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曾节明文集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我已经揭示:中国历史上之所以两次亡国(被外族彻底征服),主要原因是科举制度极大地助长了轻视技术的儒家官本位文化,导致技术发展停滞和倒退,最终使国家无力抵御北方蛮族的入侵(参加拙作《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但中国历史上之所以两次亡国,地缘因素也不可忽视,因为如果没有这些地缘因素,蒙古和满洲很难完全征服中国。
     这个地缘因素就是宋朝丧失中原,以及明朝迁都北平。
     宋朝为什么没有被金国灭亡,而明朝却被满清轻易消灭?历史学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北宋定都开封、而明朝定都北京的因素。开封距幽云、晋北、陕北长城沿线约一千公里,在冷兵器时代,这是一个理想的缓冲北方蛮族骑兵的纵深距离。


     北宋抗金的组织实际上比晚明抗清糟糕许多,当金国于1125年冬对中国(宋帝国)发起大规模突袭时,北宋华北前线防备松懈(还沉浸在宋金结盟的麻痹中)、且没有能战的部队(宋军岳飞部、韩世忠部、吴阶等部尚未形成),这是宋廷多年来重文轻武、将不知兵的制度恶果,宋朝也没有晚明如松、锦、宁远、山海关那种坚固的军事要塞,金兵兵临东京城下时,宋徽宗、宋钦宗还犯了比崇祯帝更严重的错误——迷信女真人议和“诚意”,自弃城防...但当年气势如虹的女真铁骑,却不能如满清灭亡南明那样灭亡南宋,主要原因就在于定都中原带来的一千公里的缓冲空间。
     应该承认:金国侵宋的战略是高明的,因为国力和发达程度的不对称,宋朝支持战争的人力、物力、技术都在塞北的金国之上,因此,要灭亡宋朝,唯有向对方首都发起长驱直入的突袭,一城一地的争夺是不行的。因此,金国侵宋军队兵分东西两路,西路军兵围太原牵制北宋,东路军则从幽燕南下,直捣开封,期间,女真人还使用了连串诈术,即假缓师(收取宋廷求和礼品,假意允诺缓师,暗中加速向开封推进)、假议和(假意接受宋朝求和,假装撤退,退而复来)、假装撤围太原,实则加紧围困...这些诈术运用得的都十分成功,北宋君臣想不到女真人会那样诈、那样狠,还以为是老实的契丹人。
     东京是顺利拿下了,宋徽宗、宋钦宗也虏获了。但金国却迟迟不能象满清后来那样在中原站住脚跟,为什么?其一大原因是:侵略者身后河北、山西、山东的大批州、县还在宋朝手上,恰如芒刺在背,怎么办?当然可以逼迫钦徽二帝撰写招降御旨以传檄而定(金国也这么做了),但这不是一般的改朝换代,而是敌国入寇,民族主义和正宗儒家“华夷之辨大于君臣之义”的教诲,激励大批官民拒绝御旨,奋起抗金。在这种形势下,金军如果占着东京(开封)不走,就会陷于孤军深入的险境,因为战线太长,补给难以为继,所以金军主力在东京大肆烧杀掳掠后,不得不挟持钦徽二帝北去。也因为这种形势,已经攻占宋帝国首都的金国,不得不转过身来对付北方广大地区的宋朝留守势力,而无力继续南下;为了在华北和中原站住脚,金国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方有能力倾巢进攻长江流域,这就使南宋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而明朝因为首都在幽燕地北京,地处长城边上,毗邻北方蛮族势力范围,而远离当时的中华文明腹地长江流域,蛮族只要突破了长城一线,便可兵临北京城下,且拿下北京,少有身后的顾虑。满清窃据北京之前,辽西军事要塞宁远被崇祯下令放弃、据守山海关的吴三桂部又献关投降,因此满清进占北京时,身后已没有任何顾虑,可以从容且便捷地把首都从沈阳迁到北京、然后夺取华北三省、继而向中华腹地倾力进攻。因此,满清灭明,就不存在一个从边疆到中华首都之间的地缘缓冲障碍。
     可以看出:中国(明帝国)匪夷所思地遭满清彻底征服,明朝迁都北平是一大原因。如果明朝一直以南京为首都、或者定都关中的话,历史恐将改写,因为满清入关灭明就会遭遇金国伐宋式的地缘困难。
     南宋以前,由周朝至北宋,中国的本土王朝全都定都于中原地区,从没有定都于华北北部(如北京)或江南的,这不是出于皇帝的喜好、或者单纯的习俗,而是有着国防安全深远用意。众所周知,中国文明是以汉族文明为主的农耕文明,而农耕文明受到气候的不可抗制约,东亚大陆适宜农耕文明的北际纬度约北纬三十七度到四十一度,大致与长城一线,所以从秦到清,塞北地区始终没有汉化,尽管汉文明同化了南边广袤的地区。从秦朝到明朝,中国的主要外患是北方蛮族,因此,定都中原,就获取了北部边疆到首都约一千公里的国防安全缓冲空间。
     细查历史可以发现:没有一个定都中原的王朝遭北方蛮族彻底征服,虽然北方蛮族可以利用中原王朝的内乱夺取中国的华北和中原领土,但都无一例外地遭遇吞服和消化的难题,而无力一鼓作气地南下消灭据守江、淮的中国本土王朝,“五胡乱华”和金国伐宋就是典型例子。北方蛮族之所以灭不了定都中原的中国王朝,其地缘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定都中原的中国王朝,有着北部边疆到首都约一千公里的国防安全缓冲空间。
     细查历史亦可以发现:丢失中土(中原)的中国王朝最终一定被北方政权消灭,但未必亡国。
    丢失中土(中原)的中国王朝终将亡于北来者之手,是因为中原暖温带培养出来的文明和悍勇气质,要胜过较为湿热的江南种类。
     未必亡国的原因是中土强大的同化力。南宋以前,中国文明的经济文化中心在黄河流域,侵入中原腹地的北方蛮族,非但面临战线太长的“维稳”难题,还遭遇强大的汉文明同化力,等他们在中原生根,能够南下征服据守江、淮的中国本土王朝时,往往早已被同化成中国王朝,由鲜卑族北魏化身而来的隋朝就是典型。但是,满清入关就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满洲人汉化的时候,中国早已被彻底征服了。
     但蒙元灭南宋是个例外。原因是:在女真野蛮征服和蒙古更为残酷的烧杀掳掠之后,黄河流域的原生文明已被永久性地摧毁,华北和中原的许多州县被蒙古大军杀得数千里无人烟,据统计,在忽必烈建都大都、停止烧杀政策之前,黄河流域遭屠杀的人数达到一千八百万人。女真人和蒙古人对中原的毁灭性打击,远远超过“五胡乱华”和三国争霸等战乱,使得中国的经济文化中心永久性地从黄河流域转移到长江流域。
     蒙古在金国征服的基础上二次征服了中原,中原文明已被摧残,而且忽必烈又非常精明地定都毗邻满蒙的幽燕,由此中原地区同化蒙元的作用已完全丧失。
     
