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徐水良文集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徐水良


   

2012-11-08日


   

   
   胡锦涛在18大报告上强调提出“协商民主”制度。
   
   什么“协商民主”?纯粹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而且,中共历来只有寡头们通过协商实行一党专制,而不是通过协商实行民主。
   
   搬出洋人“协商民主”的错误理论,当作权威来应用。也反映了党国内部的一种崇拜洋垃圾抵制洋精华的风气。
   
   在中共18大这种自以为“庄严”的场合上提出此类笑话式的“严肃”理论,很有娱乐性。
   
   民主的本义,就是一人一张选票,由多数来决定领导人和其他重大事项。
   
   当然,现代民主必须以自由和人权为基础,并且以保证自由和人权为目的。这种人权和自由,包括保护少数,言论、新闻、出版、集会、游行、结社组党、交流和协商等等各种自由和人权。但这不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范畴的民主本意,而是属于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范畴。
   
   因此,人们的思想交流和协商,属于自由的范畴。不属于民主范畴。
   
   协商,是一般的交流手段。民主制度下可以协商,专制制度下也可以协商。
   
   把协商与民主联系在一起,搞出一个什么协商民主,纯粹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如果把协商与民主联系在一起,搞出“协商民主”这种理论怪物,那就更加可以搞出比协商更加重要的“思想民主”、“谈话民主”,“对话民主”、“讨论民主”、“走路民主”、“新闻民主”、“出版民主”、“集会民主”……等等等等的理论怪物来。
   
   如前所述,现代民主必须以自由为基础。有这些自由,包括思想、言论、出版、新闻、结社、对话协商等等各种自由,不仅可以保证实行真正的现代民主,而且可以保证民主制度的正确决策、保证少犯错误。因此,一般的民主制度,尤其是议会等立法决策机构,总是尽可能保证言论自由,讨论自由、尽可能多多协商。西方国家公共领域的重大决策,无论是民主决策,还是非民主决策,无论是议会的民主决策,还是民选官员总统、州长、市长、区长、公共事务的负责人的个人独立(或独断性)决策,决策前,往往举行各种听证会,也是充分发扬言论、讨论和协商自由,保证正确决策的措施之一。
   
   西方私人企业内部往往是家长制的独裁性制度,但召集会议,进行协商讨论,仍然是大多数大公司大企业的惯例。
   
   但那种协商、讨论、对话等等,都是属于发扬自由作用的自由范畴,不是属于民主范畴。搞出“协商民主”这类概念,是民主概念的极端混乱。
   
   18大的“协商民主”制度理论,不过是中共继续抵制真正民主制度的谬论。
   
   也难怪,党国的领导人、理论家和学者们,只有照搬马列和其他西方垃圾胡说八道的水平。
   
   学外国的东西,要分清垃圾还是精华。不能像中共等一些势力那样,只吸收马列教一神教新自由主义等等的垃圾,却去抵制真正的自由民主人权普适价值的精华。用垃圾来建立极权专制,又用垃圾来保卫极权专制,为极权专制辩护,还用垃圾来搞大抢劫大掠夺,搞黑社会式的太子党官僚权贵资本主义。
   
   至于胡锦涛搞党内民主,以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等等说法,我们早已经一再论述,在一党专制下搞党内民主社会民主,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些说法,其作用只能是散布幻想、欺骗民众。此外还有其他大量官话套话空话错话,这篇小文不作进一步评论。
   
   
   附
   
   政改新思路 协商民主旧瓶装新酒
   
   
   【多维新闻】在十八大报告出来之后,被外界纷纷解读的“政治体制改革”也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与十七大不同,胡锦涛在这次报告中首提“协商民主”,称“要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而此前在十七大报告中,仅仅称“支持人民政协围绕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履行职能,推进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制度建设”。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学术界兴起了研究协商民主的热潮。1980年,美国克莱蒙特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瑟夫•毕塞特(Joseph M. Bessette)首次提出“协商民主”概念,尔后众多的西方思想家都介入了对协商民主的讨论。
   
   协商民主之所以提出,社会背景在于学术界对西方式选举民主的不满。西方每隔几年一次的选举,公民权利只能在投票活动中体现,公民大众基本上被排除在决策过程之外,这种断点式的民主方式,已经导致了公民对于选举投票或政治参与的冷漠。协商民主不是要解决什么人当选的问题,而是要体现公共问题决策过程中的民主问题。协商民主论旨在建构一种作为政治决策过程的民主,鼓舞公民平等政治参与的权利意识。协商民主理论认为,受决策影响的所有公民都有参与协商的权利,而决策都应以公共协商为基础。
   
   在中国,协商民主自中共建政以来就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形式,政协也是在这个基础上诞生的。而在中共看来,中国的协商民主和西方的协商民主最关键的不同在于中国的需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种一党制被认为贯穿于中国社会运行的各个角落。不过虽然“协商民主”是一个酒瓶,但是中共是否会在其中装上新酒是外界所希望进行解读的。
   
   实际上,在政改方面,胡锦涛提出协商民主的意义在于有利于各个阶层对话并达成共识。今天的中国社会利益诉求多元分化,利益矛盾时有激化。为求得不同利益之间的协调,进行协商对话或民主对话、“民主恳谈”,是化解矛盾与冲突的可寻求的通途。

此文于2012年11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