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许之远
·李石曾:影响当代中国的沉默巨人
·马英九阻止“侨委会”裁并
·《保八》不如环保
·忠魂红粉遗孤泪,换得南朝拜将台
·我们需要再啟蒙还是回归革命
·二零零九多伦多端午 致屈原
·许家屯:寂寞思乡妄语多
·超越君臣体制的王朝
·父亲节:谈孝
·卢武鉉 vs 陈水扁、南韩 vs 台湾
· 《国家赔偿法》修正草案还有漏洞吗?
· 陈水扁全面崩盘:裁定继续拘押
· 不合时宜论诗文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佳章在气」
·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评析与意见
· 中共党内民主改革的殷鑑与期盼
· 台湾风灾惨剧谁应负责落台
· 万想不到的林毅夫:还要买点美国国债
· 日本《变天》的前因后果与未来
· 扁案双铁卫、明镜鱷鱼泪
· 扁案:曲终人散断肠狱 巧门常入自迷时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基础在博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精背
·花甲的回顾与展望
· 给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一些意见
·颤栗的场景,不枉的人生
· 孙中山:《中国富强如反掌之易也》
· 六十年来家国
· 两岸经济合作的签订:开展双赢局面或《台湾大劫难》?
· 可怜肾石大头子,原是国家承继人
· 温总理接见加总理的开场白的回应
· 旅中抒怀与唱和
·马英九的王牌,白痴的台独
· 世界末日的预警和毁灭性灾难的预测
· 从诗、词起源、属性到词的创作
· 海地:人類末日預演場的見聞思
· 香港五区总辞,全民起义麼?
· 巴金早期作品的影响和晚年对懦弱的悔恨
·拥有美好的人生
·马英九民望止血之战
· 两会:倾听民意、还是闭门议定?
· 两会: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艾青的诗和诗论的评析
· 钱钟书《故国》诗的和章、与顾炎武《海上》的相应
· 中国棘手的财经危机
· 致命的话:美台关係是全面的、大陆威胁是永远的?
· 灾难:‘天心’对‘人心’的惩罚
· 马英九vs蔡英文 = ECFA vs 2012序幕战?
·马、蔡辩论后的解码、民进党内激斗
·玉树大地震所思所闻所读
· 中国所稀罕的是什麼?
· 阿扁不能放押、小英不能选都
· 富士康员工跳楼潮的研究与建议
· 没有法治,难有公义
· 2010 端午节:屈原逝世2288周年祭
· 足球世界盃:日韩的成就与中国的耻辱及成因
· 纵论世界盃足球;让中国足球起死回生初议
· G20烽火危城的现场;无制约结论的政治大拜拜
· 道德的空白智慧永远无法填补
· 诚信:中国崛起的基础
·台湾司法独立与肃贪的指标案
·烂紫高红话荔枝
·2010之中国能与美国一战?
·从舟曲灾难说到:中国人,你怕甚麼呢?
·诗人胡耀邦
·日本拘留渔政船如得逞,中日生死再战不出四十年
·论政府腐败与社会溃败的根源
·打破「十年后,中国是世界最贫穷国家」的魔咒!
·「喋血孤城」的批判、守将余程万生平的考证
·独裁传位、专制传承与阅兵
·易中天「中华文化加国行」论点的探讨
·台湾,能找出反对蒋介石的理由吗?
·美乞灵印钞机利己损人[美国霸权现状之一]
·陳水扁判刑入獄及影響
· 五都选举国民党在苦战、枪声中的小胜与啟示
·「美国才是全球最大规模的恐怖主义国家」
·许家屯〈逃难〉二十年首次公开演讲
· 预祝新年感物華
·以还原歷史真相为辛亥革命百年元旦做纪念的开始吧!
·司徒华:平凡而不平凡的一生
·围堵中国、箭靶中国下胡锦涛访美
·「人民最大」的实现
·諍言有据的自述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蒋介石日记》公开,拨开歷史的迷雾
·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大陸與世局的影響與展望
·刘晓明大使:中国不是个共產党国家?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香港选特首成春秋争霸的局面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傷心泪話人頭稅
·薄熙来的殞落:《子產论伊何维政》的现代版
·李登辉的今日与钓鱼臺的明日祸害
·身在江海之上,心在魏闕之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不要自贬莫言
   莫言像悠忽得个诺贝尔奖;电视和电臺都派记者来问意见。评论人与新闻报导不一样,切忌人云亦云。这个奖项,对内地舆论来说;之前贬多於褒,甚至认為不怀好意的间接挑拨,或是不理不睬。这次例外,莫言本来不打算去领,新闻报导:还要动员领导做说服工作;政策的确灵活;因应之间能操纵自如,和马英九死板的依法行政,的确技高几筹。但诺贝尔奖颁给莫言,却引起内地文学界的撕裂是不容否认的;至於国外,习惯了党同伐异,駡声多而讚赏少;可见文学的诺贝尔奖对中国人而言,没有对与不对。颁对了必有不对的大駡;颁不对却必有大讚。京剧有句道白:〈曹营的事真难办〉。只是自古已然,至今尤烈。所以骤看像悠忽而得,这种认定,对得奖者的努力并不公平。中国文学本来是中华文化绚烂的一笔,又在国人热切希望与世界接轨之世,是不是应该放开一下肚皮去包容?高行健如是,莫言也如是,其他咬牙切齿的也应该如是。但我们不可苟同一些宣传论调:莫言的得奖,是我们综合国力的表现!这种论调,不只对莫言不公平,对默默从事文学创作的所有中文作家都不公平。如果这句话说得通;所有中文作家都不须努力从事文学创作,躺着等待国力提升,诺贝尔奖就会从天而降;若国力天天膨胀,中文作家躺着也人人得奖。
   
