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陈泱潮文集
·中文漢字的玄奧和復雜
·关于我得道来源和根本立场的说明
·回应范似栋先生:追寻终极真理和永恒的生命!斯为幸!
·这是否是在见证圣灵时代的到来?(图)
·Briefing of “The good news from the Holy Spirit”
·避免毁灭追求永生是每个人的当务之急(图)
●对无神论者的回应
·向胡诌“极权源于基督”的“权威”提出质疑
·回敬某网友:也许上帝在以毒攻毒
·必定远远超越《阿Q正传》的《歪B列传》预告三则
·ZT科学家:耶稣裹尸布非伪造(组图)
·贪官转世变小猪,长着一双捞钱手(图)
·DNA解密宣告达尔文进化论终结(视频)
·DNA解密宣告达尔文进化论终结(视频/中、下)
·牛顿:在望远镜末端看到“神”的踪迹(图)
·谁说不是上帝主宰一切?
· 诺亚方舟惊现土耳其亚拉腊山
·ZT把握造物主给予人瞬间即逝的机缘
·让神话更接近真实的《死海古卷》(图)
·从Google地图发现的奇异景观体悟上帝创世说的真确可信
·5亿年前巨虾化石 挑战进化论(图)
·ZT令人震惊的神秘事件:俄罗斯地底钻探到地狱入口
·ZT三国演义中的十大怪事
·ZT墨西哥2012之五进化论 旷世奇谎(组图)
·ZT古往今来 科学家多信神(组图)
·奥克洛——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之谜
▲专著:推背图解析——天命前定
·天命前定:一、 从辩证唯物史观和天命论两方面都可证明"中华合众国"统一中国是势所必然
·天命前定:二、产生于唐初的中国大预言书《推背图》是历经以往朝代检验,且可资当今继续验证的天命论读本
·天命前定:三、《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之神奇预言与准确验证1:蒋介石: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2:毛泽东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与准确验证3:江青
·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4:邓小平
·天命前定 5、 江泽民"日月丽天""百灵来朝"
●天命
·《寻找“伟大的指导灵”》开篇:末世国师论(全文)
·“火星男孩”:伟大的指导灵已诞生在中国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提出者——陈泱潮简历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
·与友人谈【弥勒皆大欢喜学说】
·对季羡林说弥赛亚和弥勒是同一人的判别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预言中的一位滞留在欧洲的东方人
·中国必须从根本上拨乱反正
·“紫薇圣人”与传统文化“新集大成者”的相关问题
●当下正处于末世重新封神之际
·就宗教问题在线敬答白眉老人
●“火星小孩”
·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难道还能无动于衷?
·霍金预言地球200年内毁灭 时空之门将启(图)
·ZT新闻联播不敢播的俄罗斯现状
·天人合一(1图)
●我为什么致力于神学研究和【有神论】宣传
·1. 从现实个人政治功利角度看涉足宗教和神学的危险性
·2.必须充分认识中共邪恶本质互为表里的两大基本点
·3. 彻底清除中共邪恶必须完成的双重任务: 终结专制独裁国体制度与破除【无神论】迷信
·4.必须重申必须充分明确彻底肃清中共祸害中国的两个重要标尺
·5. 人的潜意识中其实都存在着【有神论】基因
·6.人类已经到了末期
·7.不敢置天赋神圣使命于不顾
·8.自由、民主、人权保障制度的根基和巩固的条件
·9.【中共反对派的政治道德素养】问题
·10.中国民主革命导师的责任和义务
·11.没有充分的全面的思想理论精神信仰准备, 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只能是遥遥无期
·12.我们必须超前积极为中国民主化变革和后来者,开通道路、指明方向、奠定基础
·13.关于令人信服的神学必须有神迹证明的问题
·14.《圣灵福音》“小书卷”是《圣经》续篇的神迹显示
·15.决定性关头的忠告
·16. 这是我在又一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17.真的假不了,最终势必会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承认
●因果报应
·上帝是公义的:一切伤天害理的阴谋诡计都会大白于天下
·ZT以暴易暴的恶果:彭湃长子、堂侄的悲剧
·ZT孙中山轮回转世为张四目的故事
·請看人豬轉世真人真事:正義必能伸張〔2圖〕!
●真正能够拯救中国的唯一真神合一之歌
·强力推荐《迦南歌声》
●传承自有后来人
·圣徒学院超常博士后招生简章(B版)
▲专著:与披着宗教外衣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陳泱潮(陳爾晉)
   