     综上可以看出,明成祖朱棣迁都北平,表面上看是自信的强势作为,从国防战略来看是非常失策的。因为如果要定都幽燕,就得把幽燕以北约一千公里范围内全部化作中华文明地区才行,也就是要把长城以北的蒙古和满洲的广大地区全部变作以汉人为主的居住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它违背了农耕文明的地理规律。朱棣迁都北平,等于把中国首都迁到主要外患的虎口旁,由此埋下了整个中国遭满洲征服的地缘祸患,明王朝苦心营建北京城,等于是为日后满清入主预备得天独厚的关内据点和大本营。
     明朝之外,建都幽燕的辽国、金国、蒙元、满清都是外族殖民征服政权,明朝建都幽燕的弊端,反而成了他们的优势:建都毗邻满蒙地的幽燕,最少身后顾虑,进可攻退可守,并在形势不妙时一转身逃出塞外——西辽、蒙元就得了这种幸运,满清大概是作孽太过遭到天谴,老巢满洲被竟袁世凯的北洋系提前端了,亡得尾巴都没处夹。
     中共红朝看似本土政权,实际上是苏俄扶持起来汉奸黄俄政权,它在诸多方面,有着满清极为相似的属性。毛泽东一伙当年执意定都北平,就与多尔衮三百年前窃据燕京时有着类似的考虑:北平邻近苏俄老毛子,大可以北倚毛子,南控华奴,实在控制不住局面(比如出现美蒋联军渤海湾登录“直捣黄龙”的形势),可以一转身投奔苏联老子。
     可惜如今苏已入土久矣,普京掌权沙俄复活,对红朝表面热情、用心险恶,北面再成隐患,濒临渤海湾的幽燕,又在朝鲜导弹、美日海空优势的威胁范围之内...定都幽燕福兮祸兮?
   
   曾节明 于十月三十日凌晨于飓风纽约州
       
(2012/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