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的亲情诗 ]
槟郎文集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的亲情诗

   槟郎的亲情诗
    10文秘 吴昕
   
   
   


    槟郎,本名李槟,是我们学校的一名文学教师。我还未修他的课就先听说了关于他和他的诗。他不拘小节的性格,他充满欢笑的课堂,还有他让人过目难忘的情诗……所有关于他的消息听起来都那么独特而令人好奇。
   
    槟郎是一位多产的诗人,在他业余的笔耕下,已有一千数百首,今年他的收获是近六十首。他的诗作题材多样、内容广泛。他在诗里回顾过去,他在诗里感慨当下,他在诗里展望未来。每一篇都令人回味无穷,产生情感的共鸣。他可以写政治,言语犀利、思想深刻、激情澎湃;他可以写爱情,意境优美、情绪饱满、真诚动人;同样,他也可以写亲情。
   
    2009年5月,槟郎写了那首《妈妈的针线筐》。也许从字词的拿捏和技巧的运用上来说,这篇诗文并不是最优秀的,但它却是最让我感动的。如果说着世界上有一种感情不需要华美的辞藻去渲染、不需要澎湃的激情去叙述,那唯有亲情。妈妈的针线筐是一个多么平凡的意象啊,从这个平凡的物什中,我们却可以看到如海洋般浩瀚的深情。
   
    传统的家庭里,每一个妈妈都会有那样一个针线筐,里面装着针线、大大小小的布头,还有顶针。读到“还有顶针好奇地套在手指上”,我的嘴角不禁上扬,年幼的我们是那么的相似,会好奇妈妈的那个顶针,会把它当做一枚戒指套在手指上。槟郎的妈妈说:你是男孩子玩这个没出息。我想起幼时的我,带上顶针对妈妈说:“妈妈,你看我的手指比你的细呢。”妈妈一脸慈爱,笑着说“是啊!”后来我才懂得,妈妈的手原本也是娇嫩纤细的,岁月的变迁、辛勤的劳作才使得她的手不似当初。
   
    槟郎出生在安徽巢湖的一个贫困的山村,他家里的针线筐是小小的,它又是大大的,它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槟郎回忆小时候买不起新衣,衣服破了就由妈妈打上补丁继续穿,日子久了,布变厚了穿着特别暖和。我不知道补丁多了的衣服是不是真的更加暖和,还是妈妈一针一线缝上去的爱意使得槟郎更有毅力去抵御寒冷,总之,我看到一个幼时就十分懂事的槟郎,这个槟郎不像别的小孩吵闹着父母要新衣,这个槟郎他从小就理解母亲深沉的爱。
   
    读山村小学时候的有一次,槟郎和同学打架,撕坏了对方的衣服,不敢回家。那同学找上门来,妈妈和蔼地替儿子道歉,并用针线将同学的衣服缝补好。每个人小时候都会觉得爸爸很高大、爸爸很伟岸、爸爸就是一片天。那妈妈是什么呢?妈妈就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容纳我们的缺点,弥补我们的错误,抚慰我们的不安。妈妈们并不是无坚不摧,也不是什么困难都可以解决,可是我们依然依赖那个怀抱,因为我们知道妈妈是永远的后盾,妈妈的爱永远不会消逝。受了委屈、受了挫折,只要妈妈拥抱一下,我们就会有勇气继续下去。妈妈不可能永远陪伴在我们左右,无论多不愿意,终有一天她会离开,可是妈妈那如河般浩瀚的爱是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
   
    我也喜欢槟郎写自己小家庭和儿子的诗歌。2009年8月,槟郎写了一篇《让我们一起变老》。“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我们的孩子抢先三个月出世/让你担当了分娩的苦痛/我拍了小家伙的屁股/他的号哭增添了家庭的喜庆/我们盼着他健康长大/自然以我们的变老作为应答”“让我们一起变老/我们的爱情更加丰厚甘醇/虽然我仍没有摆脱清寒/儿子却是我们无价的财富/如果我们的故事是本书/它的页码在不断丰富/我们将序言由儿子来撰写” 年轮一圈又一圈,当年的槟郎为人夫、为人父。在这首诗中,我看到了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也看到了一个深爱儿子的父亲。
   
    透过槟郎的笔,我们仿佛看到了秦淮河畔那个貌美的少女,简陋租屋里那个贤惠的妻子,还有生产房里那个勇敢的母亲。槟郎的诗句中,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读着这首诗,我可以想象槟郎一家三口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的场景。我相信这个家庭中的母亲在某种程度上是槟郎母亲的延续,她将母爱延续,她将亲情延续。槟郎在诗中说“让我们一起变老”;说家庭这本大书,“我们将序言由儿子来撰写”。
   
    槟郎写亲情的诗歌很多,如《父母的春节》、《父母的爱情》、《山村卫生室》、《赤脚医生》(槟郎的父亲是当地乡村医生)、《清明节上坟》、《锄禾日当午》、《油菜花的故乡》、《儿子十岁了》等等,我随意地挑选两篇赏读,只是挂一漏万。你看,这伟大而深厚的亲情,就是一条永不断流的河——浩瀚、无边无际。“我本多情”的诗人记录它,表现它,成为人类文明上的精神财富。槟郎就是这样的诗人,他生活着,也在创作着,如蜜蜂采蜜和酿蜜,默默地奉献给社会。
   
    2012-12-11
(2012/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