   2012-12-27

1.


   

    人的一生,有不同的階段和中心工作。在我準備中止政論文寫作,轉向其他研究工作的時候,我不能不把長期以來想就遇羅克之死寫一篇文章的夙愿,加以了結。

2.


   
    列寧-斯大林意識形態的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說,使中共國的制度設計,一開始就走上了一條黨國體制【一黨專制、國賊獨裁】的邪路,就形成了一種新型的奴隸制度。
   
    這種新型的奴隸制度的奴隸主,當然就是使用槍桿子和欺騙手段奪得了國家政權的中共統治集團。
   
    這種沒有參選人競選和人民普選,而高踞于人民之上的奴隸主,從【主權在民】的原則看,本質上是地地道道的國賊。
   
    在這個國賊做奴隸主的國家,為了掩蓋廣大人民群眾都是奴隸的事實,當權者故意制造了一個形而上學假象。
   
    按照這個假象,人民群眾,工農是國家的主人;黨的干部和國家官吏,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被專政的對象只有一小撮。
   
    這種被專政的對象,在毛澤東時代,就是地富反壞右和他們的子女及其子孫後代;在今天,就是中共所指控的 “敵對勢力”。
   
    但是,事實上是除了統治集團之外,廣大公民,都被剝奪了憲法明文賦予的公民權利,即諸如選舉權,被選舉權,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出版自由,集會自由、、、、、、等等基本人權,統統都被奴隸主剝奪殆盡。城鄉工農雖然在憲法上是國家主人,但是事實上是弱勢群體,處于被奴役和被剝削被壓榨的地位。
   
    在這樣的奴隸制度下,毛澤東時代中共國地富反壞右分子,只許規規矩矩,不準亂說亂動,早請示,晚匯報,自不必說。可憐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子女們,事實上也統統都被打入另冊,是奴隸的奴隸。比弱勢工農民眾,更加處于受盡歧視和屈辱的實實在在的奴隸地位。家庭出身不好,就不能參政、參軍、參工、不能入團入黨,難以找到對象,甚至不能入學接受完備的學校教育。我以優等第一名的學習成績從高級小學畢業,就因為出身于書香門第,而被剝奪了上中學繼續讀書的機會。
   
    1966年毛澤東策劃的文化大革命運動一開始,起來瘋狂搞打砸搶的官辦紅衛兵組織,事實上都是如薄熙來這樣出身于中共干部家庭者。現在稱之為太子黨的高干子弟所組成的“首都中学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簡稱聯動〕,為了轉移毛澤東“斗爭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大方向,保護他們的父母和三親六故,故意精心策劃了血統論。以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對聯語言,把斗爭矛頭完全引向了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抄家批斗,是家常便飯。動輒被打死斗死,甚至如北京大興縣、湖南道縣、廣西等地,被集體屠殺,全家老幼無幸存者。血沃大地,染紅江水,殘酷血腥,慘不忍睹。更加駭人聽聞的是,在一些地區,所謂貧下中農積極分子們,瘋狂地將地富子女像殺雞殺豬一般,隨便拿來殺害了吃〔見《章成 遇罗文:湖南道县大屠杀纪实和北京大兴屠杀调查》http://space.itpub.net/68412/viewspace-45745http://space.itpub.net/68412/viewspace-45745 !《郑义:红色纪念碑全文——广西文革人吃人惨剧》http://pop.6park.com/chan1/gmessages/77227.html 等等〕。
   