   极端失焦点、立场失於偏
   不论什麼人做评论,一旦极端,头脑便失去原有的清明,批评难做到确当;就失焦了!不知所云。也不能预设立场,一有立场,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立的场所只能看到横面,当然是山岭了。站的地方只看到侧面,所见当然是山峰了。因预设立场而定,当然也不客观。要赞同或反对,尤其是人文科学,少有絶对的对或错。你要赞成,可以细緻到举许多理由;同样的,你要反对,也可以找许多理由。甚至歪理都不缺,何况普通的道理!反对莫言得奖的人很多,特别是海外,一因见多识广;二因寄望过殷,莫言的作品未符标準;三因莫言未全符合一个理想的风骨、移风易俗之士。莫言既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能超脱红尘之外,他只是个自然人,吃喝玩乐拉屎没有两样。还有,除非不是生活在大陆,以此见责莫言不应為党员,又岂是平情之论!谁敢保证有一天莫言不会成為异议人士?正如龙应台说:我们〈应以宽容的心看待每个人对政治制度表态的方式。〉中国文学本来是中国文化最绚烂的部分;是用中国文字写成的。也许莫言还不足代表当代优秀的中文作家,正如没有得奖的托尔斯泰(Tolstoy)、左拉(Zola)、易卜生(Ibsen)等具有第一流作品的人,举不胜举;这许多没有得诺贝尔奖的作家,那个会逊色过得奖人?只要中国人在世界文学佔一席,总比外国人不瞧不睬的好。如能引起世界文学界广泛的注意,发掘更好的作品於未来;难道这也全无一点参考价值吗?明乎此理,我们反对莫言得奖应多一些考虑吧。


   
   对作家鼓励多一些比责駡好
   莫言成為专业作家,据他说:只因為艰难的日子,每日只能吃一个馒头,没有他想的五个,而做作家还可以多吃。这种卑微的愿望;成為他原始立志做作家的原因。我读到这个消息,不期然想起曾获史太林文学奖《太阳照在桑乾河上》作者丁玲女士,她和丈夫(陈先生)到多伦多唯一的一次,和当地的中文作家座谈会上说:她感谢国家对她的照顾,每个月发给她的退休金360元,使她年老的生活得以无忧。她不知道像她同等著名度作家,如台湾的琼瑶、香港的金庸等辈;财富是以亿计的。中国作家的善良和卑微的满足感何等令人动容!莫言的第十一部长篇小说《蛙》,隐喻成蛙之前的蝌蚪,其生命歷程和进入子宫的精虫,形状相像。在‘人多好办事’与强迫‘计画生育’之间,对解剖青蛙与自然人做实验品,有依稀的关连,是不是在表示知识分子内心的隐痛?我们无从知道莫言的内心世界。这又是不是得奖的评语:《魔幻现实主义》。他的小说〈丰乳肥臀〉也很技巧如魔幻的諷刺,把領導的精子注入豬的子宮,他隱喻什么?生出來是什么?他不說,也沒有得罪誰,但不能說他沒有批判;這是他能留在体制的高明手法。〈红高粱家族〉就是张艺谋电影的〈红高粱〉;其他的著作还有〈天堂蒜薑之歌〉、〈酒国〉、〈生死疲劳〉等;应在莫言得奖后,在追求利润下,莫言会不会像拒绝陈光标送别墅一样,而拒绝滥拍?
   
   寄语莫言:士不可不弘毅
   今日莫言的得奖年代,氛围已不是当年肃杀的季节;也没有人还会迫抄什麼符录咒语。我从事写作逾五十年,且从未间断,不管从商、从艺、从政、从学,只当是基本生活的需求;我到这一刻,还是以写作為专业。作家是个现代语,中国传统把作家併入〈文人〉;是职业阶层的士群,士為〈士、农、工、商〉之首。由於士群掌握知识,不论效力国家而為〈仕〉;还是选择留在社会负传授知识而為师表;都认為是国族的中坚菁英,寄以《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絶不是〈九儒十丐〉的〈臭老九〉。曾国藩在清廷虽位极人臣,但不忘著述,他的信扎、编选千家诗都能传世,没有脱离文人的行列。他有两个门生。在他的眼裡:《李合肥(鸿章)拚命做官,俞曲园(樾)拚命著书》。拚命做官还算文人?可知这句话是句贬语,认為李鸿章的人生价值本末倒置了。也可知中国传统对著书的文人,比做大官的更受到尊崇;文人相重而不是当代的相轻。絶不是臭老九的容貌:〈头尖嘴利腹中空〉的。我本着士群或称文人的相重,衷心為莫言得奖而誌贺,不受其他的影响。同样,我希望莫言也应该挺起脊樑,不负作家的冠冕。
(2012/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