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冬游安大略湖]
曾节明文集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冬游安大略湖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冬游安大略湖
   
     早就渴慕安大略湖的风韵,因为安大略湖是北美五大湖之一,且于五大湖中最邻近大西洋的那一个。
     这世界上我想看的湖有两个:一是南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一是北美的五大湖。但我迄今与俄罗斯没有半点缘分,却与北美大陆结下不解之缘;与安大略湖更是有缘得抵美的第一年,就得相见,那是因为考驾照的缘故。
     第一次得见安大略湖是在2011年九月,在纽约上州的奥斯伟哥。但那次只是停车于山岗之上,远眺安大略的风采,未及亲密接触。那个时节仍然是美东北森林的绿浪时节,但层叠的绿浪中,已泛起斑驳的红黄色彩,沿途美不胜收;但美中不足的是阴天,铅色的天空下,那灰暗泛蓝的浩淼,几乎要与天混为一体,以致于远处的航船,就象漂浮在空中一样。


     与去年感恩节大不同,今年感恩节上帝赐予了出游的天气:风和日丽,日间气温升到华氏五十度左右(约摄氏十度),在这水分丰沛的中温带地方,窗外上帝的杰作如油画、童话一般,安大略湖那史诗般的意境,瞬间令我克服了睡眠不足的疲躁、坚定了出行的决心。
     上INTERSTATE望WATERTOWN而去,这某些部分新近翻修过的HIGHWAY是那么平爽,车速不知不觉地提上来,那驱车的感觉已不象在陆地上,而象在展翅飞翔,与在中国大陆驾车完全两种感觉,不禁感叹于美国高速公路网的发达:这INTERSTATE又叫“艾森豪威尔路”,建成于艾森豪威尔总统任期,美国六十年前就建成的高速公路网,中共国现在还没有建成。由此也感到一种深深的孤独和无奈:我的母亲、我的妹妹至今还住在地球北面的那片红与黑的土地上,享用混乱的交通、低劣且十二年强制报废的汽车、以及种种“特色优越性”。我连母亲和妹妹都帮不了,又有什么能力去改变那个国家?
     而奥巴马上任后基础设施的普遍翻修,显现出一种“美国优先”的与民实惠之感,这大概是近十余年民主党优势和共和党捉襟见肘的原因之一。
     十一月的纽约州,已全面步入冬天,沿途的阔叶林叶落得已差不多,存留其间的惟有斑驳的枣红与枯黄,映照在心里有一种暖洋洋的幸福感;一成不变的,是少量红松树和尖锥般的针叶林,它们永远的死绿,望之如墓地。目睹这些不由感慨:
     就如同春天的含苞吐放一样,枯萎凋零也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不断变化;生命之所以值得珍惜,乃是因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沿途,大片的麦田已经收割,黄中间绿、条理分明,与远处的松林搭配,显出质朴、充实和雄浑,这是一种北方的田园美。联合收割机、小货车和各种农业机械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显现着美国式的随意和闲暇。美国竟是这样的地大物博,以致于在象林肯父亲一样目不识丁的粗汉,只要凭着一双手,也可以穿皮靴、烧壁炉,过得比中国的乡绅还丰实。
     美国人的福分是美国人勇敢、进取和坚忍劳作的报酬,而中国人先后遭受满清鄙劣殖民统治和共产党的非人统治,也是中国人顽固迷恋太监、缠足、凌迟和官本位不劳而获等诸多陋习的报应。
    除了连绵的森林房舍的稀少,几乎感觉不到城乡的差异,COUNTY ROAD因为车流量小,每每比城市的道路还好,路中央黄色的双行分界线与耐寒绿草相得益彰。这乡间的HOUSE不仅不逊于城镇,还往往比城镇的穷人HOUSE更大、更显牢固,许多都是用砖彻成,外面矗立着小水塔式的外置式供暖系统,许多农村住家都有小货车、而且一台以上。
     这就与中共国震撼式的城乡差距形成了强烈的对比。2008年去国之前,我曾多次下乡,一次比一次压抑,比起城市,破败、脏臭的中共国农村简直是乞丐村,比泰国农村都差很多,描述中共国城乡差距的那句“城市象欧洲,农村象非洲”决非虚言。象基辛格那样收受好处昧着良心赞颂中共国的人固然无耻,但也有许多美国人是真的受了骗的,西方观察家要想真了解中共国 ,一定要自费低调到农村去看才行。
     终于到了。我一时摸不着头脑:目的地怎么是一大片秃林?神往的安大略湖在哪里呢?正焦躁间,儿子竟从GPS里找到了答案,他说:沿着DRIVE WAY望前就是安大略湖。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GPS里有一大片蓝色。