    在這個受到殘酷沖擊和迫害的過程中,出身資本家的遇羅克,奮起反抗。他以“北京家庭出身問題研究小組”的名義,撰寫了《出身論》這篇在1967年風行全國、影響很大的中共國反抗奴隸制、反抗血統論的重要文章。
   
    遇羅克這篇文章擊中時弊,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共鳴。當時對聯動分子的挑戰,事實上就是對今天太子黨的挑戰。遇羅克毫無疑問是自覺撰文奮起勇敢反抗中共國奴隸制、反抗血統論的大英雄。這是歷史不會忘記他的一個重要原因。

3.


   
    對當代中國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陳泱潮文集幾乎都已經有所評述有所涉及。但是,為什么到現在才寫這篇紀念遇羅克的文章?因為有一個問題,即導致遇羅克被槍斃的真實原因到底是什么?一直在我心中沒有得到解決。
   
    作為同時代的過來人,在遇羅克在北京撰寫和發表《出身論》的幾乎同時,我也在云南省宣威縣撰寫和油印發表了小冊子《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和血统论初探》。這篇文章的主題思想和遇羅克《出身論》的主題思想是很一致的,反對血統論,反對以形而上學的觀點看待一個人的家庭出身和階級屬性,反對歧視和迫害所謂出身不好的人,強烈要求實施和保障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人權。
   
    但是,我在云南這個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卻沒有因為這篇文章帶來厄運,沒有被關押和槍斃。而在天子腳下北京城紅太陽居住的地方,為什么遇羅克反而被槍斃了?
   
    而且,重要的是,過來人都知道,就在遇羅克發表《出身論》不久,中共中央文化革命領導小組〔相當于現在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正副組長陳伯達、江青和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等,也都發表了批評血統論,批評“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這樣形而上學搞血統論的講話,說推行血統論,是劉少奇-鄧小平反革命修正主義路線資產階級司令部轉移斗爭大方向,挑動群眾斗群眾的陰謀詭計,千萬不能上當。強調文化大革命要牢牢掌握斗爭的大方向,“要把斗爭矛頭牢牢對準黨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在這樣一種背景和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下,我對遇羅克是因為寫作和發表《出身論》而遭到槍斃,不能不心存懷疑。
   
    由于這種懷疑,盡管我與遇羅克有著非常相同的經歷和感受,一直未能寫出紀念遇羅克的文章。即使在遇羅克的胞妹遇羅錦邀我寫一篇紀念遇羅克的文章,放到紀念遇羅克的網站上,也遲遲未能動筆。
   
    導致遇羅克被槍斃的真實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4.


   
    按照一九七O年一月九日下发给北京市各单位的“一份由当局已定罪定刑的待处决者名单及罪行简介”所說,遇羅克的“罪行”是:“现行反革命犯遇罗克,男,二十七岁,北京市人,资本家出身,学生成份,北京市人民机械厂徒工。其父系反革命分子,其母系右派分子。遇犯思想反动透顶,对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一九六三年以来,遇犯散布大量反动言论,书写数万字的反动信件、诗词和日记,恶毒地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书写反动文章十余篇,印发全国各地,大造反革命舆论;还网罗本市与外地的反坏分子十余人,阴谋进行暗杀活动,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遇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由此看來,導致遇羅克被槍斃的真正原因,似乎確實是“起于《出身论》,死于手榴弹事件”——所謂“网罗本市与外地的反坏分子十余人,阴谋进行暗杀活动,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
   
    這個所謂“手榴弹事件”到底是要暗殺誰?如果發表《出身论》的〈中学文革报〉創辦人牟志京所說“罗克的死刑是经高层人物亲自指示,重要人士受托办理的”是真實的,槍斃遇羅克的命令確實是周恩來簽署的,那么,暗殺目標是不是與偉大領袖有關?不然,何以周恩來會說“這樣的人不殺,殺誰?”(胡平:评《晚年周恩来》)”
   
