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陈泱潮文集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陈泱潮的丁亥元宵节声明
·请看中共暴政雇佣和使用的低级线人和无赖丧心病狂对我的诽谤和诬蔑
·盗用我名、披着陈圆圆马甲的卑鄙东西,原来就是你——【存案备查】ZT:陈泱潮来回答我的提问/张国亭!
·热烈祝贺布魯塞爾大會的胜利召开!
·郭国汀:小平头是中共流氓特务!
●徐水良作惡到頭終必報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徐水良瘋狂攻擊和貶低《特權論》及其作者的原因
·《聖經·馬太福音》是對今日人子(彌勒)遭遇的預表!(組圖)
●叛徒內姦南京國保特別僱傭的政治流氓徐水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陳泱潮(陳爾晉)
   
   2012-12-27

1.


   

    人的一生,有不同的階段和中心工作。在我準備中止政論文寫作,轉向其他研究工作的時候,我不能不把長期以來想就遇羅克之死寫一篇文章的夙愿,加以了結。

2.


   
    列寧-斯大林意識形態的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說,使中共國的制度設計,一開始就走上了一條黨國體制【一黨專制、國賊獨裁】的邪路,就形成了一種新型的奴隸制度。
   
    這種新型的奴隸制度的奴隸主,當然就是使用槍桿子和欺騙手段奪得了國家政權的中共統治集團。
   
    這種沒有參選人競選和人民普選,而高踞于人民之上的奴隸主,從【主權在民】的原則看,本質上是地地道道的國賊。
   
    在這個國賊做奴隸主的國家,為了掩蓋廣大人民群眾都是奴隸的事實,當權者故意制造了一個形而上學假象。
   
    按照這個假象,人民群眾,工農是國家的主人;黨的干部和國家官吏,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被專政的對象只有一小撮。
   
    這種被專政的對象,在毛澤東時代,就是地富反壞右和他們的子女及其子孫後代;在今天,就是中共所指控的 “敵對勢力”。
   
    但是,事實上是除了統治集團之外,廣大公民,都被剝奪了憲法明文賦予的公民權利,即諸如選舉權,被選舉權,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等等基本人權,統統都被奴隸主剝奪殆盡。城鄉工農雖然在憲法上是國家主人,但是事實上是弱勢群體,處于被奴役和被剝削被壓榨的地位。
   
    在這樣的奴隸制度下,毛澤東時代中共國地富反壞右分子,只許規規矩矩,不準亂說亂動,早請示,晚匯報,自不必說。可憐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子女們,事實上也統統都被打入另冊,是奴隸的奴隸。比弱勢工農民眾,更加處于受盡歧視和屈辱的實實在在的奴隸地位。家庭出身不好,就不能參政、參軍、參工、不能入團入黨,難以找到對象,甚至不能入學接受完備的學校教育。我以優等第一名的學習成績從高級小學畢業,就因為出身于書香門第,而被剝奪了上中學繼續讀書的機會。
   
    1966年毛澤東策劃的文化大革命運動一開始,起來瘋狂搞打砸搶的官辦紅衛兵組織,事實上都是如薄熙來這樣出身于中共干部家庭者。現在稱之為太子黨的高干子弟所組成的“首都中学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簡稱聯動〕,為了轉移毛澤東“斗爭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大方向,保護他們的父母和三親六故,故意精心策劃了血統論。以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對聯語言,把斗爭矛頭完全引向了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抄家批斗,是家常便飯。動輒被打死斗死,甚至如北京大興縣、湖南道縣、廣西等地,被集體屠殺,全家老幼無幸存者。血沃大地,染紅江水,殘酷血腥,慘不忍睹。更加駭人聽聞的是,在一些地區,所謂貧下中農積極分子們,瘋狂地將地富子女像殺雞殺豬一般,隨便拿來殺害了吃〔見《章成 遇罗文:湖南道县大屠杀纪实和北京大兴屠杀调查》http://space.itpub.net/68412/viewspace-45745http://space.itpub.net/68412/viewspace-45745 !《郑义:红色纪念碑全文——广西文革人吃人惨剧》http://pop.6park.com/chan1/gmessages/77227.html 等等〕。
   
