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许之远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疑惧又走上街头
·方宽烈对香港文学最后的贡献
·从个人的生死体悟到人类集体的取向
·书法家张顺华虚芜释法的錯误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书法、书道精要》的〈前言〉
·中国政府对钓鱼台应有的认识和决断
·国画的进程
·欧巴马VS罗穆尼 第一场辩论及其影响
·面对日本,中国人自救之道
·香港从黯淡到沦落的成因
·欧巴马连任所见、所思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习近平应以务实掌握十年契机
·近日即事
·法治体制改革第一步:被告无罪推定论
·莫言领奖后的致词与演讲的评论
·习近平的选择:拨乱或沉沦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南周、炎黄事件对习近平的关键考核
·中国人对大凶年(2013)的因应
·从豺狼之国的口中抢回钓鱼岛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李安又得大奖,华裔还有甚麽不可能?
·香港今年:《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马英九女儿结婚,民进党也有可駡
·习近平要打破传统政治现状成为全民领袖
·权力来源的差异影响舆论的取向
·中、港、台劳工关心的最低工资与立法
·蒋经国的失误带给林洋一生的遗憾
·雅安地震的赈灾、救灾与检讨
·香港法治最后的防线:廉政公署崩溃?
·母亲节:让我们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沙叶新為艾晓明教授半裸的感触而哭
·台独渠魁、大鱷李登辉的狠毒
·徐志摩当年的杂文和语录对民族性格、社会风气的质疑
·郝柏村出版:《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
·美国底特律(Detroit)破產与斯诺登(E。Snowden)出走
·香港人為什麼常走上街头
·香港病了!
·香港现状、成因诊断与感言
·香港必須拒絶《黑金政治》
·哀乱(并序) 许之远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2017年香港普选特首会兑现吗?
·马英九VS王金平、黄世铭VS柯建铭
·莫言访臺演讲的异议
·《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 :一位印度工程師的感語
·從王維基事件看普選
·三中全会的前夕、《争朝夕》與《循序渐进》
·国民党第十九届全会、中央评议会及建议
·骆家辉辞职之谜及出路
·美国经济学家:美国会向中国还债么?怎樣还?
·向人类领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致敬
·金正恩杀张成泽:权不过三代确定
·世界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期许
·资讯发达是啟动人類進步的動力
·台湾今年七合一选举,政党再轮替前哨战?
·毁坏香港、中国不幸
·迎新岁:酬天谢地VS斗天斗地
·名人效应与社会溃败
·亡党、亡国与亡天下的社会溃败
·《天以好杀為德》和世纪末乱象
·两岸各自的风险、美国搞局的烂摊如何收拾?
·海外侨社谴责:台独激进学生变暴民
·台湾反对台独激进学生不法行為辑要
·加拿大种族歧视的本质和表现
·奥巴马啃不下北极熊转头来啃亚洲醒狮?
·冲出功利的迷雾
·马英九的内心世界和负谤的根源
·越南暴民藉口杀人抢掠,两岸政府软弱无能
·让台湾《街头小英》统治台湾麼?
·致屈原《1》
·父亲节:从腥风血雨的现状回復父慈子孝的伦理社会
·世界聚焦〈世足盃〉争夺,强国的〈中足队〉何在?
·〈世足盃〉反对种族主义宣言、 纪念〈七七全面抗战〉
·国画的特质,从传承到创新
·周永康案境外媒体的报导
·从认同到重新认识”华侨”这个名称 作者 陳世超
·马航人祸、台湾选举、香港佔中的平议
·台湾退弱的主因:徬徨失措、硬拗横挡
·江西纪行
·国民党起死回生目前唯一处方
· 送甲午记国耻,迎新年知忧患
·閒话二零一五年、世局
·从小说、小说笔记到日记
·传承与决裂之间的取捨
·香港新流感、高雄人犯自杀是凶兆?
· 激进意识、狂烈宗教与文明脱轨
·来得光明、去无怨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不要自贬莫言
   莫言像悠忽得个诺贝尔奖;电视和电臺都派记者来问意见。评论人与新闻报导不一样,切忌人云亦云。这个奖项,对内地舆论来说;之前贬多於褒,甚至认為不怀好意的间接挑拨,或是不理不睬。这次例外,莫言本来不打算去领,新闻报导:还要动员领导做说服工作;政策的确灵活;因应之间能操纵自如,和马英九死板的依法行政,的确技高几筹。但诺贝尔奖颁给莫言,却引起内地文学界的撕裂是不容否认的;至於国外,习惯了党同伐异,駡声多而讚赏少;可见文学的诺贝尔奖对中国人而言,没有对与不对。颁对了必有不对的大駡;颁不对却必有大讚。京剧有句道白:〈曹营的事真难办〉。只是自古已然,至今尤烈。所以骤看像悠忽而得,这种认定,对得奖者的努力并不公平。中国文学本来是中华文化绚烂的一笔,又在国人热切希望与世界接轨之世,是不是应该放开一下肚皮去包容?高行健如是,莫言也如是,其他咬牙切齿的也应该如是。但我们不可苟同一些宣传论调:莫言的得奖,是我们综合国力的表现!这种论调,不只对莫言不公平,对默默从事文学创作的所有中文作家都不公平。如果这句话说得通;所有中文作家都不须努力从事文学创作,躺着等待国力提升,诺贝尔奖就会从天而降;若国力天天膨胀,中文作家躺着也人人得奖。
   
