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生存的程序]
油麻菜仔专集
·艾未未--The Hirshhorn Museum in Washington
2012
·读你--南方周末
·在童年创造一生的快乐
·祝你健康快乐!
·被着羊皮的狼
·我也是人,也有生命!
·能为藏人做什么?
·生存的程序
·无用的愤怒--读关于“特供”的故事有感
·快乐的奥妙
·读老乐“请汉人在藏人自焚中救赎自己”有感
·失落--杂乱的情感
·可怜的共产党人
·围城
·煽情
·Be My Friend
·与你分享免费美食
·"Tuberose & Lemon Eucalyptus"
·美国人相信上帝吗?
·说“不”字很难
·五毛与特务
·回贴--读 Hugo: 大一統的洗腦教育
·
·权力故事 —“老爸”
·向我学习!三人行并不一定有我师!
·神在、你我都在
·处女与老妓
·炒作
·皮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LXIV
·写给所有的“蒙牛”
·读《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舒适与艰辛
·在绿色中的寻找兰与黄的可能
·艾未未美国华盛顿艺术展
·赌局
·我为我自豪
·有感于评论中的伤害性语言
·中国一定会有戈尔巴乔夫
·放弃
·留学前必看之电影《Dark Matter》
·“灭九族”太老套
·正直与独立自主VS造假与拉帮结派
·我依然爱着
·中和反应及其它
·课外作业
·人才外流,蠢材自用
·为自己而活着
·民主这可怜的孩子
·大戏
·读“揭白静之死内幕:官二代周成海很暴躁”有感
·跳跃性思维与抽象性创造
·信息时代的CQ--文化智力 Cultural Intelligence
·简单的通用法则:两个凡是
·今天我们应该相爱
·道德伦理迷失时我们要自律
·男人就是那么蠢
·快乐的田野
·孽种
·韩寒背后的感叹
·找个空间让自己释放
·快乐的方向
·神灯的故事
·太阳花
·华尔街的狗记者
·超越李自成
2011
·2010 冬
·2011健康地活着最重要
·读书与交友论
·被虐待与虐待
·我是一只来自南方的猪 (作词:油麻)
·油麻发火
·原创
·今天的美国最美
·谈凤姐与原创
·一条大河
·文化大革命的故事
·再谈文化与价值--自信从哪来?
·2011春晚超越时空之杰作
·比凤姐差远了的男人
·中国的民主途径--再一次真诚地合作
·斩断对民主的奢望
·茉莉花
·Boring 乏味
·不要再欺骗自己
·哭了,因为政治
·五毛的中文写作特点
·也算中国特色!
·Call me & 潇洒走一回?
·最多能做的
·除了真实什么都无所谓
·从新浪败下阵来
·心情不好
·最后一刻
·我在白宮对面游泳,与奧巴馬抗衡
·红色的变奏
·郎咸平与郭美美--看郎咸平专访郭美美母女有感
·什么是发展中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存的程序

   每一个人从生下来到渐渐成长,中学以后,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进入思考:为什么要生存?怎样生存?这就好象是开始写一篇人生的议论文。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哲学。
   首先应想:是不是该活着,有没有意义活着?如果是“不”,那就选择一个死去的方式;
   如果是“是”,那就得进入下一个程序--怎样活着?
   人生就是这样简单,总是按这个程序思考问题。如:
   当你在作一个人生选择是否该上大学?你得思考,为什么要上大学?怎样上大学?而这个问题正是当你选择了要“活着”以后你得要做的其中之一,上大学是为了今后怎样活找到一个生存的方法,因为上了大学可以加大找到工作的机会,但如果你认为上大学不一定能让你生存更容易,那你就得找出另一个支持你活着的生存方式或学会另一种技能。人生的选择就是这样一个跟着一个,而你就是一个跟着一个地进入相应的程序思考、选择。很多人的人生有很多波折,其中有天意,但也有更多的是人为。很多人不去思考生存的问题。


   当你陷入情感,不能自制的情感,但在这时你仍可以思考。这份情感是否有助于自己的生存?很多时候思考比行动更重要。这是人生计划的重要性。
   又比如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政治选择:是否要支持这个执政党?那我得想,为什么要支持?是因为这个党让我活着,没有它我不能活?它让我活得很好?让我活得更轻松?如果答案是“是”,那我就支持它;如果答案是“不”,那我就要反对它,加入到反对它的队伍中,让它的统治尽快结束。
   如果你选择沉默就是选择“是”。
   你是否早已开始使用生存程序?你是否教导你的孩子学会思考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那就从现在开始。
   包括对一个政党进行“是”或“不”的支持选择。因为它将控制管理所有人的生活。就算你选择了支持,你还得参预监督它,你不能听之任之,那样它的权力将没人去控制,你也将被它所拥有的巨大的权力所吞没。
   
   这时,你说:“屁话,现在我连支持或不支持的选择权都还没有,我怎么去对一个政党进行“是”或“不”的支持选择?”。那么,这个程序的运用就还太早,得回到上一个程序--找回你应有的权力,公民权。
   你又说“还是屁话,我有什么公民权?”。那么,这个程序的运用也还太早,得再回到上一个程序的上一个--推翻这个你不能实施公民权的执政党,重新选择出一个你能成为真正公民的执政党来执政。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那个命题“支持不支持现任执政党”就是一个伪命题。
   不是“支持与不支持”的问题,而是“推翻不推翻”的问题。
   思考就是让我们明白什么是现存的问题,真正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
   因此,如果我选择活着,选择轻松一点地活着,对于我来说,我要推翻一个我没有真正选举权的政党。
   这是我生存的首要问题,因为这个关系到我是否能很好地活着,影响到我生存的难易程度。
   人生看起来简单,但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人生看起来很复杂,但还真不象我们认为的那样复杂,是我们自己的混乱让生活变得复杂。
   现在做好进入生存和程序:10、9、8、7、......、3、2、1 GO!
   
   

此文于2012年11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