    在這個受到殘酷沖擊和迫害的過程中,出身資本家的遇羅克,奮起反抗。他以“北京家庭出身問題研究小組”的名義,撰寫了《出身論》這篇在1967年風行全國、影響很大的中共國反抗奴隸制、反抗血統論的重要文章。
   
    遇羅克這篇文章擊中時弊,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共鳴。當時對聯動分子的挑戰,事實上就是對今天太子黨的挑戰。遇羅克毫無疑問是自覺撰文奮起勇敢反抗中共國奴隸制、反抗血統論的大英雄。這是歷史不會忘記他的一個重要原因。

3.


   
    對當代中國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陳泱潮文集幾乎都已經有所評述有所涉及。但是,為什么到現在才寫這篇紀念遇羅克的文章?因為有一個問題,即導致遇羅克被槍斃的真實原因到底是什么?一直在我心中沒有得到解決。
   
    作為同時代的過來人,在遇羅克在北京撰寫和發表《出身論》的幾乎同時,我也在云南省宣威縣撰寫和油印發表了小冊子《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和血统论初探》。這篇文章的主題思想和遇羅克《出身論》的主題思想是很一致的,反對血統論,反對以形而上學的觀點看待一個人的家庭出身和階級屬性,反對歧視和迫害所謂出身不好的人,強烈要求實施和保障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人權。
   
    但是,我在云南這個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卻沒有因為這篇文章帶來厄運,沒有被關押和槍斃。而在天子腳下北京城紅太陽居住的地方,為什么遇羅克反而被槍斃了?
   
    而且,重要的是,過來人都知道,就在遇羅克發表《出身論》不久,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領導小組〔相當于現在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正副組長陳伯達、江青和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等,也都發表了批評血統論,批評“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這樣形而上學搞血統論的講話,說推行血統論,是劉少奇-鄧小平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資產階級司令部轉移斗爭大方向,挑動群眾斗群眾的陰謀詭計,千萬不能上當。強調文化大革命要牢牢掌握斗爭的大方向,“要把斗爭矛頭牢牢對準黨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在這樣一種背景和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下,我對遇羅克是因為寫作和發表《出身論》而遭到槍斃,不能不心存懷疑。
   
    由于這種懷疑,盡管我與遇羅克有著非常相同的經歷和感受,一直未能寫出紀念遇羅克的文章。即使在遇羅克的胞妹遇羅錦邀我寫一篇紀念遇羅克的文章,放到紀念遇羅克的網站上,也遲遲未能動筆。
   
    導致遇羅克被槍斃的真實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4.


   
    按照一九七O年一月九日下发给北京市各单位的“一份由当局已定罪定刑的待处决者名单及罪行简介”所說,遇羅克的“罪行”是:“现行反革命犯遇罗克,男,二十七岁,北京市人,资本家出身,学生成份,北京市人民机械厂徒工。其父系反革命分子,其母系右派分子。遇犯思想反动透顶,对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一九六三年以来,遇犯散布大量反动言论,书写数万字的反动信件、诗词和日记,恶毒地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书写反动文章十余篇,印发全国各地,大造反革命舆论;还网罗本市与外地的反坏分子十余人,阴谋进行暗杀活动,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遇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由此看來,導致遇羅克被槍斃的真正原因,似乎確實是“起于《出身论》,死于手榴弹事件”——所謂“网罗本市与外地的反坏分子十余人,阴谋进行暗杀活动,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
   
    這個所謂“手榴弹事件”到底是要暗殺誰?如果發表《出身论》的〈中学文革报〉創辦人牟志京所說“罗克的死刑是经高层人物亲自指示,重要人士受托办理的”是真實的,槍斃遇羅克的命令確實是周恩來簽署的,那么,暗殺目標是不是與偉大領袖有關?不然,何以周恩來會說“這樣的人不殺,殺誰?”(胡平:评《晚年周恩来》)”
   