   极端失焦点、立场失於偏
   不论什麼人做评论,一旦极端,头脑便失去原有的清明,批评难做到确当;就失焦了!不知所云。也不能预设立场,一有立场,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立的场所只能看到横面,当然是山岭了。站的地方只看到侧面,所见当然是山峰了。因预设立场而定,当然也不客观。要赞同或反对,尤其是人文科学,少有絶对的对或错。你要赞成,可以细緻到举许多理由;同样的,你要反对,也可以找许多理由。甚至歪理都不缺,何况普通的道理!反对莫言得奖的人很多,特别是海外,一因见多识广;二因寄望过殷,莫言的作品未符标準;三因莫言未全符合一个理想的风骨、移风易俗之士。莫言既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能超脱红尘之外,他只是个自然人,吃喝玩乐拉屎没有两样。还有,除非不是生活在大陆,以此见责莫言不应為党员,又岂是平情之论!谁敢保证有一天莫言不会成為异议人士?正如龙应台说:我们〈应以宽容的心看待每个人对政治制度表态的方式。〉中国文学本来是中国文化最绚烂的部分;是用中国文字写成的。也许莫言还不足代表当代优秀的中文作家,正如没有得奖的托尔斯泰(Tolstoy)、左拉(Zola)、易卜生(Ibsen)等具有第一流作品的人,举不胜举;这许多没有得诺贝尔奖的作家,那个会逊色过得奖人?只要中国人在世界文学佔一席,总比外国人不瞧不睬的好。如能引起世界文学界广泛的注意,发掘更好的作品於未来;难道这也全无一点参考价值吗?明乎此理,我们反对莫言得奖应多一些考虑吧。


   
   对作家鼓励多一些比责駡好
   莫言成為专业作家,据他说:只因為艰难的日子,每日只能吃一个馒头,没有他想的五个,而做作家还可以多吃。这种卑微的愿望;成為他原始立志做作家的原因。我读到这个消息,不期然想起曾获史太林文学奖《太阳照在桑乾河上》作者丁玲女士,她和丈夫(陈先生)到多伦多唯一的一次,和当地的中文作家座谈会上说:她感谢国家对她的照顾,每个月发给她的退休金360元,使她年老的生活得以无忧。她不知道像她同等著名度作家,如台湾的琼瑶、香港的金庸等辈;财富是以亿计的。中国作家的善良和卑微的满足感何等令人动容!莫言的第十一部长篇小说《蛙》,隐喻成蛙之前的蝌蚪,其生命歷程和进入子宫的精虫,形状相像。在‘人多好办事’与强迫‘计画生育’之间,对解剖青蛙与自然人做实验品,有依稀的关连,是不是在表示知识分子内心的隐痛?我们无从知道莫言的内心世界。这又是不是得奖的评语:《魔幻现实主义》。他的小说〈丰乳肥臀〉也很技巧如魔幻的諷刺,把領導的精子注入豬的子宮,他隱喻什么?生出來是什么?他不說,也沒有得罪誰,但不能說他沒有批判;這是他能留在体制的高明手法。〈红高粱家族〉就是张艺谋电影的〈红高粱〉;其他的著作还有〈天堂蒜薑之歌〉、〈酒国〉、〈生死疲劳〉等;应在莫言得奖后,在追求利润下,莫言会不会像拒绝陈光标送别墅一样,而拒绝滥拍?
   
   寄语莫言:士不可不弘毅
   今日莫言的得奖年代,氛围已不是当年肃杀的季节;也没有人还会迫抄什麼符录咒语。我从事写作逾五十年,且从未间断,不管从商、从艺、从政、从学,只当是基本生活的需求;我到这一刻,还是以写作為专业。作家是个现代语,中国传统把作家併入〈文人〉;是职业阶层的士群,士為〈士、农、工、商〉之首。由於士群掌握知识,不论效力国家而為〈仕〉;还是选择留在社会负传授知识而為师表;都认為是国族的中坚菁英,寄以《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絶不是〈九儒十丐〉的〈臭老九〉。曾国藩在清廷虽位极人臣,但不忘著述,他的信扎、编选千家诗都能传世,没有脱离文人的行列。他有两个门生。在他的眼裡:《李合肥(鸿章)拚命做官,俞曲园(樾)拚命著书》。拚命做官还算文人?可知这句话是句贬语,认為李鸿章的人生价值本末倒置了。也可知中国传统对著书的文人,比做大官的更受到尊崇;文人相重而不是当代的相轻。絶不是臭老九的容貌:〈头尖嘴利腹中空〉的。我本着士群或称文人的相重,衷心為莫言得奖而誌贺,不受其他的影响。同样,我希望莫言也应该挺起脊樑,不负作家的冠冕。
(2012/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