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议槟郎,忆槟郎]
槟郎文集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议槟郎,忆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国际贸易实务1101班 陆琳芳
   
    槟郎,本名李槟,是我们铁道学院外请的一名文学选修课教师。一次选修机会,让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之一,也有幸听过他的课,总体印象,书本之外的收获大于课程所学。槟郎老师身材瘦小,不魁梧,说话口音颇重,使人听他的课有些困难,不过,这倒并不影响槟郎老师授课的精彩。喜欢听他,偶尔情绪所至,朗朗念起自己的原创诗歌,颇有古风名士味道。
   


    其实槟郎老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仅是他的“外号”,槟郎老师的教学方法也很新颖。槟郎老师不会像其他普通的大学老师一样,直接以点名的方式检查学生是否来齐,而是以随机点人提问的方式。这样既可以让学生由于点名而及时到教室,又可以为了回答老师所提出的问题而及时复习上节课老师所讲的内容,真可谓“一箭双雕”啊。这种灵活的教学模式是我以前从未见识过的。
   
    槟郎老师其实也是个“诗人”。槟郎老师爱学写诗,也会写诗。他也愿意与我们分享他的作品。槟郎老师散文也写得很好,尤其在我看来,记叙性的散文相当出色。槟郎老师爱旅游,跑遍了大江南北,因而游记散文作品也非常多。虽然老师文中所说的一些地方我没去过,但通过他如此详尽、绘声绘色的描述,我如同身临其境一般,陶醉在美景之中,如痴如醉。槟郎老师还曾经出过国,在韩国一所大学教过书,这也增加了我对他的敬仰之情。
   
    槟郎老师蕴藉含蓄、典雅瑰丽的诗风为大多数学生所喜爱和模仿。他的有些诗句都是极为优美的。比如:《住步桃花扇亭》:“一把喋血的纸扇半遮了,亡国里的碧血丹心的红妆”、《迎春花开了》:“迎春花化为灿烂的团锦,在涟漪的水面上弄姿”、《女神的小城》:“走到夫子庙泮池边,裹嫩黄灯芯绒的外套,浓密的长发如披风将双肩笼罩”。毋庸置疑,槟郎老师诗作是成功的。
   
    槟郎老师最擅长写诗,他的诗,总是语焉不详,吞吞吐吐,含含糊糊,就像最情深的说话,其实是木讷于口,不知如何表述,说起来千转百回,落入相干不相干的人眼里,总是心有千千结。甚至诗名总是淡淡而苍白的无题。比如《冬天里的冤魂》:
   
      “人间是上帝遗弃的。这里被罪人主宰着,而义人们在奴役中死去的骨头垫起罪人们升入天堂的脚。已聋哑在无边恐惧里了吗?不,我听到了冤魂下的愤怒,与我的喉管一样扩大成从大地深处即将爆发的闪电。”也许在沉溺于大爱的诗人的眼中,这些其实不过顺手拈来,浑然天成。但落在非同样情怀的人的眼里,看着这样惊艳的诗词,惊心动魄的比喻、总有惊叹不安的感觉。再比如《秋到江心洲》:
   
    “乘巴士上了江心洲,并肩在深冬荒凉的乡野。我们约定待初秋再来,眼前会变魔术般硕果累累。可是两厢紧勾的手指,谁能保证对未来负责?而今我独自来到葡萄园,相约人早已音信杳然。”顺利的爱情总会被嫌其平淡,而颠沛的爱情虽然痛苦,可是有机会,却总有人跃跃欲试。或许苦恋有时反而是一个提炼,经历过,痛苦过,在身心折磨中,苦苦挣扎,到头来,恍如一梦,或许相隔非远,只是咫尺天涯,无缘会合。
   
    槟郎老师早年的贫苦生活对他性格和观念的形成影响很大。一方面,他渴望功成名就,渴望来日华为黄土之时能在方山立起一座矮矮的坟墓,不需要太豪华富贵,只希望在其墓碑上能写上。另一方面,早年的经历使他养成犹豫、敏感、清高的性格,这些特征既大量地从他的诗文中流露出来,也表现在他曲折坎坷的坎坷生涯中。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不是一篇论文能所清楚的,所以就洋洋洒洒写了些对槟郎老师的印象,此刻感觉有很多话说,却写不出来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我想我也只是世间的俗人一个,不懂诗人的世界,诗人的孤独。希望槟郎老师能继续创作,写出更多的好诗,为这个浮躁的世界带来一片内心的荫凉。槟郎老师,面朝大海,总会春暖花开。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槟郎老师,加油!
   
    2012-12-23
(2012/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