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徐水良文集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1: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改旗易帜是邪路吗?
   
   【按】中共说的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实际上正是不走改变马列毛旗帜走自由民主的正路。不走正路,必然是死路一条。
   
              ——网路文摘编者2012-11-9日
   
   目录:
   
   1、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咱只走死路
   2、辛亥革命就是“改旗易帜”
   3、十八大报告政治上退步了,但拍马屁精神进步了
   4、改旗易帜是邪路吗?—评十八大政治报告
   5、“协商民主”是继续以假民主抵制真正民主的谬论
   
   
   
     1、【精彩网语】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咱只走死路
   
   【大纪元2012年11月09日讯】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在全国党政军警及百万领补助的自愿者高度安保下,在国内国外政治经济四面楚歌中、在房市股市风雨飘摇的“伟大时刻”,在外部显示团结、内部权力倾轧你死我活的风声鹤唳中“胜利”召开。
   
   据中共党媒网报导,在中共十八大会议上,中共现任总书记胡锦涛做了报告,称:“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胡锦涛的这番讲话,令海内外对中共所谓政治体制改革抱有幻想的民众十分失望。据《德国之声》报导,中国政治学者陈子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难掩对胡锦涛报告的失望之情,认为该报告“只能视为政治不改革的辩护书。”连“小的突破也没有。”
   
   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也表示失望:“‘老路’与‘邪路’两者之间感情色彩差异很大。老路最多不过破旧些,可邪路却是引向最可怕的目标之路。可怕的是,老路不走,邪路不去,最后发现是无路。其实,那所谓的‘邪路’也许恰恰是正路,走不上,乃是我们民族的悲剧。说实话,已是改弦更张的时刻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一言以蔽之:“【正路与邪路】路就是路,本无正邪之分,关健看你要达到什么样的彼岸。对于一心奔向天堂者来说,通往地狱之途为邪路。对于一心奔向地狱的,通往天堂之途为邪路。”
   
   关军表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咱只走死路。”
   
   当律师的陈刚:“除去假话、空话、套话,剩下的就是五不搞的另一种说法,继续击鼓传花,固执的走绝路。”
   
   蓝维维:“10年前已经绝望过一次。现在还抱希望?那就叫××。”
   
   王康鹏:“学习会议精神暂告段落,洗把脸吃东西去。有朋友赞扬我真讲政治,其实吧,我只是想看看,他们又在那说了些什么鬼话!嘴上说为人民服务,手却为人民币服务;坐在台上喊杜绝腐败,下了台比谁都腐败;理论上讲权力是百姓授予的,实际中权力是欺压百姓的。说的好,不如做的好,谁都不傻的!”
   
   海洋律师:感觉报告全文已偏离方向,说的那些事儿,来来回回还是车□辘话,都是政府该干的!看来,党政分开无望了!如果全文翻译成英文,外国人肯定不知所云!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旗易帜的邪路。什么是正路,什么是邪路?张学良当初走的是什么路?看来是没路可走了,按照既定方针办,五不搞吧!
   
   柳林青:“今天所有的新闻告诉我,自己真的落后了,因为我的智商根本追不上他们的无耻!”
   
   记录者陈宝成:“忽然想起来,1949年后,中共有一位党魁,卸任后绝不对后任指手划脚,因为,他死在任上;另一位党魁,卸任后也绝不对后任指手划脚,因为,他失去了指手划脚的能力;还有一位党魁,卸任后同样不对后任指手划脚,因为,他被囚在家里。之外,全变了。”
   
   章诒和:“听了,无亮点,无新意,无可取;这里是人治,等看新班子。”
   
   刘桂娟:“今天的电视机估计是坏了,怎么调台都是一个画面,很多人很多人排排坐着不说话,好像听一个老师讲座,比传销大会安静。”
   
   泰守轩7204:“他们的这个圈子构成了当前中国的上流社会,哪些人呢?贪污犯,行贿者,维稳小组,歌舞伎。”
   
   高手在民间:“上联:从外往里看,一帮贪污犯;下联:从里往外看,一群穷光蛋;横批:为人民币服务。”
   
   彭晓芸:“知道选举投票为什么必须现场而不是网路,实名身份而不是网路虚拟ID吗?看下面评论就知道”:“执政党与我们有巨大价值鸿沟、信息鸿沟、话语鸿沟,一句话,我们与他们之间有无法弥合的代沟。”
   
   梁幕天:“美国人自豪的说,我们上午投票下午就知道谁是总统了;某国人淡定的说,我们今天投票,去年就知道主席是谁了;朝鲜人激动的说,我们不用投票,小时候就知道谁是下任领袖了;日本人悲催的说,我们一直投票,就是不知道是谁。”
   
   朴抱一:“#老路和邪路#计划经济的回头路走了十年,发现是不能回头的老路;民主宪政的要拔权贵们的铁杆庄稼,好怕怕呀,弄点墨汁打成邪路。老路也罢,邪路也好,关键看屁股在谁的板凳上,脚站在谁的立场上。为民族百年计,为苍生黎民计,民主宪政才是中华民族的康庄大道。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各走各路。”
   
   勾乘山应民吾:“走的国家多了,也就成了邪路。”
   
   董桄福:“自己站的不正,就将别人看邪了。”
   
   金陵八卦洲:“台上滔滔不绝,台下平声静气。不管新路老路,但你穿双破鞋,能走什么好路?”
   
