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陈维健文集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每次从印度达兰萨拉回家前,总是要在德里的藏人村曼久嘎追拉小住几天,这次与悉尼科大的冯崇义教授开完会,从山上下来也住了二日,他是第一次到达兰萨拉,当然也是第一次到曼久嘎追拉。
   我们在TARA HOUSE藏人旅馆歇脚,在主街弯进去的一条小巷内,旅馆窗明几净,都以白色的大理石装修,虽经一夜的车舟劳顿,我们还是早早地醒了。在晨光微熹的清晨,窗外传来了伴着晨钟佛鼓的祈祷声,声音时高时低,隐隐约约。冯老师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背上,将被子在胸前掖了一下:你听这是不是念经的声音。我说这是藏人在做晨祈,离这儿不远有一个寺庙,我们可以过去看一看。于是我们漱洗了一下,不及早饭就过去了。
   从旅馆出来,有几分凉意,随着经声,在仅一人可容的小巷,几经左拐右折,来到了曼久嘎追拉藏民村的寺庙。寺庙砖石铺就的广场,虽是广场尤如天井,色彩斑斓的经幡,在空中飘动,地上铺着一条条灰色的地毯,上面坐满 了手捧经书的藏人。广场四周的台阶上,大多是摇着经筒,转着佛珠的老年藏人。面对着寺庙,上面挂着一排自焚藏人的照片,是僧是俗,个个英气浩然,悲壮从容。下面的供桌上,是一排排的油盏心灯,橙色的火苗在晨风中在飘渺跳动,在烈士的遗像下,似有说不尽的心语。
   唵 、嘛、呢、叭、咪、吽这伴随藏人从生到死,休戚相关的六字真经,一遍又一遍地流转,一遍一遍地轮回,心心念念,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这经声咒语在燃烧的火焰中,低沉、哀恸、悲怆,如大地震动,似苍天雷鸣,如森林呼啸,似浪涛拍击。其声深具穿透之力,其力震心动魄。我与冯老师相视无语,心中感动,每一声,每一念,声声念念撞击心魂。男人回荡肠气,女人细语如诉,老人气声嚅嚅。如是行,如是言,如是念,如是念即如是言行,如是言行即如是念。声发与口,诚发与心,身心为一,藏人的心,已心诚至极。


   这里仅是一个流亡的村落,仅是曼久嘎追拉的一个小寺小院,但那声气却是一个民族的呼号,那“哞”字一声,乃是千百年来藏民族诸愿成就之真言。它不再是一般的宗教仪式,也不是一般的祈祷,不是对幸福的祈求,不是对来世的期望,这是一个民族,在以一个个鲜活的躯体在抗争,用燃烧的火焰发出天祈,大慈 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你发发慈悲吧,让我们这个世世代代信奉你的民族,活下去……
   悲怆如斯 ,这样的祈祷,天听天落泪,地听地发哀。
   经声如云之伴水,如霞之依山,渐渐地云消霞散。坐在广场中央的人起身,每人从锅中抓一把带着余温,带着喷香的糍粑粉,举起手,围着广场站成一圈。一位白发,白衣,拿话筒的长者,声如法号,吉吉索索!吉吉索索!拉吉罗!拉吉罗!众护法神呵!我们在此赞美你,请你们保佑我们的西藏,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快快回到自己的家乡。神呵!你是胜利之神,你一定能让我们的愿望得以实现。众人纷纷扬手将糍粑粉向撒向空中,顿时粉尘满天,纷纷扬扬地飘去,又扬扬纷纷地落下,他们将生死相伴的糍粑奉献给护法之神。粉尘变成了一片白雾,凝在我的眼前,捧着的相机定格在了空中,片刻我心已往,直到二位藏人老阿妈,掸着落在我身上的粉尘才回顾神来。二位阿妈套着佛珠的手,虽似老松枯枝,但掸在身上是那么 地轻柔,象是母亲为远方的游子掸去身上的尘埃。她们丝丝的银发有些散乱,深凹的双眼如枯井澄水,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慈爱。她们一边掸着,一边转着经筒,口中嚅嚅不息。看着她们,我的泪珠却止不住地往外滚,我赶紧将它止住,我怕他人看见,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真的生怕自己哭出声来。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民族,个个都是菩萨般的心肠,当汉人在屠杀藏人,藏人在抗争中自焚的当下,我一个汉人,站在他们的面前时,他们却为我轻轻地掸着落在身上的粉尘。站在一旁的冯老师向我走来,双唇紧闭,双眼已有泪影,这位在智海中行走的学者,此时神色凝重,似有所悟。
   “走吧!我们”
   “好的,我们走吧。站在这些善良的藏人面前,我们真的有挥之不去的罪恶感”。
   第二天,我们离开了曼久嘎追拉,回到了自己居住地方,但是曼久嘎追拉的祈祷声,还在声声不息。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2012/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