     将信将疑地又开了几分钟,秃林的间隙中忽然显出一大片碧连天际的汪蓝来,啊,安大略我美丽的女神,终于找到你了!
     秃林的尽头是一片浅黄色的细沙沙滩,无垠地向北延伸,这里是东西向狭长的安大略湖的东滨,沿沙滩望北,约摸三十麦,就到加拿大了。这里是一个国家公园:秃林的边际附近有个空荡荡的大停车场、正在翻修的厕所、关闭的冷饮熟食店、还有多处铁盒状的烧烤架,美国人想得真周到,不愧是设计的高手。看这样子,估计夏天时节,这里是游泳、烧烤和太阳浴的旺地。
     安大略湖就象海一样浩淼无垠,一层层的吐着雪花涌来,就象海潮一样亲吻着细沙的湖岸,我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而偶然到来,一定以为看见的是大西洋。但细细观察,这湖浪与广西北海银滩的海浪还是有些出入:它比海浪为小,大概是因为安大略湖的水体毕竟比太平洋小得多的缘故。这湖滩还有一个与海滩不同的细节:在湖水的侵蚀下,它的水陆分界处有大概七八厘米的“悬崖”,而北海银滩的入海处始终呈平缓下降斜坡状。
     就颜色来说,晴天下:北海银滩的海色是由绿而湛蓝、再深蓝,而安大略湖的湖色却是透明——灰蓝——深蓝,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此种不同。
     驻足湖畔,不由得想起曹操的《观沧海》来:
     “日月星辰,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站在湖沙上,实实在在就是这样的感受。
     湖水是那样清澈,那一层层雪花微吐涌来的透亮湖浪,就象华尔兹舞女雪花绒边的丝质透明裙褶,但是那“裙褶”似乎永远是冷冷的,浸手其间,清冷彻骨,冷艳无比,真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七月的仲夏夜,若得倚靠在凉椅上,品一杯葡萄酒感受这浩渺的波涌层叠,不用MP4,就一定可以最完美地欣赏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
     “这样如海般的水难道不咸吗?”我自忖道,禁不住俯下身去亲吻那“裙褶”:果然是淡水,恰如贝加尔湖湖水。
     另有意思的是那独特的湖沙,那湖沙,远不似老家漓江江沙那般粗砺,也比北海银滩的银沙更细柔,既象沙,却柔顺无砺感,象泥,却干爽无水份,它就象女人的丝袜那样细柔滑爽,实在是奇魅无比。
     我猜想:这湖区的白人女人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呢?抬眼四觅,却看不到几个人。有两对伴侣来遛狗,离得远远的,包裹在冬天的衣帽中,看不清女人的相貌。
     纽约州的冬天就是这样:在阳光如春天般明媚的外边,你必须包裹严实,黄种人最好戴上俄式耳朵帽,因为阳光下的空气永远那样清冷,在这地寒风邪的地方,衣帽上稍有疏忽,就会头昏眼花、病倒于归途。
     不禁想起贝加尔湖来,什么时候得有机会一睹那西伯利亚女神的风姿?两千多年来,以自信者的姿态驻足贝加尔湖的中国人,惟有大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前119年,二十二岁的霍去病率五万战车兵,大破匈奴左贤王部,自代郡北进五千里,“封狼居胥(今俄蒙边境杭爱山)”,饮马瀚海(贝加尔湖)而还,那是何等的英武与飒爽!?骠骑将军的天纵英姿,超乎唐太宗李世民也。
     西汉时期的中国人,贵族气犹在。霍去病马踏匈奴的背后,是一个无论是技术还是尚武精神,都远未被儒家理学和官本位文化阉割的民族,与今天的中华民族没有多大的关系。自南宋以降,中了科举制度官本位的圈套,技术上和精神上都萎靡不振的中国人,彻底丧失了温和富饶的中土,龟缩在江南百越地,文化终于劣质为酱缸文化。幸而那蒙古人改信喇嘛教、而萨满邪教衍生的通古斯女真(满洲)人只有法术而没有文化,比汉儒等而下之,所以国家“越亡越大”,等到文明程度相对更高的俄毛子来了之后,中国人才发觉失去的土地收不回了,第一次感觉不好混了。
     
     与中国自作孽地丧失丰美土地相反,眼前这美丽辽阔的美东北,是美国人优秀品质的天酬,优秀的民族天然匹配更好的生存空间,上帝是明鉴的、公正的。
   
     尽管多方注意,回家后还是病了。除去中纬度湖滨地寒风邪的因素,应该与睡眠不足有关:感恩节前夜去医院打狂犬病疫苗,竟折腾了近四个小时,凌晨两点多才睡下,睡得太晚是睡不好的。 
   
   曾节明 记于2012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
     
     
(2012/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