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徐水良文集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徐水良


   

2012-11-3日


   

   
   我们要打倒和惩处罪恶滔天的共产党,要共产党下台。而不是只打倒其中的某个人。更不是相反,像高寒等薄左那样要共产党内各派停止内斗、共存共荣共治。尤其不是像薄左那样,拥护最凶恶的毛左薄左当主子,复辟毛魔头文革时期的全面专政血腥恐怖统治。
   
   当然,打倒共产党,指的是打倒这个党,而不是追究一般党员。一般党员,不应该受到追究。
   
   即使是共产党犯罪分子头头,也允许将功赎罪。愿意否定共产党极权专制,愿意为自由民主效力的,也应该欢迎。
   
   王希哲一再承认自己是“共”,即共产党力量。今天的网上,他又强调自己是“共”。这些年来他一直鼓吹丛林法则,为共产党及其霸占政权的合法性辩护。
   
   实际上,王希哲竹筒倒豆子投共,与刘晓波发双十宣言,然后到海外卧底。执行中共情报机构90年代制定的高唱三民主义搞统战的计划,以及完成控制反对派的任务。我曾经一再责问王希哲这个事实,问他从双十宣言以后,他属于哪个阵营,他公开承认属于共产党阵营。
   
   高寒、王希哲和薄左们的谬论,实质是混淆是非!蔑视和践踏法制法治。
   
   毛泽东毛左法西斯罪恶滔天。罪恶远超过希特勒纳粹法西斯。不依法取缔和惩罚,法制法治何在?
   
   没有法制法治社会公正,能建立现代自由民主社会吗?不依法惩处,被他们害死的八千万条生命,就当作过眼烟云,永成沉冤?或化作轻烟,消失于无形?
   
   中共罪恶滔天,必须下台,这样才有自由民主。两派中共罪犯共存、共荣、共治,绝不是民主。那不过是两派继续合作,共同对中国人实行极权专制,继续合作搞大抢劫大掠夺而已。
   
   薄左偷运的就是和解合作原谅罪犯,与反人类罪犯共存共治共荣的五毛私货。
   
   这些和解合作派长期贩运的私货,早就被大家批驳的体无完肤。这次他们就改头换面,再偷运一次。
   
   薄左的民主,充其量,不过是与罪犯共存共荣共治,或是两派罪犯共存共治共荣。
   
   马列毛极权专制危害远超德国纳粹。中国要学德国禁纳粹那样,禁马列毛并惩处毛左罪犯。惩处搞专制迫害其他思想而又危害极大的主义的犯罪人士,是实行法制法治的需要。等到马列毛左没有危害或危害很小了,再解禁,是法治需要。这就是德国和东欧经验。
   
   这是惩处犯罪的法治需要。
   
   当然禁止,是指禁止公开宣传,不禁止私人持有。
   
   还要学东欧取缔和禁止罪行累累的共产党及共产分子。
   
   最后,归结起来:像薄左和其他五毛一贯做法那样,宣传在一党专制下搞民主法治,并把中共党内各派共存共治共荣,美化成民主法治,不仅是幻想,而且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只有打倒中共或以其他方式让中共下台,结束一党专制,才能实现民主法治,才能惩治反人类等等的罪犯,才能恢复社会公平正义。
   
   因此,XXX先生的说法。既不符合事实又不符合法制法治的原则。
   
   
   附XXX网友说法:
   
   
   王希哲转向“极左”,同情薄熙来,可能有他糊涂的一面,但未必就是叛变民主的“叛徒”,因为在理论和逻辑上,毛左派也有追求民主的一面(尤其是他们分裂后更呈现出这种可能性)。王为乌有等毛左网站向美国国会呼吁人权干预,也不是件坏事;更重要的现实功能是,他参与了毛左的分裂,让张宏良感到不安,感到“许多左派人士”从他的阵营里流失了,变成了左派带路党。这个功能恐怕是没有“背叛”的其他民主人士所难以达到的。
   
   顺便介绍一下,毛左派从去年开始分裂,原因是张宏良们为毛左确立的方向——“保国,救党,反帝(美),锄奸(自由派)”,受到内部极大反弹,最终破裂。分裂出来的一批人以乌有之外的毛派网站为阵地,称张宏良们为“救党派”,他们则自称“革命派”,主要主张是,以毛思想和“文革”为主要思想资源,将矛头直接指向中共整体(走资派的党),又运用“阶级分析”把自由派视为同路人(因为属于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两派已经水火不容,内斗比与自由派的斗争还要激烈。张宏良们称对方为“左派带路党”,并严禁乌有之乡刊登他们的文章。
   
   当然,即便是毛派“革命派”,其理论也是漏洞百出,比如他们所谈的“文革”是脱去血腥污渍、完全主观纯化的文革,毛也被解释成一个反对共产党的民主领袖。他们本来视毛晚年思想为圭臬,但遇到实际问题,又走向毛前期的主张(如联合“民族资产阶级——他们目前的属于联合”民主资产阶级“)。
   
   这次内部分裂对毛左的打击,比自由派多少猛烈批判、辛辣嘲笑都要大。在这一背景下理解王希哲的举动,可能就会看出不同的意味——当然,我只看到王致海外民运组织的公开信,对其他方面并不理解。
   
   我个人的主张是,也视毛左”革命派“为同路人。再说,即使未来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了,从人权角度言,我们也不能不承认他们是多元中的一元。

此文于2012年11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