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漫谈槟郎先生]
槟郎文集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谈槟郎先生

   漫谈槟郎先生
   
    11文秘 骆木
   
   


   
    安徽出过很多大诗人,槟郎先生也是其中网上享有盛誉的一位。我和槟郎先生已经相识有三年了,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槟郎先生是我文学课的老师,但更是我的朋友。
   
    槟郎先生为人谦和热心,是一位优秀的师长。同时也是一位高产的诗人,他有一份无论在质量还是份量上都沉甸甸的电子版《槟郎诗文总集》。在诗歌已经没落的年代,这份沉甸甸的是热爱!是坚持!是诗人的信仰!是无数颗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眼泪!是一根连接城市和乡村,过去和未来的稻草!
   
    徐志摩说过,“每一首诗的产生都是一场分娩”。我们能想象,这份沉甸甸的诗集,倾注了诗人多少的心血与爱。但是同样沉甸甸的不仅是爱,槟郎先生一只口袋里装满了诗情画意,另一只口袋里的沉甸甸,从人类出现就有一个悲伤而又快乐的名字。他和智慧一起来,是一个叫孤独的美女。我也是一个写诗的男人,我也认识这位神秘的美女。不过槟郎先生更早认识她,像海子一样更加热爱她。
   
    写诗的人是感性的,对于美的捕捉比普通人要细致深入。对于悲伤的承受力却薄弱无力,因为在诗人这里,诗人的感官就是一面放大镜,一个小小的惊喜就会让诗人手舞足蹈,诗情画意。一个小小的悲伤却会让诗人痛苦不堪。槟郎先生却是一位知性的男人,当他从远处走来,这个很普通的男人身上,却让人觉得他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像是皑皑白雪中路边绽放的一支梅花,从他的身上流淌出的不是清香!而是文字和历史,是那些喜悦和孤独,他在和他的好朋友一起分享,不用言语!然而他还是孤独的,尽管如此。我常常能看到他一个人默默得面对着电脑。或是抽着烟,忧郁得看着远方。可能是远在远方的远比远方更远吧……
   
    我和槟郎先生,一起坐下来安安静静得吃过两次饭,这其中还有一位写诗的屏子女士。槟郎先生和我说了很多他年轻时的事情。我才意识到,如果把男人比作书的话,有些人只是街边贩卖的《故事会》。而槟郎先生却是一本经典的小说。槟郎先生1968年出生于巢湖,如同海子一样。当过中小学老师,警察,建筑管理人员。现在是一位大学文学老师。这些资料都是网络上可以收到的。先生还告诉过我,他尝试过出家。80年代末,90年代初死过一批诗人,像是海子,顾城,戈麦……槟郎先生在他的诗歌里提到,他也尝试过像他们一样,这或许是因为槟郎深谙佛家的轮回思想罢。多亏了巢湖的公交司机眼疾手快。否则这世界将少了一个如此可爱的人。
   
    槟郎先生常说自己是“鲁迅左派”,继承鲁迅精神和关爱劳苦大众的左翼文学优秀传统。他是一个像李白一样不拘小节的狂士。心中却燃着一团杜甫居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热火,他是一位和平时代的战士!真正的战士!为人类幸福而奋斗终身的战士!只不过是南京的冬天冷得很彻底。或许中国很多城市的冬天都冷得很彻底……这团热火,才显得那么微弱罢了。很多人写作是为了名利,很多人写作是为了生计,还有一些人写作是为了更美好的明天。二战的时候没有全中国人民的抗战,就不会有今天的新中国。现在没有槟郎先生这样的战士奋斗,以后就不会有中国的文化昌盛!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槟郎先生是言论自由的继承者和发扬人!
   
    然而槟郎先生有个错误,所有和槟郎先生一样的诗人都在犯的错误。槟郎先生希望将诗歌传播进每个人的心灵。当这个世界正在纸醉金迷,你走得太前,在别人的眼里,也许浮夸的不再是世界,而是我们了。我想槟郎先生对此只能微微一笑。我想槟郎先生对此只能微微一笑。
   
    海子曾在他的课堂上朗诵自己的诗歌;槟郎和海子一样,他们是诗人,也是老师,“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槟郎先生只想把好的东西交给学生,他所认识的每一个人,他是文化的弘扬者。海子恋爱过的四姐妹,他一个也没拥有,只能在经过德令哈的火车上写下:“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但槟郎有妻子和儿子,人到中年的他,家庭是重要的慰藉。
   
    如果让我选一首诗送给槟郎先生,我想我会选臧克家的《老马》,或是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个世界总会有喜欢槟郎,或厌恶槟郎先生的人。不过槟郎先生还是那个槟郎先生!在这里,我没有摘录槟郎先生的诗歌,是因为槟郎先生有太多太好的诗歌。我实在不知如何选择,就像身边围满了妙龄美女,美得让人窒息,已经忘记如何选择。建议大家百度谷歌搜索槟郎的诗歌!
   
    槟郎先生曾经和我说过他热爱西藏,或许几十年后,当我们两个人都变成了老头,可以结伴坐上去西藏的观光绿皮火车。那时候阳光,大把的阳光将洒入飘满奶茶香味的火车,撒上孩子们的笑脸,或许那些孩子正在微笑着,大声朗读槟郎的诗歌!
   
    2012年12月01日
(2012/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