李大钊(狱中绝句二首)
·独倚危栏小山中(狱中诗二首)
·支持朱文娜、保护记者、捍卫新闻自由权
·法人杂志总编辑王丰斌就记者遭警方拘传事件发表声明
·朱文娜:我不会向非法的打击妥协!
·声援朱文娜,推动中国新闻立法
·但期新雨净尘沙(狱中绝句二首)
·一切从这里开始
·笑翻野史赋闲愁(二首)
·〔忆秦娥〕秦城感怀
·极目千里天地悠(二首)
·秦城代代有奇冤(二首)
·信箱作废紧急声明!
·感怀元宵节(七律)
·狱中随想录 铁窗漫笔(之15)
·感怀元宵节(七律)
·关于自由的向往(狱中诗存)
·敢以头颅试刀锋(二首)
·望江南——赠青年四君子之一张宏海君(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大伟先生2001年颠覆案始末及有关司法文书

李大伟先生2001年颠覆案始末及有关司法文书

    博主按:2012年12月28日,受甘肃天水民主人士李大伟先生委托,全文发表李大伟先生的控诉文章:《冤案是怎样铸成的——让人民做一次法官》及部分司法文书,希望引起海内外人权团体及媒体关注。

    李大伟先生原文标题:

    冤案是怎样铸成的——让人民做一次法官

    上网时间较长的老网民朋友可能还记得2001年4月,在国际互联网上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因在互联网上下载文章成为重要罪状,被扣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判11年重刑的李大伟吗?本人就是李大伟,由于不妥协、不认罪,在狱中常年承受饥饿、病痛、禁闭、体罚、严管、不给放风,不给洗澡、不让见阳光等虐待,11年未能获得1天减刑。今年4月14日,终于完成了11年的凤凰涅磐,走出了高墙电网。许多朋友都知道我被判刑,可是很少人知道我为什么被判刑?尤其92年,在一起涉毒案中,前后以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等六次给本人更换罪名被判刑冤狱的事实更是鲜为人知。今天,本人就借互联网一页,向身怀正义之心,曾关心我、帮助我的朋友们真诚的表示感谢!同时也将本人两次被冤狱的真实原因和判决书、控申状公诸于众,通过本案更深刻的揭示出我国目前司法体制存在的弊病。 我曾是一名公安干警,92年为了帮助吸毒人员戒毒,却在当时的天水市市委、市政府的某些领导人的强权干预下,迫使司法机关在于法无据的情况下前后五次给我更换罪名将我判刑。95年,我第一次刑满后继续申诉,此时原天水市的某些领导人也以提升在甘肃省党政司等权力部门任要职。在他们的特权再次作用下,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了第六次给我更换罪名的再审判决,将原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终身判决定的“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改为“运输毒品罪”,刑罚维持原刑期。 当你们看了本人两次被冤狱的判决书和控诉状之后,也许有人会问我“为什么这些官员们要如此加害与你呢?”。如果是仅仅看了本人前后两案的判决书,甚至更会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这么荒唐离谱与法律完全背离的两份判决书,不会是李大伟自己编造出来的吧?”。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权者每当人为枉法的制造一起冤案,均与其腐败利益相关联,这在程维高、薄熙来等许多腐败官员的滥权行为中均以得到证实。我案也不例外,如果我本人或是我的家人没有触犯到这些官员的既得利益或是没有对他们违法滥权行为构成威胁,他们是绝无可能将我两次送进监狱的。 我遭此不幸的原因竟是我父亲为了防止腐败曾反对过天水市政府的某些领导将天水市中心广场地下人防工程未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要求公开选定施工单位,而是暗箱操作承包给了施资力量不佳的建筑企业。时任天水市人防办主任的我父亲及时的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了市政府的这一不正常的做法。为此,我父亲与市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有了较大的矛盾,可是市府大员们却奈何不了我父亲这为两袖清风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人,便把报复的魔爪伸向了我这个无职无权的小警察。 此刻,我深深的认识到这不仅是我个人的不幸,更是共和国政治体制、司法体制的悲哀。司法被腐败权贵们所操控,变成了维护少数人利益、对正义者打击报复实施迫害的家丁和鹰犬。为此,本人第一次出狱后,一方面继续申诉控告、帮助社会草根阶层维权,同时积极的从事推进国家的政治体制、司法体制改革的民间政治活动,将本人的冤案判决做为案例向社会公开,批评我国现行司法体制中存在的弊端。然而,引起诸多腐败权贵们不满和恐慌,尤其是制造我冤案的官员们,唯恐我案曝光后被追究、被清算。为了封住我的嘴,他们再次利用手中的权利和自己在体制内关系,不惜动用国家情报机关(即甘肃省国家安全厅、天水市国家安全局),采用编造事实、制造假证、利用伪证、指鹿为马、断章取义、滥用法律、违反诉讼程序、阻止辩护律师加入等卑劣手段,又给本人扣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将我送进监狱。 虽然,在本案的诉讼中,有许多办案的司法机关、司法人员能够秉持良心和正义、在很大程度上坚守法律人的原则和底线。天水市人民检察院起初坚持不起诉,两次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天水市国家安全局、起诉后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半年多不开庭审理。据我所知:天水市人民法院、天水市人民检察院曾共同给侦查机关天水市国家安全局做工作,要求天水市国家安全局撤回起诉意见书。但是面对强大的腐败利益集团与国家安全机关这一特殊的政法部门的强强联手,在现行司法不能独立的体制下,正义的力量显得是多么苍白无力呀! 今年十月份,我与其他蒙冤司法干警准备借十八大召开之际进京维权,并向新一届党中央谏言:惩治司法腐败,进行司法体制改革,建立独立、公正、透明、接受社会监督的司法体制。在京期间,本人向最高两院控告申诉,可是最高两院均未受理。他们让我回甘肃向当地司法部门控告申诉。本人两次被冤的判决、裁定均是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现在再向甘肃省司法机关控告申诉,这无疑是让被强奸的妇女,再去找强奸她的强奸犯,控告强奸案。设想,这样的控告会能讨到法律的公正吗? 在此无奈之际,本人只好将我两次被冤狱的判决书、控告申诉状公开。我国称之为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今天我就让人民做公正的法官,给我作出公正的判决。此致

