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蔡楚作品选编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日期:2012-12-06] 来源:美聯社 作者:美聯社 [字体:大 中 小]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刘霞泣诉软禁心酸和刘晓波近况


   
   
   美聯社的記者,成功採訪被北京當局軟禁的劉曉波妻子劉霞。
   
   今日中午,24小時看守劉霞的人員突然離開崗位,懷疑是外出午膳,美聯社記者趁機潛入劉霞的寓所。劉霞見有記者出現在家中,震驚得渾身抖顫,抱頭大叫︰「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劉描述自己的情況時聲音顫抖,數度失聲痛哭。她形容,官方軟禁她是荒謬的,長期被軟禁很痛苦,使她承受極大精神壓力。她指出,自己的遭遇與中國官方對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莫言的厚待,對比很鮮明;自己的處境荒謬,「連卡夫卡也肯定寫不出比這更荒謬的情節。」
   
   “We live in such an absurd place,” she said. “It is so absurd. I felt I was a person emotionally prepared to respond to the consequences of Liu Xiaobo winning the prize. But after he won the prize, I really never imagined that after he won, I would not be able to leave my home. This is too absurd. I think Kafka could not have written anything more absurd and unbelievable than this.”
   
   劉霞指,自己背上有傷,因此經常卧床。被軟禁以來,她在家無法上網及打電話,她看書畫畫度日;每週只被允許出去一次,購置必需品及探望父母。每個月,會有人帶她去監牢看望劉曉波。在此之前,劉霞因向外公布「劉曉波將獎項獻給六四死難者」,當局禁止她看望劉曉波逾一年。
   
   劉霞稱,幾個星期前曾探望過劉曉波,他健康狀況良好。不過她記不起是哪一日去的,「我已經沒有去算哪天是哪天了」。因為官方禁止,劉霞沒有直接向丈夫描述自己的境況,但劉曉波知道她被軟禁。
   
   Though she is forbidden to discuss the specifics of her situation with her husband, Liu says he knows that she is also under detention.
   
   “He understands more or less,” she said. “I told him: ‘I am going through what you are going through almost.’”
   
   現年57歲的劉曉波,因起草呼籲國家改革的《零八憲章》,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至今已是入獄第4年。自諾貝爾委員會宣布,將2010年的和平獎頒予劉曉波之後,妻子劉霞一直被軟禁在位於北京市區的寓所。今次是26個月以來,劉霞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
   
   在劉曉波得獎後不久,美聯社曾以電話訪問被軟禁的劉霞,當時她相信軟禁只是暫時,當局很快會釋放她。然而,兩年過去了,劉霞及劉曉波的處境仍沒有改變。
   
   
(2012/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