    但是,僅僅憑一顆手榴彈,圖謀暗殺偉大領袖,顯然是不符合邏輯的。而且,即便果真有此企圖,也不可能是出于遇羅克自己的供詞。即使真有其事,遇羅克的頭腦也絕對不會在預審中說出這樣的事。
   
    何況,對于他這樣一個有相當影響力的知名人士,周恩來這樣的人簽署槍斃他的命令,總要有一定根據,哪怕是可以據以定下莫須有罪名的根據。
   
    顯然,沒有遇羅克本人的供詞作為定罪和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根據,那只能是根據旁證來認定“罪行”,來量刑。
   
    那么,這個出旁證置遇羅克于死地的人,究竟是誰?

5.


   
    直到前不久看到遇羅錦寫的一篇文章《我所认识的张郎郎 (有附文二篇及读者来信)》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02899,我才終于明白了遇羅克被槍斃的真實原由,終于明白了這個出旁證置遇羅克于死地的人,究竟是誰。
   
    用當時流行的說法來看,高干子弟聯動分子和遇羅克這樣黑五類出身、并且寫出《出身論》的人,是充滿“階級仇恨”的。在監獄環境中,辦案人員會充分注意利用這一點。
   
    根據我在獄中的切身經歷,我深深感到人在困境中,非常需要談心,需要傾吐。而辦案人員往往正是會利用人性的這一弱點,物色、安排和指使線人,臥底在被辦案人的身邊,進行偵破,進行誘供,“套”出隱情,以作為定罪判刑的依據。
   
    正因此,我相信遇羅錦作為遇羅克的胞妹,她的直覺感應和分析判斷,有可信之處。
   
    遇羅錦這篇文章,值得所有關心遇羅克的人,所有對人性和人生經驗感興趣的人,所有對今日中共特工如何在海外對付所謂“敵對勢力“”的活動愿意有所了解的人,都值得認真一讀。

6.


   
    這使我不能不想起以下我坐牢的切身經歷。
   
    我第一次坐牢因《特權論》被發現是我所作,關押在云南省宣威縣看守所。當時是和30余名未決犯關在同一間牢房。強烈感覺到當局安排了多人對我進行監控和偵察。其中包括我所熟悉的原宣威縣第一中學革委會主任等。如果我不保持高度的警覺,向這些難友中的一位,流露或者炫耀我的真實想法和“英雄”事跡,特別是關于刻印《特權論》是為了前往新疆發動賽福鼎起義,那我恐怕在1978年就會被槍斃了。
   
    我第二次坐牢,是因為中共中央1981年第9號文件指認我給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提供了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因此把我定性為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反革命集團首犯。于1981年4月4日在南京火車站被綁架後,關押地點輾轉從南京監獄到上海監獄,再到昆明云南省看守所。到昆明是單獨關押。在昆明開始預審的頭一天,同監舍住進來一位叫做“朱揭掀”的人,自稱其名字是揭地掀天的意思,很有一股英雄豪氣,愿與我肝膽相照的意思。如果我也不保持高度警覺,流露了我曾經準備發動新疆起義之類的蛛絲馬跡,那肯定也完了。
   
    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事以密成,語以泄敗”啊!

7.


   
    而遇羅錦所感覺所判斷的人,顯然已經由一個追求自由的青年,被黨國體制【一黨專制、國賊獨裁】暴政,完全改造成了一個為了自己能夠活下來,而不惜靠出賣良心和良知的心理陰暗的線人。
   
    如果沒有遇到這樣的害人者,也許遇羅克不會被執行死刑,1979年左右是會獲得平反出獄的。可惜,一代具有杰出才華的思想者,就死在這樣在囚室中結識并且似乎是很談得來的害人者手里!我斷定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這樣的害人者的靈魂是永遠不得安寧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