   敬礼 李大伟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98)甘监字第27号申诉人(原审第四被告人)李大伟,男,生于1962年5月10日,汉族,甘肃省天水市人,原系天水市公安局秦城保安公司干部,住天水市秦城区公园路42号。原审被告人何丽珍、女,生于1962年5月16日,汉族甘肃省天水市人,工人,住天水市秦城区建设路232号。原被告人李顺琴,又名月琴,女,生于1953年11月1日,汉族,甘肃省甘谷县人,农民,住甘肃省甘谷县城关镇西关山货市65号。原审被告人魏建太,又名军胜,男,生于1971年4月9日,汉族,甘谷县人,住址同上,系李顺琴之子。原审被告人何丽珍、李顺琴、魏建太、李大伟贩卖毒品一案,甘谷县人民法院于1993年8月14日作出(1993)谷刑初字第54号刑事判决书。宣判后,四被告均不服,提出上诉。甘肃省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3年10月8日作出(1993)天刑终字第5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李大伟以其行为不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为由,提出申诉,要求改判。本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提起再审。业已审理终结经再审查明:原审判决认定,1992年5月27日上午,李大伟去何丽珍家,与吴小青、何丽珍夫妇二人商议帮助吴去外地戒烟事宜,吴小青怕途中犯瘾,请李大伟陪何丽珍去甘谷购买毒品备用。当日下午,何丽珍带现金1200余元,与李大伟同乘班车到甘谷,途中,何丽珍将钱交给李大伟保管。到甘谷县城后,李大伟又将全部现金交还与何,并在街上等候。由何一人去被告人李顺琴家购买毒品海洛因。何将1200元现金付给李顺琴,李让其子魏建太带毒品送何丽珍去甘谷汽车站。何、魏从李顺琴家出来,与李大伟三人同去甘谷汽车站,魏建太伺机将毒品海洛因装入何丽珍的手提包内。何丽珍、李大伟二人乘车返回天水途中,被公安机关查获,缴获海洛因11.1克。甘谷县公安局从李顺琴家查获毒资1330元整。 甘肃省甘谷县人民法院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禁毒的决定》第二条、第二款以及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以贩卖毒品罪,分别判处何丽珍、李顺琴有期徒刑七年;魏建太有期徒刑五年;李大伟有期徒刑五年。宣判后,四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原判对李顺琴、魏建太定性准确、量刑适当,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何丽珍、李大伟定罪量刑均不当,遂以非法持有毒品罪,改判何丽珍有期徒刑五年;以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改判李大伟有期徒刑三年。经本院再审认为:原判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对李顺琴、魏建太的犯罪行为认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唯对李大伟、何丽珍二被告人定性不准。被告人何丽珍携带毒品乘坐交通工具非法运输毒品的行为,以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李大伟明知何丽珍非法运输毒品,仍协助运输,助其逃避法律制裁、其行为以构成运输毒品罪的共犯,二被告均应受到惩处。经本院审委会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三)项、第二部零五条二项、第二百零六条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禁毒的决定》第二条(五)项、第四条二款、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1993)天刑终字第50号刑事判决中对何丽珍、李大伟的定罪部分、其余维持。二、改判何丽珍、李大伟犯运输毒品罪,原判处刑予以维持。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文骏审 判 员 段牧君代理审判员 孙 伟一九九八年十月七日书 记 员 田 荣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印章)