    但是,僅僅憑一顆手榴彈,圖謀暗殺偉大領袖,顯然是不符合邏輯的。而且,即便果真有此企圖,也不可能是出于遇羅克自己的供詞。即使真有其事,遇羅克的頭腦也絕對不會在預審中說出這樣的事。
   
    何況,對于他這樣一個有相當影響力的知名人士,周恩來這樣的人簽署槍斃他的命令,總要有一定根據,哪怕是可以據以定下莫須有罪名的根據。
   
    顯然,沒有遇羅克本人的供詞作為定罪和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根據,那只能是根據旁證來認定“罪行”,來量刑。
   
    那么,這個出旁證置遇羅克于死地的人,究竟是誰?

5.


   
    直到前不久看到遇羅錦寫的一篇文章《我所认识的张郎郎 (有附文二篇及读者来信)》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02899,我才終于明白了遇羅克被槍斃的真實原由,終于明白了這個出旁證置遇羅克于死地的人,究竟是誰。
   
    用當時流行的說法來看,高干子弟聯動分子和遇羅克這樣黑五類出身、并且寫出《出身論》的人,是充滿“階級仇恨”的。在監獄環境中,辦案人員會充分注意利用這一點。
   
    根據我在獄中的切身經歷,我深深感到人在困境中,非常需要談心,需要傾吐。而辦案人員往往正是會利用人性的這一弱點,物色、安排和指使線人,臥底在被辦案人的身邊,進行偵破,進行誘供,“套”出隱情,以作為定罪判刑的依據。
   
    正因此,我相信遇羅錦作為遇羅克的胞妹,她的直覺感應和分析判斷,有可信之處。
   
    遇羅錦這篇文章,值得所有關心遇羅克的人,所有對人性和人生經驗感興趣的人,所有對今日中共特工如何在海外對付所謂“敵對勢力“”的活動愿意有所了解的人,都值得認真一讀。

6.


   
    這使我不能不想起以下我坐牢的切身經歷。
   
    我第一次坐牢因《特權論》被發現是我所作,關押在云南省宣威縣看守所。當時是和30余名未決犯關在同一間牢房。強烈感覺到當局安排了多人對我進行監控和偵察。其中包括我所熟悉的原宣威縣第一中學革委會主任等。如果我不保持高度的警覺,向這些難友中的一位,流露或者炫耀我的真實想法和“英雄”事跡,特別是關于刻印《特權論》是為了前往新疆發動賽福鼎起義,那我恐怕在1978年就會被槍斃了。
   
    我第二次坐牢,是因為中共中央1981年第9號文件指認我給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提供了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因此把我定性為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反革命集團首犯。于1981年4月4日在南京火車站被綁架後,關押地點輾轉從南京監獄到上海監獄,再到昆明云南省看守所。到昆明是單獨關押。在昆明開始預審的頭一天,同監舍住進來一位叫做“朱揭掀”的人,自稱其名字是揭地掀天的意思,很有一股英雄豪氣,愿與我肝膽相照的意思。如果我也不保持高度警覺,流露了我曾經準備發動新疆起義之類的蛛絲馬跡,那肯定也完了。
   
    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事以密成,語以泄敗”啊!

7.


   
    而遇羅錦所感覺所判斷的人,顯然已經由一個追求自由的青年,被黨國體制【一黨專制、國賊獨裁】暴政,完全改造成了一個為了自己能夠活下來,而不惜靠出賣良心和良知的心理陰暗的線人。
   
    如果沒有遇到這樣的害人者,也許遇羅克不會被執行死刑,1979年左右是會獲得平反出獄的。可惜,一代具有杰出才華的思想者,就死在這樣在囚室中結識并且似乎是很談得來的害人者手里!我斷定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這樣的害人者的靈魂是永遠不得安寧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