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议槟郎,忆槟郎]
槟郎文集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议槟郎,忆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国际贸易实务1101班 陆琳芳
   
    槟郎,本名李槟,是我们铁道学院外请的一名文学选修课教师。一次选修机会,让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之一,也有幸听过他的课,总体印象,书本之外的收获大于课程所学。槟郎老师身材瘦小,不魁梧,说话口音颇重,使人听他的课有些困难,不过,这倒并不影响槟郎老师授课的精彩。喜欢听他,偶尔情绪所至,朗朗念起自己的原创诗歌,颇有古风名士味道。
   


    其实槟郎老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仅是他的“外号”,槟郎老师的教学方法也很新颖。槟郎老师不会像其他普通的大学老师一样,直接以点名的方式检查学生是否来齐,而是以随机点人提问的方式。这样既可以让学生由于点名而及时到教室,又可以为了回答老师所提出的问题而及时复习上节课老师所讲的内容,真可谓“一箭双雕”啊。这种灵活的教学模式是我以前从未见识过的。
   
    槟郎老师其实也是个“诗人”。槟郎老师爱学写诗,也会写诗。他也愿意与我们分享他的作品。槟郎老师散文也写得很好,尤其在我看来,记叙性的散文相当出色。槟郎老师爱旅游,跑遍了大江南北,因而游记散文作品也非常多。虽然老师文中所说的一些地方我没去过,但通过他如此详尽、绘声绘色的描述,我如同身临其境一般,陶醉在美景之中,如痴如醉。槟郎老师还曾经出过国,在韩国一所大学教过书,这也增加了我对他的敬仰之情。
   
    槟郎老师蕴藉含蓄、典雅瑰丽的诗风为大多数学生所喜爱和模仿。他的有些诗句都是极为优美的。比如:《住步桃花扇亭》:“一把喋血的纸扇半遮了,亡国里的碧血丹心的红妆”、《迎春花开了》:“迎春花化为灿烂的团锦,在涟漪的水面上弄姿”、《女神的小城》:“走到夫子庙泮池边,裹嫩黄灯芯绒的外套,浓密的长发如披风将双肩笼罩”。毋庸置疑,槟郎老师诗作是成功的。
   
    槟郎老师最擅长写诗,他的诗,总是语焉不详,吞吞吐吐,含含糊糊,就像最情深的说话,其实是木讷于口,不知如何表述,说起来千转百回,落入相干不相干的人眼里,总是心有千千结。甚至诗名总是淡淡而苍白的无题。比如《冬天里的冤魂》:
   
      “人间是上帝遗弃的。这里被罪人主宰着,而义人们在奴役中死去的骨头垫起罪人们升入天堂的脚。已聋哑在无边恐惧里了吗?不,我听到了冤魂下的愤怒,与我的喉管一样扩大成从大地深处即将爆发的闪电。”也许在沉溺于大爱的诗人的眼中,这些其实不过顺手拈来,浑然天成。但落在非同样情怀的人的眼里,看着这样惊艳的诗词,惊心动魄的比喻、总有惊叹不安的感觉。再比如《秋到江心洲》:
   
    “乘巴士上了江心洲,并肩在深冬荒凉的乡野。我们约定待初秋再来,眼前会变魔术般硕果累累。可是两厢紧勾的手指,谁能保证对未来负责?而今我独自来到葡萄园,相约人早已音信杳然。”顺利的爱情总会被嫌其平淡,而颠沛的爱情虽然痛苦,可是有机会,却总有人跃跃欲试。或许苦恋有时反而是一个提炼,经历过,痛苦过,在身心折磨中,苦苦挣扎,到头来,恍如一梦,或许相隔非远,只是咫尺天涯,无缘会合。
   
    槟郎老师早年的贫苦生活对他性格和观念的形成影响很大。一方面,他渴望功成名就,渴望来日华为黄土之时能在方山立起一座矮矮的坟墓,不需要太豪华富贵,只希望在其墓碑上能写上。另一方面,早年的经历使他养成犹豫、敏感、清高的性格,这些特征既大量地从他的诗文中流露出来,也表现在他曲折坎坷的坎坷生涯中。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不是一篇论文能所清楚的,所以就洋洋洒洒写了些对槟郎老师的印象,此刻感觉有很多话说,却写不出来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我想我也只是世间的俗人一个,不懂诗人的世界,诗人的孤独。希望槟郎老师能继续创作,写出更多的好诗,为这个浮躁的世界带来一片内心的荫凉。槟郎老师,面朝大海,总会春暖花开。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槟郎老师,加油!
   
    2012-12-23
(2012/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