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生存的程序]
油麻菜仔专集
·Len Bracken 与可爱的美国
·读“文定中:中国是国家官僚垄断经济、二元结构是奴隶制 ”
·无尽的爱
·秋日絮语
·Len Bracken与美国911
·烂漫
·情起情落
·深秋的枯草
·色情的陶艺
·谈情说爱
·丢失的灵魂
·远离非人类
·中秋2013
·音乐的过错
·性的最高境界
·爱的另一种解读
·UNLOCK
·幸福
·祼奔的吸引力
·因为有你
·A Mixed Media Collage of Love (爱情混合媒介组合)
·共党领导下的今日春城
·Embraced
·是非真假
·坦白
·詹姆斯.乔治
·让独裁的“白吃”者下地狱
·
·Fugazi
·无爱记录
·诗与抽象画
·烦人的事总不断
·夏天,萎靡的情感
·读“张艺谋,shame on you!/李银河”有感
·Memorial Day--《阵亡将士纪念日》
·LE JARDIN DE SUE 《苏的花园》
·放松一下
·昆明抗PX項目近况
·狗、邮筒和花门
·放纵
·强烈抗议
·“蜗牛的家”与“延长线”
·画裸体
·读“琼瑶剧已过时?曾捧红的明星齐驳斥”有感
·春天2013
·上帝的礼物
·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
·詹姆斯.乔治( James George)的文章
·死猪传递更多的信息
·《感觉凋零的美》-Feel the Beauty of Fading
·
·九眼桥上换个姿式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艾未未--The Hirshhorn Museum in Washington
2012
·读你--南方周末
·在童年创造一生的快乐
·祝你健康快乐!
·被着羊皮的狼
·我也是人,也有生命!
·能为藏人做什么?
·生存的程序
·无用的愤怒--读关于“特供”的故事有感
·快乐的奥妙
·读老乐“请汉人在藏人自焚中救赎自己”有感
·失落--杂乱的情感
·可怜的共产党人
·围城
·煽情
·Be My Friend
·与你分享免费美食
·"Tuberose & Lemon Eucalyptus"
·美国人相信上帝吗?
·说“不”字很难
·五毛与特务
·回贴--读 Hugo: 大一統的洗腦教育
·
·权力故事 —“老爸”
·向我学习!三人行并不一定有我师!
·神在、你我都在
·处女与老妓
·炒作
·皮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LXIV
·写给所有的“蒙牛”
·读《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舒适与艰辛
·在绿色中的寻找兰与黄的可能
·艾未未美国华盛顿艺术展
·赌局
·我为我自豪
·有感于评论中的伤害性语言
·中国一定会有戈尔巴乔夫
·放弃
·留学前必看之电影《Dark Matter》
·“灭九族”太老套
·正直与独立自主VS造假与拉帮结派
·我依然爱着
·中和反应及其它
·课外作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存的程序

   每一个人从生下来到渐渐成长,中学以后,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进入思考:为什么要生存?怎样生存?这就好象是开始写一篇人生的议论文。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哲学。
   首先应想:是不是该活着,有没有意义活着?如果是“不”,那就选择一个死去的方式;
   如果是“是”,那就得进入下一个程序--怎样活着?
   人生就是这样简单,总是按这个程序思考问题。如:
   当你在作一个人生选择是否该上大学?你得思考,为什么要上大学?怎样上大学?而这个问题正是当你选择了要“活着”以后你得要做的其中之一,上大学是为了今后怎样活找到一个生存的方法,因为上了大学可以加大找到工作的机会,但如果你认为上大学不一定能让你生存更容易,那你就得找出另一个支持你活着的生存方式或学会另一种技能。人生的选择就是这样一个跟着一个,而你就是一个跟着一个地进入相应的程序思考、选择。很多人的人生有很多波折,其中有天意,但也有更多的是人为。很多人不去思考生存的问题。


   当你陷入情感,不能自制的情感,但在这时你仍可以思考。这份情感是否有助于自己的生存?很多时候思考比行动更重要。这是人生计划的重要性。
   又比如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政治选择:是否要支持这个执政党?那我得想,为什么要支持?是因为这个党让我活着,没有它我不能活?它让我活得很好?让我活得更轻松?如果答案是“是”,那我就支持它;如果答案是“不”,那我就要反对它,加入到反对它的队伍中,让它的统治尽快结束。
   如果你选择沉默就是选择“是”。
   你是否早已开始使用生存程序?你是否教导你的孩子学会思考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那就从现在开始。
   包括对一个政党进行“是”或“不”的支持选择。因为它将控制管理所有人的生活。就算你选择了支持,你还得参预监督它,你不能听之任之,那样它的权力将没人去控制,你也将被它所拥有的巨大的权力所吞没。
   
   这时,你说:“屁话,现在我连支持或不支持的选择权都还没有,我怎么去对一个政党进行“是”或“不”的支持选择?”。那么,这个程序的运用就还太早,得回到上一个程序--找回你应有的权力,公民权。
   你又说“还是屁话,我有什么公民权?”。那么,这个程序的运用也还太早,得再回到上一个程序的上一个--推翻这个你不能实施公民权的执政党,重新选择出一个你能成为真正公民的执政党来执政。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那个命题“支持不支持现任执政党”就是一个伪命题。
   不是“支持与不支持”的问题,而是“推翻不推翻”的问题。
   思考就是让我们明白什么是现存的问题,真正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
   因此,如果我选择活着,选择轻松一点地活着,对于我来说,我要推翻一个我没有真正选举权的政党。
   这是我生存的首要问题,因为这个关系到我是否能很好地活着,影响到我生存的难易程度。
   人生看起来简单,但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人生看起来很复杂,但还真不象我们认为的那样复杂,是我们自己的混乱让生活变得复杂。
   现在做好进入生存和程序:10、9、8、7、......、3、2、1 GO!
   
   

此文于2012年11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