   刑 事 控 告 申 诉 状 申诉人:李大伟、男、现年50岁,原系天水市秦城公安分局干警现无业。本人因运输毒品一案,不服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1998)甘刑监字第27号刑事判决。认为本人的行为不能构成运输毒品罪,故再次向你院申诉,要求改判宣告本人无罪。现就具体理由简述如下: 一、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本人陪何丽珍去甘谷是受吴小青之托去要吴小青的驾驶证的,而不是去购买毒品的。何丽珍购买毒品之事本人并不知晓(详情,请看本人针对原(1993)天刑终字第50号刑事判决书的申诉状)。二、退一步讲,即便是本案认定事实成立,依照法理我与何丽珍的行为,依然不能构成“运输毒品罪”。第一、主观上我们没有运输毒品罪的故意。依照法理运输毒品罪的主观表现应该是直接故意,行为人的主观意识上必须具备三个条件。1、有明确的动机和目的。2对犯罪对象的存在有明确的认识。3、从意志上对行为结果的发生抱有希望的心理态度。那么本人的行为在主观上是否具备这三个条件呢?首先,从何丽珍、吴小青购买毒品的目的和动机上看:判决明确认定:购毒的目的,是为了顺利的外出戒毒,防止途中毒瘾发作时而应急用的。这也说明了我们不具有运输毒品罪必有的获取非法利益的主观恶意。其次,从本人对犯罪对象的认识上看:判决明确认定毒品是魏建太伺机装入何丽珍的手提包内的,这说明何丽珍当时并不知道自身已带有毒品,而既不在交易现场,事后也没有得到情况告知的我,更是无法知道何丽珍是否购到毒品。因此本人对判决认定的11.1克毒品没有明确的认识。也就是说没有达到《禁毒决定》第二条第一款所要求“明知”的程度。再次,次从本人人的意志上看:何丽珍与我分手后,他去了哪里、是否购到毒品、购得多少毒品、毒品放在那里怎样带上车等一系列与毒品有关的情况不闻不问漠不关心。这说明本人在意志上并没有抱有希望何丽珍将毒品一定带回天水市这一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第二、我们的行为不具备“运输毒品罪”的客观要件。我不否认购毒、带毒行为的违法性。但是违法行为并不一定就是犯罪行为。依照法理:“运输毒品罪”是为了获取非法利益帮助他人运送毒品的行为。可是何丽珍所购买的毒品,并非是帮助别人运送,而是自己吸食,况且还是为了外出戒毒防止毒瘾发作而备用的。这说明何丽珍所购买的毒品除自己与其夫吴小青吸食外,而根本不可能向社会扩散,同时也排除了给他人运送的可能,更没有此种盈利的企图。2000年4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明确指出: “对于吸毒者实施的毒品犯罪,在认定犯罪事实和确定罪名上一定要慎重。吸毒者在购买、运输、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抓获的,如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了其他毒品犯罪行为的,一般不应定罪处罚,••••••。”三、 办案机关故意利用假证。判决明确说明:本人是受吴小青之托陪何丽珍去购买毒品的。如果本案判决能够成立,那么吴小青在本案中应该负有犯意发起和教唆职责,依照法理吴小青应该是本案的共犯之一,可是为何各个诉讼程序均不追究吴小青的法律责任,反而利用其证词治罪于本人和何丽珍呢。这很明显是在为了制造冤案,故意利用伪证或是制造了假证。四、本冤案是天水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人强权干预所致。本人遭此不幸的原因竟是我父亲为了防止腐败曾反对过天水市政府的某些领导将天水市中心广场工程未按照上级主管部门的要求公开选定施工单位,而是暗箱操作承包给了一家施资力量力量不佳的建筑企业。时任天水市人防办主任的我父亲及时的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了市政府的这一不正常的做法。为此,我父亲与市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有了较大的矛盾,可是市府大员们却奈何不了我父亲这为两袖清风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人,便把报复的魔爪伸向了我这个无职无权的小警察。由于腐败权贵们的干预,迫使司法机关前后与法无据的情况下以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包庇等六次给我更换罪名将我判刑。服刑后,因本人继续申诉,并向社会公开本案判决,制造本案的权贵们再次动用国家安全机关给我扣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详情请看,(2002)天刑初字第02号刑事判决书和甘刑一终字第297号刑事裁书定及本人的申诉状)。以上陈诉充分说明了本案是在腐败官员的强权干预下人为制造的冤案,在此本人再最高两院次提出控告申诉,要求改判宣告本人无罪,并对制造本冤案的责任人予以法律追究。此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附:(1998)甘刑监字第27号刑事判决书 申诉人:李大伟 2012年11月26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