   戴建业微博:“【前苏联黑色幽默】苏联垮台之前,一位美国记者问一位苏联妇女:‘你最恨我们美国人还是最恨德国人?’这位妇女不加思索地回答说:‘这还用问吗?最恨德国人!’‘为什么?’‘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个德国人弄出了社会主义,最后他们自己国家不搞,要我们搞。德国人嫖娼,苏联人患性病。’”
   
   Myheart中国良心:“美国两党开代表大会,搞的嘉年华似的,总统大选双方造势,却井然有序。《独立宣言》写明:‘政府的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就有权改变或废除它。’换言之,人民有推翻暴政的权利。”
   
   
   
             辛亥革命就是“改旗易帜”
   
                nhgc
   
   辛亥革命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它的“改旗易帜”:改皇权一统为民主共和。这个真正代表民主共和体制的中华民国在中国仅仅存在了91天。正是这短短的91天,让中国人看到了希望。从此以后,中国的社会改革就有了主心骨。真正的社会改革就是革命。
   
   “革命”一词,出自《周易•革卦•彖传》:“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很是了不起,自古以来就懂得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革命就是要“顺乎天而应乎人”。辛亥革命能够建立中华民国,正是它“顺乎天而应乎人”之必然结果。“天”者,世界之大势也。20世纪的世界,其大势者曰何?民主自由之谓也。而“老佛爷”的一统天下既不民主,也不自由。“老佛爷”的这个“天”是腐朽的“天”,没落的“天”,非推翻不可。辛亥革命的五色旗最终扫荡掉了大清国的那面龙旗,恰恰就是“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了。20世纪之后的中国“人”,不是过去被人污称的“贱民”,而是正在觉醒着的亿万民众。他们要求民主自由的愿望日益强烈,他们为之奋斗的意志日益坚定。辛亥革命的领袖们正是看到了这个中国的大势,才对着那个“老佛爷”的一统天下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且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个伟大的革命“改旗易帜”了,并且成功了!
   
   然而,中国社会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改旗易帜”而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其后,中国社会又不断地在新的“改旗易帜”中奋进。不“改旗易帜”,中国就不能真正进步。改旗易帜,就是把“封闭僵化”了的旧中国推向进步,推向光明。辛亥革命就是一次成功的“改旗易帜”,但它并不是“改旗易帜”的最后终结。社会要进步,但历史也会重演。已经被人民唾弃了的旧思想,有可能复活;已经被推翻/被打倒了的旧势力,也可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乔装打扮粉墨登场。这就是所谓的历史老人也会走错房间。
   
   当着历史老人走错了房间的时候,人们就理所当然地要把他从中拉出来。这个过程,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改旗易帜”。一切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腐朽之“旗”,都要坚决地“改”掉;一切阻挡人民前进的破败之“帜”,更是要连根拔除,毫不留情地“易”之!辛亥革命的领导人对这一点始终保持着清醒的认识。这个光荣传统,今天的中国人应该继承,并发扬光大之!中国社会要进步,要前进,就不能停留在以往取得的成就上。过去了的辉煌已经过去了,新的辉煌正在等待着我们去创建。成绩只能说明过去,不能证明未来。未来是人民的,人民绝对不会满足于以往之成就。他们必定要进行新的“改旗易帜”,这是历史赋予人民的伟大使命。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挡人民实现自己历史使命的伟大脚步。历史的选择没有终止。
   
   现在,有一种奇谈怪论:“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人民日报2011年10月09日)。这句话半对半错。“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无疑是正确的,但若要如此,就必须学习辛亥革命前辈们的革命精神,坚决地“改旗易帜”。而“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不仅与其前一句矛盾,而且显示了论者自己的胆怯:害怕革命。
   
   革命是历史的清道夫。“鸡鸣即起,洒扫庭除”,这是中国人的古训。现在,新的“鸡”已经在鸣叫了,我们还能赖在大床上不动么?
   
   
   
     3、十八大报告政治上退步了,但拍马屁精神进步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9日 首发)
   
   著名传媒人钱钢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标题是“政改难有实质性推进”,他试图通过胡锦涛18大讲话的话语体系,判断十八大后的政治走向。他分析的结论是: 保守势力依然强大,按照十八大报告所确定的路线,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难有实质推进。
   
   博讯就胡锦涛的讲话向有关人士征求了看法,得到的答复是:18大报告对今后10年导向性的,虽然是下一届的思路,但制定报告时,上届施加的影响还是很显著的。十八大的报告看,近期传闻的大幅度改革大打折扣。
   
   对胡锦涛的发言,下届即将入常的张德江的发言肉麻到极点,从语言到内容就是文革文风的翻版。而发言务实的汪洋传闻本次无法入常,政治局常委名单揭晓后,不知道还有多少草包、太监在其中?
   
   以下是摘录的发言:
   
   【十八大代表:鼓掌35次手都拍麻了】山东省十八大代表陈叶翠谈到胡锦涛报告很是兴奋,称胡锦涛把老百姓要说的话,想要办的事,全都说出来了!会场的掌声记下来的就有35次,久久不停,每次鼓掌她都标记在报告里,手掌都拍麻了,发自内心的激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